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南宋风烟路 第1931章 深知身在情长在


    上次,上上次,无数次他入魔返魂,总能看见那双爱笑的眉眼:“你去不了的地方,无论哪里,我都可以替你去。但这地方除外,它只适合我俩一起存在。”

    他何尝不知一步之遥金宋太平,可他不愿登上巅峰了她却成为脚下碎石,他不想如林陌所说他永生而她永灭!他自己怕,怕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痕迹越来越淡!那个生平最怕离开他的女子,他林阡只有跟着一起去死才能作陪。

    形势原已转圜,林阡却忽然又在原地发愣……曹王是个过来人,怎可能看不明白?

    “父亲,别杀他,相信我,给我机会……等他清醒,等他自己清醒!”天阙峰上,作为柳闻因和杨妙真的榜样,暮烟就是在曹王的注视下死死抱着林阡不放,苦苦向曹王请求放林阡一条生路,一袭白衣血迹斑斑……

    少年夫妻,最是情深,缺了哪个对对方都是致命打击。

    这场会宁之战,两军实力悬殊,曹王和林阡曾心照不宣:最终能否金宋共融,主要还是看林阡的表现。所以这三天曹王一直都只是在考验林阡一个人、希望见到他得意或受迫时均能保持冷静,可曹王也没想到节骨眼上暮烟会人间蒸发……

    突发变故,这就像临交卷时陡然多出一道棘手的附加题,林阡你能做好吗?在明知不能护她无恙的情况下,你要如何去对待家国、山河、天下?还是说,曹王退一步,附加题不算?

    “我,要去陪她。”林阡脑子着实不好,权衡片刻,竟然放弃交卷,因为——“曹王亲口承认同道,我的理想已经实现。盟军很强,往后的路可以自己走,不必再为我收拾烂摊子,遇到个魔鬼反而徒增烦恼。短刀谷的基业,就交给天骄了……”逻辑清楚地交代完后事,挥刀就要将这故事结局。

    “放什么屁!”鲲鹏一怒,电闪般上前来夺刀,“这故事没完!你说了要带我去见塔娜的,别说话不算话!!”

    “金宋共融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往后,这世间没有国别,只剩清浊。林阡,人间虽太平,地狱还没空。魑魅魍魉都去了西夏,你的刀,该向那里诛戮。”继“初心”、“情谊”之后,曹王对林阡挑明了“责任”,三连击,“别教我们群龙无首。”

    “正邪之战,担子会比以往还重。我承受不起,唯有你能挑。主公,什么烦恼,没有你,连摊子都没有。”徐辕一边出刀帮鲲鹏化解困局,一边与曹王并肩协力、引领众人共同度化林阡,他二人身后的金军宋军,本来是盔甲分明的两股兵马,

    却就在这除魔卫道的过程中,螺旋掠袭的冰炎两色终于在某个瞬间碰触、融汇,自此意气投合、水乳不分、相依相存。

    龙飞凤舞,流光溢彩,电闪雷鸣,风起云涌,刀枪铿然环绕,正气凛然交织,激荡于天地,不朽若星辰。

    不同于独孤清绝那些武痴所认为的“唯有打服了林阡,才能逼他做主公”,曹王和徐辕都心知:

    无论我们如何救,结果都得看他自己、愿不愿被救!

    这也是曹王给林阡的最后考验。这道题算!他也帮做!

    

    当是时,饮恨刀虽还顽劣,林阡本人还是被责任、担子、诸如此类的字眼打动了。之所以还没弃械,大概是因为他心中的那个吟儿还在垂死挣扎。

    可对立面上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争如山崩海啸、铺天盖地倾轧,他每次被淹没后都忙不迭地找吟儿来加固防线,才不至于立刻就跟着他们一起离弃她、淡忘她……

    他心理暗示过自己“死了才能陪吟儿”因为“只要我活着,就一定想不开,必义无反顾为她入魔”!那么,所谓不入魔地活着,可不就是他们要他离弃她、淡忘她吗!

    

    负隅顽抗,无能为力,他怎么可能赢他们?这双刀从第一层到十七层的阅历里全都有他们!他们,也愈发汹涌澎湃地,从记忆深处纷至沓来——

    “主公和麾下互信不疑,错了就是眼盲耳聋,对了却是惊心动魄。我喜欢惊心动魄,但愿主公终其一生,再无背叛……”女扮男装,代父从军,舍己救主,是谁!

    “还是剑快意!!”“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明明练剑,非要用刀,以命传信,是谁!

    “我是盟军的一员,不管我什么身份,只要盟军能获得最大利益,就算有悖于道义,我也在所不惜。”奋不顾身,抛家弃子,忍辱负重,是谁!

    

    “事实上,金与宋之兵之民,又有什么不同,谁都一样苦难。”“惟愿消除天下之烽烟战火。”文韬武略,前程似锦,偏要为了民生选择一条孤独的道来证,是谁!

    “我痛恨那些不懂我的世人笑我辱我,却不知我,此生无悔这样活!”落难王孙,侠骨柔肠,帮河东五岳断旧义、交新友,是谁!

    “绝对互信的盟,不是说愿与天下人守?”身为宋人,不仅领导伐宋,更将兵法倾囊相授于后辈,一心只想加速天下一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谁!

    “蒙古这样的潜在敌人对南宋更危险……必要时,可改变头号劲敌,甚至……拉长金朝存活的时间。”临终前还在思索山城防御体系,一身薄衫轻落心血于长信,是谁!

    

    “死何妨!纵使烈火焚身,仍可作阵前黄沙,伴众位驰骋杀伐。”“无论谁对主公不利,必杀之!刀枪你挡,罪孽你背,如我在时!”“主公万万不能入魔,那么魔鬼只能另一个人做!”“想让你们的主公兵不血刃,就该是你提携玉龙为君屠!”“主公,看着就好……”谁对谁严厉指教,谁把谁从一个吊儿郎当的少主变成西线第一骁将!

    “此生最快意事,莫过于与主公会师;最痛苦,始终不能与他一醉方休。”寒刃过喉,亦不向宵小屈服,是谁!

    “形势不同,角色自然不同,那时候需要我做桥梁,现如今需要我当靶子。”明明喜欢隐居西湖畔,危难时却挺剑而上“争权”,是谁!

    “我早已经豁出去。你这条路再难走,我都一定奉陪到底。”从来共同进退,现在也在身边,是谁!

    

    这些人,或许有血统、职责、格局的差别,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来自于江湖,心向光明,身正影直,淡泊名利,行侠仗义,锄强扶弱,激浊扬清——

    这天下,明明还有太多事不平!

    “我是盟主。”“我是天下第一。”“心不在西夏江南,心在无垠天地间。”“盟军和我一起娶,你可千万别食言。”昔有佳人,一舞剑器动四方,是谁!她怎会在他们的对立面啊,她是生是死,都在这群人里。

    虚空中那个巨大的拉力终于松开手,忽然开始将他往反方向推……跟他们走,不是离弃、淡忘她,林阡和吟儿始终是一体的,这条路,只有林阡到底了,吟儿才到底。

    倏然清醒:吟儿,我不能入魔,也不能死,我必须坚持到最后,亲眼看到你和我、所有知己同道、这十年戎马一直都想要的海晏河清!

    不入魔地活着,那才是作陪,那才是为了你义无反顾的事!

    浩气填于胸,一诺千金重。会宁之战,像他来时说的那样,只流他和吟儿的血,最多加个天骄,流三足鼎立的血,就够了。

    

    变幻陆离的刀光剑影里,他的刀终于不再砍自己也不再乱挥一气。

    戾气散尽,标示着战斗结束,战斗结束了,吟儿,我回来了,

    我知道,你还活着,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青山绿水,春暖花开,你等我,我找你。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