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打个半死


    感谢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依然坐在山顶的石头上。

    不管白昼、或是黑夜,他都没有离开地方,一个人默默的吐纳调息。

    伯丘与牟道,也自然留了下来。

    两个家伙以为某位先生软弱好欺,愈发的肆无忌惮,每日不是在岛上游玩,便是外出闲逛……

    转瞬之间,又过去了三日。

    清晨时分,伯丘与牟道走出石屋,穿过庭院,慢慢来到湖边的草地上。恰逢日出如火,天地景色焕然。两人举目远眺,舒展腰身,回头一瞥,相视一笑。

    “啧啧,那位先生倒也用功!”

    “管他作甚,今日天色晴好,去往何处消遣?”

    “就此往东,三千里外,有个堡子,很是不差……”

    “路途遥远,一日之间难以往返,若被卫家知晓,有渎职之嫌……”

    “有公孙前辈呢……”

    “呵呵……”

    两人又是会心一笑,神色得意,而尚未动身远行,又微微一怔。

    只见正北方向的湖面上,突然冒出三道人影。其中的一位,很是熟悉,古羌家族的虞山。而与他同行的两位陌生的中年男子,也同样是飞仙三、四层的高人。

    “古羌家的高人来犯,且发出传音符……”

    “哎呀,来不及了……”

    伯丘与牟道,应变极快,见势不妙,双双蹿到半空。

    而不过转瞬之间,一声叱呵传来——

    “古卫家的小辈,休走!”

    随着光芒闪烁,一道人影拦在前方。

    眼看着去路受阻,伯丘、牟道的脸色大变,慌忙转身逃向小岛,并不忘叫喊——

    “我兄弟乃是卫家新晋弟子,还请手下留情……”

    “公孙先生,有人找你报仇,切莫殃及无辜……”

    三位飞仙高人围堵两个地仙小辈,可谓轻而易举,眨眼的工夫,不仅拦住了伯丘、牟道,还就势逼近到了小岛的百丈之外。而三人似乎有所顾忌,竟然停了下来。其中的虞山凝神张望,不禁冷笑道:“呵呵,冤有头、债有主……”

    而他口中的冤家债主,已从静坐中睁开双眼。

    却见两道人影落在山顶,冲到近前,直接撞上禁制,发出“砰砰”声响。

    无咎挥袖一甩,禁制消无。

    伯丘与牟道踉跄站稳,急忙伸手示意——

    “我与师兄本欲求援,奈何无从脱身……”

    “前辈,你是岛上唯一的高人,若是逃命,切勿丢下晚辈……”

    无咎看向远处的三道人影,又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家伙,淡漠的脸上波澜不惊,随即慢慢站起身来。

    “几日前获悉,你已离开微澜岛,今日前来查看,果然不虚此行,呵呵……”

    即便隔着两百丈,也不难听出笑声中的得意。

    无咎微微皱眉,离地而起,踏着轻风,飘然往前。

    伯丘与牟道,颇为意外,留在原地东张西望,期待着逃命的时机。在二人看来,公孙先生虽然修为高强,却众寡悬殊,一旦遭到三位飞仙的围攻,则

    必败无疑。他之所以没有逃走,无非虚张声势罢了。

    “上回被你偷袭得手,今日绝无便宜。此乃我古羌家的两位高人,不妨与你引荐一二……”

    虞山悬空站在湖面之上,他的两位同伴则是左右散开,彼此相隔百丈,摆出一个围攻的阵势。他此番招来帮手,料定有胜无败,故作姿态般的抬手一指,便要道出两位同伴的来历。而他话未出口,却被一声冷哼打断——

    “哼,不必了!”

    无咎已抵达岸边,与虞山三人隔空对峙,随即摇晃着站稳身形,抬起下巴道:“你再敢侵犯卫家,决不轻饶,本人此前的忠告,莫非被你当成了耳旁风?”

    他相貌清秀,动辄爱笑,且举止散漫,总是容易遭人轻视。而一旦他举止迥异,或神情变化,则意味着有人倒霉。倘若他的老对手、老冤家在此,必然倍加小心。奈何虞山仅仅与他打过一回交道,根本不知道灾祸降临的征兆。

    “呵呵,你以为你是何方高人?”

    果然,虞山讥笑道:“你不过是卫家招纳的弟子,即便死了,卫家也不会放在心上,你却大言不惭,也罢……”他翻手抓出一团光芒,笑声转冷:“我今日并非侵扰卫家,只为切磋道法而来。你说是报仇也成,两位……”

    上回遭到偷袭,大败而归,今日多了帮手,有恃无恐的他报仇心切。而话音未落,与他对话的人影突然不见了。

    “呵呵,故技重施……”

    虞山有过前车之鉴,察觉异样,闪身后退,抬手一挥。前后左右,顿时光芒笼罩。

    而与此同时,有人惊叫——

    “救我……”

    喊声未落,只见左手方向的同伴,竟被一道黑光束缚了手脚,旋即身不由己凌空飞去。继而某人现身,一把将其抓住,趁势封住了他的修为,然后“砰砰”两拳。便听“咔嚓”一声,竟是双腿骨折,他又是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公孙,住手……”

    虞山失声大喊,却不敢停留,暴退百丈,这才回头观望。另外一位同伴,早已吓得转身逃窜。

    无咎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离地十余丈,兀自踏空站在湖面之上,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拎着昏死之人,清冷出声道——

    “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若是不听劝阻,再次侵扰微澜湖,便非打断双腿这般简单,勿谓言之不预也!”

    “你……”

    虞山有些惊魂不定,又难以置信。

    那位公孙先生的境界,也不过飞仙五层。而自己带来两位修为相仿的帮手,可谓人多势众。只要发动围攻,想要胜他不难。谁料根本来不及施展神通,便被他活捉了一个,比起数日前的微澜岛更为不堪。

    “你敢杀人,必将挑起两家大战。那位姜趼子,乃是古羌家新晋的弟子,快快放了他,否则你……你大祸临头……”

    虞山虽然遇挫,气势犹存。之所以能够在家族中混得风生水起,表明他自有过人之处。

    “两家大战?”

    无咎也略知家族间的规矩,根本没有想过杀人。而虞山的恐吓,还是让他暗中多了一分心思。他抡起手臂,猛的将手中之人扔了出去,并扬声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滚吧……”

    叫作姜趼子的修士,虽然昏死不醒,也有百数十斤之重,却如同块石头,带着“呜呜”风响,直飞出去数十

    丈远。

    虞山不敢怠慢,闪身奔了过去,他一把抓住姜趼子,转身疾遁,竟异常的匆忙狼狈,便是一句狠话也未及留下。另外一位同伴,跟着逃向来路。

    “嘿……”

    无咎凝神远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继而抬起手来,两指拈着一个纳物戒子。

    小小的戒子,来自那个昏死过去的修士。这是他来到原界之后,首次缴获。而白玉炼制的戒子,竟然嵌着豆粒大小的红色宝石,并加持了禁制,显得颇为精致不凡。不过也正因为有了禁制,难以看清其中的端倪。

    无咎不禁手上用力,便听“喀”的碎裂声响。禁制崩溃刹那,数千五色石、灵石,以及丹药、符箓、玉简等杂物,还有一个二十丈方圆芥子乾坤,悉数呈现眼前。他将其中的玉简收为己有,然后转身落在湖水岸边。

    与之瞬间,他的脚下有光芒闪烁。无人察觉之际,他的气海中多了一个金色的小人儿。他点了点头,继续抬眼张望。

    只见远处的湖面上,冒出一群人影,不多也不少,恰好十四位。

    “哎呀,大批强敌来犯……”

    “前辈,是否禀报家主……”

    伯丘与牟道,来到无咎的身后。

    这对师兄、师弟躲在山顶,本想趁机逃脱,谁料某位先生再次大展神威。而尚未侥幸,又有大批高手奔着古遗岛而来。两人稍作迟疑,随即冲下山顶。

    无咎回头一瞥,淡淡问道:“两位不是已暗中发出了音符,与微澜岛传递了消息?”

    “呵呵,竟未能瞒过前辈……”

    “卫家忙于看守微澜岛,没人理会你我的死活。前辈,走为上策……”

    两个家伙,颇为精明世故。微澜岛相距甚远,一时指望不上。而某位前辈,则是近在眼前,且讨好巴结,有利无害。

    “什么走为上策,不……”

    无咎摆了摆手,不满道:“此时弃岛而去,如何对得起卫家的托付?”他质问一句,又耐心劝说道:“伯丘,你去修复阵法,牟道,你去百里外设置关卡……”

    而他话音未落,身旁的两人双双退后——

    “哎呀,前辈,这都什么时候了……”

    “前辈,你休要借势欺人,我兄弟言行有信,绝不屈从摆布……”

    “师兄,你我先走一步……”

    “并非逃离,而是求援……”

    伯丘与牟道,一点不肯吃亏,见某位前辈故态萌生,旋即来个恕不奉陪。

    “两位,别走啊……”

    无咎竟然出声挽留,很是无奈的样子。

    便于此时,远处的人影已逼近到了数百丈外。

    伯丘与牟道不敢迟疑,闪身蹿到半空。

    忽然听到某人怪笑一声——

    “嘿,我有言在先,凡事不过三,两位屡次不听管教,以下犯上,如今又无故弃岛而去,理当予以严惩……”

    伯丘与某事察觉不妙,正要回头张望,忽见一道壮实的身影拦在前方,竟是一位飞仙的高人。

    紧接着那让人心惊胆战的话语声,再次响起——

    “韦尚,抓住那两个家伙。广山,给我动手打人。嗯,打个半死……”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m.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