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无休无止


    感谢:朱昊典、欢度oo国庆的月票支持!

    ………………

    百丈崖顶,电闪雷鸣。

    两位原界家族的飞仙高人,抢先一步追了上来,却并未硬拼,而是以符箓之术发动强攻。

    在秘境之中,修为受制,难以施展神通,符箓便成了对付强敌的利器。紧接着更多的修士,翻上山顶,或是祭出符箓,或是挥舞飞剑而杀气腾腾。而山顶另一侧的修士,也成群结队冲了过来。

    山顶上仅有十余丈方圆的一块地方,突然遭到腹背攻击,莫说难以立足,也根本无从躲避。

    而仅仅是一愣神的工夫,无咎已淹没在杀机之中。他急忙挥动狼剑奋力抵挡,不忘抓出一把玉符砸了出去。他积攒的符箓为数不少,往日无用,恰逢此时,索性派上用场。这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便在攻势相撞的混乱之际,他飞身蹿起,抬手一指,捆仙索倏然而去。

    两位飞仙,堪堪站稳脚跟,正要吩咐随后赶来的众人加强攻势,不料其中一人突然离地飞起。另外一人大惊失色,慌忙出手解救。

    而无咎一把将擒获之人抓到近前,趁势挥剑猛劈。“喀”的碎响,护体法力崩溃。他正要痛下杀手,一道人影急扑而来。他不管不顾而抡剑再劈,却有两道人影透体而出,一个金刀闪烁,一个剑气呼啸。

    “扑——”

    肉身炸开,金光闪烁,而元神尚未逃脱,已被紫色的剑光搅得粉碎。

    又是“砰”的闷响,试图出手解救同伴的飞仙,抵挡不住两具分身的围攻,直接飞出山崖而坠下半空。

    与此同时,十多位家族弟子已抢上山顶。

    无咎的身形盘旋,所持的狼剑劈出一道数丈的光芒。霎时血肉纷飞,惨叫连连。他视若未见,低沉喝道——

    “杀……”

    分身无二与无三,直奔山顶另一侧扑去,便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正待强攻的一群家族弟子,顿时被两人杀得人仰马翻。

    无咎的本尊,独自守着山崖一侧,剑光所致,又是几具尸骸炸碎。而他仍未作罢,抓出几块玉符砸了下去。尚在攀壁而上而家族弟子,顿时惊呼不断、接二连三坠落。

    不消片刻,山顶已被血水染红。

    无咎与两具分身,依然挥舞刀剑而乱劈乱砍。

    家族弟子被迫后退,并未离去,而是守在山下,一个个神色不甘。亲眼看着同门惨死,却难以报仇,各自的愤怒,可想而知。

    却见百丈崖顶,只剩下三道人影,踏着流淌的血水,犹自睥睨四方而杀气彪悍。

    便于此时,又有一群修士翻越山岗而来。其中不乏天仙,以及众多的飞仙高人。

    各家弟子顿作兴奋,呼叫求援。

    而百丈崖顶之上,突然光芒闪烁。转瞬之间,三道人影已消失无踪……

    下一刻,景物变化。

    无咎闪身落地,松了口气。

    两具分身回归体内,他又变成了孤单一人。

    而此番传送,倒也顺利。置身所在,位于一片寂静的山林之中。

    嗯,总算是逃出了重围。

    无咎走到一株老树下,盘膝而坐,忽而有所察觉,他背靠着

    树干而慢慢抬起头来。

    他背后的老树,足有十余丈高,树干纹理清晰,且枝叶婆娑,似乎并无异常。而无论是树干,还是枝叶,均呈现灰色,看不到丝毫的生机……

    无咎尚自诧异,忙又起身躲避。

    只见那婆娑的枝叶,突然纷纷坠落,而尚在半空,已化作灰尘。而曾经枝繁叶茂的老树,仅剩下光秃秃的枝干。

    无咎慢慢返回,伸手敲击树干。“锵锵”的响声,如同铁石一般。

    不用多想啊,经过万千年的封禁,老树早已变成石头,一旦有所触动,即刻现出原形。而柔弱的枝叶则是不堪支撑,随即跌落成尘。

    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仙也好、凡也罢,到头来不是化为白骨骷髅,便是化作尘埃而回归虚无。天地尚有轮回,谁能长生不灭……

    无咎伫立原地,看着那灰色的山林,突然心生冷意,独自默默失神。

    片刻之后,他再次盘膝坐下,翻手拿出一坛酒,“汩汩”猛灌起来。少顷,酒坛见底。他放下酒坛,背靠树干,吐着酒气,两眼有些迷离。

    数十年来,不是你杀我,便是我杀你,终而复始,无休无止。如此狗屁仙道,真的让人心生倦意。倒不如返回红尘谷,去那凡俗喧嚣之地,悠然看日升日落,春暖秋寒;听花开花落,长风呢喃。使人生没有彷徨,让明月不再寂寞。当然,还要带上心爱的女人……

    而想法虽好,却难以如愿。

    对付不了玉神殿,便打不开神洲的封界。而如今与原界,也势同水火。看似简单的梦想,竟然愈来愈远。

    再一个,倘若天地浩劫并非虚传,又岂能坐以待毙……

    无咎想到此处,心绪更加烦乱。他摸出一坛酒,还想着继续痛饮,却又神色一动,长身而起。

    所在的山林,空寂无人。而神识所及,似有异常。

    无咎拎着酒坛,从林间穿行而过。

    片刻之后,他爬上一道十数丈高的山岗,禁不住抬头仰望。

    远处的天穹之上,漂浮着几座倒悬之山,而与曾经所见,竟然大不相同……

    无咎来不及细看,又忙低头一瞥。

    山岗的背后,是片小小的山谷,竟然有六位修士在此歇息,应该被他的出现所惊动而显得慌乱不已。

    昆仑之虚,足有数万里的方圆。而来到此间的修士,也有上万之众,必然分布各地,时而遭遇也是在所难免。

    而此番遭遇,倒也凑巧。

    无咎抬脚往前,飞身跃下山岗。

    六位修士,就在十余丈外,已是飞剑在手,如临大敌。

    无咎却摆了摆手,笑道:“诸位,不必慌张……”他看向其中的一个汉子,又道:“裘老弟,不认得我了?”

    在此歇息的六位修士,正是裘家弟子。

    裘兴子、裘荣子,依然神色戒备。

    而裘俊慢慢放下手中的飞剑,点头道——

    “祁兄……不,前辈……”

    “嘿,什么前辈,本人的眼里,只有饮酒的兄弟!”

    无咎抬手一甩,将他拎着的酒坛子扔了出去。

    裘俊伸手抓住酒坛,脸上露出

    笑容。而他似有顾忌,扭头看着族中的两位师伯,又将酒坛慢慢放在地上,尴尬道:“多谢前辈……”

    无咎摇了摇头,拱手道:“我倒是要多谢裘家的收留之情,既然不便打扰,告辞!”

    他对于裘家弟子,毫无戒备之心,径自走过一旁,奔着山谷的出口而去。

    “师伯…”

    裘俊在悄声提醒。

    他唯恐引发冲突,只想两位师伯高抬贵手。

    裘兴子与裘荣子并未趁机发难,而是彼此相视,默默不语,任由某人离开。

    裘家从不招惹是非,当然也不会与贼人有任何的牵连。既然对方没有恶意,权且便宜他一回。

    山林的稀疏处,便是山谷的谷口所在。

    无咎刚刚抵近谷口,又慢慢退了回来。

    紧接着谷口冒出一群身着白衣的人影,足有十余位之多,皆面带惊喜之色,而又不无杀气。其为首的老者,竟是一位天仙高人;随后的众人,也是修为不凡……

    “哦,有原界同道在此。老夫蓬莱的墨采莲,速速与我联手御敌!”

    裘兴子与裘荣子尚自错愕,不得不出声致意——

    “墨前辈……”

    去而复返,无咎退到了山谷当间。他身后便是裘家弟子,竟然摆出动手的阵势。他前方的十余丈外,则是墨家的弟子,在墨采莲的带领下,将他堵在山谷之中而形成合围之势。

    说是凑巧,也果不其然。尚未离去呢,又遇上了墨家的一群弟子,却再无好言好语,只有冤家路窄。

    而又一次身陷重围,无咎反倒是满不在乎。他背着双手,撇嘴道:“墨老儿,原界的诸多高人呢?你竟敢独自行事,便不怕我打得你抱头鼠窜?”

    “呵呵!”

    墨采莲微微冷笑,手中多了一件笔状的银色法宝,转而看向左右,见族中弟子已严阵以待,他这才回过头来而脸色一沉——

    “无咎,你毁我山水寨,杀我弟子,此仇不共戴天。而此前被你得逞,今日断然不容侥幸。既然落入老夫的手中,你认命吧……”

    “嘿!”

    无咎讥笑道:“老东西,大言不惭!”

    “哼!”

    墨采莲似乎稳操胜券,冷哼道:“此时不比往常,你的法术、神弓难以施展。仅凭你飞仙八层的修为,绝非老夫的对手!”

    “哦,那位是墨田道友吧……”

    无咎依旧是面带笑容,神态轻松。他对于墨采莲的恫吓置若罔闻,只管冲着人群中的一个中年男子举手致意,并佯作关切道:“我上回将你打个半死,如今伤势痊愈了?”

    中年男子,正是墨田,神色羞怒,忍不住便想发作。

    却听关切的话语声突然转冷——

    “我今日若是饶你,我家灵儿不答应……”

    墨采莲察觉不妙,急声喝道——

    “小心……”

    而话音未落,一群黑影呼啸而来,霎时将他与墨家弟子吞没其中。随即又是一道黑光,倏然而至。紧接着便听惨叫声起,更有墨田惊呼——

    “师伯,救我……”

    m.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