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大医无疆 第三百八十九章 你来打脸


    王思轩道:「我们家不养狗,而且他也没有被狗咬的经历。」他焉能听不出这厮是在拐弯抹角骂儿子。

    许纯良道:「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他来到王则强面前,笑眯眯望着他道:「你还认得我吗?」

    王则强呜呜叫着,表情狰狞,双目布满血丝,仿佛随时都要冲出去将许纯良撕碎一般。

    许纯良道:「疯了嗳,在中医看来,疯病都是因果循环,无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前世作恶多端,一种是今生罪大恶极,是遭了天谴。」

    王思轩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骂,这小子太猖狂了,等此事解决之后,我饶不了你。

    许纯良转向王思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我说话不好听,您可千万不要记仇,不然一切还会报应到你儿子的身上。」

    王思轩差点没气得骂娘,但是他有求于人,唯有忍耐。

    乔如龙道:「小许,你看我表弟能治好吗?」

    许纯良信心满满道:「我可以治好他。」

    听他说得如此有信心,王思轩稍稍松了口气,只要他能够治好儿子,就算今天低头也值了。

    张博旭心中暗忖,就是你点的穴,你当然能够治好他。

    许纯良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治疗的办法可能有点粗暴,不知你们能否接受?」

    王思轩道:「只要能够治好他,我可以接受。」

    许纯良道:「如果打他耳光呢?」

    王思轩愣住了,没听说过打耳光治病的,这小子是存心故意给我难看。

    乔如龙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当众打脸总是不好吧,傻子也知道你想报复。

    许纯良道:「我也不想当这个恶人啊,要不这样吧,你替我打。」

    乔如龙可不想被他拉下水,摇了摇头道:「我下不去手。」

    许纯良目光投向张博旭,张博旭把脸扭到一边,别看我,休想套路我。

    许纯良向王思轩道:「王先生,还是你来吧。」

    王思轩恨得牙根痒痒,让我抽我儿子耳光,亏你想得出来,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打我儿子,可自己打总比别人打强,他点了点头道:「好!我来!」

    许纯良让张博旭和乔如龙帮忙把王则强扶着坐起来,对王思轩道:「不必留手,只管放手去抽!」

    乔如龙真是服了这小子,这招也太损了,经过这件事之后许纯良和王家的矛盾会不可调和,其实转念一想他们本来就接下了梁子,再多一道也无妨。

    王思轩扬手照着儿子的脸打了一巴掌,这巴掌打得颇为脆生。

    可许纯良不满意:「用力点,不然起不到让他清醒的作用。」

    王思轩狠下心又来了一巴掌,王思轩被许纯良抽得脸上的红肿还没退呢,这下是雪上加霜,王思轩这巴掌留下了五道深深的手指印。

    许纯良道:「这力度差不多了,别停手啊,继续抽!左右开弓,打完左脸打右脸,掌握节奏,每次间隔五秒钟。」

    王思轩紧咬牙关,明知许纯良是在捉弄自己,可为了治愈儿子也只能按他说的办。

    许纯良从腰间抽出针囊,慢条斯理道:「我事先声明,我没有行医执照,我的针灸手法全都来自于祖传,万一扎出一个好歹,你们不得找我后账。」

    王思轩又打了儿子一巴掌,望着张博旭,意思是你不是说我儿子是被制住了穴道吗?怎么他还要给我儿子针灸?他没有行医执照,真要是把我儿子扎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张博旭和王思轩是老朋友了,他眨了一下眼睛,意思是事到如今,你还是听他的好,相信许纯良最终能够治愈王则强,不然他闹出这么多

    的事情自己都无法收场。

    旁观者清,乔如龙也坚信许纯良可以治愈表弟,正因为他有这个能力,所以才刁难舅舅,借机羞辱王则强,可以说王家的颜面今晚被许纯良彻底践踏了。

    乔如龙乐观其成,表弟是什么人他非常清楚,在这次加入华投的事情上,舅舅的做法已经得罪了他,从爷爷出手开始,乔家和王家其实已经划清了界限,也许不久之后,他和舅舅王思轩之间的矛盾会激化,他去华投的目的不是为了辅佐而是为了取代。

    看到舅舅一巴掌一巴掌地抽打在表弟脸上,乔如龙非但没有同情反而心头暗爽。

    身为姑姑的王思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含泪道:「别打了,别打了!」

    王思轩望着许纯良,他不说停,自己还真不敢停。

    许纯良道:「可以了,取下他嘴里的布条。」

    看着儿子高高肿起的面颊,王思轩一阵心痛,儿子长这么大,挨的打加起来都不如今天多,解开布条的时候,看到布条上沾着血,王思轩疼得内心抽搐,打在儿子身上疼在他的心底。

    许纯良抽出一根毫针,向王思轩道:「脱掉他的裤子。」

    王思轩愕然道:「什么?」

    许纯良道:「***他的下半身。」

    张博旭道:「按照许先生说得办。」他早就判断出王则强是卒颠穴被制,而卒颠穴是需要暴露下半身才能找到。

    王思轩褪下儿子的裤子,露出他的命根子,还好王则强现在处于疯癫状态,也没了羞耻感,如果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被这么多人围观,恐怕他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许纯良瞥了一眼,有些轻蔑道:「发育不良啊!」

    乔如龙也是第一次见到表弟的命根子,这尺寸的确小了一些。

    许纯良道:「他平时那方面怎么样?正常吗?」

    王思轩心说找你是给我儿子看疯病的,又不是让你评价他命根子的,再者说,我儿子这方面的事情也不可能跟我说,他没好气道:「我不知道!」

    许纯良感叹道:「你这个当父亲的对儿子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发育不良事小,不孕不育事大,就这个尺寸,这个外形一看就是瘪谷类型,既不中看也不中用。」

    王思轩气得脸都紫了,这厮实在是太损了,我好端端的儿子被他说成了一个废物。

    身为中医名师的张博旭也有些听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道:「许先生,这和患者目前的状况好像关系不大吧。」

    许纯良道:「张大师此言差矣,怎么能说关系不大呢?心理上的问题一多半都是生理问题引起,正是因为他这地方有毛病,所以他从小自卑,越是自卑的人越是想证明自己,越是哪里不行他越是想表现出自己这方面很强大。」

    许纯良向乔如龙道:「乔总,他是你表弟,你应该了解他这方面的事情吧?」

    乔如龙心说你小子坏透了,他忍着笑摇头:「他的私生活我怎么了解?」

    许纯良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乔如龙朝王思轩望去,意思是你别问我,问他亲爹。

    王思轩对儿子的感情生活也不清楚,王思齐道:「则强有女朋友的。」

    许纯良道:「有没有固定的?」

    王思齐被问住了,她也知道这个外甥挺花心,女朋友走马灯一般更换,固定的还真没有。

    许纯良道:「能够理解,哪个女孩子也不愿意找一个生理上有缺陷的。」

    王思轩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怒道:「我儿子没问题!」

    「没问题你请我过来干什么?」许纯良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王思轩气得张口结舌。

    许纯

    良道:「我可以治好他的癫狂之症,不过我也得事先声明,他下面一早就存在问题,以后不孕不育啥的,你们别找我的后账。」

    许纯良向王思齐笑道:「阿姨,您是不是回避一下?」

    王思齐虽然是王则强的亲姑妈,这会儿也不适合留下,乔如龙陪着母亲去了外面,王思齐忧心忡忡道:「你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位江湖郎中?」

    乔如龙赶紧声明:「妈,人是舅舅请来的,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啊!」

    王思齐叹了口气道:「如龙,你进去看着点儿,千万别害了你表弟。」

    乔如龙点了点头,转身又进去了,看到许纯良正慢条斯理地给毫针消毒。

    张博旭本以为许纯良要先解除王则强卒颠穴的禁制,毕竟王则强连裤子都脱了,卒颠穴也暴露了,可许纯良首先选择的却是神门穴。

    神门穴,神为申明,门为门户,穴内气血物质为心经体内经脉的外传之气,气性与心经气血的本性相同,为人之神气,属手少阴心经。

    位于腕部,腕掌侧横纹尺侧端,尺侧腕屈肌腱的桡侧凹陷处。

    穴位属土,针灸此穴,可解表清热,补益心气。

    许纯良选择靠近腕屈肌腱的位置下针,采用捻转的手法垂直进入。针尖穿透皮肤的刺痛感让王则强有了反应,他眉头皱起,表情有些痛苦。

    毫针继续深入,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匀速穿透皮肤,这一过程长达三分钟,随即产生了具有弹性的阻力感,针尖抵达了韧带层,同时激发产生第一针感。

    张博旭目不转睛地关注着许纯良的行针手法,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许纯良毫针穿透皮肤层的控制力就已经是巅峰医者的水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博旭简直不能相信一个年轻人的针灸手法可以达到这样的境地。



重要声明:小说“大医无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