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零八章 天心明月


    感谢:书友56001753、书友2599126、photolife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锵——”

    银斧劈头盖脸砸来,无咎急忙挥剑抵挡。金戈交鸣,力道反噬。他支撑不住,往后猛退。而一片银色的光芒,拦腰袭来。他被迫挥剑再挡,又是一声炸耳的脆响。反噬的力道,更加凶猛。他身形踉跄,人往前扑。谁料一连串的斧影,再次迎面劈来。

    这两个家伙,欺负人呢!

    而近身缠斗,谁怕谁呀!

    忙乱之际,无咎的左手掐诀,凌空一点,口中默念一声,又顺势拿出一块玉符,猛地捏碎往后抛去。

    一道禁锢的法力霍然而出,疯狂的斧影顿时凝滞在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符箓炸开,一片诡异的光芒,罩向随后扑来的卫戈。卫戈始料不及,去势受阻,左冲右撞,竟一时挣脱不得,随即身形僵硬而难以自如。

    无咎却凌空翻滚,越过凝滞的斧影,再又伸手一点,口中低声叱呵:“夺——”

    卫仁所持的斧头,突然难以往前劈砍,且所施展的神通,也被封在半空。他正自诧异,一道人影扑来。他知道不妙,急忙躲闪,却身形迟滞,旋即动弹不得。随即一道紫色的剑芒,穿过禁锢,快如闪电,怒劈而下。他惊骇难耐,嘴巴翕张,艰难吐出一口精血。鲜红的精血,顿时形成一层诡异的血壳,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旋即剑芒劈落,“砰砰”闷响不断……

    无咎接连劈砍数剑,倒是血光闪现,而裹在血壳中的卫仁,却毫发无损。他很是好奇,而夺字诀的法力已然消失。迫不得已,他抬起一脚狠狠踢去。

    而便在卫仁落水的瞬间,一股劲风到了身后。

    卫戈已然挣脱了蔽日符的束缚,高举双臂而奋力挥动,所持的银枪暴涨三丈有余,带着呼啸的风声冲着他猛然刺来。凌厉的威势所致,幻化出一连串的枪影。彷如无数银色的蛟龙破云而出,所向披靡而势不可挡。

    “我夺……”

    无咎再次伸手一点,而夺字诀刚刚祭出,一道道银色的利芒,便已到他面前的三尺之外。他忙闪遁后退伸手一挥。而玄冰闪现的刹那,便“砰”的炸碎。强横的杀机,依然如影随形。他只得双手持剑,而猛然挥动。一道五色的剑芒,呼啸而去——

    “轰——”

    九星神剑,撞上了银枪。随之一声闷响,惊涛骇浪般的威势骤然炸开。

    无咎本来处于颓势,收势不住,凌空翻滚,直至数十丈外,堪堪稳住身形。而他手中的神剑,已然威力不再。

    卫戈也是连连后退了几大步,猛然踏空站定,却犹自双臂发麻,所持的银枪微微颤抖。

    不过,此番硬碰硬的较量中,比起某人的狼狈,这位天心城的城主,还是要略胜一筹。

    卫戈闷哼一声,叱道:“你的相貌、道行、身家,均非我的对手,焉能配得上灵儿……”

    “呸!”

    无咎站在水面上,摇摇晃晃,眼光闪烁,只想着借机缓口气。谁料那位卫戈倒是个情种,对于灵儿依然念念不忘。他顿时怒了,啐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与本先生相提并论!呦,你也会飞啊,却要装着鸟人模样,与那个骑着白鹿的老头一个德行……”

    卫戈虽然修为莫测,却能够踏空而立,显然是位道门的高手。而他本是复仇而来,谁料又被当面羞辱。他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你辱没我师父,便留下吧……”

    他是要让他的仇家,命丧于此。

    而无咎却是抬头看天,突然一阵神色迷茫。

    此时,那轮又大又圆的明月,已爬上天心。而偌大的白溪潭,依旧是浊浪翻滚,丝毫不见沉降的迹象,也没有深渊的出现。

    莫非是说,自己与灵儿的猜测均已落空。而返回卢洲的指望,也成了泡影?

    天呐,难道再也回不去了?

    而即使留在陌生的异域,也不能留在这白溪潭啊,否则十死无生……

    无咎绝望之余,心头阵阵发冷。

    “扑通、扑通——”

    那是死尸栽下半空,坠落潭水的动静。

    夜空之中,尚有二十余头猛虎,在追逐着林彦喜与吴昊四人,继续苦斗不休;远处的山崖上,人群兽群混战成团。月族的兄弟们已被挤成了狭小一块,几近被疯狂的杀气所吞没;妖族一方,虽有万圣子坐镇,同样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此外,另有一头白鹿,驮着一位白须的老者,悠然踱步到了白溪潭的上方。似乎也为那深潭、明月所困惑,各自上下张望……

    “呼——”

    无咎尚自心神不定,一道枪影迎面袭来。

    卫戈显然是全力以赴,出枪之际,凌厉的杀气,瞬即笼罩四方。

    与此瞬间,浪花迸溅。一道人影破水而出,正是摆脱束缚的卫仁,气急败坏地挥舞银斧,与卫戈一前一后扑向冤家仇敌。

    无咎却无心恋战,抓出两块蔽日符扔了出去,然后飞身蹿起,直奔远处闪遁而去。

    转瞬之间,抵近了潭水的对岸。

    只见十二个银甲壮汉,犹在苦苦支撑。其中的灵儿与韦春花、荀万子等人,被逼迫在狭小的一块地方,几无立足之地,而四周却是狂攻不断、人影兽群重重……

    “灵儿,你我回不去了——”

    无咎的喊声未落,几头猛兽驮着壮汉返身奔着他扑来。他不躲不避,几道色彩各异的剑芒脱手而出。“扑扑”血肉横飞,“砰砰”尸骸坠地。他顺势又是抬手一指,纷乱的剑芒蜂拥闪现,正是随身携带的古剑,足有上百之多,便如夜空中卷起疾风骤雨,奔着混乱的兽群人群怒袭而去。

    广山与兄弟们见无咎解围,精神大振。与此同时,混乱中转来灵儿的诧异声——

    “啊……已是午夜时分,潭水缘何没有沉降……”

    “砰、砰——”

    盘旋的剑光中,无咎再次劈翻两头拦路的猛兽,急声道——

    “推测有误……”

    “不应该啊……”

    九星神剑,再加上百余道飞剑,顿时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也使得疯狂的围攻稍稍缓解。

    无咎趁势往前,闪身落入十二银甲壮汉所环绕的阵势中。而他却来不及多说,大声吩咐——

    “兄弟们,此地不宜久留……”

    “且慢……”

    灵儿的个头娇小,在壮汉聚集的人群中,她似乎已被淹没,却又不便离地飞起,只能挨着韦春花,留意着头顶的动静,以免意外而及时应对。无咎恰好落在身旁,被她一把抓住臂膀,就势踮起脚尖,回头打量着白溪潭,随即又昂首张望而自言自语——

    “天心明月,明月天心,乾坤颠倒,颠倒乾坤,哦……”

    她明眸闪烁,心思急转,突然伸手急拍无咎的肩头,振奋道:“返回卢洲的途径,不在白溪潭,而在天上,在那明月之中……”

    无咎的心神一动,也仿佛恍然大悟。

    乾坤颠倒,岂非就是天地颠倒?不过,那轮又大又圆的明月,高挂天上,遥不可及,所谓的途径又何在……

    便于此时,百余丈外,杀声震天,一群人影冲天而起。

    竟是妖族高手,冲出重围,直奔白溪潭上方的夜空遁去。不过转瞬之间,抵近潭水的正中,却并无异常,人影混乱。

    却见一位老者,挥手大喊——

    “给老夫往天上飞,不管是百丈、千丈,生死祸福,在此一举——”

    混乱的人影,蜂拥往上。

    而兽群、人群随后逼近,枪影、斧影紧追不舍。而妖族的高手只顾逃命,霎时血光迸溅,一个又一个妖族的高手栽下半空……

    万圣子留下断后,眼看着弟子丧命,他心疼不已,猛然挥动双袖。顿时寒风乍起,玄冰呼啸。逼近的兽群、人群抵挡不住,纷纷后退。而他不敢大意,扭头看去。

    这边是杀机狂乱,喧闹震耳,而数百丈外的夜空下,却是异样的安静。一头白鹿,一位老者,犹在徘徊,好像迟疑不决,又仿佛在默默等待……

    “祖师……”

    万圣子循声抬头。

    只见几个弟子飞遁极快,已高达千丈,却不知是触到了禁制,或开启了天地之门,从那圆月之上,突然洒下一道足有十余丈粗细的淡淡光芒,并横贯夜空而直达下方的白溪潭。原本翻腾浊浪的潭水,忽然宁静无波而月华倒映……

    恰于此时,飞在天上的几个弟子突然消失无踪。紧随其后的弟子,也相继消融于那诡异的光芒尽头……

    万圣子不禁两眼一亮,放声笑道:“呵呵,天心明月,乾坤颠倒,原来如此,多谢提醒……”

    他的笑声未落,已飞遁而去。

    浅而易见,那位妖族的祖师,始终在关注着无咎的动向。而这边的灵儿刚有提醒,便已被他察觉,随即闻风而动,竟被他抢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也果然不出所料,前往卢洲的途径所在,已非白溪潭,而是在天上,在那明月降下的光芒之中。而午夜仅有短短的一刻,时机稍纵即逝……

    无咎再也不敢耽搁,断然喝道:“广山,给我摆开九星战阵——”他双手掐诀,犹在四周盘旋的剑光,猛然汇聚一处,并硬生生从围攻的兽群、人群中撕开一道血腥的豁口。而他仍未作罢,急声又道:“林彦喜、吴昊,速来接应,韦合、荀万子跟着灵儿、韦春花冲出去——”

    灵儿与韦春花,带着众人飞身蹿起。广山与月族的兄弟们,则是脚踏云板而紧随其后。

    而林彦喜与吴昊四人,并未前来接应,反倒是两个粗壮的汉子,各自挥舞银斧、银枪,恶狠狠拦住了去路。

    “灵儿,莫走……”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