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动荡之夜


    抬头,乌黑一片。

    而阵法笼罩的夏鼎城,同样是没有一点亮光,只有无数的人影,静静的守在黑暗之中。

    城东的高墙上,无咎倚着城垛而坐,兀自仰着脑袋,像是在回想着璀璨的星空,又眨巴着双眼而神色迷茫。

    此情此景,一如当年的边关,那血腥杀戮的战场。只不过对阵的兵士,变成了修仙高人。

    嘿,所谓的高人,与凡俗兵士有何两样?同样的打生打死,同样的苟且偷生。而凡俗兵士,为了家园族人而战,即使马革裹尸,也算死得其所。而原界与玉神界,为何而战呢?

    是为了守护传承不灭,还是面对浩劫的绝望与疯狂?

    而本先生,又何尝不是一头困兽,困入这天地囚牢,挣扎不休、欲罢不能……

    无咎默然片刻,低下头来。

    他的手中,兀自抓着一枚玉简。是玉真人所留,其中并无隐秘,而是拓印着玉神九郡的大致状况,以及九位长老的名讳。

    此前已有所获知,玉神九郡的分布极为怪异。结界门户,位于斗牛郡。斗牛郡往西,与天獬郡接壤。过了天獬郡,便是狻猊郡与天马郡。两郡之后,乃是天狮郡与玄鲲郡。再之后,乃是白凤郡、赤蛟郡与青龙郡。唯有穿越九郡,方能抵达玉神殿所在的玉神海。倘若借助传送阵,前往玉神殿并未难事。如若不然,九郡便如九座大山挡在途中。且各郡的高手成千上万,所擅长的神通,驱使的异兽,无不强大、而凶狠异常。

    倘若玉简无误,玉神殿之行,与上刀山、下火海也没两样啊。

    此外,九郡长老,分别是厉囚、支邪、昆敖、宇毒、区丁、毕节、垓复子、普重子、玉介子。各郡高手众多,神通法术各异……

    无咎收起玉简,慢慢闭上双眼。

    以他的神识之强,能够轻松记住十数万家族弟子的相貌模样。而九郡长老的道号,却被他翻来覆去查看了许久。他着实懒得费神,更不愿多想。不过,他也知道,那九位高人,即将成为他强劲的对手。

    而那场毁天灭地的浩劫,已渐渐临近。无冤无仇的双方,却为了莫名的仇恨而拼得你死我活……

    无咎伸手揉搓着眉心,犹自郁闷不已。

    一阵酒香飘来。

    坐在身旁的龙鹊,竟然拿出一坛酒。

    “玉神界的佳酿,是否品鉴一二?”

    无咎抬眼一瞥,伸手抓过酒坛。而酒水入口,并无想象的甘醇。

    龙鹊又拿出两坛酒,与夫道子共饮,不忘笑道——

    “呵呵,味道如何?”

    无咎咂巴着嘴,回味道——

    “论起酒中珍品,当属苦艾酒。”

    龙鹊意外道:“苦艾酒?我走遍各地,没听说过……”

    “夫兄应该知晓。”

    无咎看向夫道子。

    夫道子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未曾耳闻。

    龙鹊好奇道:“所谓的苦艾酒,来自何方,有何珍奇之处,能否说来听听?”

    “苦艾酒,来自部洲的蛮荒部落。其火烈迅猛的酒劲,寻常人难以消受。尤其当酒水入口,火烧直透脏腑神魂,却又味道醇厚,且有苦、有辣、有酸、有涩,俨然五味杂陈,唯余一丝甘甜而绵长淡远!”

    无咎如此分说着,回想起部洲的岁月,曾经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他不禁轻声自语道——

    “这才是酒的味道啊。之所谓,当年长醉酒,放浪不知味;踏碎红尘雪,天涯何时归……”

    而他话音未落,龙鹊笑道:“呵呵,想不到一位凶狠的恶人,竟然懂得吟风弄月、附庸风雅……”

    “我呸!”

    无咎啐了一口,道:“本先生的主业,乃是教书育人,开启蒙昧,济世为怀。而副业才是杀人,同样为了惩前毖后而匡扶正义。岂不闻,雷霆雨露,皆为天恩。”

    “呵呵,你如何教书育人,龙某不知道。而你讨得女人欢心的本事,龙某甘拜下风!”

    “放屁!灵儿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月仙子呢?”

    “这个……难负美人恩啊……”

    龙鹊屡次败在某人的手里,女人、财宝也被洗掠一空。虽然彼此已化敌为友,却也不免耿耿于怀。而对方的胸襟度量,还是让他暗暗敬佩。或者说对方的厚脸皮,让他颇觉投缘。

    “你是说万中无一、容颜绝世的月仙子,仰慕于你?”

    “嗯……”

    “哈哈,厚颜无耻……”

    “龙鹊,你欠揍呢……”

    “夫兄,他恼羞成怒了!”

    仙道高人,也是男人,饮酒的话题,同样的俗不可耐。

    夫道子没有参与两人的争执,独自坐在一旁,默默饮着酒,两眼显得空洞无神。而他的神情,一如他此时的心境。落寞、且消沉,彷徨中,又透着一丝绝望。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春风得意的岁月。谁料他踌躇满志的时候,他突然发觉他所信赖、效力的玉神殿并非如同想象中的光明磊落。而所谓的贼人、囚徒,亦并非真正的十恶不赦之徒。随后的卢洲大乱,原界动荡,玉神界的杀戮,以及元会量劫的日渐临近,他不由得陷入困惑之中而难以自拔。

    孜孜追求的仙道,究竟是什么……

    “砰——”

    便于此时,一声闷响突如其来。

    夫道子微微一怔,放下酒坛。

    已是后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分。来自地下的响声,异常的清晰。

    无咎与龙鹊,也双双起身观望。

    而不消片刻,又是“砰砰”几声闷响传来。与之瞬间,所在的城墙微微颤抖。紧接着几团火球从城内飞上半空,遂即现出朴采子等人的身影。

    火球足有丈余大小,应为神通所致,高高悬在半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夏鼎城。可见四周的城墙之上,站满了家族弟子,却不明究竟,一个个低头俯瞰。城中的街道、空地间,也挤满了人影。

    “夜半敌袭,各家戒备……”

    朴采子大喊一声,与几位高人失去了身影。

    “玉神界强攻不得,于深夜潜入地下,一旦突破阵法,便可内外夹攻……”

    后知后觉的龙鹊,很是难以置信。

    而无咎没有吭声,继续打量着城内的情景。

    仅仅几个喘息的工夫,又是连声的闷响传来。紧接着便听“轰、轰”两声巨响,城内的房舍、与成群的家族弟子,忽然离地飞起。而飞沙走石与崩碎的血肉之中,突然塌陷两个大坑,随即两个怪物飞蹿而出,皆有数丈大小,遍体黑甲,生有短小的螯足,却拖着长长的尾巴。而便在怪物现身刹那,猛然卷动长尾,昂首怒吼——

    “喀、喀……”

    怪异的吼叫声,如同霹雳炸响,使人振聋发聩,荡魂摄魄。

    众多的家族弟子惊恐万状,未及躲避,已被怪物长尾卷起,霎时粉身碎骨。有悍不畏死者祭出飞剑,怎奈修为低微,剑光刚刚出手,便已湮没在飞沙走石之中。

    此时,城内大乱。

    而城墙上的各家弟子虽然不敢擅离职守,却也早已是瞠目难耐。

    “夔龙……”

    “啊,传说中的夔龙……”

    “此物无坚不摧,擅于穿山吞石,堪称攻城神兽……”

    无咎随着众人观望之余,禁不住握紧右手。他手指的夔骨神戒,若隐若现。

    夔龙,又称夔牛,仅存在于典籍之中,却不想今夜见到了活物。而玉神界凭借两头夔龙,轻易偷袭得手。倘若不能及时阻止,看似固若金汤的夏鼎城便将就此陷落。

    “轰、轰——”

    便在无咎担忧之际,玉真人与丰亨子现身,随之惊雷炸响,银芒闪烁。紧接着方应、卢宗等六位天仙高人也相继出手,难以想象的强大杀机猛如浪潮般的狂攻而去。

    两头夔龙固然凶狠,却寡不敌众,且缺少后援,随即转身逃窜。其庞大且又坚硬的身躯,一路辗轧房舍,撕碎家族弟子的肉身,随即又狠狠冲向城北的高墙。

    “轰、轰——”

    光芒闪烁,城墙摇晃。数十个弟子站立不稳,一头摔落下去。各家高人的攻势随后而至,夔龙扭头躲闪。而跌落的家族弟子却无从躲避,顿时堙没在疯狂的杀机之中。各家高人全力追杀,夔龙继续在城内冲撞……

    “啪、啪——”

    无咎攥着拳头,筋骨脆响。看着城内的混乱,他有些忍耐不住,却一甩袖子,暗暗摇头作罢。

    而便在各家高人追杀夔龙之时,城墙上的各家弟子已纷纷出手。

    万千剑芒所致,一时杀机沸腾。

    两头怪物企图再次冲撞城墙,却难以如愿,被逼无奈之下,翻身遁向地下。

    玉真人与丰亨子并未随后追杀,吩咐各家救治弟子,修葺阵法、加固城防。

    而地下深处,依然闷响不绝。

    浅而易见,两头怪物虽然逃了,地下的厮杀仍在持续,却留下上千尸骸,与满城的废墟……

    又过了片刻,几道人影飞出地下,乃是朴采子、沐天元等高人,与玉真人、丰亨子汇至一处。

    “我数百弟子,早已严阵以待。玉神界的上百高手,无一存活,唯有两头夔龙,逃出重围……”

    “呵呵,不出本使所料,刑天他强攻不成,必然偷袭……”

    原界家族虽然吃了大亏,而各位高人却是信心百倍。尤其是玉真人的笑声,响彻全城。

    无咎与夫道子、龙鹊,依然守在高墙之上,他伸手挠着耳朵,轻轻缓了口气。

    原界的高人,倒是布阵有方,即使地下深处,亦同样的戒备森严。

    而此番偷袭,似乎并不简单。这个动荡的夜晚,也注定不会消停……

    无咎想到此处,抬起头来。

    与此同时,喊叫声响起——

    “强敌攻城……”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