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天塌肩抗


    无咎来到原界也有数年之久,与他算得上交情的唯有南阳微澜湖的卫家。

    此地巧遇的两位老者,正是卫祖与卫令。

    无咎很意外。

    卫祖与卫令,更是愣在原地而不知所措。

    突如其来的某位先生,倒也罢了,关键还有两位老者,皆相貌诡异,修为莫测,着实吓人。

    与此同时,山谷四周冒出数十个男女修士,相貌年岁各异,显然是卫家的弟子,一个个同样的惊慌不已。

    “惊闻卫家遭遇变故,本人担心呢,所幸两位卫兄安然无恙,却不知……”

    无咎面带微笑,神色关切,言谈举止,与曾经的公孙先生没有两样。

    卫家的老哥俩愣怔片刻,卫令率先恢复常态。

    “兄长,公孙老弟并无恶意。”

    卫令低声安慰一句,又忙吩咐道:“此间无事,各自散了!”

    卫家弟子纷纷散去,转瞬消失在草木遮掩的洞府之中。

    卫令这才拱起双手,不无感慨道:“磐石城一别,转瞬数载,异地重逢,时过境迁啊!”

    “唉,我卫家被你害苦了!”

    卫祖也忍不住叹息一声,却还是心存顾虑。他稍作迟疑,伸手指向草棚——

    “既然偶遇,也是有缘。三位,请小憩片刻——”

    草棚被竹子搭建,足有三丈方圆,顶棚铺着厚厚的青草,当间为青竹铺就的一方竹榻。

    “两位兄长,请——”

    无咎已从齐桓的口中获悉卫家的变故,却并不知道详情,今日遇到卫家的老哥俩,使他意外之余也颇为欣慰。不过,故人重逢,难免牵扯过去的恩怨,以及尴尬的往事,却依然要相互引荐一番而表达善意。

    “老万、老赤,本先生的好友,这是微澜湖古卫家族的卫祖家主,与他的族弟卫令……”

    “失敬、失敬,莫非便是传说中的鬼妖至尊……”

    “老万?万管事?哦,磐石城的揽月阁中……”

    “什么揽月阁,我没去过……”

    卫祖早已猜出万圣子与鬼赤的身份,却还是微微惊愕。

    而卫令认出万圣子,忍不住与他重提旧事。

    万圣子颇为尴尬,矢口否认。自从他吃亏受骗之后,对于女色没了兴趣。

    双方寒暄几句,在草棚下相对而坐。

    卫令拿出酒壶、酒杯,酒香四溢。

    “薄酒一盏,略表待客之道,奈何草庐简陋,三位高人见谅!”

    卫祖举酒邀请,卫令跟随作陪。

    鬼赤摇头谢绝,滴酒不沾。

    万圣子端起酒杯稍作品尝,一饮而尽。

    而无咎浅尝一口,算作回应,旋即放下酒杯,打量着卫家的老哥俩,又看向四周简陋的洞府,歉然道:“怎会这个样子呢,能否告知一二?”

    卫家的家眷弟子尚在,显然并未遭致灭门之灾。而一个上古家族,竟然沦落到抛家舍业、流浪荒野的境地,不能不让人感到唏嘘。

    卫祖叹息不语。

    卫令道:“我来说吧……”

    从卫令口中得知,自从无咎的恶名传遍了原界之后,他的底细与来历,便已大白于天下。何况还有玉真人的指使,与公西子的有意为之。当无咎再次逃出了重围,终于使得各方恼羞成怒。而曾经收留贼人的卫家,自然成了众矢之的。所幸卫令的交游广阔,消息灵通;又见曾经的仇家,也就是羌家,再次登门挑衅。他察觉不妙,告知卫祖。老哥俩均为谨慎之人,于是及时带着族人逃出了微澜湖。

    果不其然,大批的家族弟子登门问罪,而相继扑空之后,便也不了了之。如今的微澜湖,已被羌家占据。而卫家逃到了南阳与西华交界的山谷里,虽然失去家园,置身荒僻之地,却也远离了凶险。

    “呵呵,前因后果,便是如此。族人无恙,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卫令话到此处,笑容苦涩。

    卫祖的神色低落,自言自语道:“可惜了微澜湖,先祖传承之地啊,竟被羌家夺去……”

    无咎获悉了前因后果,更添几分歉意,却又无从安抚,忍不住恼怒道——

    “夺回微澜湖便是!”

    “如何夺回?”

    “羌家趁人之危,鸠占鹊巢,着实可恶,将其赶出微澜湖!”

    “即便赶走了羌家,我卫家也回不去啊!”

    “这个……”

    无咎沉吟不语。

    卫祖默默饮酒。

    卫令微微摇头。

    鬼赤与万圣子弄不清家族恩怨,静静旁观。

    最终还是卫令打破沉闷,道:“恕我冒昧,老弟这是去往何方?”

    卫祖放下酒杯,疑惑道:“据传,上昆洲之行,玉神尊者现身,公孙老弟陷入围攻,之后生死不明……”

    卫家隐居荒野,消息闭塞,虽也听说过某人的动向,却并不知晓详细究竟。

    “上昆洲之战,有惊无险。玉虚子老儿,奈何不了我。如今闲着无事,便与两位老友四处闲逛!”

    老哥俩听到某人的叙说,脸色微变。

    玉虚子,乃是玉神尊者,超越天仙的至尊存在,竟然奈何不了他?而短短数年不见,他又是什么修为?竟然难辨深浅,莫非他已成为天仙前辈?

    而天咎敷衍几句,忽然想起了什么。

    “本人听说原界家族与玉神殿已达成约定,来日量劫降临之际,或有应对之法,两位是否知情?”

    “量劫?”

    “一场天地浩劫,大限之日不远……”

    无咎见老哥俩有些糊涂,只得将上昆洲昆仑虚所发生的大事又简短叙述一遍。而老哥俩也恍然大悟,相继出声——

    “有关那场浩劫,早有传闻,却已确凿无疑,日渐临近……”

    “各地家族依附玉神殿一事,乃是众所周知的隐秘。至于其中的交易,唯有天仙高人知晓。而我卫家已被抛弃……”

    “哦,原界与玉神殿果然有约定?”

    “老弟,你又在虚言欺诈!”

    “卫令,罢了,承蒙公孙道友不弃,与我兄弟相称,你我又何必斤斤计较呢!”

    “兄长所言极是!倘若天降浩劫,万物尽灭,微澜湖焉存,呵呵……”

    故人重逢,饮酒叙旧,本该欢喜,却反而平添了几多忧虑与伤感。

    想想也是,天崩地裂之时,什么都没了,家族传承与恩恩怨怨,亦将随之灰飞烟灭。

    卫家的老哥俩心绪纷乱,稍显失态。

    “嘿,何忧之有?”

    无咎却站起身来,轻松笑道:“天塌了,肩抗着便是!”

    鬼赤与万圣子极为默契,跟着走出草棚。

    “天塌肩抗?”

    “老弟,难得相聚,何不盘桓两日……”

    卫祖与卫令尚自琢磨某人的话语,急忙起身挽留。卫家乃是上古家族,传承至今,却陷入绝境,无依无靠。而如今顾念旧情,能够与其交往的也只有无咎。

    “两位,跟我走吧!”

    无咎的话语真诚——

    “跟我前往玉神界,即使九死一生,哪怕是前途渺茫,也要为你我的子孙后代找条生路!”

    卫祖与卫令始料不及,默然忖思,而片刻之后,双双摇头——

    “不,卫某不能丢下族人!”

    “便如老弟所言,倘若在劫难逃,天塌肩抗便是,生死终有定数!”

    卫家的老哥俩,相信的还是天命。

    “嗯!”

    无咎也不强求,点了点头道:“我无咎虽非君子,却也并非忘恩负义之辈。我酿下的过错、欠下的债,我当尽力偿还!”

    话音未落,人已踏空而起。

    鬼赤与万圣子,紧随其后。

    草棚前的老哥俩,久久的凝神远望。

    “他要前往玉神界,挑战玉神尊者?”

    “岂止是玉神尊者,他要挑战整个天下!”

    “真的难以想象,他曾是我卫家的弟子。”

    “鬼赤与万圣子,为鬼妖至尊,堪比天仙高人,如今只是他的随从管事……”

    “你我待他不薄,他说他要偿还……”

    “是啊……”

    ……

    一片幽静的所在,冒出三道人影。

    古木参天,浓荫蔽日。

    无咎径自找块地方坐下,然后闭目养神。

    随其现身的万圣子看向鬼赤,双双闪身跃上林稍。两人稍加观望,复又飘然落地。

    “你此前言之凿凿啊,要声东击西,杀原界家族一个措手不及,如今老万很是费解!”

    “三千里外,有峡谷石城,像是南阳地界……”

    “哎呀,那是磐石城,老万最为熟悉不过……”

    “无先生,你要攻打磐石城?此城阵法森严,不宜强攻,且城内修士众多,后果难料……”

    无咎睁开双眼,一本正经道:“嗯,我是改了念头。我想带着老万,去磐石城找寻风月之趣!”

    “免了!”

    万圣子急忙摇头,坚决道:“你休想坑害老万,有本事带你的灵儿去揽月阁,却怕你没那个胆子!”

    “嘿!”

    无咎咧嘴一乐,这才如实说道:“有错认错,欠债当还。不管卫家能否返回微澜湖,我都要帮他夺回家园。而途中不误发财,且抢了磐石城的灵脉。”

    万圣子后知后觉,恼怒道:“你岂能拿女人取笑老万呢,岂有此理!”

    无咎的脸上赔笑,举手求饶。

    万圣子则是拈须沉吟道:“论说起来,我与鬼兄也亏欠卫家甚多,便如无先生所言,亦算有始有终而了却一桩恩怨。”

    “整日里以先生自居,实则道貌岸然。老万跟他学坏了……”

    万圣子依然愤愤不平,满肚子牢骚,却又忍不住灵脉的诱惑,转而盘算道:“嗯,避免攻城,只抢灵脉,此计甚妥……”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