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冲出重围


    感谢各位投红票的书友!

    …………………

    七日后。

    洞穴内,只剩下了无咎一人。

    他站在石壁前,手里拿着白玉酒壶,看着那已封堵完好的洞口,他的神色中竟然有些恍惚。

    与月仙子,整整相处了七日。

    两人共处的日子里,听她叙说童年的经历,少女的梦想,修仙的艰辛,还有孤独岁月中的酸甜苦辣。一位曾经的天仙高人,凌驾于四方的神殿使,当她抛却了矜持孤傲之后,竟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女人。她有着善良的执着,悲天悯人的情怀,身不由己的感慨,以及善解人意的宽容。她的一颦一笑,是那么的明艳动人,而她的抬手举足之间,又透着无限的温柔。

    面对如此一个女人,怎能不叫人敞开心扉呢。

    于是他无咎讲述了神洲的往事,其中有风华谷的五月烟雨,有西岭湖的秋日风光,有城廓青山外的斜阳,有红尘谷的漫天风雪,当然也有边关军营的号角声,与金戈铁马的豪情。她竟然听得极为关注,并为之欢愉、随之担忧。便好像她随着他领略了四季的轮回,踏遍了千山万水。

    便如一对神交已久的好友,共同缅怀着岁月的沧桑,分享着彼此的喜怒哀愁。

    不过,正当双方相处甚欢,话语欢快,且心神渐趋默契的时候,她突然走了。

    这个貌美无双,且又细心的女子,唯恐原界修士寻来,要提前查探洞外的虚实。同时也关怀备至,吩咐他养精蓄锐,以便最终冲出重围。

    而临别之际,她竟冲着他久久注视,似乎不舍,又仿佛千言万语而无从诉说。

    走的时候,她想留下他的白玉酒壶。

    他没有答应。却被要走了一件衣衫。

    她换了衣衫,挽起秀发,换了面具,竟然变成了他的模样。虽然个头稍矮,却也以假乱真。然后她丢下一句话,就此飘然离去。

    她说:你欠我月莲的,来日再还……

    她有言在先啊,不为算账而来。谁料竟是留待来日,而来日又是何日?

    无咎站在石壁前,默然良久,也恍惚良久。当他渐渐回过神来,又不禁带着莫名的心绪而长舒了一口气。

    她的关切、她的温柔,她的体贴,还有她的眼神,与她意有所指的话语,好像已远远超出了族人的情义。

    她喜欢上了本先生?

    不应该啊!

    本先生的相貌、修为,并无出奇之处。难道是看了、摸了她的身子,又肌肤相亲,打了她的屁股,便被她给赖上了?

    无咎想到此处,不禁翘起嘴角,心绪飞扬,脸上浮现出暧昧的笑意。而当他看向手中的酒壶,猛然心头一紧。

    白玉酒壶,乃是随身信物,也是灵儿最为熟悉的东西,自然不能送给别的女子。

    而若是灵儿知晓此间的隐情,又将怎样……

    无咎急忙收起酒壶,伸手捂向两个耳朵。

    他好像看到一个疯丫头暴怒发作,扑上来撕咬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暗暗嘀咕不已。

    那个丫头,真的会咬人哦。

    此番与月仙子的两次遭遇,纯属意外啊。有没有过路的神灵,见证一二。本先生并非轻薄之徒,亦非见异思迁之辈。今生今世,绝不背弃灵儿,哪怕是豁出性命,亦在所不惜。

    不过呢,月仙子她……

    无咎狠狠摇了摇头,不敢多想,旋即收敛心绪,走到一旁盘膝坐下。

    尚未摆脱困境呢,竟纠缠起儿女私情。如此放浪,不好。也对不起灵儿,是吧。

    距离蓬莱境再次开启的三月期限,尚有一段时日。且安心修炼一二,以便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

    无咎静坐片刻,心念一动。两个小人儿,透体而出。

    那是他的两具元神分身,无二与无三。随着疯狂的吸纳五色石,已分别提升到了飞仙五层与六层的修为。尤其是无三,也就是遍体乌黑的分身,修出七道幻影,堪比鬼族的七命鬼巫,只是法术神通还是略逊一筹。

    无咎抬手一挥,十余丈外的空地上顿时铺了厚厚的一层五色石。

    不用吩咐,两具分身已坐在晶石之上,全力吐纳调息之余,各自抓着功法玉简默默用功。

    眼下不缺五色石,而是缺少强大的修为。何时方能修至天仙呢,否则如何对付丰亨子、朴采子之流……

    无咎摇了摇头。

    凭借为数众多的五色石,这才侥幸修到飞仙境界。而想要成就天仙,无疑是种奢望。何况如今已置身原界,危机重重,四处奔波,只能忙里偷闲修炼。

    无咎尚自无奈,念头一闪。

    曾经毁去的神龛石塔,再次浮现眼前。还有那三头六臂的神人法相,以及残缺不全的功法口诀,着实令他心生好奇,而又神往不已。

    倘若修成上古功法,能否变成上古之神?

    据悉,天仙之上,还有仙尊,而上古之神,岂非是超越仙尊的无敌存在?嗯,好像叫作道祖。修道之人的老祖宗?厉害了!

    只可惜神龛中的功法口诀,被公西子抢走了。那个老家伙,愈发显得神秘了。改日相遇,一定不能放过他……

    无咎想到此处,手上多了一把黑色的短剑。而他稍作迟疑,又收起魔剑。即将到来的突围,必然异常的凶险。未免意外,不宜让兄弟们参战。

    随着他手掌一翻,面前多了一堆黑色的木块与尚未炼制的玉符。

    时至今日,阴木符与蔽日符,依然是他的对敌手段。撼天神弓与九星神剑,则是他保命的法宝。还有两式神通,星雨落花的威力不足;翻云覆雨手,名称略显轻佻,有待潜心琢磨,领悟其中的玄妙。怎奈想法虽好,时辰不够用啊!

    曾几何时,无咎躲在风华谷中,看似悠闲,且又胸无大志的他,却是度日如年。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人,怎会甘心当一个教书先生呢。于是他追逐着白衣仙子的身影,从此踏上了仙途。如今数十年过去,梦想愈来愈远。此时的他,再也停不下忙碌的脚步。而哪怕是风雨兼程,前途依然渺茫……

    十多日过去。

    无咎收起炼制的符箓,又静坐了三日。当两个小人儿抛开一地的晶石碎屑而回归体内,他终于站起身来。召出剑光,劈开石壁。转瞬之间,他已再次置身于黑暗的山洞之中。

    远近寂静如旧,并未见到原界修士的踪影。

    无咎离地蹿起,飞奔往前。

    几个时辰过后,幽深的山洞出现岔口。

    无咎收住去势,左右张望,不见异常,他低头查看。

    潮湿的地上,有焚烧尸骸的痕迹。显然有人在此打斗,并出现了死伤。不用多想,十之八九与月仙子有关。

    那个女子乔装成自己的模样,遭遇到了原界修士。于是她当机立断,一路冲杀而去。而混乱之中,难辨真假。原界修士果然上当,被她引开此地。

    想不到啊,她真的在帮自己……

    无咎虽然对于月仙子已有所认知,却还是稍稍愕然。他辨明方向,继续往前。

    须臾,山洞到了尽头。

    一个斜坡,就此往上。一个狭窄的洞口,出现在十余丈外。

    无咎挥袖一甩,紫色的狼剑在手。旋即他飞身纵起,顺着倾斜的石坡而猛的蹿出了洞口,又就势冲出了石屋,这才落下身形而凝神四望。

    还是那片石化的树林,还是林间的空地与孤零零的石屋,却并无埋伏的原界修士,唯有遍地的斑斑污血,见证着多日前的一场惨烈厮杀。

    幸亏有月仙子的相助,否则状况难料。

    无咎暗暗侥幸,紫色的剑光隐入掌心。

    估摸算来,蓬莱界的开启,就在两日后。也就是说,两日内,务必赶到来时的山谷。

    无咎不作迟疑,腾空蹿起。

    黑暗之中,一道淡淡的人影飞驰而去……

    蓬莱境的虚空密道所在,位于一片古村落旁边的山谷中。只要山谷上方的天穹打开一条缝隙,便可由此飞到海上而返回蓬莱岛。

    不过,想要打开虚空密道,唯有天仙高人出手,或在约定的期限内联手施为,方能成功如愿。

    而约定的期限,已为时不远。

    这一刻,山谷中聚集着成群的人影,足有近千之众,黑压压的一大片。而人数虽多,却好似燕雀无声。遑论如此皆神情肃穆,杀气沉凝,俨然便是严阵以待,等待着一个强敌的到来。

    便在众多修士环绕之间,坐着南阳界与蓬莱界的五位高人。而其中的弘治子,元神幻化的身影依然虚实不定。墨采莲的伤势也好像没有痊愈,很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倒是丰亨子、朴采子,以及海元子,不时的抬眼张望,神色戒备。

    “丰兄,听说你找到了那人?”

    “弟子禀报,他躲在地下,于是我与海元子道兄进入密道,试图前后夹击,谁料反而被他趁机逃出了密道!”

    “是啊,丰兄与我带人追赶,他已逃脱无踪!”

    “料也无妨,几个时辰后,蓬莱境便将开启。倘若他再不现身,唯有困在此地而永世难以脱身。”

    “既然如此,且拭目以待。我倒是想知道,他如何冲破上千之众的封堵而冲出重围……”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