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天道将衰


    感谢:秋荻、小黄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两年前,地卢海大乱,有修仙高手逃到此处,本想占了我的月隐岛,被吴昊前辈现身逼退,便去了千里之外的月升岛,更为偏僻的一处所在。修仙者带有凡俗家眷,为了生计,出海捕捞,恰巧与月隐岛的渔家相遇。我夫人族中的兄弟,莽撞无知,抢夺海鱼,反而被人打了,便回来求我为他主持公道。疗伤倒也罢了,报仇那是休想。归家只有我与族叔两人,修至人仙,子侄辈更是后继无人,折腾不起啊,除非无先生帮我……”

    “休想!”

    “是了,无先生岂肯理会一群落难的晚辈。不过,你若是离开月隐岛,我怕受人欺负……”

    “嗯,料也无妨!我为你指条路……”

    “无先生真要离开月隐岛?”

    “你是想留我安家落户?若被玉神殿知晓,只怕你担待不起啊!”

    “先生又将去往何方?”

    “还要待上一段时日……”

    海滩上,两人并肩而行。

    归元很想与某位先生加深情义,以便有所依仗,却也知道对方的来历,又不禁顾虑重重。

    而无咎也不愿连累无辜,对于以后的去向避而不提。

    片刻之后,抵近归元居住的庄院。

    “先生,请府内叙话!”

    “免了!”

    “岂能逾门而不入呢?”

    “不必客套!”

    走过一段石板铺就的小径,便是庄院门前的海滩。无咎停下脚步,谢绝邀请。而看向庄院的门匾,他不禁好奇道:“嘿,月归西山,颇有诗意呢!”

    “那门匾为先祖所留,据说与我归家迁徙至此有关……”

    “哦?”

    归元见无咎不肯踏入山庄,也不强求,分说道:“千多年前,家祖带着族人乘船至此,恰见一轮血月沉入大海,他老人家再也不敢往前,便与族人就此居住下来。”

    “血月?”

    “据传,血月现,风云变,正弱邪盛,山河悲鸣,天道将衰,浩劫将临,乃大凶之兆!故而,先祖为此地命名,月隐岛……”

    “浩劫何时降临?”

    “一个传说而已,便是我归家也没人当真,无先生又何必担忧呢,呵呵!”

    归元在安慰某位先生,却掩饰不住笑声中的轻佻之意。

    飞仙高人呢,竟然担忧一场不存在的浩劫,着实有趣。

    “传说?”

    无咎倒是没有留意归元的神情,自言自语道:“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有的传说,未尝不会一语成谶啊……”他转身奔向大海走去,随即迎风逐浪而飘然远去。

    归元很是不以为然,摇头道:“抛开境界修为不论,高人的心智与胆量也着实一般,我与他曾为师兄弟,再也清楚不过……”

    海面上,无咎踏浪而行。

    海浪舒缓,碧青无边,他却没有闲情逸致,心底反而多了一种莫名的焦灼不安。

    片刻之后,迎风而起,直上数百丈,就此踏空而立。

    不远之外的峭壁上,吴昊所在的洞府,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俯瞰着整个月隐岛,也没有任何异样。散开神识往西看去,千里之外的波涛之间,有个不起眼的小岛,应该便是归元所说的月升岛。

    而月升岛,虽有凡俗出没,却见不到修仙高手的踪迹,故而未曾多加留意。

    无咎抬起头来,恰逢红日当空。他禁不住收敛法力而睁大双眼,冲着那火红炽烈的日光久久出神。忽然之间,他什么也看不见,禁不住低下头来,竟是两眼发黑而天地恍惚。随着法力运转,目力恢复如初,他却抽搐嘴角,自嘲般的叹息一声。

    莫说天地结界,难以穿越,即使一轮日光,都不容挑衅。倘若浩劫降临,谁又抵挡得住?

    莫名的敬畏,油然而起。

    一种卑微,与无奈,更是叫人无所适从。

    无咎默然片刻,耸耸肩头,拂袖转身,往下落去。他虽然洒脱如旧,云淡风轻,而眼光中的忧郁之色,却浓了几分。

    不管怎样,还是要设法救出灵儿。倘若那场传说的浩劫,真的降临,且倾尽全力斗它一场。至于后果,谁知道呢……

    无咎回到洞府之中。

    两具分身,无二、无三,犹在用功。

    他给每人扔下一万块五色石,转而催动遁法,直奔地下深处遁去。于数百丈处,另行开辟了一间静室,布设了禁制,然后将余下的数万块的五色石,尽数铺在地上,并嵌入月影古阵,这才收敛心神盘膝而坐。不过瞬间,晶石炸开,仙元之气的旋涡,顿时将他湮没其中。

    在吴昊出关之前,他要再次提升修为。因为他知道,卢洲原界之行,将是他此生最大的挑战。而他没有退路,唯有继续负重而行……

    戊午年。

    十二月。

    搁在神洲的有熊都城,称之为腊月,正是寒冬凛冽,白雪飘飘的时节。

    而玉卢海的月隐岛,依旧是碧浪白沙,山林苍郁的夏日景象。

    午后时分,海面上风儿送爽。

    归家庄院的门前,归元与他的族叔,坐在石桌旁,吹着凉风、说着闲话。不远处还有一位女子带着一个娃娃,则是坐在柔软的沙滩上。

    女子,便是归元的夫人,衣着简朴,脸色红润,两眼含笑;娃娃刚过周岁,虎头虎脑,穿着短衣,光着双脚,在沙堆间玩耍。

    “这段时日,月升岛安稳了许多,莫非是无先生,或他的好友暗中相助?”

    “呵呵,他不仅不会相助,反而告诫我,不得泄露半点风声!”

    “哦?”

    “叔父有所不知啊,据说无先生先后杀了三位玉神殿的祭司,倘若被人知晓他躲在此处,我归家必将大难临头!”

    “而月升岛……?”

    “前段日子,我在无先生的指点下,去了一趟月升岛,搬出了青山岛的韦玄子、韦春花,顿时吓得岛上的几位高手心惊胆战,呵呵!”

    “韦玄子与韦春花,我倒是有所耳闻,据说如今的地卢海,已被他二人掌控。而你如何攀的关系,若被揭穿了……”

    “那两位高人,也是无先生的好友!”

    “无先生的名声不佳,却交友无数,实难相信。而他闭关至今,已过去半年之久,他带着一群妖族、鬼族的高人,究竟要干什么……”

    “嘘!”

    归元伸手挡在嘴前,小眼睛微微闪烁。他看向玩耍的母子,又看向他的族叔,转而拈着稀疏的短须,轻声细语道:“我之所以能够成为无先生的好兄弟,被他如此的看重,便是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

    他的族叔,是位清瘦的老者,点了点头,感慨道:“我常年守在岛上,极少外出,耳目闭塞,年老愚钝……”

    “此言差矣!”

    归元摆了摆手,笑道:“若非叔父看守家业,我岂能外出游历,咦……”

    他神色一动,扭头张望。

    只见遥远之外,几道流星划过天穹而下。即使白昼,也看得清楚,足足延续了十几息的工夫,这才倏然消失不见。却在半空之中,留下长长的痕迹,犹如火烧云影,古怪而又壮观。

    “那是……”

    “流星……”

    “坠落何处……”

    “千里之外……”

    归家叔侄,犹在远望。沙滩上的母子俩,毫无察觉,依然在玩耍着,享受着午后的悠闲时光。

    而不消片刻,归元突然站起,急步走到海边,继续凝神远眺。他的神识,仅能看出数百里。却清晰可见,平缓的海面上,忽而卷起一层烟雾,并以飓风之势横卷而来。

    “不妙……”

    归元禁不住后退几步,转身冲着他的族叔喊道:“叔父,快快带着她娘俩离开此地……”

    老者有些不知所措,摊手道:“去往何处……”

    而叔侄俩的话音未落,一阵罕见的狂风突然降临。尚在沙滩上玩耍的娘俩,瞬间随着风沙离地飞起。

    老者不敢怠慢,飞身扑了过去,一把将娘俩揽在怀中,顺势踏剑飞向半空。

    归元则是运转法力,扬声疾呼——

    “归家子弟,带着家眷躲到山上……”

    与之瞬间,海岛突然猛地震动摇晃起来。十余丈外的归家庄院,顿时墙倒屋塌。一道道慌乱的人影,大呼小叫着拼命逃窜。

    “哎呦,我的家……”

    归元看着家园被毁,心疼不已,正要踏剑飞起,却又被狂风吹得一阵踉跄。他勉强站定,回头张望。

    却见海面上的烟雾,愈发浓重,随即冲出一道数十丈高的巨浪,直奔这边排山倒海而来。

    “怎会这样呢,莫非天塌了——”

    归元急忙踏起剑光,穿过倒塌的庄院,顺手抓起两个族中的子弟,顶着狂风飞向了半空。

    此时,整个月隐岛,已然笼罩在烟尘之中。而远处的大海,半边平缓如旧,另外半边则是风云骤变、巨浪滚滚。不用多想,小小的海岛,即刻便将淹没在那惊涛骇浪之中。而归家子弟,或能躲过一劫,渔村的凡俗老幼,则难以幸免,即使想要施救,也分身乏术而无能无力……

    归元尚自惶惶无措,忽见海岛上冲出一道道人影。

    为首之人,长衫飘飘,淡定自若,凛然断喝——

    “十二银甲卫、三十六妖人、七十二鬼巫,给我速速救下渔村的老幼。韦尚、万圣子、鬼丘,前往月升岛……”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