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南宋风烟路 第1936章 凡走过必留痕迹


    “悬翦”的这条情报,发自金夏边境,重点内容是林阡将至。

    盟军主力全体北移,于公,驰援西夏,驱逐蒙古;于私,为瀚抒保家卫民,给吟儿报仇雪恨。

    那日小曹王焚毁地宫,险些颠覆了金宋共融。曹王推测他幕后有三大黑手:者勒蔑、杨鞍、李全。后来,者勒蔑确实在战场边惊鸿一现;杨鞍本人没露面,他麾下却现身,展徽对盟军极尽仇视,但杨妙真对林阡舍命相救,这部分红袄军的忠奸,一如既往地扑朔迷离;李全全程无痕迹。

    妙真先前分辩李全欺骗杨鞍、并不归属红袄寨;展徽事后咬定李全祸害杨鞍、殃及红袄寨。他俩有个共同点,从不曾说杨李在腊月初一以后还有交集。表面上,杨李已经无关,暗地里,杨李有无合作?是否用彼此推诿的方式来相互保全?此情此境盟军无凭无据,竟类似于后世的疑点归于被告。

    但因为吟儿曾亲眼看见李全在围攻阵中,故今次地宫被烧一案,盟军顺线怀疑他完全合理。细节或许有谬误,但大事绝不可能冤枉他。

    “李全不仅是黑手,而且是最危险的那一个。”战后,林阡的火迅速延烧去了者勒蔑,冷处理了展徽、对杨鞍持保留意见,但无论在会宁整顿兵马之际、抑或后来率众前往西夏途中,林阡都视李全为最大仇雠:李全,你要在暗,那我就暗着查。查你的行踪,查你的罪证。

    

    何止吟儿一个人一件事,李全被审判的次数还少吗,从山东到镇戎州到会宁,何以一次又一次不了了之?杨鞍就算是个纯粹老好人的时候都还对盟军态度暧昧,为什么?李全罪犯累累却时至今日还逍遥法外,怎么就?!

    以上皆是因为,李全虽和盟军的仇恨成立,但和红袄寨还没有!在杨鞍为判官的公堂上他李全一纸清白!

    “元凶王爷,邓唐之战给金帝下毒而致曹郢豫三王乱,秦州柏树林欲置郢王于死地,山东之战诱骗黄掴企图颠覆曹王府。”——夔王与元凶之间的等号,连战狼都没法画出实线,如今终于因为范氏的倒戈而在金帝面前加粗。

    同理,“红袄寨内鬼,邓唐之战出卖吴越夫妇行踪害他们惨死,秦州柏树林污蔑主公和曹王勾结,还有山东之战那么多次群狼扑虎……他一直都在和元凶勾结。”——李全是内鬼,曹王说自己早在开禧元年就看出来。又如何?缺一个能让杨鞍都无法抗辩的污点证人!

    日前柴婧姿撺掇金帝追查夔王府也有挖出萝卜带出泥的意图,就可惜李全狡猾、完美地避过了锋芒,导致她最后只是瓦解了夔王府……

    “李全和红袄寨的仇恨必须成立。不能因为他的关系,把更多的无辜拖下水。”林阡这句话里的无辜是杨妙真。这些天他对妙真的莫名仇忿,连他自己都不忍再回想。

    

    为此,林阡动身之前,召集群雄到帅帐内,集思广益。

    “李全此人,心思缜密、手腕高明。今年山东之战初期,他用夔王预先给他的天火岛人作为核心滚雪,短时间内就以‘林胜南第二’吸引了杨鞍各部,和黄掴你中有我,和仙卿心意相通,和李霆团队作案,那时,甚至有人称他‘主公’。”徐辕回忆,“我去救场之前,最锲而不舍追着李全不放的星衍过于急躁,不仅错失了唯一一个能指认李全害死姜蓟的人证,还把自己送到了风月和桓端的铁蹄下,糊里糊涂在青潍当了许久的金将,加重了我收服杨鞍的难度。”如今再述这段往事,没想到风月已在身畔,没想到桓端已是同伴,际遇说来真是离奇。

    “往前追溯,秦州、邓唐两处,李全自己不在场,他对主公的造谣、对吴当家的暗害,都是尽可能出动了最少的死忠,想来,是‘牢牢控制、秘密灭口’的手法。”彭义斌扼腕说,彼时正值举国大战,较之山东,李全有更充裕的时间一边持续害人一边不断抹痕。

    “是的,邓唐之战,我与吴曦的弟弟暗通期间,红袄寨也有人向大王爷自荐,只是,那信件的字迹刻意不清。我那时就觉得,红袄寨这个幕后黑手,心狠手辣又滴水不漏,委实可怕。”完颜合达也一样还在适应身份的改变,他和移剌蒲阿可是在明面上把宋军一路从邓唐碾败到襄阳的主帅,只不过他们对吴越要的是“擒”而不是“杀”更不是“暗杀”。

    相视沉默片刻,众人心惊胆跳,想不到金宋化敌为友的今天,暗处的李全仍然毫无痕迹!

    “李全就是在防,万一有一天,我和林阡和解。”曹王对此早有预料,“那么,再往前追溯?”

    “去年秋冬在邓唐,他对吴越起杀心,不代表他是在那时候才和夔王搭上线。养兵需千日。”聂云意会,“往更早时间找,一定还有线索。”

    “他一点一滴地学林阡哥哥、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所以,他不是从一开始就算无遗策的。”柳闻因领悟,“在和夔王勾结的起点,定然还有他的罪证。”

    “更早时候,李全能掀起的浪就更小。”陈旭从质变反推量变,“去年春夏,还有什么足以影响主公的事件,是红袄寨有杂碎参与过,而当时并不能看出会危害主公的?”

    “啊……”旁人还在蹙眉思索,刚到会宁的宋恒第一个色变。

    “想到什么?”林阡投以目光。

    “兴州……华前辈……林陌……”宋恒是实际参与者,参与了华一方娶儿媳的盛宴,参与了红袄寨、慕容山庄、小秦淮的闲人们对林陌的围剿。

    华一方的二徒弟,后来证明是金谍;小秦淮的孙放,后来证明降了金。不管当时是否已变节,都可想而知没什么骨节。

    “没有更早的事了,更早的时候,李全被我们抓到、遣返回南宋过,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被夔王搭救回山东。”封寒说。

    “也就是说,兴州婚宴,是李全和夔王勾结、犯下的第一件罪,他的目的应该和吴曦一样,想借林陌抹黑主公。”金陵点头。

    “既然是第一件,就在这里,细细找漏洞。”徐辕与林阡对视一眼,当即决定任务交给悬翦。

    

    本意是想追查李全,谁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先查到了另一个可疑之人——李灵军!

    可疑就可疑在,史泼立还没点头,他就越权去帮华登峰对玉紫烟住处放火!

    慕容茯苓之所以在支援红袄寨时和他一见投缘,想来也是在兴州这场婚宴一面之缘?眼熟!

    

    “主公到了。”若无奸细疑云,在收到悬翦情报时,茯苓心底无疑是欣喜的,望眼欲穿终于如释重负。

    可现在,心乱如麻,芒刺在背!想说服自己,李灵军只是个小头目、不可能是主谋、也许误打误撞?

    是吗?红袄寨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头目、史泼立的麾下,最厉害的就出了个林胜南林阡!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终究还有个声音在纠缠,灵军,他是那样温柔的男人,他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夫婿!绝对是哪里搞错了,他要是天火岛的细作,应该团结在以夔王为核心的夔王府周围!泰安之战刚打完,不是该千里接龙头吗,他怎么连范殿臣的面都不见就跟我回了姑苏?不错,他一定不是!

    千回百转,眉头又锁:可就是回了姑苏以后,他隔段时间都身体欠佳,原来不是水土不服,而是因为……生死符?!

    如何是好?天都黑了还没想通,焦头烂额的最烦乱时,忽然被一阵清冷的冬风拂过脸庞……

    熟悉的温度,令她心惊。

    去年这季节她在淮南,也曾坐在嫌犯的位置上。那时姐姐刚伏罪不久,慕容山庄放眼一望全是罪臣;口口声声指她慕容茯苓是奸细的孙放,则出自英雄辈出的小秦淮。差一点她就一竿子打死,哪还有现在雨后春笋的慕容山庄?

    “如今我坐到了判官的位置上,不能学杨鞍优柔、反复。要尽可能像盟主一样,公正看待每一个人,积极验证每一个猜测。”茯苓登时攥紧了象征着掀天匿地阵第十一阵眼的莫邪剑,“西宁州这一战,我要万无一失。”

    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去行动,用事实甄别。



重要声明:小说“南宋风烟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