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人性亦然


    感谢:和尚豆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大山深处。

    低矮的山岗上,矗立着两间石屋。

    屋后,堆着几个土堆;屋前,有个草垛,坐着一位布衣老者,怀里抱着拐棍,在温暖的日光下打着瞌睡。

    石屋的四周,树木成簇、成片,还有红的、白的花儿,在枝头迎风绽放。

    此时,小径上走来三人。

    为首的无咎,背着双手,步履轻松,嘴角含笑;随行的万圣子,佝偻腰背,左右张望,神色狐疑;落在后头的鬼赤,依旧是张死人脸。

    “老人家——”

    草垛与老者,就在眼前。

    无咎停下脚步。

    老者依然靠着草垛,打着瞌睡。看他衣衫破旧,满脸皱纹,身上落着草屑,显得苍老而又落寞。

    无咎看向左右,又道:“老人家……”

    万圣子有些不耐烦,转身走开。

    鬼赤站在几丈外,默默欣赏着那满树的花儿。

    “哦……”

    老者终于醒来,睁开浑浊的双眼,稍稍定神,这才发觉面前站着一位年轻男子。他忙抓着拐棍,便要站起,哆哆嗦嗦道:“哎呀……回来啦……”

    “老人家,不必多礼!”

    无咎俯下身子,摆手示意。

    老者依然坚持站起。

    无咎只得伸手搀扶。

    老者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凝神打量,恍惚的神色透着失落,摇头道:“不是我家林郎……”

    想必是认错了人!

    无咎本想问路,临时改了念头,微微一笑,道:“老人家,高寿啊!”

    “哎呀,一两百岁了,太久了,也活够了……”

    老者分明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竟然活了一、两百岁,堪比筑基修士的寿元。也由此可见,得益于灵气的滋补,原界凡俗的寿元要远远高于神洲。而谁不想着长寿呢,却不料还有人活够了?

    “嘿,老人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无咎摇了摇头,道:“而千里方圆之内,仅有老人家住在此地。你已如此年迈,如何过活呢?还有你的老伴与子嗣,去了哪里?”

    “谁……哦……”

    老者怔了怔,明白过来,伸出嶙峋的手指,指向屋后的土堆——

    “婆娘与几个亲眷,早已病亡。原先还有几户人家,受不了艰苦,也搬走了。而小老儿不能走啊,所幸有野果充饥……”

    “为何不搬走呢?”

    “我家林郎外出修仙,我等他回来。而百多年过去,依然不见人影……”

    “令郎乃是修仙之士?倘若他修为有成,想必已断绝人欲,舍却了亲情,你又何必苦苦空等?”

    “唉,他若安好,随他便是。而舔犊之情,人性亦然。当爹的又岂能放下牵挂,但愿他不要忘了西华山,此处是他的家啊,咳咳……”

    老者的身子虚弱,话语急切,忍不住气喘起来,一阵连声咳嗽。

    无咎不忍多说,后退两步……

    老者咳嗽过后,缓了口气,这才

    发觉四周空无一人。他稍稍恍惚,茫然道:“莫非又睡着了,方才与谁说话呢……”他抬起浑浊的眼眸看去,只见满山的树花绽放。他不禁绽开笑容,自言自语道:“春花开了,秋果熟了,孩子便也回来了……”

    “哼,修仙忘了爹娘,如此之人该死!倘若被我遇到,必然炼了他的魂魄!”

    “鬼兄,何必气恼呢。以老万之见,人性也不尽相同。无先生,你以为然否?”

    百里外之外,三人踏空而行。

    此前的所见所闻,或许让鬼赤回想起了凡俗的往事。素来沉默寡言的他,竟然有些愤怒。而万圣子则是揣摩人性,借机大发感慨。

    “人性固然不同,而舔犊之情概莫能外。此情仅有,此情唯一。唉,可怜了天下父母心!”

    无咎随声附和一句,显然也触及了心怀。

    一位油尽灯枯的老人,已时日无多,依然守着老屋、坟冢,等待他孩子的归来。而守候至今,唯有渐渐凋零的梦想,陪着他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

    “西华山,足有万里方圆,乃是西华界最为有名的山脉,应有修仙家族存在,你我不敢大意!”

    “是啊,且找个地方,探听一二……”

    人在途中,不免有着各种各样的遭遇。片刻之后,鬼赤与万圣子已将那老者与满山的树花抛在脑后。而无咎则是抬手一指,猛然加快了去势。

    须臾,三人落在一片寂静的山谷中。

    无咎踏着柔软的草地,抬头四处张望。片刻后他撩起衣摆坐下,招呼道:“两位,过来说话!”

    鬼赤、万圣子走了过来,与他相对而坐。

    无咎举起一枚图简,示意道:“再有两日的路程,便将遇见原界修士。而无论是村子,或集镇,均为家族的管辖之地。只要你我现身,必然招惹麻烦!”

    鬼赤与万圣子换了个眼色,相继出声——

    “你言下之意……?”

    “总不能躲在这荒山野岭,否则何必如此辛苦。”

    “此去五、六万里之外,有个沐天城,虽为家族所在,却为各方聚散之地而修士众多。”

    “前往沐天城?”

    “无咎……”

    “咦?”

    “哼,无先生倒是喜欢热闹啊。而愈是人多的地方,愈是凶险。磐石城,何尝不是前车之鉴?”

    “万兄,稍安勿躁。沐天城内虽然高手众多,却龙蛇混杂,便于藏身。凡事小心,应无大碍!”

    “鬼兄,你的心思瞒不过老万!也罢,陪着两位走一趟……”

    无咎的提议,得到鬼赤与万圣子的响应。三人又叙谈片刻,设想了各种凶险,以及应对之法,然后各自歇息。

    便如所说,三人各怀心思。

    无咎虽然以教书先生自称,却也当过真正的将军。他最为擅长奇兵之道,从不畏惧锋矢之险。依着万圣子想来,就是喜欢热闹。而他前往沐天城,绝非为了凑热闹。他要搅乱整个原界,借此试探玉神殿的用意,再让冰灵儿知道他的下落,以便彼此的再次重逢。再一个,他也想见到月仙子。来日前往玉神界,只怕离不开那个女子的相助……

    鬼赤的心思,不难猜测,便是寻找鬼丘,与鬼族弟子的下落。

    至于万圣子

    ,倒是简单。

    这位妖族的祖师,只想保全弟子,捞取好处,趁机提升修为,然后继续历练红尘、感悟风月之妙趣……

    庚申。

    四月。

    清晨时分。

    无咎独自坐在山谷中的老树下,拿着酒壶饮着酒。而看似悠闲的他,又一心二用,凝神远望的同时,不忘关注着魔剑中的动静。

    魔剑天地的阵法,依然分成两半,成了韦尚与月族的兄弟们,以及月族弟子的藏身之所。此时,双方虽然不再争吵,却像是暗暗较劲,各自忙着修炼。

    阵法的数里之外,两道金色的人影孤零零守在原地。那是夫道子与龙鹊的元神之体,有了五色石之后,亦在吐纳调息。

    而魔剑角落里,一度凝聚不散的阴气,突然挣扎晃动,还有呻吟声传来……

    无咎稍稍诧异,旋即恍然,急忙收敛心神,抬手召出他的魔剑。

    与之刹那,一道壮实的人影“砰”的落在面前,却四肢袒露,气喘连连,分说道:“兄弟,我的肉身已成,却再也承受不住阴煞禁制……”

    是钟尺,渡过天劫之后,伤势惨重,被无咎收入魔剑养伤。如今他的伤势,已痊愈大半,重塑的肉身,也得已大成,却再也承受不住芥子天地的阴煞禁制。幸亏无咎的及时发觉,将他放了出来。而他身上的威势,已然显示出飞仙二层的境界。

    “哎呀,怪我疏忽了!”

    无咎起身致歉,又意外道:“钟兄的进境喜人啊!”

    钟尺乃是神洲仙门的前辈人物,却执意舍弃辈分,故而无咎与他兄弟相称,反倒更添几分亲近。

    “我修炼至今,不缺境界,唯独少了天劫啊,所幸有了阴煞之地闭关,故而修为大涨。不过……”

    钟尺面如黄铜,身躯粗壮,且披头撒发,胡须浓重,双目有神,俨然一位彪形大汉,却又阴气环绕而与众不同。他缓了口气,愧疚道:“不过,愚兄的伤势未愈,仍要闭关一段时日,不能与兄弟分忧解难……”

    “嘿,何必见外!”

    无咎摸出一个戒子递了过去,示意道:“几块灵石送给钟兄,以备不时之需!”

    钟尺接过戒子,微微一怔。戒子中不仅有上万块五色石,还有衣衫服饰、丹药符箓与飞剑等物。即便他身为仙门至尊,曾身价不凡,而如此贵重的馈赠,还是出乎他的想象。他默然片刻,也不出声,摸出衣衫换上,并挽起乱发。待他整理妥当之后,威严的气势浑然自成。

    无咎退后两步打量,连连点头。

    “嗯,不愧是万灵山的门主,想必当年也是威震神州的一方高人!”

    “谬赞了!公孙兄弟,才是我神洲第一人!”

    “相互吹捧,好不尴尬也!”

    “哈哈……”

    两人相对而笑。

    无咎却神色一动,举起魔剑。

    “钟兄,且去阵法之中闭关……”

    “兄弟,失陪……”

    随着光芒一闪,钟尺失去了身影。

    而便于此时,两位老者从天而降。

    其中的万圣子很是得意,扬声道:“有我老万与鬼兄出手,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