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命中既定


    感谢: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卷毛,缘何躲在此处不走了?”

    “你帮我寻找无咎,岂能半途而废呢?哦,你只顾贪吃,忘记他啦?便是那个小子,将你带出贺洲,如今已来到了卢洲原界,凭你的天赋神通,找他不难啊。昨日有大批修士前往山水寨救援,据说墨家遭到贼人毁坏。想必就是无咎所为,他应该尚未走远,哎呀……”

    寂静的山谷中,有人出声抱怨。

    一处位于山崖之上的洞穴内,站着一位娇小的白衣女子,犹自焦虑不安,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洞穴的角落里,躺着一个黑色卷毛小兽,怀中抱着几个鲜红的果子,犹自啃食香甜而旁若无人。

    正是冰灵儿,与她的卷毛神獬。

    而一人一兽躲在此处,并非没有缘由。

    冰灵儿初到原界,遭遇凶险,幸亏有了墨采莲的搭救与收留,这才让她转危为安,并有了一个落脚容身的地方。为此,她一直抱有感激之情,哪怕是遇见无咎,她也想着结交墨家,以便留条退路。谁料那位道貌岸然的高人,不仅挟恩图报,而且居心不良,使她大失所望。故而,当她身陷牢笼之后,再无半点迟疑,借助卷毛神獬的天赋神通,破开禁制、避开阵法,悄悄逃出了山水寨。

    而逃遁了数千里之后,也不知往何处去,于是她就地躲藏起来,试图寻找无咎的下落。而想要寻找无咎,依然离不开卷毛神獬的天赋神通。卷毛颇通人性,带着她兴冲冲的上了路。所去的方向,竟是山水寨。途中又见到逃散的墨家弟子,以及大批赶来救援的修士,方知墨家已遭灭顶之灾,而攻打山水寨的贼人正是公孙无咎。

    冰灵儿明白,那小子也在忙着找她呢。而墨家交不出人,他恼怒之下,竟然毁了山水寨,并迫使墨采莲落荒而逃。只可惜阴差阳错,与他擦肩而过,却也无妨,回头寻去便是。

    而想法虽好,谁料又出意外。

    卷毛神獬遁行了千里之后,突然不走了,转而就地寻觅,然后躲在山洞内享受起了甘甜的灵果。

    冰灵儿焦急啊。

    众多的家族弟子,已赶往山水寨。无咎岂肯坐等围攻,必然离去。倘若不能与他碰头,只怕又将错失良机。而正当关键时刻,卷毛竟然躲在此处偷懒,任凭她如何催促,竟置若罔闻。

    “卷毛,你气死我啦!”

    冰灵儿顿足叱呵,而看着卷毛神獬自得其乐的样子,又不忍发作,索性走上前去,将其一把抱起,并伸手抚摸而轻声安慰道——

    “卷毛,乖乖听话啊!”

    自从变小之后,卷毛神獬便尝到了其中的乐趣,至少能够享受怀抱的快意,便如它此时躺在一位仙子的怀里。

    冰灵儿耐着性子,继续劝说道:“帮我找到那个小子……”而话音未落,她突然恍然大悟。她与卷毛神獬的心神相通,只要没了灵果的诱引,或胡思乱想,对方的念头她一清二楚。

    “无咎他已离开了山水寨,去了哪里?”

    “哦,你也找不见他……”

    冰灵儿自言自语。

    应该是吃饱喝足了,卷毛神獬昏昏欲睡。而不过瞬间,又仿佛受到惊吓,或回归它胆小的本性,闪身失去踪影。

    冰灵儿没作多想,

    转身奔着洞外走去。

    片刻之后,她独自站在峰顶之上,犹自撅着小嘴,两眼中透着无尽的怅然。

    浅而易见,无咎没有找到灵儿,唯恐陷入重围,便离开了山水寨。或是借助传送阵法,去了遥远之外,致使卷毛也无从找寻。

    唉,匆匆相逢,未及相守,再次失散。

    臭小子啊,你可知晓灵儿的孤单……

    “妹子,缘何叹息?”

    冰灵儿尚自黯然失神,似曾相识的话语声突如其来。她蓦然一惊,后悔不迭,转身便要逃遁,却又身形一顿而无奈道——

    “姐姐,幸会啊……”

    山顶之上,多了一道白衣人影。那娇美的容颜与孤傲莫测的威势,皆一如既往。而她腮边的浅笑,关切的神色,又令人难以捉摸而无所适从。因为她不仅是位天仙美人,还是玉神殿的神殿使,月仙子。

    “不必惊慌!”

    “没有啊……”

    峰顶之上,两个女子,相距三丈而立,同样的貌美绝世。却一个秀丽婀娜,一个娇小玲珑;一个眼光审视,一个神色躲避;一个面带微笑,一个佯作镇定。

    “呵呵,你被我囚禁在通灵谷,虽然意外逃脱,而置身异地,再次遇见姐姐,有所惧怕也是难免。而姐姐此番并无恶意,只想帮你而已……”

    “帮我?”

    “此地过于醒目,能否移步说话?”

    “你又要将我带往何方?”

    冰灵儿只当月仙子故技重施,不由得后退一步。

    而月仙子微微含笑,伸手示意——

    “妹子的藏身之处,颇为隐秘,便是姐姐也未发觉呢,来吧……”

    “还说没有恶意,你已等我多时……”

    冰灵儿虽然惊慌诧异,且后悔不已,却还是不敢莽撞。她跟着月仙子跃下峰顶,回到此前藏身的山洞。

    如此也是无奈,以她的修为,面对一位天仙高人,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想要保全性命,她唯有乖乖顺从。

    “嗯,姐姐已等你多时。而姐姐怎会知晓你要到来呢,是否想要解惑?”

    “啊……”

    冰灵儿站在山洞的角落里,很是柔弱无助的样子。

    而月仙子则是守着洞口,回头打量着远处的动静。远近未见异常,她这才转身笑道:“无咎为了救你,攻打山水寨的墨家。你却毫不知情,遁入地下逃了。而当你获悉变故,必然返回找他。于是姐姐守候了两日,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

    冰灵儿禁不住打了个寒噤,难以置信道:“你这般算计,只为害我……”

    在她看来,高深莫测的月仙子,便如未卜先知,竟然知晓她与无咎的一举一动。

    “算计?修仙之人的对决,抛却修为不论,又何尝不是心智的比拼,尔虞我诈的算计?”

    月仙子并未否认冰灵儿的指责,自言自语道:“而若非如此,无咎他岂能……”话到此处,她竟然镇首低垂、脸色一红,旋即撩起发梢,迟疑道:“奈何无咎身陷重围,早已借助阵法远去。为免妹妹扑空而遭遇不测,姐姐唯有代他在此等候,唉……”她叹息一声,又道:“你二人相识已久,却无默契可言……”

    冰灵

    儿的眸子闪烁,意外道:“姐姐,你似有古怪?我与无咎怎样,与你无关吧?”

    女人,最懂女人。哪怕是天仙修为的月仙子,言语神态稍有异样,还是瞒不过冰灵儿。

    “啊……”

    竟然轮到月仙子有些慌张,只见她又伸手撩起发梢,白玉无瑕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羞怯的神色,旋即又无事般的淡然一笑,出声道:“灵儿妹妹,姐姐有事讨教呢……”

    “嗯……”

    “一位女子,与一位男子,彼此肌肤相亲、袒露相见,又该如何呢?”

    “倘若凡人,嫁他便是。倘若修士,结成道侣啊……”

    冰灵儿随口应对,又忍不住好奇道:“姐姐,那女子莫非是你?”

    “唉……”

    月仙子叹息一声,再无曾经的孤傲矜持,反而有些惶惶无措,轻声道:“姐姐曾被人撕破衣衫,横加蹂躏……”

    “你乃天仙高人,谁敢如此无礼?”

    同为女子,冰灵儿仿若感同身受,禁不住胸口起伏,小脸上露出怒容。

    “身陷禁制,修为尽失,抵挡不住,只能任他胡作非为。姐姐的清白,算是毁了……”

    “事后杀了他啊!”

    “他与姐姐的渊源颇深,于心不忍……”

    “那便结成道侣,否则岂不委屈了姐姐?”

    “他有心上人……”

    “杀又杀不得,嫁又嫁不成,想不到以姐姐的天仙至尊,也有优柔寡断的时候,慢着……”

    冰灵儿为了月仙子抱屈,却突然警觉道:“姐姐,那个好色之徒是谁?”

    月仙子抬眼一瞥,似乎难以面对,竟慢慢转过身去,迟疑了片刻,这才轻轻说道:“他是星月族的长者,也是我月族的族人,公孙无咎……”

    “无咎……”

    冰灵儿听到那熟悉的名字,心头便如利剑猛刺,禁不住踉跄一步,小脸顿时煞白。而她强行站稳,神不守舍道:“姐姐,你是月族中人……”

    “是啊!”

    月仙子犹自看向远方,应声道:“我上古月族,又分五族,如今仅存星月、银月,却一脉相承。正是因为他与我赤诚相见,方才知晓各自的来历。而既为同族中人,或已命中既定。我非但不能杀他,还要追随他一生一世……”

    “命中既定?一生一世?”

    “难道不是?”

    “姐姐,你便是如此帮我?”

    “我带你找他啊,以免他放心不下……”

    “不必了!”

    “你独自一人,但有不测,无咎悲伤之下,他岂肯饶我!”

    “姐姐勿忧,我自会与他了断!”

    “也罢,据说他已逃向北岳界。但愿你二人缘分未绝,尚有相见的那日!”

    月仙子不再多说,也不回头,白衣飘飘,倏然远去。

    山洞内只剩下冰灵儿一人,傻了般的久久呆立。继而她软软瘫倒在地,已是眼圈通红,忽又双手抱头而悲戚出声——

    “月仙子,你骗不了我……无咎,我饶不了你……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