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济世度人


    感谢:失业专干、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上昆山。

    高山峻岭之间,藏着深沟大壑。茫茫山林之间,一片空谷寂寞。

    有人由远处飞来,从天而降。

    是无咎,他独自一人。

    万圣子、鬼丘,以及十二位月族的兄弟,被他留在了千里之外。上昆山的古境,与世隔绝。谨慎起见,他不愿鬼妖二族知晓此地的隐秘。

    当然,他远道而来,不仅是要探望隐居在古境中的季家,还想找到林彦喜。虽说他有了十二银甲卫,三十六妖人,七十二鬼巫。而为了对付玉神殿,他需要更多的帮手。

    还是熟悉的山谷,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

    犹还记得,与归元、阿年,为了躲避尾介子的追杀,逃到此地,结果巧遇季渊,也就是避世归隐的季家的家主。双方打了一场之后,化敌为友,因而踏入古境,有了一番机缘。之后白溪潭遇难,为了戒备瑞祥使坏,及时遣散了兄弟们。姜玄前往青山岛,吴昊、李远前往海外的月隐岛,林彦喜则是带着门人,以及荀万子、彭苏,来到上昆山……

    无咎吐了一口闷气,横穿山谷而过。

    自从灵儿遭遇不测,他便心绪难宁。与那丫头整日相伴,未曾觉得,反而嫌她吵闹,也懒得陪她玩耍说笑。而一旦人儿没了,他突然慌乱起来,如同掉了魂儿一般,久久的惶惶难安。

    不管是他是否承认,在共同经历了无数次的苦难之后,冰灵儿,已完全取代了他的紫烟。

    而总是等到失去了,方知珍惜……

    山谷尽头的峭壁下,丛林遮掩之中,隐隐约约露出一个洞口。

    那是上昆古境的入口。

    无咎却停下脚步。

    洞口之外,并无异常;而洞口之内,却藏有机关防御。而开启洞口的令牌,已被他送给了林彦喜。倘若强行踏入,只能触发机关禁制,虽然能够招来季家的子弟,却也显得过于强横而有失礼数。

    而便于此时,几丈外的洞口内,突然传来石门开启的响声。

    无咎点了点头。

    不用多想,恰有季家的子弟外出。且表明身份,便可见到季渊与林彦喜。

    果不其然,山洞内走出一个壮实的汉子,却连连回头,抱怨道:“哎呀,爹爹外出有事,快快回去……”他身后跟着一个男孩子,仅有两岁大小,头顶抓髻,白白胖胖,伸着双手哭闹着,口中还喊着“爹爹”。随即又冒出一个妇人装扮的女子,在劝说着拉扯着孩子。

    正当一家三口忙乱之际,为首的汉子陡然警觉。

    “有外人入侵,夫人快带孩子回家……”

    汉子抬手召出飞剑,闪身挡住洞口。女子则是一把抱起孩子,慌慌张张的消失在洞口中。

    无咎依然站在原地,淡淡笑道:“阿年,莫非不认得我了?”

    “你……你是无先生……”

    汉子,或阿年,认出无咎,犹自难以置信。

    三五丈外的年轻人,还是曾经的模样,那眉眼神态,再也熟悉不过。而神识之中,却什么也没有。彷如幻觉,煞是诡异。

    无咎背着双手,继续说道:“阿年,几年不见,你不仅修至人仙,便是孩子也有了。而尊夫人,应该便是季家的秀水姑娘吧?”

    “哈哈,果然是无先生!”

    阿年终于确认无误,急忙收起飞剑,喜道:“只当是白日撞鬼,着实吓我一跳呢!哎,夫人……”他回头招呼,身后早已没了人影。他又是哈哈一乐,分说道:“女人胆小,孩子哭闹,若非不然,引荐一二,而你又没有当过爹,也不知其间的乐趣,暂且罢了……”

    不过短短的数年,曾经的莽汉子,喜当爹,有了后。而他无先生,依然萍踪不定,两手空空,一无所成。

    无咎含笑问道:“阿年,你这是去往何处呀?”

    “哦,上昆门……”

    “我要拜见季家主,能否与我打开古境?”

    “家主与林前辈,均在上昆门……”

    “上昆门?”

    “且同行——”

    阿年,见到无咎,很是欢喜,而朴实耿直的性情依然如旧。他兴冲冲的踏剑而起,无咎随后而行。彼此也算是故人相见,途中不免叙谈一番。

    “无先生,缘何一人,莫非又被追杀,而走投无路了?不如让我帮你找个婆娘,就此落户季家。我夫人,也就是秀水,有个堂姐,三十多岁,胜在壮实,生养不难,你看如何,回头我便帮你撮合一二!”

    “阿年兄弟,我谢谢你!”

    “不必客气,以后都是自家兄弟。细论起来,我是你妹夫呢。你是不知道啊,搂着女人,伺弄着娃,很是舒坦。我是一朝顿悟啊……”

    “且说说上昆门!”

    “三四年前,林前辈带着门人前来投奔。而林前辈乃是地仙高人,使得家主颇为顾忌。林前辈倒也识趣,近日提出要另立门户,于是便在千里之外,开创了一家仙门。族中子弟呢,则是有力出力。依着家主说来,有林前辈撑腰,季家安危无虞,且一明一暗,也便于照应。而林前辈有了季家相助,多了退路……”

    黄昏时分,两人往下落去。

    又是一个山谷,四周为高山环绕,风景秀美,且极为僻静。

    而北侧的千丈山峰脚下,却有一群人影在忙碌。或搭建房舍,或开凿岩石、打造洞府、铺设石径。还有几道熟悉的人影,站在山坡上指指点点。

    “家主,林前辈,弟子奉命带来了几套家居摆设!”

    阿年抢先落地,又乐呵呵道:“这是无先生,他要落户季家,还想找个婆娘……”

    无咎随后落在山坡上。

    落日的余晖下,尚在建造中的仙门已初见雏形。正在忙碌的人们,纷纷停下观望。另有一群人影,则是迎面走了过来。

    “无先生——”

    “无前辈……”

    “林兄,季家主,季海、季潭,彦日、彦烁,还有荀万子、彭苏,诸位安好啊!”

    都是相熟的面孔,其中不仅有季家子弟,还有林彦喜,以及与荀万子、彭苏等人。而遑论彼此,皆面带笑容而话语亲切。

    无咎拱手寒暄,也是颇感欣慰。

    他孑然一人,飘落天涯,能够结识诸多的好友,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无前辈落户我季家,堪称天大喜事!”

    “说笑而已,无先生已是飞仙高人,此番前来,想必有所指教!”

    “啊……”

    林彦喜,不愧为开山立派的人物,一眼看出无咎的修为变化。季渊与在此的众人,顿时有添几分敬意。而阿年正与几个季家子弟说笑,诧然回头道:“想当年,他的修为与我相比,也不过略强一筹……”

    “哦,我……”

    无咎本想道明来意,稍作迟疑,摆了摆手道:“途经此地,看看诸位!”

    “呵呵,既然如此,这边请——”

    林彦喜没作多想,伸手邀请。

    无咎点了点头,顺着山坡往上走去。

    半山腰有个石亭,建造一半,而地方倒也平坦,堆放着一圈石头。

    “无先生,此地过于简陋……”

    “无妨!”

    “多亏了季家主的相助,只待房舍、洞府齐备,我便让荀万子与彭苏,外出招揽弟子。他兄弟二人,已是我上昆门的开山长老!”

    “承蒙抬举!”

    “敢不效命!”

    无咎找了块石头坐下,林彦喜、彦烁、彦日、荀万子,以及季渊、季家主,陪坐四周。季海则是招呼季家子弟与林家子弟,收工歇息。

    “无先生,这是从何处而来啊?”

    “当年无先生去了贺洲,一别数年,甚是挂念,奈何耳目闭塞,今日难得相逢。却为何不见灵儿仙子,还有韦尚道兄与十二银甲卫……”

    “是啊,恰逢你我开创仙门之际,喜上加喜……”

    “无前辈,还请多多指教……”

    “有事也尽管吩咐……”

    众人很是关切,欢快的场面一如从前。

    无咎叙说了几年来的遭遇,却轻描淡写,只倒是辗转各地,如今顺利返回而已。至于灵儿与韦尚、十二银甲卫的去向,以及他真正的经历,与此番的来意,依旧是避而不提。

    众人也不介意,由季家子弟搬来藏酒,然后邀请无先生,一同畅饮起来。

    渐渐的夜色降临,山谷中点燃了篝火。

    众人说笑依然。

    许是重建仙门在望,又有季家的相助,再加上无咎的到来,使得林彦喜的兴致颇高。他感慨着仙道的艰辛,展望着门徒兴盛的前景,然后举起酒坛,又是一番痛饮。

    又渐渐的夜色深沉,忙碌一日的众人四散歇息。

    林彦喜与季渊,还有荀万子、彭苏,继续陪伴着无咎,往日的情分丝毫不减。

    而无咎虽然面带微笑,却少言寡语,更像是一种敷衍,或者心不在焉。直至午夜时分,他再也不愿成为贵客,而接受好友的款待,于是丢下酒坛,慢慢站起身来。

    “无先生……”

    林彦喜与季渊,荀万子、彭苏,终于察觉异常,各自起身而表达关切。

    无咎也不多说,直截了当道:“季家主,能否送我几把上昆铁弓?”

    季渊不明所以,却毫不迟疑——

    “二十把铁弓,两千支带有剑珠的铁箭,倘若不够,我命弟子连夜打造……”

    “够了!”

    “据我所知,季家已倾其所有!”

    林彦喜微微错愕,忙道:“无先生,我再送上五百剑珠!”

    “嗯!”

    “季海,将族中的铁弓,尽数献与无先生……”

    “彦日、彦烁,将你二人炼制的剑珠拿来……”

    季渊与林彦喜,在搜集铁弓箭矢。

    无咎则是拿出几枚功法玉简,递给了荀万子与彭苏。不容对方道谢,他摆手走开,却见林彦喜神色凝重,低声询问:“无先生,是否遇到凶险,请如实相告,本人必当全力相助……”

    无咎没有回应,转而面向山谷。少顷,他反问道:“林兄,你为何要开创仙门呢?”

    “弘扬道法,济世度人!”

    林彦喜的说辞,毫无新意。

    “你能救得几人、度得几人?”

    “但有一人,天道不绝!”

    “嗯,只要人活着,便可见证天道的永续不绝!”

    无咎看向天上的一轮残月,轻声自语道:“林兄,你的境界,我不及也!”

    林彦喜谦逊摆手,却又不解——

    “无兄弟,何事这般匆忙,竟要你连夜离去?”

    彦日与季海,走了过来,手上拿着纳物戒子。

    无咎接过戒子,拱手致谢,转而与季渊点了点头,又林彦喜微微一笑,道:“我也要救人呢,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相逢亦难。

    林彦喜知道不便多问,依依不舍道:“我还想着大开山门那日,让无兄弟为我主持盛典……”

    “是啊,真是可惜!”

    季渊跟着遗憾不已,适时提醒道:“上昆门的山门匾额,尚且空缺,不妨请无先生,留下法迹而传承万世!”

    林彦喜连声附和:“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无咎也不推辞,飘然往前。

    山坡上,摆放着成块的玉石,应该便是山门的匾额。

    他抬手凝聚剑气,正要刻下“上昆门”三个字,忽而念头一动,剑气呼啸而去。顿时石屑纷飞,两个大字霍然而现。他不再耽搁,闪身遁向夜空。

    “诸位,保重——”

    林彦喜与季渊,以及荀万子、彭苏、彦日、季海,还有尚在歇息的众人,急忙涌向山坡而凝神观看。

    只见玉石匾额上,刻着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昆仑……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