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仙都 第二节 犹如井底之蛙


    田嗣中捏着“芥子珠”看了半天,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弥罗宗得华山宗与轩辕派认可,归根结底,是落在魏十七身上,正一门殊少留意人间之事,对大梁国的供奉亦不甚看重,入局太迟,待到魏十七在仙城开宗立派,才发觉对此人所知寥寥,故此遣陶金蟾入九折谷,设法打听其由来。

    当年师弟蒲道人偶遇魏十七,看上他手中的杀伐魂器,约了田嗣中和李希夷谋夺利器,狠狠得罪了他,事后在幽州城外青羊墩,魏十七一剑斩杀蒲道人,田嗣中侥幸脱逃,冥河法相却从七阶跌至三阶,损失惨重,不知花费多少心血才补回来。李希夷是华山宗大长老涂真人的亲传弟子,有左静虚为弥罗宗作保的情分在,些许芥蒂,自然一笔勾销,但田嗣中可没这么大的面子,劳动轩辕青为他说项,这一笔旧账,欠得越久就越棘手,泰羽上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靠他自行解决。

    田嗣中权衡利弊,仔细盘算了一回,待到夜深人静,悄然离开法相宗,来到九折谷一处僻静的松林旁,将“芥子珠”往下一丢,果不其然,这颗“芥子珠”早已做好了手脚,无须念动咒语,落地即腾起一阵青烟,一座净庐拔地而起,门首两只灯笼,烛火摇曳,照得四下里烟雨迷蒙,别有一番清冷的意味。

    有趣!田嗣中精神为之一振,推门踏入净庐,却见陶金蟾气喘吁吁迎上前来,打了个稽首道:“贵客应约而来,贫道一时疏忽,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田嗣中见他满脸堆笑,周身灵力涌动,尚未消退,显然是闻讯匆匆赶来,动用了小挪移道术,可见其诚意。

    二人寒暄数语,入座坐定,陶金蟾唤来一个侍女,殷勤奉上茶汤,田嗣中看了几眼,见她容貌极美,资质颇佳,却带了淡淡妖气,来历颇为可疑。陶金蟾笑嘻嘻为他解惑,这少女乃是人妖混血,一心追慕大道,故此投入正一门下,供人驱使,以求磨砺心性。田嗣中心生感慨,玄门正派就有这等好处,左道旁门要收几个好苗子,百计搜求还不可得,哪像正一门这般挑剔,主动投身,还要为奴为婢,磨砺心性,偏生有人就吃这一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田嗣中与侯祎不同,法相宗宗子,泰羽上人悉心栽培的下一任掌门,迂回拉拢都是多余之举,陶金蟾陪着喝了几口热茶,挥手命那侍女退下,客客气气道明来意。正如田嗣中预料的那样,正一门对弥罗宗左右逢源不无警惕,有意摸清魏十七的底细,故此找上了他。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与李希夷、蒲道人暗中行事,总会落入有心人眼中,如今魏十七浮出水面,连带他们也被挖了出来。

    田嗣中叹了口气,坦然道:“那位弥罗宗宗主的出身来历,田某约略也知道一些,只是之前狠狠得罪了他,连师弟蒲道人都被其一剑斩了,若是口无遮拦,只怕会引火上身。”

    陶金蟾笑嘻嘻道:“债多不愁,虱多不痒,既然狠狠得罪了,再多得罪一遭也无妨,道友只管放心,贫道也是口紧之人,断不会多嘴的。”

    与法相宗相比,正一门无异于庞然大物,拔根汗毛比腿粗倒不全是夸张之词,田嗣中心中一动,试探道:“那位魏宗主修炼血气秘术,神通广大,睚眦必报,若他不依不饶,正一门可否为田某主持公道,从中斡旋一二?”

    陶金蟾何等精明,如何肯胡乱揽事,笑道:“道友是法相宗宗子,自有泰羽上人做主,即便说和,也须得轩辕派这等左道魁首出面……不过正一门虽不便插手,贫道做主,可借道友一件法宝,危急时或可赖以脱身。”

    田嗣中明白对方的意思,作为交换,出借一件保命的法宝已是极限,至于是哪一件法宝,威力如何,却要看他提供的信息有多少价值了。田嗣中低头沉吟片刻,魏十七得出身来历,要数李希夷和他二人最清楚,华山宗轩辕派联手为弥罗宗作保,自然不会轻易泄露,眼下正是奇货可居,不妨卖个好价钱。他将心一横,和盘托出,有些是亲身见历,有些是从李希夷口中听来,无论真伪,尽数抖落给陶金蟾。

    陶金蟾目光闪动,华山派弃徒羊护与醍醐宗弃徒魏十七实是同一人,突厥草原重宝现世,正一门并未遣门人参与,结果错失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睹此人心性行事的机会,反被华山宗和轩辕派抢了先,却是有些失策。不过田嗣中所言真真假假,虽弥补了不少缺漏,并没有十分要紧的线索,他见对方挤不出什么好货来,呵呵一笑,正待敷衍几句,却听对方石破天惊说了一句:“醍醐宗弃徒乃无据之谈,华山派弃徒亦是掩人耳目,那魏十七多半是大能夺舍,转世重生,才有这等通天手段!”

    陶金蟾脸色一凝,目视他良久,郑重道:“道友此言可有根据?”

    田嗣中道:“要什么根据!修道之难,难于登天,我等资质虽非惊才绝艳,亦属上上之选,有幸置身于仙城,得师门悉心指点,数百年如一日,犹比不上他短短数载,如彗星横空出世,非大能转世,可作第二人想?”

    陶金蟾颔首道:“道友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此人来历不简单!”

    田嗣中干脆把话挑明了,道:“你我在此猜测,犹如井底之蛙,能令左宗主轩辕掌门刮目相看,又岂会是寻常人物……在田某看来,正一门这件事做得不够大气,有失名门大派的风范,当真心存疑虑,何不亲自向左宗主相询?”

    陶金蟾叹息一声,翘起大拇指表示赞同,但他身为正一门弟子,却不便多说什么。二人都失了谈兴,相对无语,将杯中茶汤喝完,陶金蟾从袖中摸出一枚铜铃,腔内以棉絮塞得严实,不令其碰撞发声,他将铜铃推到田嗣中跟前,道:“此物名为‘金刚铃’,乃贫道私藏之物,就赠予道友防身,铃腔内刻有一篇斩魂术,修炼得当的话,无异于多一条性命。”

    田嗣中微微一怔,旋即心中一沉,显然陶金蟾对魏十七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并不看好他能逃过杀劫,故此赠以“金刚铃”保命。他沉默片刻,喃喃道:“那夺舍转世的大能,当真如此了得吗?”

    陶金蟾眨眨眼,不置可否,心道:“真是大能转世也就罢了,怕只怕如门主所言,他是被‘血气种子’占了肉身!左宗主和轩辕掌门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们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重要声明:小说“仙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