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江湖我独行 第二卷 巴蜀风云 终章 会再见的


    张放并非无的放矢,真龙与天晶剑和虎魄魔刃之间虽有很深仇怨,但这么多年来终究是与二人合谋,依靠吞噬精魂而苟延残喘,若非他已到大限之期,只怕不会主动出手打破局面,而这也是唯一的解释。

    果然!真龙的眼中现出一抹哀伤之色,点了点头道:“你猜测的没错,我的确是大限之期已至。

    我本是自此界本源中诞生,身负守卫此界生灵的天职,但当年我一念之差,惜命而不敢与天晶和白骨玉石俱焚,又无法眼睁睁看着此界落入这二人之手,这些年靠着荼毒界中生灵苟延残喘,我之罪孽,我心里明白。

    如今我即将身死命陨,无论此后天地如何巨变,只要这方天地不彻底破灭,我却是绝不愿让天晶和白骨任意操弄此界,故而今日我便与他二人了结这么年多的仇怨,以图给此界生灵未来还一个朗朗乾坤。”

    张放看了一眼丑童,丑童亦是转目看向他,二人没有说话,都晓得到了这一步根本没有选择,残酷的真相甚至让他们一点退路都没有。四目交汇之间,张放的目光越发坚毅,眼中的灼灼神光很是刺人,丑童亦是如此,目光之中露出万分坚定之色。

    “你准备怎么做?”

    张放没有再问其他,到此时此刻再纠结是非对错毫无意义,无论他还是丑童,只希望拼死一搏能换来一线希望。

    “我以元灵完全隔绝了此间,无论是天晶,白骨还是金博士,片刻之间察觉不到异常,但瞒不了太久,一旦他们察觉,天晶和白骨的元灵必定迅速赶来,我便会冲破封印,于界外阻拦二人,然后将二人死死缠住。伺机将他们卷入划界天光之中,纵使杀不得他二人,也使其不能再回此界。”

    看的出来,真龙是起了必死之心。要与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玉石俱焚,但张放晓得真龙要如愿绝非易事,否则他不会找他和丑童做帮手。丑童亦是智高之人,能明白其中关节,他更是直接问道:“可有把握?”

    “拼死一搏!”

    真龙话说的决绝。却让张放和丑童的心不住往下沉,不过真龙随即又道:“不过若你二人能成就元灵,为我助力,自是希望大增。”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放和丑童都不愿探究这个所谓‘希望大增’是真是假,只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我们该怎么做?”

    “我一旦收回元灵意志,你二人回归地底后,此间的异常很快就会被察觉,我需要第一时间冲破封印然后前往界外。”

    真龙说到此处先看向丑童道:“你倒是不必多做其他,如能尽快踏出最后一步。成就元灵,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说完,真龙转头看向张放,目光变得凝重起来,道:“你的处境你自己应该明白,一旦金博士晓得此间之事,他怕是会第一时间对你的真身下手,你如今虽然精魂强大,但只要未成就元灵,一旦真身受到重创。那么身死神灭只是顷刻间的事情。而且天晶和白骨赶来,他二人的投影,也就是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的威力将大增,你若不能将之彻底灭杀。你的精魂本源只怕很快就会被二者湮灭。不过若是你能将他二人的投影彻底抹除,也等若断了他二人一臂。”

    张放完全明白真龙话中的意思,他现在的处境实则是最危险的,毕竟他是以精神投影进入此界,而他尚未脱离肉体凡胎,一旦金博士得知此间之事。切断精神通道,甚至直接灭杀他现实世界的肉身,那万事休矣。故而张放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应对,留给他时间真的不多了。

    “该说的都已说了,准备吧。”

    真龙或许是感应到了什么,不愿再耽搁下去,话音一落,他那巨大龙首朝前微微一伸,就是将笑老头化作的那团白光吞入口中,紧跟着其盘卧身躯之前的天道碑上闪过两道光团,各自飞向张放和丑童二人,眨眼便没入了两人体内。

    随着这光团飞入体内,张放倒是没觉得什么异常,只感觉自己的精魂变得无漏无缺,他晓得这是自己突破天级宗师时,在天道碑上留下的那一缕精魂本源。

    等到这两道光团各自飞入张放和丑童体内后,周围天地一变,二人只觉眼前微一模糊,随即就发现重新置身于地底之中。张真人和麻衣怪侠二人就躺在张放脚边不远处,二人此时渐渐清醒过来。

    “老前辈,盟主,之前究竟”

    麻衣怪侠站起身对着丑童一拱手就是询问着此前之事,只是他口中之话尚未说完,地底就猛的一震动,就在这震动之中,那灰白晶体开始急速裂解,当中爆发出万丈红光,紧跟着火红若焰的岩浆竟是朝上喷发,短短刹那之间,无数岩浆悬于半空,这景象比之漫天火雨还来的壮观。

    麻衣怪侠见此已是目瞪口呆,丑童却是转头对着他与张真人喝道:“大劫将至,你二人速速离开此处,尽量寻安全之处庇护自身周全!”

    丑童说完此番话,也不管二人反应,便是盘膝坐下,闭上双目,整个如若入定一般,但处于他身旁的麻衣怪侠和张真人竟是惊骇的发现丑童的气息乃至生机在迅速泯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人将目光投向张放,希望能得到只言片语的解答,可惜却见到运转十重龙象化身巨人的张放立于岩浆河流之旁双目紧闭,根本未有理会他二人的意思。

    张真人和麻衣怪侠对视一眼,两人自是不愿就这般离去,然而下一瞬,地底的晃动猛然加剧!

    “轰隆!”

    随着地底更深处传来的闷响,此间摇晃的更加剧烈,岩浆河流两旁现出无数巨大裂缝,此处就好似要彻底崩塌一般。而就在这番变化中,那悬于半空的无数岩浆骤然合拢,化为一片片巨大的鳞甲,紧跟着更多的岩浆喷发出来融入其中。

    “开!”

    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响彻地底,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循声望去,就见已然如同巨人一般的张放竟是身形再度拔升。全身筋肉急速鼓胀起来,而他身周都笼罩着层层浑浊之气,让人看不真切其中的状况。

    就在二人惊骇之间,那半空中以岩浆铸就的鳞甲爆发出的红光更为刺目。岩浆河流中剩余的岩浆以更快的速度融入其中,数息之后,整个地底中的岩浆已经消失一空,尽数融入了片片鳞甲中。下一瞬,一声震彻天地的龙吼响起!

    吼!!!

    巨大的龙吼声中。张真人和麻衣怪侠就见一条双头龙鼋跃升到半空中,化为一块双耳石碑飞进了岩浆鳞片中,紧跟着,巨大的龙首从片片鳞甲的最上处涌出。

    真龙终于是冲破封印,以真身再现世间。

    就在张真人和麻衣怪侠惊骇的目光中,真龙再度仰首一吼,继而其拖着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

    吼!!!

    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中,地底彻底崩塌,甚至如同天塌地陷一般,上有巨石砸落。地下裂缝丛生,一块块地方往下塌陷。

    “老前辈!”

    麻衣怪侠大吼了一声,只因他身前的丑童盘坐之处整个往下塌陷,只是不等他话音落定,盘膝不动的丑童就消失在无数乱石之中,再不见踪影。看着丑童如此消失,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心神巨震,他们根本没想过这位横行天下两百多年的传奇人物竟然就这般离开。

    “走!”

    还不等二人回过神来,耳边却听到一声大吼,紧跟着二人只感到一股无可阻挡的巨力托着他二人一路往上。张真人反应稍快目光转圜,就见已然身高数丈,真正变为巨人的张放朝着他们挥出了一掌。

    而这一掌过后,张放那庞大的身躯亦是如丑童一般整个陷入地底之中。很快就被乱石掩盖,再不见踪影。

    “盟主!”

    张真人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声,却只能在巨力之下越发往上,很快连张放埋身之处已是看不到了。

    “怎么回事?”

    有琴羽凝本是在山腰上来回踱步,却骤然听到巨大的龙吼声响彻天地,他循声望去就见万丈红光冲天而起。红光之中似有一巨物,但有琴羽凝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一股滂沱浩大的气息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这到底是什么啊?

    就在有琴羽凝惊叹的同时,太玄山周围之人尽皆听到了巨大龙吼,亦看到了冲天而起的万丈红光,但没有人再认为这是宝物现世,只因他们很快就见那万丈红光直入苍穹,到最后竟好似将天穹洞穿,本还处于黑夜中漆黑无光的天穹被映照的深红若焰,而就在那无边火焰的中央,天穹恍如被捅出了一个窟窿般,紧跟着,三股庞大威压四散而开,修为稍弱之人竟是被禁锢的无法自己。

    如此大的动静,已不仅仅是太玄山周边可见,整个神州大地上的无数人都感应到了,察觉到了。

    桃花山顶峰之上,本还在苦练武功的风扬停了下来,望着遥远天边好似化为火海的天穹,看着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已是惊呆了,但他下意识的张嘴喊道:“大师姐,那”

    话还没说完,滂沱威压从天而降,风扬只觉周身被巨大锁链捆缚,他连话都再说不出来,好在没过多久,一个身影出现在他身旁,随着一层青光漫开,他终于脱离禁锢,就见大师姐推着轮椅上的师祖立于他一旁。而除开师祖和大师姐外,师姑也来了,贞姑姑,希姑姑都来了。

    “师祖,那究竟是什么?”

    风扬忍不住问道。

    韦青青青摇了摇头,他亦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但身为天级宗师,他灵觉敏锐,心中已是感到深深的不安。而其他人都是不晓得出了何事,只是看着那天边景象震惊不已,唯有白小悠慢慢握起满是汗水的双手,脸上现出深深的忧色,低声道:“师父”

    这是无法让人平静的一夜,无数人被惊动,无论北疆,中原,江南,抑或巴蜀。乃至东海等海外之地,几乎所有人都夜中而起,遥望北面,那如若火海的天穹是如此夺目。通天彻地的万丈红光是如此壮观,而响彻天地的一声声龙吼是如此让人震撼。

    但随着奇景持续,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巨大的不安,庞大的天地威压也让越来越多的人难以抵抗。也不知是第几声巨大的龙吼响彻天地后,令所有人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吼!!!

    依旧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但当中似乎包含着哀鸣,天穹似乎亦为之哭泣,如若火海的天穹下,深红的雨水倾盆直泄,狂雷怒嚎,闪电横贯天地。而随着每一道闪电出现,天穹为之透亮,更让无数人看到了惊骇的场景。

    巨大的深红巨龙横于天外,一柄擎天之剑斩其龙首,一把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白骨长刀割其龙身。随着片片龙甲掉落,天穹似乎都被鲜血浸染,天边的火海迅速蔓延,而等到深红巨龙一只龙角被擎天之剑斩落,如同大地震一般的巨大震动席卷了神州大地的每个角落。

    天降血雨,狂雷怒嚎,闪电交织,大地倾覆,江河暴涨,海潮翻涌

    随着那深红巨龙遭受的伤害越来越大。这片天地仿佛末世降临一般!

    “还差一点啊!”

    地底深处之中,丝丝金光透现,一个巨大身躯却是悬浮在地底,之所以说悬浮。却是因为这巨大身躯被无数浑浊之气围绕,而无论山岩,巨石乃至一切东西靠近这浑浊之气都是尽皆湮灭,这个巨大身躯的主人自然就是张放。

    “还不够,还不够啊!”

    张放咆哮着,他整张脸已是变得扭曲。被浑浊之气覆盖的巨大身躯已是接近崩裂,他的筋肉肌肤已经完全撕裂,就连整张脸上也只能看到血水迸溅的筋肉,面皮都是碎裂开来,整个人显得恐怖至极。

    张放已经将自己的龙象金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果可以按照重数划分,应该已到达了超越大圆满的第十二重!张放以力道为基,肉身与武魂法相合而为一,他要超脱肉体凡胎成就元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破而后立!

    张放很清楚这一点,但要破却不是简单的破,必须将自身的肉身激发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协同武魂法相将自己的精魂推至巅峰才行。但很显然,超越极限的十二重龙象金身还达不到条件。

    张放晓得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真元中镇压的天晶剑和虎魄魔刃疯狂的躁动起来,而他本身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他晓得自己已经命悬一线,若是还不能突破,身死神灭就在眼前。

    十五重龙象金身!

    没有退路,亦无可选择,张放抛却一切疯狂催动真气,原本依稀还能看得到些许白,红,青三色的真元已是化作高速旋转的浑浊混洞,无物不存其中,唯独隐隐能看到深处还有一块七彩流光的晶石和三块白骨碎片。随着张放疯狂催动真元,无尽的浑浊之气从经脉涌出,冲入经脉和周身窍穴之内,张放已是将自己的真气彻底化为了生灭之气,以此冲击自己的肉身极限。

    “咔吧。”

    一声声撕裂之音从张放身上传出,他的身体进一步变大,但筋肉,血管已是彻底爆开,比之对战剑主时强行催谷身体还更要凄惨,张放晓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崩溃,但他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更浓,他晓得自己肉身的极限快到了,同样也带动着自己的三元归真大法也达到极限,亦要进入无上圆满层次。

    “啊!”

    终于,张放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吼响彻地底,紧跟着‘噗噗噗’之声从他身上连绵不绝的响起,他的身体开始彻底崩裂,一块块筋肉飞溅而开,而随着肉体崩裂,武魂法相放射出的最后丝丝金光也彻底泯灭,唯独剩下身周的浑浊之气。

    这些浑浊之气如同怪兽一般,将张放崩裂的肉身点点吞噬,飞溅开来的筋肉被吞噬化为虚无,紧跟着五脏六腑,浑身骨头统统不例外,不过几息之间,张放肉身不存,武魂法相泯灭,浑浊之气中只剩下一个急速旋转的混洞。

    等到张放彻底消失,那本是急速旋转的混洞骤然一停。当中立时爆射出一道刺目血光和一道七彩流光,那七彩晶石和三块碎片随之就要从混洞中冲出,但下一瞬,混洞猛地反向旋转起来。周围的浑浊之气如同受到牵引,纷纷朝着混洞中钻去。随着这些吞噬了张放血肉身躯的浑浊之气进入混洞之中,混洞的旋转加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到最后整个混洞竟好似要崩灭开来,而那七彩晶石和三块白骨碎片就在混洞这疯狂的旋转中竟是逐渐消解。

    “师祖。那里究竟发生来了什么,我怎么看着那条大龙受伤,我的心好疼!”

    震动不止的桃花山主峰顶上,风扬捂着自己的心窝看向韦青青青,韦青青青亦是面色苍白,他和风扬亦是相同感觉,甚至感受更为强烈,而韦青青青身旁的黄珏和向晚晴,灵希等人均是如此,唯有白小悠和慕容贞无甚反应。

    “扬儿。师祖亦不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或许是天地大劫,若我们能得脱此劫,你当牢记今日所见一切,无论你日后修炼到何种地步,心理始终要牢记天地间永远有令你敬畏的存在,永远不要停下自己修行的脚步才是。”

    韦青青青值此时还不忘教导风扬,风扬也是勉力点了点头,将韦青青青教导之言牢记心中。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自天边划过,看着天穹照射出的场景。黄珏惊叫起来。

    “神龙支撑不住了。”

    就在黄珏的惊呼声中,却见那擎天之剑横空而过,将深红巨龙顶上另一只龙角斩落。龙角掉落的刹那,大地的震动猛然加剧。距离桃花山不远处的渭水轰然喷发出来,无尽的河水如同江海一般蔓延开来,大地倾覆,沧海桑田,天地巨变!

    轰隆隆!

    桃花山主峰周围一连三座小山峰接连轰然垮塌,主峰亦是震动加剧。无数山岩滑落,乱石漫天,看样子主峰亦是支撑不了太久,已近崩塌之相。

    就在这危急万分之时,天边接连数道闪电划过,众人就见天穹上竟是生出变化,原本势头凶猛的擎天之剑和白骨长刀似乎受到重创,骤然缩小了近半,同时两者颤动不止似乎无法自己。而遍体鳞伤的深红巨龙趁势将自己遮天避地的身躯展开,将两者一下紧紧卷住,紧跟着,这深红巨龙就是沿着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直纵而下。

    吼!吼!吼!!!

    一声声响彻天地的龙吼声中,深红巨龙向下直纵,其所过之处那贯通天地的万丈红光归于其身,连天穹上的无边火海也逐渐消失。

    “结束了?!”

    风扬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见奇特景消退却是以为师祖口中的天地大劫结束了,但下一瞬,只听轰轰轰的巨响声,大地摇动更胜之前,他所在的桃花山主峰一截截往下陷去,而借助最后一道闪电划过天边带来的亮光,他似乎看到巨大的海潮向着桃花山奔涌而来。

    “完了!”

    风扬脑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羽凝!”

    凌皓月喘着粗气,唤了一声身旁的有琴羽凝,只是有琴羽凝却无法回答他。

    嗖!

    不远处又是一块巨石飞来,有琴羽凝怀抱着凌皓月在空中连踏,紧跟着偏身一绕险之又险的避让过去,等到稍微安全了些,有琴羽凝才对着怀中的凌皓月一笑,只是笑容中略带苦涩。

    天地巨变,这太玄山中无数山峰塌陷,有琴羽凝和凌皓月所呆那处山峰亦不例外,好在有琴羽凝机警,早早往山顶而去,但饶是如此,那山峰最终陷落后,他只能与凌皓月以轻功四处躲避爆溅的巨石。

    凌皓月内力稍逊,此时已是真气耗尽,而有琴羽凝亦是真气快要枯竭,他晓得此番二人难逃一死。

    “能和你死在一起挺好的。”

    凌皓月甜甜一笑,反正在她眼中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已经苏醒武魂的有琴羽凝却隐隐知道了些什么,不愿轻易身死。只是周遭情势恶劣至极,他晓得自己怕是难逃一死。

    嗖!

    正当有琴羽凝再度避开两块山石,身后却是传来猛烈的破空声,他回头就见一块如同门板大小的巨石朝他飞来,他一口气提不上来,眼睁睁的看着这巨石要将他砸成肉泥。

    有琴羽凝绝望的几乎要闭上眼睛,可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提住他衣领。将他和怀中的凌皓月猛地向上一拉,却是险之又险的让他逃过一死。紧跟着,有琴羽凝只听耳旁猎猎风响,十数息后。他落身在一处巨岩之上,就见张真人冲他微微一笑,而他出手救他和凌皓月之人却是麻衣怪侠。

    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得张放之助,逃过一劫,冲出了地底。二人也未曾想到形势会这般恶劣,不过以他二人身手倒是寻得一较为安全之处,又凑巧看到有琴羽凝身临险境,方才出手相救。

    有琴羽凝放下凌皓月便是急着对两人道谢,却不想麻衣怪侠一摆手道:“不用多礼,要是没你大哥,我与张道兄已然葬身地底了。”

    有琴羽凝听之一惊,连忙问道:“前辈,我大哥目前身在何处,此间又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生出如此变化?”

    麻衣怪侠听此问,与张真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有琴羽凝见此还欲再问,却是猛地听到‘嘭’的一声巨响从地底传来。

    伴随着这声巨响,地面震动加剧,四人目力所及之处,大块大块的地面迅速向下崩塌,而借着万丈红光的光亮,麻衣怪侠更是看到此前他们脱身的地底,竟是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空洞。无穷无尽的浑浊之气从中冒出,如同巨兽一般将一切都湮灭。

    麻衣怪侠看到此景又惊又喜,嘴巴一张就想对张真人说什么,但口中之话尚未道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声便是响起,他连忙循声望去就见深红巨龙顺着万丈红光直纵而下,片刻之间便是纵入了地底之中。

    “开!”

    急纵直下的深红巨龙龙口大张,不过这一次却并非发出龙吼,而是一声暴喝。随着这暴喝之声,已是化为虚无空洞的地底。竟是有三处细小的空间微微震动,继而就有三块物事凭空现出,紧跟着飞射至一处,随之合而为一。

    这三块物事竟是那天地心三佩,这三块玉佩本是分别在张放和丑童身上,而张放的纳物戒随着他身体化为虚无亦是彻底消失,竟不想会被真龙一下唤出。

    三块玉佩于虚空中合在一处后,猛然爆射出一股青玄之光,这青玄之光汇成一道光束,直直照射向这一片已是化为虚无空洞的地底最深处。随着青玄之光穿越虚无空洞的地底,就见地底最深处现出一扇巨大的石门,这石门足有城池般大小。

    等到青玄之光照射到其上,只听‘咔咔咔’的声响,这石门竟是自中缓缓打开,深红巨龙就朝着石门之中卷去,只是随着深红巨龙越发接近石门,它的身躯震动越发剧烈,一块块岩浆铸就的鳞甲甚至从身体上剥落下来,但深红巨龙目中现出无比坚毅之色,紧紧卷着身子。

    “你休想!”

    眼见距离石门越来越近,深红巨龙的身躯之内传出一声暴喝,紧跟着,它身上的鳞甲剥落更速,数息之后,眼见深红巨龙即将要冲入已经完全开启的石门之内,一抹七彩流光从龙身上透射而出,紧跟着那擎天之剑的剑尖从刺穿了龙身。

    深红巨龙浑身一颤,它用尽全力再卷起身子,可是下一瞬,一抹血光冲出,那白骨长刀的半截刀锋都是破体而出。

    嗷!

    深红巨龙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痛的哀嚎,眼见着距离古门不过百米之距,它终于是支撑不下去。

    难道要功败垂成了吗?

    就在这时,弥漫于虚无空洞地底的浑浊之气骤然一缩,以某处为原点疯狂聚拢,不过呼吸之间,原本几乎无有穷尽的浑浊之气消散一空,只留下一个如同尘埃一般的原点,但紧跟着,丝丝缕缕的灰暗光芒从原点中爆射而出,继而相互交织,化为一只擎天巨掌。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这只巨掌一击而下,不过眨眼之间便是击在深红巨龙的龙身之上,深红巨龙受此一击,浑身鳞甲崩裂开来。可将要冲出龙身的擎天之剑和白骨长刀亦是无法自己的朝着巨大石门内极速坠落。

    “不!”

    只听一声不甘的嚎叫,破碎的深红巨龙带着擎天之剑和白骨长刀一下坠入古门之内,而那巨掌顺势向下,将整个巨门彻底封堵中。

    “不!”

    随着又一声不甘的嘶吼从门内传来。就见古门之内闪过一道道幽光,破碎的深红巨龙被幽光卷过,刹那间便是消失无踪。而那白骨长刀和擎天巨剑被幽光卷中后,也无丝毫抵挡之力,随即彻底消失。

    “结束了!”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骤然在虚无空洞的地底内响起。随之那巨掌中激射出无数的灰暗光芒,沿着巨掌化为手臂,胸膛,头颅

    渐渐的,一个灰暗光芒交织的人影现出,看其面孔却正是张放。

    自毁肉身,泯灭武魂法相的张放终于是踏出了这最后一步,成就了他独特的元灵,只是他脸上无悲无喜,走到这一步他付出的太多。失去的太多,他也没有了引导者,不知未来在何方。

    张放收回了封堵石门的那只大掌,随之全身迅速缩小,最终变成原本身躯的大小,灰暗光芒便是一敛,他又变回了原本的样子,筋骨皮肉一样不缺,看上去就和一般人无二。

    等到身体做完这番变化,张放悬浮在半空中转过头看向某处。那里是丑童最后消失的地方,这位一路来对张放帮助极大的前辈终究是没能踏出最后一步,无声无息的神形俱灭,这大道路上最终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张放没有感叹太多。一路走来,他早已经明白大道的残酷。

    “没多少时间了。”

    张放自言自语了一句,尽管他踏出了最后一步,成就了元灵,但他对这个境界一无所知,除开晓得化为微小质点的混洞漩涡就是他元灵寄托之物外。他就只知道身处这片天地中,他的元灵本源极其缓慢的在衰微。

    张放不知天晶和白骨使用什么手段保持自身元灵不衰,但显然这片天地无法承载元灵所具有的强大力量,不离开此界另外寻找强大的世界,他就和当初的真龙无异。走到这一步,张放不会停下追寻大道的脚步,他必然会离开此界,甚至不会等到下一次荒古之门开启,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只是离开之前,他还要了结一些事情。

    “你来了。”

    金博士坐在办公室内,看着推门而进的张放并没有丝毫意外,他尽量让自己显得淡定,但微微颤动的双腿出卖了他的情绪。

    “你也会害怕?”

    张放冷冷一笑,随即又道:“你让我脑死亡的时候可会想到现在的局面?”

    张放成就元灵的那一刻,已经感应到他现实世界的肉身已经死亡,这自然是金博士下的手,还好他前次晋升宗师之前,暗示张帅取掉了妹妹脑子里的脑核芯片,否则张放现在根本不会和金博士说上一句废话。

    “你不能让我死!我死了江湖世界里面那些人永远都回不来了,而且我对人类社会是极其重要的,没有我,地球上的人类活不下去!”

    金博士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张放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一旁走了两步,房门再次被打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却正是张帅。

    “你并没有那么重要!你不等于主脑,你只是主脑的自我意识,将你抹去主脑会做的更好。”

    张帅的话断绝了金博士最后的希望,张放也不等金博士再辩解什么,屈指一弹,金博士整个人就是化为虚无,随即他看向张帅道:“彻底的抹除,清洗就劳烦大帅了。”

    张帅点了点头,神色复杂的看向张放,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是没有开口。张放晓得张帅心中还有很多疑惑与不解,只是很多事情他解释了张帅也不会明白,只是从此后妹妹就要拜托张帅,张放希望张帅妹妹过的好些,故而他开口道:“我很快就要离开,在这之前张帅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出来吧!”

    等到张放的身形再度出现在空洞虚无的地底中后,他凭空伸手一抹,一截泛着红光的银色锁链就凭空出现在他面前。银色锁链静静悬浮在张放身前,红光之中浮现出一道虚影,却正是那麒麟小兽。

    这银色锁链原是十绝兵中的噬魂链。为麒麟元丹炼化之中,才彻底变了样子,而麒麟小兽因为此物他质性相合,便寄居在了银色锁链之中。麒麟小兽前前后后告诉了张放不少秘辛。也多次指引张放,他二人曾有约定,如今张放快要离开,也是到了履行约定的时候。

    “你有什么打算?”

    听着张放所问,麒麟小兽挠了挠头道:“我想留在这里。”

    “怎么改变主意了?你不是一直想离开此界?”

    麒麟小兽摇了摇头道:“划界天光非我能抵挡。而你真身原本所在的世界,规则禁锢太过强大,倒是此界还适合我,而且我留下也是算是帮你一个大忙。

    你应该能感应到十绝兵中除开天晶剑和虎魄魔刃外,其余的都或多或少含有此界的一丝本源,若你能将之聚集部分,帮我一体炼化,我就能与此界本源产生一丝联系,从而阻止这方天地彻底破灭。”

    麒麟小兽话说的好听,但张放却是眉头一皱。冷声道:“你想替代真龙?”

    “我与真龙不同,他因为元灵衰微要吸取精魂苟延残喘。而我只是残缺精魂,借此界本源温养自身,就算想重新成就元灵,也不过四处搜寻此界中的先天元气吞噬而已。而且随着我精魂一点点强大,此方天地会彻底平静下来,甚至说不得几十年后还会恢复些元气。”

    到了如今境界,张放自然能辨别麒麟小兽所言真假,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继而伸手在虚空一抹,紧跟着,重铸的十方俱灭,完整的诛心勾。只余剑心的泰阿剑,残破的神农尺,一一凭空化现而出,饶是以张放之能,仓促之间也只能找到这些有线索的十绝兵。

    随着这四件绝兵出现,麒麟小兽的目光变得炽热。紧跟着银色锁链横空而出,将四件绝兵缠绕其中。

    “停下来了?”

    麻衣怪侠勉力一拳崩飞一块巨石后,却发现天崩地裂竟是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他转头看着身后极其狼狈的张真人和有琴羽凝夫妇二人,三人眼中都满是不可置信和惊喜。

    “终于结束了吗?”

    张真人喃喃低声自语,紧跟着长出一口气,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下,麻衣怪侠见此也是没什么好在意的,亦是大咧咧的坐在地上,重重的喘过几口粗气。

    有琴羽凝见此,终是忍不住心中疑问,就想张口询问什么,只是就在这时,他耳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三弟。”

    有琴羽凝猛地转过头,就见张放飘身立于他身前数米外的半空中,他惊讶之极的道:“大哥?”

    听到有琴羽凝的话,麻衣怪侠和张真人都是急急转过头,这才发现张放于无声无息之间站到了他们身边,两人自然满是惊讶的之色,但都立时张嘴想说什么,只是张放一眼扫过二人,最终依旧看着有琴羽凝,道:“有些事情,终究还需自己去探寻答案,暂时的迷惑,也许会是你前进的方向。”

    张放的话听起来有些玄乎,他这番话不仅是说过有琴羽凝,也是说给麻衣怪侠和张真人听得,三人皆是心有所感,微微点了点头,张放见此便道:“走吧,我送你们一程,这里很快就会变样了。”

    说完,张放大袖一卷,一道灰光笼住身前四人,紧跟着四人就见自己离地而起,身形于空中越飞越高。随着几人离开地面,太玄山这片大地又是震动起来,整个山脉都开始倾覆崩塌,而那片化为虚无空洞的地底之中,却是喷涌出无穷无尽的蔚蓝之水,不多时便将这片大地彻底淹没。

    “这”

    飞身半空的张真人看着曾经的巍峨山脉化作了一片汪洋,已是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但他随即想到了什么,不由看向身旁的张放道:“盟主,武当山不会也如这般吧?”

    张放摇了摇头,道:“我不知。”

    张放的确不知道,成就元灵只是跨上一个新的修行的台阶,却不代表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更何况如今的他对于元灵境界几乎一无所知,就如同他初习武时,只有内功,而无武功招式。

    张真人听着张放的回答。面上满是忧色,张放也无法安慰他什么,只是道:“我先送你回武当吧。”

    说着,天边一道灰光闪现,五人就如同划过的流星一般朝着远处而去。

    “师祖。我们桃花山就这么完了吗?”

    巨大的震动已经停歇,但桃花山的主峰已不足百米之高,风扬看着从渭水方向卷来的巨大浪潮,心中不由一片绝望。

    韦青青青也从未经历过如此恐怖的灾劫,但他目光淡然,缓缓道:“扬儿,你师父自习武以来,身经百战,无数次面对远超自己的强敌,无数面对毫无希望的绝境。但他都一一挺了过来,如此方有现在的成就。

    这桃花山不过是寄身之所,只要你等传承人还在,纵使沧海桑田,桃花山就会完了,你可明白?”

    风扬点了点头,目光变得坚定起来,白小悠在一旁看着,不由伸出手轻抚了下他的头顶,道:“你是师父的衣钵传人。师父他对你寄予厚望,你莫要让师父失望。”

    白小悠话音刚落,众人就见天边有一团灰光如同流星划过,紧跟着。一个声音在几人耳边响起。

    “风扬还小,小悠你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近乎是凭空出现在几人身前,白小悠见之骤然一喜,连声道:“师父,你回来了?”

    张放看着白小悠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对着韦青青青躬身一礼道:“遭此大劫,未能在师父身旁守护,还请师父见谅。”

    韦青青青却是摆摆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旁的慕容贞和灵希也是连连点头,只要看着张放在身边,她们就心满意足。只是在众人殷切的目光,张放摇了摇头,低声道:“我要离开了。”

    原本欣喜的气氛骤然一变,几人不明白张放是何意,张放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向黄珏道:“珏妹,可能借你玉箫一用。”

    黄珏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解下腰间的玉箫递给了张放,张放微微一笑,随之踏前几步,看着远处倾覆而来浪潮,将玉箫放在嘴边,悠扬的箫声随即响起。

    是碧海潮生曲,这是黄君倚第一次教张放音律时吹奏的,随着一个个音符飘扬,张放的思绪不由回到了巴蜀正邪大战,回到了很久之前。而就在婉转动听的箫声中,一缕晨曦透过天穹,朝阳渐渐越过地平线,而从渭水卷来的无尽浪潮竟是就在晨光的映照下,从桃花山所在的方向一分为二,沿着桃花山朝两边卷去。

    一曲奏罢,浪潮逐渐平复,然而桃花山上诸人目力可及之处却尽是汪洋,昔日的桃花山如今已成一座孤岛一般。

    “如此想来更加贴切。”

    张放放下了嘴边的玉箫,莫名的说出这句话,但他身旁之人皆知他的心思,只是一个个说不出话来,一是沉浸在离别的愁绪中,也是为这夺天地造化的手段震惊莫名。

    “我该走了!”

    张放将玉箫递还给了黄珏,平淡的说出此番话,慕容贞终于是忍不住,扑在他怀里,泪水夺眶而出,凄然的问道:“高大哥,你要去哪?”

    所有人都看着张放,慕容贞问的也是他们想知道的,但是张放没有回答,只是他的身上浮现出几团灰光,飞入了几人体内,而后几人手上各自多了一物。

    白小悠手上的是九阴真经;黄珏手上的是剑十三秘籍;韦青青青手上多出的是一株形似传闻中朱果的花朵;灵希手中多出的是一个白玉瓷瓶;慕容贞的掌心上却多出了一个银色锁链的印记;风扬手上则多了一本秘笈,秘笈的封皮上写着‘混天通元功’五个大字,右下角又有‘高道昕’三个小字

    “会有再见之日的。”

    张放微微一笑,将他最后的笑容映在这些在乎他的人的心底,继而他整个人化作丝丝点点的灰光飘散开来,但紧跟着,这些灰光聚拢为一,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束冲天而起。

    晨曦破晓之时,已然四分的神州上,所有人都看到遥远的东北之处,一道巨大的灰暗光束以超越之前万丈红光的声势冲天而起,洞穿天地。待得这道光束消散,天穹好似如镜般透亮,一个样貌平凡的男子,背负着一双大得出奇的手掌就好似站在天穹之上一般,朝着这方天地回眸一笑,继而一个平平淡淡的声音就自无数人心中响起。

    “会再见的。”

    ******

    全书完。(~^~)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我独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