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三位高人


    感谢:朱昊典、鸡不拐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书友订阅与红票的支持!

    ……………………………………

    从天上俯瞰,斗牛郡以西的地界,崇山峻岭之间,有一道深壑蜿蜒千里。

    若是置身于深壑之中,眼前便是一道长长的峡谷。但见峭壁耸立,树藤缠绕,草木幽深,人迹罕至,显得异常的偏僻寂静。

    据北山传音交代,这便是枯木峡。分手之后,于此地碰头。而几个时辰过去,他迟迟没有现身。

    “莫非他独自逃了……”

    峡谷的空地上,坐着六道人影。

    分别是丰亨子、朴采子、沐天元,以及仲权、宣礼与章元子。

    其中的沐天元,虽为高人,却性情急躁,忍不住发出疑问。而他不待回应,又提议道:“两位兄长,你我何不离去?”

    丰亨子与朴采子,相继摇头

    “我早有此意,徒呼奈何!”

    “你我留下断后,耽搁的太久。虽然摆脱了刑天,却也弄不清原界同道的去向,一时又不便找寻,眼下唯有暂避此地。”

    “哼,那个北山,极为诡诈,只说枯木峡,却不说玉真人的下落。如若不然,你我何苦在此等候!”

    便如沐天元所说,某人仅仅告知一个枯木峡,便骑着战龙跑路了,如今害得六人在此苦等,却又无路可去。

    丰亨子与朴采子换了个莫名的眼色,转而看向另外三人。

    “想不到我原界家族中,竟然藏着玉神殿的弟子。”

    “事已至此,三位不必隐瞒,且说说北山,他是何来头。”

    “不错,原界家族中有名有姓的人物,我不敢说一一尽知,却也有所耳闻,竟从未听说过这个北山。既然他是玉神殿弟子,三位必然知根知底,且如实道来,也让沐某长长见识!”

    仲权与宣礼、章元子,坐在四五丈外,或许藏着心事,皆沉默寡言而显得颇为拘谨。谁料三位前辈提起某人,兴趣愈发的浓厚。

    “啊……”

    仲权神色微愕,左右张望,见两位同伴神色躲避,他只得拱了拱手道

    “北山……我三人与他并不相熟!”

    宣礼与章元子,趁机附和道

    “嗯,不熟……”

    “一点不熟……”

    沐天元瞪起双眼,叱道:“同为玉神殿弟子,怎会一无所知?”

    丰亨子与朴采子也是心怀不满,双双拉下脸色。

    “前辈息怒!”

    仲权尴尬赔笑,佯作无奈道:“我等虽为玉神殿弟子,却要相互避嫌,故而分散各地,彼此之间鲜有往来。”

    有关某人的来历,他没有吐露一个字,而话语之中,又毫无破绽。此人的世故精明,由此可见一斑。

    “哼!”

    问不出个所以然,沐天元只得作罢,转而伸手抚须,沉吟道

    “那个北山,极为的古怪……”

    仲权与宣礼、章元子换了个眼色,皆暗暗松了口气。

    有关某人的来历,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说,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分明他相貌陌生,偏偏又似曾相识……”

    沐天元的话语声未落,丰亨子与朴采子深以为然

    “他的口音……”

    “应该是他,口音同为一人。他三番两次出声,于关键时刻逆转危情。尤其他勇斗恶龙,协助你我断后,他的胆识与手段,远超常人……”

    “不,我是说他……”

    丰亨子对于某人的口音,有着不同的解读。而他正要分说之时,神色一动。朴采子与沐天元以及仲权三人,皆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

    峡谷幽深,使得天光也变得黯淡朦胧。

    便于此时,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由远而近,好像是寻觅而来,转瞬现出身形,就势飘落而下。

    “咦,诸位已先到一步啊!”

    “哦,北山……”

    丰亨子拈须颔首,神态矜持而又不失威严。而他与朴采子、沐天元,皆坐着未动。倒是仲权三人,纷纷起身相迎。

    来人的正是北山,或无咎。

    无咎落在十余丈外,抬眼左右打量着峡谷,没有发现异常,他这才“啪”的一甩袖子背起双手,然后看向众人而似笑非笑道:“诸位倒是安然无恙,而本人却……”

    他欲言又止,很是感慨的样子。

    丰亨子有些尴尬,慢慢站起身来,稍稍举手致意,出声安抚道:“此番断后,北山劳苦功高,回头见到玉真人,为你美言几句!”

    朴采子、沐天元,也随后起身。

    “是啊,北山道友辛苦了!”

    “而如你所言,有何不妥?”

    “嘿!”

    无咎突然咧嘴一笑,满不在乎道:“本人差点被两头恶龙给生吞活剥了,所幸及时逃脱。哎呀,诸位不必拘礼,请坐”

    他甩着大袖子走向六位同伴,嘴上谦虚客套,却径自撩起衣摆坐下,已然是反客为主的架势。

    丰亨子与众人再次坐定,禁不住凝神端详。

    某人坐在三丈外,面皮焦黄,胡须稀疏,神态有些猥琐。嗯,就是猥琐。便如同凡俗的市侩之徒,不是一般的猥琐。唯独他深邃的眸子与闪烁的神色,令人捉摸不透。

    “丰家主?”

    “嗯……”

    四目相对,随即传来质疑声。丰亨子顿时耷拉眼皮,却又手拈长须,随意道:“据说你来自北山家族,缘何又成为了玉神殿的弟子呢?哦……”他稍稍一顿,淡然又道:“你屡次出手化解危机,却从未显示你的修为来历,莫非有所顾忌,因而有所隐瞒?”

    朴采子与丰亨子点了点头,默默打量着某人的一举一动。

    而仲权与宣礼、章元子,同样的神色关切

    丰亨子不仅是家族之主,而且是南阳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他的修为、名望,他的眼界、阅历,皆远超常人。即使他轻描淡写,也能一语道破玄机。

    便如话语所指,某人虽然屡次暗中出手,却一直没有显露真实的修为,而如今面对三位高人的质疑,只怕他难以隐瞒下去。

    果不其然,无咎微微一怔。

    而不消片刻,他又满不在乎的笑道:“嘿,丰前辈不问我如何脱险,反而横加质疑。枉我舍身断后,却遭这般对待,前辈过河拆桥的手段,着实令人寒心呐!”

    丰亨子的脸色一僵,却听又道

    “而本人的来历,当然与玉真人有关。前辈的询问,不仅触犯了玉神殿的规矩,也然涉及玉真人的**,譬如他的嗜好,他的陋习,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以及他最为憎恨别人知晓他的底细,要不要我与你说一说……”

    “罢了、罢了!”

    丰亨子急忙摆手,道:“恕我冒昧,此事罢了!”

    又是触犯玉神殿的规矩,又是涉及玉真人的**,谁敢继续询问某人的来历,只能表示歉意而就此作罢。

    无咎耸耸肩头,适时收声不语。

    而朴采子与沐天元不甘作罢,趁机问道:“你与玉真人,应有约定,如今我原界弟子,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请如实告知,以便及时寻去!”

    无咎抬手挠着下巴,沉吟道:“枯木峡……不对啊,此地才是枯木峡……奈河谷,嗯,正是奈河谷。”言罢,他又自嘲笑道:“嘿,初来乍到,着实弄不清东南西北。前辈应该知晓,就此寻去便是。”

    三位高人,皆神色疑惑

    “如何寻去?”

    “我三人对于玉神界,无从知晓。”

    “有关奈河谷,更是闻所未闻……”

    “按图找寻,并非难事!”

    “何来的图简?”

    “啊……”

    无咎惊讶一声,难以置信道:“玉真人没有赠送玉神界的图简,怎么会呢?”

    三位高人,更是面面相觑。

    “他持有玉神界的图简?”

    “他从未提起……”

    “否则何必困在此地……”

    “哎呀,很不应该啊。置身异域,没有图简指路,原界的十数万众,势必寸步难行。或许玉真人另有计较呢,且稍安勿躁……”

    三位高人顾不得玉真人,齐声问道

    “北山道友,你是否持有图简?”

    “有啊,不过……”

    无咎扭过头去,似乎不有所顾虑。

    而三位高人极为默契,起身拱手

    “北山道友,能否拿出图简分享!”

    “这个……”

    无咎回过头来,犯难道:“此举有违玉真人的本意,我担当不起……”

    “图简虽小,却攸关原界家族的生死存亡。还请北山道友放宽肚量,济世为怀!”

    三位高人的话语诚恳,却左右散开,分明是索取不得,便动手强抢的架势。

    无咎似乎怕了,迟疑道:“唉,谁让我是个慈悲心肠呢!”他翻手拿出一枚玉简,却又正色道:“三位前辈欠我一个好大的人情,再不能过河拆桥而有忘恩负义之举!”

    三位高人面露笑容,连连点头承诺

    “北山道友,只要你交出图简,我与朴兄、沐兄保你无恙,并答应在你危难之时出手相救。”

    “不仅如此,我原界家族的十多万弟子也欠你一个人情!”

    “我三人从不轻诺,你还有何顾虑?”

    “没了!”

    无咎很是痛快,抬手一挥。

    丰亨子一把抓住图简,遂即与两位同伴查看起来。

    而无咎则是转过身去,抄起双手,安然端坐,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