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神藏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报仇


    地球,昆仑山脉,方逸身躯漂浮在空中,感受着风从身边吹过,自嘲一笑道:“以前金丹境界的时候也回到过地球,以地球如此稀薄的天地灵气,应该根本无法承受金丹境界的修者才对,可惜之前并未注意过这些。”

    其实,早就有迹象表明,地球非同一般,以前却从未思考过,还是师父提点后才发现。

    这次经由地球前往修者界,方逸本来还想走个捷径,带一位神兽去解决魔道修者的事情,却发现现如今的跨界传送阵根本无法承载五行神兽的修为,到最后还是只能自己亲力亲为。

    身躯降落下去,传送阵周围已经没有了修者看守。

    “什么情况?”方逸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也未多想,便踏入传送阵,光芒一闪,方逸身影消失,再次出现,便已经到了修者界之中。

    刚刚出现在传送阵中,一道锋芒袭来,方逸眼中寒光一闪,那锋芒立刻停顿在身前半米处,竟是一柄月牙弯刀,方逸认得,正是魔道修者惯用的法器。

    再看周围,已经围笼了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紧接着,数十柄月牙弯刀暴风骤雨般袭来。

    “哼。”方逸冷哼一声,周身一层乳白色光罩出现,挡住那些月牙弯刀,十余位魔道修者亦同时眼神涣散,身躯软到在地。

    神识修为到达元婴境界,道门传承中已经有了对于神识的利用,比噬魂塔之中的手段精妙了不知道多少。

    “原来,往来地球的传送阵都已经被魔道修者夺了去,难怪地球那边已经没有修者镇守。”

    方逸可以想象,魔道修者占据这座传送阵后,定派过魔道修者前往地球,若说以前,方逸还会担心,但是自从知道了地球上还有一位密宗活佛存在后,也就不再担心了。

    这次经由地球来到修者界时,方逸的神识几乎已经可以笼罩整座地球,普通百姓安居乐业,并没有什么影响,方逸便知道,那位活佛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瞬息之间斩杀了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方逸释放神识,寻找着人类修者的聚集地,正这时,虚空一阵波动,一位身着黑色长跑,头上同样罩着黑色帽子的修者出现在空中。

    “你是何人?”黑袍修者出声问道。

    “呵呵。”方逸轻笑一声,说道:“我还以为魔道修者都是哑巴呢,我是何人与你何干?本来以为只有些虾兵蟹将,没想到还能逮到个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

    方逸说着,双目之中寒光一闪,冷声喝到:“受死。”

    “大言不惭。”

    黑袍魔道修者身躯一阵,浓浓黑色雾气滚来,即使离的还远,方逸也能感受到其中浓烈的腐蚀气息,恐怕即便是元婴修者的灵力,都能轻易被腐蚀。

    “业火,红莲。”方

    逸本命飞剑一抖,虚空之中乍现出一点红光,紧跟着,红光放大,幻化出一座火焰莲台,那莲台所过之处,浓浓黑雾都被尽数蒸发,与此同时,方逸身躯之中,五道微弱光芒向四周飞出,以方逸为中心,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所过之处,空间变的极为稳固。

    渡过风火大劫,修为突破到元婴境界,方逸如今已经不需要借助金丹后期修者,只以五行剑元也能布置出五行锁空阵。

    “想不到你竟然有封锁虚空的本事。”

    对于封锁虚空的手段,这位黑袍魔道修者并不陌生,只不过各自有各自的手段,方逸以五行剑元为根基形成的五行锁空阵,这位魔道修者却就没有见过。

    “死吧。”方逸声音不大,仿佛随意说出两个字,之后便见一道光束射向那魔道修者。

    听到‘死吧’两个字,那魔道修者只觉得神识一阵恍惚,呆愣了一瞬,仅仅一瞬,那光束已经临体,轰击在魔道修者身上,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那位魔道修者便被轰成了碎屑。

    这道光束,乃是方逸根据寂灭演化而来,虽然威力不及本命飞剑施展,但却更加快速,也更加随意,让人难以揣测.

    即便威力稍弱,在如今的方逸手中施展出来,也已经能够斩杀寻常元婴修者。

    “早知道这么弱,根本用不着布置阵法。”方逸没有想到,仅仅神识攻击对那魔道修者造成的瞬间影响,已经足够他出手了。

    一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就此陨落。

    “还是先去一趟紫霄宫吧。”方逸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身影骤然消失。

    自从修者界、妖兽一族以及魔道修者三方大战开始,三大宗门太上长老便亲自出来坐镇指挥,如今,紫霄宫真正主事人乃是太上长老燕经纶。

    不仅燕经纶,今日碰巧,飘渺阁太上长老廖秋,以及归元宗太上长老雷刚毅都聚在紫霄宫。

    “修者界的天地灵气受魔道修者的影响,每况愈下,照此下去,再有千年时间,修者界恐怕就不再适合修者生存了。”燕经纶面色沉重,如今,修者界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就连他们这些元婴修者也感觉支撑不住了。

    他们这些太上长老的寿元,最多的也就剩下两三百年,少的更是只有几十年,照现在天地灵气衰减的速度,等到他们寿元耗尽,修者界也很难在诞生元婴修者了。

    因此,在燕经纶眼中看来,现如今,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现在拼一把,或许赢不了,但是也能拼掉一些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到时候天地元气衰减的速度也能渐缓一些,说不定能为后辈们争取些时间。

    “我们三个无所谓了。”廖秋苦笑一声说道:“雷师弟年岁最小吧,若是师兄没有记错的话,应该还有一百三十七年寿限。”

    廖秋自己,寿限不足百年,燕经纶也只有一百零三年,三人之中,雷刚毅最小。

    “几十年而已,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雷刚毅大咧咧的笑道:“但只有我们三个可不行,也要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想法。”

    和连云海域三大圣地一样,三大宗门,也是各自有三位元婴境界的太上长老,九人联手,才有把握斩杀一些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

    “不如召集他们一起来商量下?”燕经纶提议。

    “燕师兄,我们不是只有魔道修者一个敌人,还有十万大山中的妖兽呢。”雷刚毅提醒道。

    “我们与妖兽一族已经斗了一万多年。”廖秋开口说道:“修者界毗邻十万大山,算起来,我们与妖兽一族还算邻居,相信有魔道修者这个共同敌人,妖兽一族也愿意先将外敌驱除。”

    “说不定,我们可以和妖兽一族联手。”

    廖秋说到在这里,自己都笑了,不等别人否认,先自嘲道:“一万多年积累下来仇恨,哪能轻易化解,说起来,妖兽一族对我们的敌视情绪可能还要超过魔道修者,他们两方不联手已经算是不错了。”

    “要是正林真人在就好了,哪里会生出这么多事情。”同样是道门传人,雷刚毅却是从未想到过方逸身上,实在是方逸的修为太低了,几人压根就不认为方逸能解决这些魔道修者。

    正这时,门外有弟子来报:“禀报太上长老,道门传人方逸求见。”

    “方逸?”三人皆是一愣,不由想道:“他怎么来的?”

    三人心中疑惑,要知道,往来的传送阵已经被魔道修者占领,更是有一位元婴修者坐镇守护,就算方逸能够搏杀金丹修者,但是与元婴修者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心中疑惑的同时,三人也担心有诈,实在不敢相信方逸能从世俗通过传送阵安然抵达紫霄宫,纷纷以神识查探,当三人神识探查到方逸身上时,三人皆愣住了。

    “元……元婴境界……”

    雷刚毅说话都变得有些磕巴了,“这怎么可能?魔道修者肆虐时,方逸还是筑基中期修者,这才过去多少年,这就成元婴修者了?正林真人当年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这气息可冒充不出来。”廖秋手捻着胡须,眼睛之中绽放出光芒,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廖师兄,你确认此人是方逸?”燕经纶没有见过方逸,虽然见过画像,但是样貌可以轻易作假,唯独气息无法作假,在场之中,也只有廖秋曾经神识查探过方逸。

    “没错。”廖秋忍不住赞叹道:“不愧是道门传人,这般年纪便已经到达元婴境界,说不定他还真能解决修者界的危机。”

    “那还不快请进来?”雷刚毅见两人相互聊天,似乎是把那位道门传人给忘了。

    “快请。”燕经纶也反应过来,连忙吩咐弟子将方逸请了进来。

    殿堂之中,除了三大宗门的主事人,现在又多了一个方逸。

    “道门传人果然名不虚传,方师弟可是已经到达元婴境界了?”虽然经过廖秋证实,气息没错,但燕经纶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忍着激动问道。

    方逸修为还在筑基中期时,便能够斩杀金丹初期修者,如今步入元婴,实力定比寻常元婴修者强的多,甚至都可能超过他们这些太上长老。

    方逸看了一眼燕经纶,点头道:“是。”

    “方师弟,恕师兄直言,你可是从世俗界通过传送阵来到修者界的?”

    “是。”方逸再次点头,也不隐瞒:“看守传送阵的十余位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和那位元婴修者,全部被我斩杀。”

    “嘶!”听到方逸将看守传送阵的那位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斩杀,三人均倒吸一口凉气,便是他们三个,单独面对那位魔道修者,也不可能将其斩杀,皆因以一己之力无法封锁虚空,不能阻止对方逃跑。

    但是方逸竟然能够做到,道门传人的手段,的确令他们望尘莫及。

    至于方逸所说真假,他们却不会怀疑,方逸现身修者界几次,从未有过虚言,这个时候也不可能为了夸耀自己来蒙骗他们,对于方逸来说,这样做也没有任何好处。

    “三位是……”方逸还从未见过这三位太上长老,并不认识。

    “呵呵,忘了介绍。”廖秋呵呵笑道:“老夫廖秋,飘渺阁太上长老,也是如今飘渺阁的主事人。”

    “这位是燕经纶,紫霄宫太上长老。”廖秋挨个介绍,指着雷刚毅道:“归元宗太上长老,雷刚毅。”

    “方逸见过三位师兄。”方逸客气行礼,随后面向燕经纶:“燕师兄,敢问贵宗宗主连智可在?”

    “方师弟要找连智?”燕经纶一愣,也不隐瞒:“不瞒方师弟,当年你来修者界,通报魔道修者修建九九灭绝大阵那次,连智从归元宗回来时遭遇魔道修者埋伏,伤了神识,如今正在闭关修养。”

    “遭遇魔道修者埋伏?”

    方逸愕然,随即冷笑道:“还真是会编,我来告诉你们,当年方某好心好意前来报信,结果却遭到连智追杀抢掠,欲要以搜魂之术查探方某所修功法时,被家师留下的手段反伤了神识,方某才逃得一命。”

    “这……怎么可能?”燕经纶不敢相信:“连智不会做出这种事,也不会什么搜魂之术。”

    当年处理魔道修者离间修者界各门各派时,连智施展搜魂术也未惊动过各宗太上长老,这件事情也就只有连智以及飘渺阁宗主郑秋、归元宗宗主覃修三人知道。

    奈何方逸不知此事,否则请来两位宗主一问便知。

    “不可能?”方逸冷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劳烦燕师兄将连智请出来吧。”

    “方师弟,连智伤的可是神识。”燕经纶沉下脸:“潜心养伤,连智还有可能赶在寿元大限前彻底恢复,说不定还有机会再进一步,方师弟执意现在打扰,若是其中有什么误会,怕是会间接害死连智。”

    “廖师兄,雷师弟,你们以为如何?”

    “这……”廖秋与雷刚毅却有些为难,方逸已经进入元婴境界,而且貌似实力比他们还要强,已经不是随意一句‘小友当如何’便能打发的了,换句话说,方逸若是强行要将连智挖出来,在场三人又有谁能挡得住?

    虽说都是元婴修者,廖秋可不认为他们能是道门传人的对手,实在是历任道门传人表现的太惊艳了。

    而且,方逸偏偏咬住连智不放,再加上道门传人的身份,其实廖秋与雷刚毅已经信了方逸几分,但是三大宗门向来同气连枝,这个时候若是帮着方逸说话,颇有些落井下石的意味,更是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上破坏三大宗门的关系,影响与魔道修者的战斗。

    “不如请连智出来与方师弟当面对质如何?”本不想说话,但是被燕经纶问道,不开口也不好,廖秋身为最长者,尝试着从中调和。

    “廖师兄……”燕经纶声音有些冷:“连智若真做下此事,身为紫霄宫太上长老,燕某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但是,万一这其中有什么误会,耽误了连智养伤,谁来负责?”燕经纶目光扫过廖秋和雷刚毅,最后落在方逸身上:“方师弟,你刚才所说,可有证据?”

    “证据?”

    方逸跨过一步,距离半经纶只有半米距离,负手而立,目光如电的说道:“方某的话便是证据,我与燕师兄要人,亦是不想坏了与三大宗门的关系,当真以为方某没本事把连智揪出来不成?”

    面对方逸,燕经纶不自觉后退一步,对于方逸的说法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的确如方逸所说,就凭能够独自一人斩杀元婴境界的魔道修者,燕经纶就相信,方逸的实力还要在自己之上,这一瞬间,燕经纶都有些相信了方逸的话,但是正如他所说,连智正在闭关修养,一旦打扰,几乎可以确定元婴无望,甚至可能到寿元大限时,神识都不能彻底恢复。

    “方师弟。”

    燕经纶语气缓和下来:“如今修者界与魔道修者拼杀,正是用人之际,连智若是能跨入元婴境界,对修者界来说也是一大助力,无论你们之间是不是误会,可否容他百余年?若是寿限到了,不能突破,连智也只有死路一条,若是突破了,还能在与魔道修者的战斗中贡献一份力量,待战争结束,方师弟与连智再了结私怨可好?”

    “不好。”方逸果断回答道:“魔道修者,方某身为道门传人,自然会去解决,至于连智,方某一样要杀,有仇报仇,这两件事方某不会混为一谈,更不会让连智有机会寿终正寝。”

    方逸一字一顿,声音铿锵有力:“我再说最后一句,交出连智,否则,别怪方某自己动手。”

    “依我看,不如就请连智出来,与方师弟对质。”见方逸如此强势,雷刚毅亦从旁劝解燕经纶。

    可以说,雷刚毅已经彻彻底底相信了方逸所说的话。

    身为归元宗太上长老,重掌归元宗大权后,必然会经手各种情报消息,其中,道门传人的情报自然不会少,尤其方逸身上套着道门传人的光环,几乎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下来,兽潮战场中的表现,古月宗门前与魔道修者一战的表现,以及发现并拼死据守魔道修者据点传送阵的表现,全都被记录在案,从以往的处事风格来看,如此言之凿凿,咄咄逼人,在方逸身上根本没有出现过。

    再加上以方逸如今实力,本可以更直接有些,不用浪费什么唇舌,或许正如方逸自己所说,不想坏了与三大宗门的关系。

    雷刚毅如此想,廖秋如此想,燕经纶又何尝不是,但身为紫霄宫太上长老,就这样把正在闭关养伤的前任宗主交出去,他丢不起这个脸面,也没法想紫霄宫门下其他弟子交代。

    “方师弟。”燕经纶咬牙道:“燕某可以将连智请出来与方师弟对质,若是真如方师弟所说,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若是因其中有什么误会,耽搁了连智养伤,燕某可要向方师弟讨个公道。”燕经纶最后一句语气加重,掷地有声。

    “好。”方逸点头,只要肯把连智交出来自是最好,正如他所说,他也不愿为此坏了和三大宗门之间的关系。

    燕经纶安排了弟子去请连智,时间不长,连智便来到厅堂之中,迈步进来的瞬间,眼神便看到了方逸,奈何神识受损,无法探查。

    “连智拜见三位师伯。”

    连智勉强行礼,眼神却是偷瞄向方逸,见到方逸的瞬间,连智便已经知道方逸所谓何来,脑海中思索着应对的办法,脸上表情却是不变,向三位太上长老行礼后,面向方逸,笑道:“原来是方师弟,别来无恙。”

    “哼哼。”方逸冷哼一声,对连智道:“连宗主,你这变脸的功夫学的倒是不错,今天死在我手中,可有什么怨言?”

    连智一愣,随后笑道:“方师弟说笑了,你我无怨无仇,连某又怎么会死在方师弟手中。”

    廖秋与雷刚毅、燕经纶就在一旁看着,不说话,任由连智与方逸对质。

    “燕师兄……”方逸看向一样的燕经纶:“连宗主惯用的法器是飞剑吧。”

    听到方逸的话,连智心头猛震,方逸刚刚称呼燕经纶为师兄,这就意味着,方逸的修为已经到达元婴境界,当初筑基后期修为,实力便已经可以媲美金丹修者,如今修为进入元婴,那还了得?恐怕几位太上长老都不是对手。

    还有一件事情,当初追杀方逸所用的那柄红色长刀现如今还在他的储物袋中,这东西可经不起查验,顾不得思考方逸如今实力如何,先要过了眼前这关才行,眼见燕经纶正要开口说话,连智连忙接口道:“实不相瞒,连某其实亦喜欢长刀,法宝之中也有些收藏,尤其喜欢其中一柄血色长刀。”

    “呵,你倒是会圆。”方逸看着连智,笑容有些诡异:“连宗主,我是在问燕长老,你搭什么茬?”

    连智亦笑着面对方逸:“连某以前身为宗主,其实很少出手,担心燕师伯所知有所偏差,误导了方道友。”

    燕经纶脸色微沉,连智抢着接茬的瞬间,燕经纶便已经明白,恐怕方逸所言不假,但这话现在被连智接过,怕是方逸掌握的证据也就算不上证据了。

    “方师弟,可还有什么事情?”连智笑容可掬,如翩翩公子,脸上看不出任何负面情绪。

    方逸也不急躁,对燕经纶笑道:“燕师兄,看来你所言不实啊,连宗主这伤病看来也没什么,方某冒昧打扰,换了其他人,怕是要和方某拼命的。”

    燕经纶三人也发觉连智今天的脾气好的有些过份了,神识养伤,最忌中途打扰,换了一般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干扰,的确会生出拼命的心思。

    “这倒没什么。”连智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继续笑道:“自家人知自家事,连某心有所感,已知元婴无望,干脆也就放下这个包袱,养伤也只为平时能够轻松一些,不必太过负累,中途中断一次两次,也并不打紧。”

    说到这里,连智似有些好奇的看着方逸:“刚刚听方师弟称呼燕师伯为师兄,岂不是说,方师弟已经渡过风火大劫,成就元婴?”

    方逸笑眯眯点头:“没错,你怕不怕?”

    连智一拍额头,连忙向方逸躬身行礼:“连某神识受损,一时不查,犯下大不敬的罪过,还望方师叔见谅。”

    “既然你都承认犯了大不敬之罪……”方逸声音陡然变的冰冷:“那么,就死吧。”

    方逸话音刚落,连智便觉腹中刺痛,惊怒之下,刚要开口说话,体内一点剑气猛然炸开,将连智炸了个粉身碎骨。


重要声明:小说“神藏”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