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另有深意


    感谢:银河君、端条板凳来、林彦喜、欢度00国庆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无咎行事,看似莽撞,率性而为,却又每每另有深意。

    吴昊与李远,一个来自原界,一个是娄宫祭司的弟子,想要对付玉神殿,两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帮手。于是白溪潭遭遇伏击之时,又逢瑞祥算计,为免不测,他让两人远走海外。

    如今,月仙子掳走灵儿,先说囚禁在原界,后说囚禁在通灵谷。且不管真假如何,通灵谷根本难以靠近。唯有前往原界,杀入玉神殿的后院,使得玉神殿自顾不暇,或许方能逼迫月仙子交人。

    而兵行险着,则离不开吴昊的相助。因为他来自原界,应该通晓来往的路径。

    这也是无咎最后的倚仗。

    倘若吴昊出现意外,他将再次陷入绝境。他唯有正面挑战月仙子,否则休想救出灵儿。故而,听说李远死于闭关之中,着实让他吓了一跳,于是急忙动身,前往吴昊的闭关之地查看……

    “这便是了——”

    归元,带着无咎与韦尚,来到月隐岛以北的一段悬崖峭壁前。

    百丈高的峭壁,面向大海,临近山崖处,塌陷了一块。而如此险峻的所在,却开凿了两间洞府,相隔十余丈,分别笼罩着强弱不同的禁制。彼此之间,有一道丈余宽的崖石相连。

    三人落下身形。

    “东侧的洞府,为吴前辈所有,而闭关至今,始终不见他现身;西侧的洞府,为李前辈所有。我途经此处时,发现洞门大开,于是登门拜见,熟料想他躺在地上,气绝身亡多时。我不敢慢待,封了洞府……”

    归元分说之际,打出一道法诀。

    东侧洞府的禁制,完好如旧。西侧洞府的禁制,则从中闪开一个洞口。

    无咎左右打量,抬脚走入开启的洞府。

    名为洞府,不过是一个三丈大小的山洞罢了。四壁空空如也,唯有石壁上嵌着几颗明珠。微弱的烛光下,一具尸骸静静躺在地上。

    看其相貌五官,正是李远本人,却干瘪异常,形同一截朽木,凄惨的情形令人不忍目睹!

    无咎摇头唏嘘。

    当年,栖云谷,结识了吴昊、李远、万正强、木叶清、高云庭。本想带着五人闯荡一番,而白溪潭之行,万正强与木叶清、高云庭,先后陨落。吴昊与李远,也惨遭重创。谁料李远又死了,仅剩下吴昊……

    无咎抓出一坛酒,倾洒少许,然后将酒坛放在地上,又冲着地上的尸骸拜了几拜,歉然道:“李远兄弟,但愿你与木叶清、万正强、高云庭,找到另一个栖云谷!”

    随其抬手一指,干瘪的尸骸与酒坛,顿时笼罩在炽烈的火光之中。

    无咎转身走出了洞府。

    韦尚与归元,跟着来到洞外。

    无咎突然脚下一顿,回头一瞥。

    “这……这是李前辈的遗物,我没敢动呢……”

    归元脸色尴尬,伸手递过来一个纳物戒子。

    无咎接过戒子,稍加查看,顺手还了过去,道:“李远葬身于此,他的遗物也该留在月隐岛!”

    “嗯嗯……”

    归元惊喜不已,慌忙将戒子收了起来。

    无咎则是顺着山崖,走向东侧的洞府,稍稍迟疑,抬手叩击。相隔三尺,有禁制光芒微微闪烁。

    “无咎在此,吴昊兄弟,你是否安好,且回应一声!”

    片刻之后,有熟悉的话语声,从禁制笼罩的洞口内传来——

    “无咎、无先生?本人无恙,奈何修为欠缺,尚需闭关一段时日……”

    “恕我冒昧,多问一句。倘若返回故土,你有无途径?”

    “故土……这个……难啊……”

    “且安心修炼,出关之日,你我兄弟,再聚不迟!”

    无咎长舒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应声之人,正是吴昊,气息沉稳,表明他曾经的伤势已无大碍。而只要他安然无恙,他无咎便也放下一桩心事。

    “归元,你且回去吧,我明日登门拜访!”

    “嗯,失陪!”

    归元颇为识趣,拱手离去。

    而无咎与韦尚抬手示意,飞下山崖。百丈尽头,便是海边。礁石林立,海浪翻涌。两人在一块礁石上盘膝而坐,随手打出禁制封住了四周。震耳的涛声,顿时一隐。

    “无咎兄弟,你如此看重吴昊,必有缘由啊!”

    “唉,还不是为了灵儿……”

    “有话尽管讲来!”

    “且听我说……”

    韦尚,性情沉稳。此番重逢,他早已察觉无咎藏有心事。即使灵儿的下落,无咎也是语焉不详。而只要无咎不说,他便忍着不问。他相信这位无兄弟,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

    果然,如今只有兄弟两人独处,无咎终于道出了他的苦衷、设想,还有下一步的打算。

    “月仙子掳走了灵儿,扣为人质,不管是囚禁在通灵谷,或卢洲原界,我又能如何?以我的修为,根本不是那个臭女人的对手。我唯有将计就计,或借势而为,前往卢洲原界,专找玉神殿的弟子,或管辖的仙门下手,使得玉神殿后院失火而自顾不暇,最终逼迫月仙子交出灵儿……不过,据我所知,前往卢洲原界,唯一的途径,便是通灵山,却为月仙子、玉真人掌控,岂容你我靠近半步……而数年前无意获悉,吴昊来自原界。照此推测,本土与原界,或有另外一条不为人知的来往途径。倘若我与玉神殿的较量,是盘对弈的棋局。而吴昊,则是一枚暗子。于是我让他躲到海外,以便来日启用。恰逢今时,也算侥幸。正如他方才所说,前往原界,固然离不开一个“难”字,却也并非无路可行。且等他出关……”

    “兄弟为了对付玉神殿,不惜联手鬼妖二族而自毁名声;如今为了救出灵儿,又要前往卢洲原界。我韦尚没有豪言壮语,且风里雨里陪你走上一遭!”

    韦尚知道无咎的不易,答应全力相助。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担忧。

    “玉神殿的强大,有目共睹。原界乃是玉神殿的巢穴所在,更是神秘莫测。而鬼妖二族,难以归心。兄弟还要多加小心……”

    “嗯,我有鬼赤在手,不怕鬼族忤逆。而只要鬼族听从吩咐,便让万圣子有所顾忌。何况我囚禁了夫道子与龙鹊的元神,亦让月仙子投鼠忌器。而韦兄说的也有道理,靠人不如靠己。吴昊出关之前,你我也不能闲着,这几万五色石,与兄弟们分了。哦,还有百余坛美酒……”

    “也罢,我返回月隐谷……”

    “我在此守候……”

    韦尚与无咎,叙谈一宿,然后离开海边,返回月隐谷。他要带着月族的兄弟们修炼,同时也有监管鬼妖二族的用意。

    而无咎则是留了下来,于山崖上,吴昊闭关所在的百丈远处,另外开辟了一间洞府。他不容吴昊发生任何意外,否则所有的计策都将成为泡影。之后,留下两具分身守在洞府之中,他本尊则是循着海边往南而行。

    归家的庄院,位于海岛的南端。

    正当天色晴好,红日高挂。但见碧波起伏,白沙环绕。在那青山脚下,古木簇拥之间,便是一座老旧的庄院,颇有几分远离尘嚣的悠然。

    此时,庄院门前的沙滩上,站着一位面皮白净的中年人,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两个年轻的后生,以及一个怀抱幼儿的女子。众人围在一起,晒着日头,吹着和风,戏弄着幼儿,并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中年人,有着人仙四层的修为,神识敏锐,说笑之余,猛然回头,失声道:“哎呦,无先生……”

    十余丈外,便是大海。

    却见碧波之间,一位身着灰旧长衫的年轻男子踏浪而来。

    老者,也有人仙一层的修为,两位后生,乃是炼气修士。三人应该早已知晓某位先生的名头,急忙举手行礼。而怀抱幼儿的女子,则是吓得连连后退。

    “归元兄弟!”

    无咎踏浪而过,飘然落在沙滩上,拱起双手,含笑道:“当年结伴闯荡卢洲,承蒙兄弟关照,之后又不断相扰,很是过意不去呢。故而今日登门拜访,以示感谢!”

    他并未作态,而是郑重躬身一礼。

    “哎呀,我说如何,无先生虽为飞仙高人,却依然不忘旧情……”

    归元感慨莫名,手舞足蹈。

    “莫要惊慌,小心孩子……”

    无咎却看向女子,温和示意。

    “这是贱内与小儿,还有族叔与两位侄儿……”

    归元慌忙引荐。

    “哦,归夫人,三位道友……”

    那凡俗女子,竟是归元的夫人,踉跄站稳,脸色羞红。

    无咎有些意外,翻手摸出三枚纳物戒子。

    “小小的见面礼,还望三位道友某要嫌弃呀!”

    老者带着两个后生,趋前几步,双手接过戒子,恭恭敬敬道谢。

    无咎又拿出一个戒子,递给了归元。

    “这是我送给令公子的见面礼!”

    “不必见外……”

    归元佯作推辞,一把抓过戒子,忍不住惊讶道:“啧啧,一千块五色石、数千块灵石,想不到数年不见,你如此的阔绰大方……”

    以他想来,当年的无先生,精于算计,且颇为小气。

    而惊讶过后,察觉失言,讪讪一笑,他摆手道:“我要款待无先生,速速回府料理……”

    老者与两位后生,以及怀抱幼儿的女子,匆匆告辞离去。

    无咎却一把拉着归元的手臂,走到不远处的石桌前坐下,谢绝道:“此处甚好,杯酒足矣!”

    挥袖轻拂,桌子上多了两坛美酒。

    “嗯嗯,海岛荒僻,府内也是简陋,便依先生……”

    “归元,你竟然娶妻生子,令人羡慕呢!”

    “哎呀,一言难尽……”

    “饮酒!”

    “先生,我敬你……”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