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必遭报应


    感谢:书友56394898、书友与书友、小黄的爸爸、欢度OO国庆、鸡不拐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龙舞谷。

    龙舞山庄。

    湖中的天心岛。

    临水的回廊边,坐着两人。

    万圣子,斜倚身子,面向湖水,脸色阴沉;鬼丘盘膝而坐,手拈长须,耷拉眼皮,沉吟不语。

    另有一位先生,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

    只见无咎架着只脚,双手抱着膝头,欣赏着湖光山色,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恰是天高云淡,湖面泛波,凉风送爽,一派深秋的怡人景象。

    许是沉默良久,有人忍耐不住。

    万圣子转过身来,怨声道:“无咎,你让我妖族归顺,纯属恃强凌弱,很没道理。不过呢,为了化解恩怨,老夫甘愿受你支配,却有言在先……”

    “话不讲不明,理不辩不透!万祖师,请说——”

    无咎含笑点头,从善如流的样子。

    “此番幸存的弟子,尚有三十六位,尽数返回万圣岛,留下老夫受你支配十年。而老夫洁身自好,信奉贤能之道。无端送死,不从;遇事凶险,不从;吉凶未卜,不从;且有临机决断之权,事后不得追究……”

    “嗯,还有么?”

    “有啊!”

    万圣子的精神头一振,挺直腰身。

    “老夫受你驱使,纵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却不知十年之后,你有何补偿呢?”

    “嘿,本先生也有恃强凌弱的时候!”

    无咎犹自看着湖面的景色,轻声笑道:“而便如万祖师所说,是你归顺我啊,还是要我养着你、伺候着你呀?哦,我非但要顾及你的安危,还要照看你的喜怒哀乐?而稍有不慎,你便扬长而去?”

    他连番质问,不容分说道:“万祖师,你留在我身边,听候差遣,期限并非十年,而是酌情待定。三十六位妖族高手,一个也不能走。当然……”

    话到此处,他扭头看向万圣子——

    “当然,你可以不答应。至于后果,你该心里有数!”

    话语声如旧,笑容也如旧,唯独淡定的眼光中,多了一丝莫名的寒意。

    万圣子微微一怔,腰背愈发佝偻,斟酌沉吟片刻,无奈叹道:“且罢,愿你善待妖族!”

    这位妖族的祖师,极为的精明,事已至此,他依然不甘心。而试探过后,他不得不收起侥幸的念头。他本人倒是无妨,他是怕三十六位弟子遭殃。

    “而接下来,又该如何行事?”

    万圣子叹了口气,又疑惑重重——

    “真的要挑战玉神殿,总觉着不妥……”

    鬼丘点了点头,担忧道:“你我三家联手,势必惊动天下。还请无先生早做谋断,以免陷入不利境地。我鬼族元气大伤,再也折腾不起!”

    万圣子深以为然,随声附和——

    “最怕招来两位神殿使,后果难料呢。试想,谁是玉真人、月仙子的对手?无咎,你是成心要害我妖族啊……”

    正如所说,无咎与鬼妖二族联手,势必震惊天下,引来玉神殿的关注。而他的两位新伙伴,并未全力相助,反而唱衰士气,并逼他拿出决策。或者说,在故意的为难他。

    “行啦!”

    无咎摆了摆手,站起身来。

    “明日清晨,前往卢洲本土。待我找到灵儿与韦尚之后,再行计较不迟!”

    他丢下一句吩咐,扬长而去。

    万圣子与鬼丘,相视无语……

    龙舞阁中。

    阁内甚是宽敞,且窗明几亮,一尘不染。广山与兄弟们,放松了戒备,围坐一起,饮酒说笑。

    无咎、无先生,则是独自坐在墙角的木榻上。他一手扶膝,一手托腮,两眼微闭,彷如午后小憩,悠然打着瞌睡。

    而他看似悠闲,心头却轻松不起来。

    一不小心,有了十二银甲卫,三十六妖人,七十二鬼巫。如此庞大的势力,足以横扫一方啊。而他无先生,不仅没有得意,反而有些担忧,有些不安。

    鬼族与妖族,那是什么东西?

    没有一个好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表面上老实乖巧,归顺听话,而只要他稍有不慎,必将遭到反噬。

    却也不怕,对付这帮家伙,他无先生,有的是手段!

    而收服鬼妖二族所带来的后患,远非于此。玉神殿绝不会看着他无咎为所欲为,双方的正面较量不可避免。不过,凡事有利有弊……

    无咎的手中,多了一把黑色的短剑。

    少顷,神识中景物变化。

    许是吸纳了太多的阴气的缘故,魔剑天地变得更加朦胧昏暗。而成群的兽魂,也似乎强壮了几分。

    角落里,钟玄子与钟尺,犹在修炼不辍。也不知那祖孙俩,最终又将如何。

    空旷间,坐着另外两道人影。

    鬼赤,黑气缠身,神态漠然;

    龙鹊,垂头丧气,咬牙切齿,满脸的怨恨之色。似有察觉,他猛然跳起身来,怒吼道:“无咎,我与你拼了……”

    一道金色的人影,凭空闪现,正是无咎的元神之体,却没有忙着落地,而是好奇道:“为了几块五色石,便要拼死拼活?”

    “那是自然……”

    龙鹊摩拳擦掌,瞪着双眼。

    “哎呀,钱财乃身外之物,何必看得太重呢。只要人活着,一切都将失而复得!”

    无咎的两脚落地,继续说道:“我将你囚禁的百年期限,减去十年如何?”

    “再减去五十年……”

    “五年……”

    “十年……”

    “算我吃亏……”

    “记住了,一共二十年!”

    “嗯、嗯!”

    宝物落入某人的手中,便如肥肉落入狼嘴里,除了心疼之外,根本休想讨回。

    龙鹊对此心知肚明,之所以叫嚷,无非讨价还价,稍稍弥补亏欠。而刚刚如愿的他,依旧是唉声叹气的模样。

    无咎不予理会,径自走向鬼赤。

    三丈之外,停下脚步。他凝神打量,微微愕然。

    “巫老的修为,非同凡响啊!”

    他记得清楚,连遭重击之后,鬼赤的修为并未暴跌,依然有着七命鬼巫的境界。而如今囚禁了多日,曾经跌落的境界竟然略有回升。

    “我虽然失去肉身,阴神受损,却并未真正丧命,故而修为尚在。”

    鬼赤端坐如旧,淡淡道:“而此地阴气浓重,且不乏罕见的煞气,倒是适宜阴魂,或阴神的修炼!”

    他并未隐瞒,道出阴神之体的由来。

    而不管是阴神,或元神,均为炼炁之体,变化自如,故而能够进入魔剑天地。

    “哦,怪不得!”

    无咎恍然点头,又咧嘴一笑——

    “妖族的万圣子,与他的徒子徒孙,已归顺了本先生,特来告知一声!”

    鬼赤却置若罔闻,漠然道:“愿你言而有信,百年后放我出去!”

    这位鬼族的巫老,虽然不比万圣子的奸诈,却性情阴冷,难以相处。

    无咎讨个没趣,只得转身走开。

    龙鹊犹在不远处晃荡,郁郁寡欢的模样。

    “龙鹊祭司,缘何心神不定?”

    无咎走了过去。

    “没有啊!”

    龙鹊矢口否认,却又忍耐不住道:“你窃走了五色石,倒也罢了,我的三件玩物,能否归还?”

    “有云:不告而取者,为窃!”

    无咎凛然正色,叱道:“而我已告知详情,你怎能血口喷人呢?”

    “虚伪!”

    龙鹊嘀咕一声,却不敢争执,继续恳求道:“将那三件玩物还我吧,也算你积善行德!”

    “什么玩物?”

    “便是……便是我丢在藏宝阁中的半截玉简,一块玉佩,还有一块玉片啊!”

    “哦,玄天经纬图,昆仑令,与天地遁术?”

    “呵呵,名称唬人,并无用处!”

    “并无用处?”

    “是啊,否则我也不会随手丢弃,奈何三样物品与几位红颜知己有关,故而难以忘怀。你也知晓,我这人重情重义……”

    “情人信物?”

    “嗯……”

    “嘿!”

    无咎停下脚步,笑道:“明人不说暗话,让你龙鹊深藏地下的绝非寻常之物。于是我现身讨教,还请直言不讳!”

    “唉……”

    龙鹊被道破心思,叹息一声,摇晃脑袋,不情不愿道:“我如实告知三样宝物的来历,倒也不难,却要减去八十年的期限,否则……”

    “你倒是精明!”

    无咎打断道:“照你说来,我岂不是要即刻放你出去?”

    龙鹊竟是寸步不让,咬牙切齿道:“否则你休想听到半个字!”

    “啧啧,气节孤傲,高人风范!”

    无咎伸出手指,赞了一句,却耸耸肩头,踏空而起——

    “你不说也罢,我倒未必愿听呢。告辞!”

    “哎,期限好商量,减去四十年也成……”

    龙鹊还想着讨价还价,人影已消失无踪。他怔了怔,气急败坏吼道:“该死的无咎,你欺人太甚——”

    有人出声劝说——

    “稍安勿躁!”

    “鬼赤,你少管闲事……”

    龙鹊是满肚子的怨气无从发泄,转身大吼大叫起来。

    而鬼赤端坐如旧,漠然道:“你我患难与共,理当相互扶持,设法应变……”

    “如何扶持,又如何应变?”

    龙鹊冲了过去,怒气冲冲道:“你打得过那群兽魂,还是能够跳出此地?”

    “不能……”

    “是啊,既然如此,还不许我暴躁一回?”

    龙鹊逼得鬼赤无言以对,继续昂首怒吼——

    “无咎,你这个卑鄙小人,抢我女人,夺我宝物,必遭报应、必遭报应……”

    龙舞阁的木榻上,无咎缓缓睁开双眼。

    他现身于魔剑之中,本想与鬼赤交谈几句,缓和敌意,再询问龙鹊,有关那三样物品的来历。结果一个是话不投机,一个干脆大声叫骂。

    骂得难听。

    必遭报应?

    本先生早已吃尽了苦头,什么没见过呀,最不信邪,也最不怕报应。

    而想到此处,无咎的心头莫名一紧……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