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儒武争锋 第两千四百六十节:不老女帝


    李淳风这头座山雕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落井下石,要将落水狗彻底用石头砸死的节奏。

    王义甫和卢柏的罪名是什么罪名?

    陷害同僚,欺君罔上,还有胁迫赵信杀人,哪一条拎出来,都是诛灭九族的死罪啊!

    李淳风反正跟整个儒家官员都不对付,既是能够直接打杀其中两个旗帜性的人物,何乐不为?

    可偏偏就在这时,耐人寻味的一幕出现了。

    纳兰女帝竟是没有去管李淳风的提议,而是直接说道:“各位爱卿,还有事就启奏,无事就退朝吧!大将军,你把这个血糊疙瘩的脑袋收起来吧,朕觉得早上用的早膳都要吐出来了。”

    李淳风蓦地皱眉,起身朝着殿上纳兰女帝,沉声道:“陛下,您看此事如何处置?”

    少女模样的纳兰女帝柳眉皱起,明显有些生气的神态,毫不掩饰。

    除了国师李淳风,恐怕连大将军燕破军都不敢在此时触女帝陛下的霉头。

    可李淳风似是根本不甘心这么好的打击政敌的机会,就这样从自己指缝之间溜走,他加重语气道:“陛下,古语云,法令之不行,万民则不治!”

    纳兰女帝语气略带嘲讽道:“国师今儿怎么改用法家的至理名言来教诲朕了?上次朝堂上,您还说‘法令滋彰,盗贼多有’,也就是法令越起作用,民间的盗贼反而越多,世道越混乱……”

    少女模样的帝王轻笑一声:“国师何以教朕?”

    李淳风默然低头,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女帝看了如蒙大赦,但脸色依旧惨白,战战兢兢的王义甫和卢柏两人,冷声道:“你二人罚俸一年,面壁三个月,不得踏出府门半步,两部事务暂由侍郎代理,但大事须由首辅大人代为定夺。下去休要再做这等自作聪明的蠢事情,下去吧!”

    看起来只是罚俸一年,面壁三个月,但关键就在于这三个月当中,刑部和吏部的大事都需要秦枫这个首辅定夺,也就是说,秦枫可以光明正大地往已经是铁板一块的吏部刑部里面掺沙子。

    别说掺沙子了,插刀子都没有问题。

    女帝的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表态了,她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本来该给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儒家官员定什么罪。

    今日法外开恩,可不代表他们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劫后余生的王义甫和卢柏心有余悸,但很多持中间观念的儒门官员,就比如户部尚书钱朵等人则留心去看秦枫的反应了。

    只见原本应该是今日这桩陷害案最大苦主的首辅大人古月,此时脸上居然没有丝毫的不悦和不满,甚至表现出来的愤慨,都还不如国师李淳风。

    就好像是他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样。

    能够让构陷自己的政敌自食其果,甚至一举扳倒对手的绝佳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他竟一点都不觉得憋屈?

    换成其他人,就比如钱朵他自己,这位户部尚书是肯定要气炸的,至少不在朝堂上当场撒泼打滚,讨个公道,至少是

    也要板着脸,撂几句狠话的。

    这都能忍?

    那这位首辅大人的养气功夫,实在是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就在这时,纳兰女帝忽地看向秦枫这边,笑了笑说道:“古首辅,今日你留下陪朕共用午膳。”

    她似是怕秦枫觉得语气生硬了,有些难以接受,居然还笑着补了一句:“首辅上朝第一天,都要被朕留下来陪朕共用午膳,以示君臣相合,这是我朝惯例,爱卿切莫有别的负担。”

    秦枫听到这话,只见周围几人包括王义甫和卢柏都是微微皱眉,便知道根本不存在什么首辅上朝第一天要陪女帝吃午饭的规矩。

    不过是女帝怕他第一次上朝,不习惯那种命令似的口吻,给他秦枫一个台阶下而已。

    可即便这样,还是让群臣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就好像是看到战场上冲杀敌阵,刀头舔血的女将军居然偶尔绣起花来了一样不可思议。

    秦枫当然是看破不说破,拱手作揖道:“既是我朝惯例,臣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话说完,秦枫直起身来的时候,发觉身边的钱朵在翻白眼。

    这位户部尚书显然觉得这事不可理喻啊!

    一君一臣,就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以后是不是古月之后的每一任首辅都得要尊重这个惯例,走马上任后上朝的第一天都要留下来陪女帝陛下用午膳啊!

    这也太荒谬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家女帝陛下做的荒诞事情还少吗?

    早年这位女帝陛下一时兴起,愣是把吏部、户部、礼部和刑部改成了春部,夏部,秋部和冬部,结果害的当时还是侍郎的他被称呼了十几年的夏部侍郎,再带上一点神都星的口音,说起来的谐音就是“瞎不侍郎”,没少让他挨同僚的讥诮。

    这据说还算是好的,据说早年这位女帝陛下迷恋神怪志异,听说《山海经》里记载西王母是女仙之首,结果给自己改称了王母娘娘,这也就算了,她听闻青鸟是西王母的侍卫兼使者,就把御林军改称了青鸟军。

    可把御林军上到统领,下到普通儿郎的十万男儿给坑惨了。

    被人问起来在哪里高就,都不好意思说军队的名字,只敢说在禁城里当差。

    比起这两桩遗祸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荒诞任性,多设一条新任首辅要陪女帝陛下吃午饭的规矩,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众多朝臣散去,原本与秦枫如同仇寇的儒家官员们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纷纷与秦枫行礼拜别,更有人笑眯眯地上来递上名帖,恳求秦枫收下,甚至是求着秦枫收下。

    其中不少都是刚才跟着两位尚书骂秦枫骂的最起劲的那一批人。

    墙头小草,迎风就倒,万古仙朝儒家人的脊梁骨要是能够直得起来,那才叫咄咄怪事。

    秦枫这位首辅倒也像是天生的好脾气,居然也不生气,更没有盛气凌人,一一拜别还礼。

    给人的感觉好说话极了。

    哪里像是一人之上,万万人

    之上的首辅大人,就好像平辈而交的朋友一般。

    倒是燕破军看了秦枫一眼,面带一丝笑意,若有深意。

    就好像是在说,你一共就只有三次机会请我出手支持你,费了这么大周章,最后不过换来王义甫和卢柏这两个老狐狸罚俸一年,你暂领两部三个月,不亏吗?

    他自是不可能用传音入密来跟秦枫对话。

    毕竟这里还有李淳风这一尊不知修为深浅的老怪物在,贸然使用传音入密无异于直接把话送到李淳风的耳边,这是自寻死路。

    所以秦枫朝他的方向遥遥抱拳。

    一个眼神,一个抱拳,已足以交代了。

    燕破军扯动嘴角,张开五指,直接将地上那颗布武境天人得头颅摄入掌心,五指空捏,直接捏爆。

    粉粉碎的骨片,鲜血与脑浆居然被他一手凝成,变成一粒血珠,再一掌捏爆。

    就好像捏爆的不是一个天人境强者的脑袋,而是一只蚂蚁而已。

    待到燕破军走出大殿,那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李淳风这才缓缓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径自离开。

    在他身后,道家官员这才敢依次离场。

    谁都感觉得出来,今天国师的心情不好,而且很不好。

    谁也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待到众人散会,秦枫被宫女请到了一间偏殿,被告知稍等片刻,要等女帝陛下换装。

    秦枫淡淡一笑,自是应允。

    大约一盏茶功夫,宫女又来,告知秦枫可以进皇宫了。

    秦枫便随着这位宫女提着宫灯出了偏殿,走过九曲回廊,穿过养有无数奇花异草,饲养众多精魅的后花园,最后到了一间水榭旁边。

    秦枫一眼就看到水榭里面,一名身穿粉色石榴裙的少女坐在水榭旁边,以一双玉足临于水上,她手里抓着一把谷栗,好似在喂鱼。

    可是哪有可以吃谷栗的鱼啊?

    若不是在她身后是换了一身素白长裙,一手持剑,一手持着莲花阳伞,侍立在旁的唐婉儿,秦枫都要以为是哪个才入宫的偷闲少女了。

    秦枫远远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画面若是一个真实年龄是豆蔻年华的少女也就罢了,偏偏是一个实际年龄可能上千岁,而且掌握有无数颗星辰的女帝,就十分诡异跟违和了。

    在秦枫身边的宫女躬身说道:“首辅大人,陛下吩咐过了,午膳就在水榭之内用膳,您若是来了,只管过去就好了,并不用奴婢再行通报了!”

    秦枫听到这话,也知道自己毕竟在万古仙朝是人家的臣子,这样远远对着女帝的一双玉足看,确实有些失礼。

    正当此时,那位女帝陛下竟是抬起头来,远远看到了水榭侧面岸上,站在依依杨柳之下的秦枫。

    四目对视,她嫣然一笑,随后拍了拍水榭边自己身旁的位置。

    秦枫微微皱眉,一时无所适从。

    因为这位万古仙朝的女帝在巧笑嫣然,她对着秦枫说道:“古爱卿,你过来,与朕一同坐坐!”


重要声明:小说“儒武争锋”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