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祭炼山河 第1041章 魔帅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不说这句话本身略带消极,且非常不吉利,但多少总有些道理。居安思危这种优良作风,如今身处深渊之中,在秦宇看来还是很有必要保持下去。

    因而进入巨鹿城后,他已做好了最坏打算,比如廖师的存在一旦被深渊魔族发现……“快活林”就是秦宇为自己找的一条退路。

    这片目无法纪,混乱不堪,每日不知犯下多少罪孽的阴暗之地,对他而言就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能够逃入其中,或许就有机会逃过一劫。

    正因为如此,对于“快活林”这地方,秦宇做了些了解,所以听到角蟒族青年说话,他目光闪了闪,露出一丝惊讶来,“‘快活林’中还能为自己买命?”

    角蟒族青年面无表情,“我今天心情好。”

    秦宇看了他一眼,缓缓摇头,“那倒是有些辜负了,你今日的好心情,我身上没什么东西能给你。”

    角蟒族青年眉头皱紧,“你想死吗?”

    “当然不。”秦宇笑笑,“我虽然也算是,活了不少时间,但距离生无可恋,还有很大差距。所以活着,是一定要活着的。”

    角蟒族青年眼角抽搐,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沉默几息抬手一指,“出口在那里,现在就走!”

    秦宇挑眉,旋即笑了笑,“如此,就多谢了。”扫了一眼地面上,横七竖八的魔族尸体,心头暗道一声可惜,原本他是想着,借这些深渊魔族,再发一笔横财的。

    虽说魔晶这种东西,秦宇并不怎么在意,但廖师要做炼魔师,这显然是个烧钱的行当,总要有备无患才好。但如今,这念头自是落了空……也罢,再想其他办法吧。

    转身就走,可今日注定了,秦宇不能如此轻易的,就从“快活林”中离开。就在他刚刚转身时,耳边响起娇笑,“黑芒,这人惹了麻烦,故意逃进我‘快活林’里,就这么让他走了,岂非让人笑话。”

    “呼啦啦”周边魔族快速散开,一魔族女子为首,带领数人走来,她身姿颇为高挑,可比寻常男性魔族,加之穿着大胆凹凸之处尽显火爆。

    如今,一双淡紫色的眼眸,正落在角蟒族青年身上,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嘲笑。

    眉头皱紧,旋即舒展开来,黑芒淡淡道:“这里是我的管辖范围,要如何处置,我说了算,萤风你不要多管闲事!”

    “主上给予我巡视之位,这整个‘快活林’里,就没有我不能管的事情,还是说……你黑芒自认实力强大,胆敢质疑主上的任命?”萤风嘴角勾起弧度更加明显。

    黑芒神色平静,一脸不为所动,“我对主上的忠诚,不是你有资格质疑的。”

    “好,那我就亲自来处理一下,这个胆敢祸水东引,闯入我‘快活林’的人。”萤风掩嘴娇笑,扫了秦宇一眼,淡淡道:“去,斩下他的脑袋来,挂在入口处,好让大家知道,招惹咱们‘快活林’,是一件何等愚蠢的事情。”

    “是,小姐!”身后一魔族躬身行礼,上前跨出一步,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双目瞬间赤红,“你身上的味道不错,我会品尝一下你的鲜血,如果味道好的话,那就吃掉你!”

    深渊魔族拥有不下于人族的智慧,但他们体内流淌着,各种强大的魔种血脉,与深渊魔兽同出一源。

    受魔种血脉影响,生性暴戾残留着嗜血欲望,吞食强大敌人强化自我,并不算非常罕见的事情。

    所以,如今这魔族说的,绝非在恐吓秦宇,而是他心底里真实的想法。对这点,秦宇自然感受的清楚,他皱了皱眉,自心底涌出几分冷意。

    虽说因为,深渊之心吸收了部分深渊本源的原因,他现今状态就是一名真正的深渊魔族,可对于这种血腥方式,还是自心底感到厌恶。

    秦宇不想横生枝节,才愿意就此离开,但既然“快活林”的人不罢手,那就看这处巨鹿城的黑暗之地,究竟隐藏了几分实力。

    咚——

    地面巨响中崩裂,双目赤红满脸狞笑的深渊魔族,化作一道黑影扑来,尚未抵达便有暴戾气息,将整个心神笼罩,若是意志不坚,必然会受其影响,心生慌乱恐惧,导致自身力量大打折扣。

    手臂扬起,猛地向下轰出,巨大拳头表面上,包裹着涌动的深渊魔气,撕裂空气发出凄厉破空音,令周边深渊魔族脸色微变。

    这种实力,已经近乎媲美魔将,都说萤风小姐实力浑厚,麾下强者无数,如今一见当真如此,难怪主上对她如此看重!

    “哼!苦牙的魔破击威力越发惊人了,全力轰出下,便是魔将也不敢轻易硬撼!”

    “杀这小子易如反掌,我看这一拳落下,就能将他胸膛洞穿,抓出跳动的心脏来!”

    “嘿嘿,这可是苦牙的拿手好戏,一拳破胸继而取心,反手就能吞到口中咀嚼。”

    “苦牙小心掉,别毁了此人头颅,小姐还要留着它挂在入口呢!”

    萤风嘴角噙着冷笑,余光扫过黑芒,两人都是主上面前,最得力的属下,竞争自是在所难免,暗中早就有了诸多冲突。

    今日杀了此人,便是落了黑芒的脸面,是她占据上风,好让“快活林”里各个山头知晓,谁才是他们最该投靠的人。

    不过,眼神落到黑芒脸上,萤风眉头突然一皱,因为她发现此刻,黑芒神色太平静,似乎根本不久在乎,眼前发生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萤风多想,一声巨响骤然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骨头短碎声,她心脏微微收缩,猛地抬头就见到,一大片阴影倒飞过来,人在半空中口鼻七窍不断喷血,夹杂着一些不知来自哪里的血肉碎块。

    轰——

    重重落地,砸出一只深坑,看着躺在坑底里,明显已进气少出气多的苦牙,空气陷入死寂。众魔纷纷瞪大眼睛,露出惊骇表情,显然没有想到,事情最终竟会是这个结果。

    黑芒瞳孔微微收缩,方才电光火石间,他也只是勉强,看清了秦宇出手。只是一击,没有任何蓄力或者准备,平直打出了一拳,就让苦牙翻滚着倒飞出去。

    如今,眼神扫过地面深坑里,基本上判了死刑的苦牙,他神色变得越发严肃……此人实力,比他预想中的,还要高出不少。

    绝对是魔将级,且实力强横!

    萤风目光从黑芒脸上收回,眼底刹那冰寒,她一个魔族女人能够有今日的地位,抛开自身实力不说,至少脑子是足够聪明,如今已经反映过来。

    只怕,黑芒早就察觉到了,眼前这名魔族不好招惹,所以才会一反常态放他离开。可她却不知此事,自认为找到机会,能打压黑芒的气焰,令自身落入了深坑之中。

    又或者说,黑芒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到来,故意将计就计,引她进入局中……可不论是哪种可能,如今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今日局面,若萤风不能将眼前魔族杀死,她就将颜面扫地!

    这点绝对不能接受。

    深吸口气,萤风抬手一按,深坑里的苦牙,脖颈“咔嚓”一声断裂,身躯抽搐几下,彻底没了声息。

    “你伤的太重,我没办法救你,但苦牙你放心,我会杀了此人,抽皮扒骨为你报仇。”

    她身后,一众麾下口中低吼连连,眼神流露暴虐,被打压下去的气焰,再度熊熊燃烧。

    深渊之中,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杀戮,他们见惯了死亡,既然无法治愈,活着便没有意义,不如死掉反而是解脱。

    更何况,萤风小姐说了会给苦牙报仇,胆敢杀死他们的人,最终都会死的更加凄惨!

    就在这时,黑芒突然开口,“萤风,我劝你就此罢手,带着属下离开吧!”

    萤风沉默一下,突然娇笑起来,胸前花枝乱颤,大片白净细腻动人心神,“我刚刚亲手杀死了,自己亲近的属下,然后你就让我罢手,黑芒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黑芒皱眉,深深看来一眼,“我只是尽到,同为主上麾下的本分而已,既然你不答应,那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

    萤风眼波流转,面颊微微红晕,轻声道:“当然,今日发生的一切,都由我独立承担。”她看向秦宇,迈步向前走去,“的确,是我小觑了你,但能够杀死一位强大的魔将,夺取你的血脉后,或许我就能突破现在的极限。”

    无形气息,从她身上释放出来,刹那便充斥了,周边空间里的每一寸角落。一个个深渊魔族,脸上微微呆滞,然后嘴角露出笑容,似乎陷入到了某种,无比美妙的梦境之中。

    黑芒皱了皱眉,身影退后几步,避开了这股气息笼罩。除了他之外,便只有萤风带来的几名属下,紧紧低头,不敢看她半点,才能勉强抵挡住,这股拉扯心神的力量。

    只不过,看他们身躯不断颤抖,额头遍布细密汗珠,可知也抵挡的非常辛苦。

    深渊海女一族,传说中体内流淌着,梦魇王族的血脉,拥有极其强大的,操控心神的力量。

    在无边无际的,深渊大海之中,海女就是死亡的代名词,任何被她们盯上的目标,最终都会消失在茫茫海域中,直到几百几千年后,或许才会被人发现。

    那一艘艘沉入海底,一切保存完好,却已空无一人的大船,成就了她们的赫赫凶名!

    而萤风,严格来说应该是属于,某种深渊物种,与海女之间的血脉结合,既获得了海女操控心神的能力,又可以脱离深渊海,在陆地之上生存。

    当然,这在“快活林”中,都是绝对的秘密,黑芒也是无意间调查到了这件事。因而一直来,都对萤风忌惮万分,双方虽然暗中冲突不少,却隐忍着没有当面爆发冲突。

    便是因为,黑芒没有把握,可以抵挡海女的能力。

    深渊种族的力量,建立在自身血脉上,除了少数族群外,面对海女的能力天生处于弱势地位。

    再加上,魔种血脉对心神的影响,更加容易受到控制。

    魔将级在深渊中,已算是强者,可面对萤风却占不到上风……因为除了操控心神的能力外,她本身还是一名,强大的魔将级存在。

    当然,因为本身的力量,大都是掠夺而来,所以萤风的力量驳杂,在魔将之中只能算是垫底。

    可再垫底也是魔将级,若心神失守被掌控,除非实力达到魔帅层次,拥有深渊魔气护体,否则必死无疑。

    看着走来的萤风,感受着不断干涉魂魄的力量,秦宇眼神呆了一下。因为这股力量,他非常的熟悉,就好像是本来,就属于他的东西。

    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将其操控在手,甚至眼前这深渊魔女,也可一并掌控。

    感受着胸膛间,深渊之心微微兴奋的跳动,秦宇暗暗思量,莫非是梦魇血脉的原因?

    他这颗深渊之心,之所以凝聚成功,便是借苍梧之力而成,虽说融合了深渊本源后,体内魔种血脉又有蜕变,但说他是一名梦魇王族,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所以,体内流淌着部分,残缺不全梦魇血脉的萤风,要用梦魇一族蛊惑人心的能力对付秦宇……

    怎么说呢,这跟找死没啥区别,而且是主动把刀送到秦宇手里,再把脖子凑上去。

    秦宇脸色越发古怪。

    可如今,他眼神中的呆滞,还有脸上的古怪表情,在萤风看来都是他已经,落入掌控的表现。

    虽说这与她想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毕竟是魔将级存在,能有一些抵抗能力,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她并没有多想。

    眼神变得冰寒,萤风脸上的表情,反而越发温柔起来,红润更胜喘息略显急促。她走到秦宇身边,伸出一双手臂,环抱住他的脖子,身体轻轻的贴到他的身上,在他耳边吐出一口气,“你爱我吗?”

    “爱。”秦宇神色木然。

    “爱我就自杀好吗?”

    “好。”

    秦宇毫不犹豫,翻手插入自己的脖子,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喷洒了萤风一身。她深吸口气,这血液的味道,在她看来如此美味,让她整个心神都要迷醉其中。

    没有任何犹豫,萤风趴到秦宇脖子上,张开嘴大口大口吞咽,每喝一口她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发生改变。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不断自体内生出,滚荡间涌向四肢百骸,困扰她多年的瓶颈,瞬间被冲击破碎。

    “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让力量来的更加猛烈一些吧!”萤风兴奋尖叫,口中吞咽速度更快,而秦宇体内的鲜血,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依旧猛烈的喷涌着。

    体内力量越来越强,最终突破到某个极限,萤风感觉自己一下子,进入到了全新的境界。那是一种,周边天地尽在掌握,心念一动就可调动,无尽深渊魔气为己用的强大意志。

    魔帅!

    是魔帅境界!

    眼泪一下子,自眼中流淌下来,萤风颤动着松开秦宇,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魔帅……我突破到魔帅了……娘你看到没有……我成魔帅了……”

    “那些伤害你的人,驱逐我们的人,都会为自己的举动,付出最惨烈且绝望的代价!”

    “女儿向您保证,会送他们所有人,进入最恐怖的深渊炼狱中,永生永世哀嚎!”

    萤风大哭后大笑,然后看向已经死去,脖颈伤口却仍在,疯狂喷涌鲜血的秦宇,“不,魔帅还不够,我要成为至高无上的王,然后操控深渊的意志,彻底毁灭他们!”

    她扑向秦宇,张口咬在伤口上,继续疯狂吞食鲜血。

    黑芒如坠冰窟,整个人僵在原地,看着趴在地上,不断撕咬大地吞咽泥土的萤风,脸上一片惨白!

    尽管,他已经预料到,秦宇不好对付,却万万没想到,他竟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魔将……不,绝对不是,能够让萤风毫无抵抗,就陷入到了幻境中,这种强大的能力,岂是魔将等级能够拥有?

    难道说,他是一尊魔帅?

    一念及此,黑芒脸色越发苍白,眼眸深处不可压抑的,露出惊恐绝望。作为上等魔将,他更加清楚的知道,魔帅所能拥有的,那种恐怖至极的力量。

    便是十个他联手,面对一尊魔帅,也会被彻底碾压!

    因为魔帅与魔将之间,看似只有一阶只差,却几乎代表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

    实力天差地别!

    秦宇眼神落到他身上,念头微动便猜到,这小子心中所想,看来他的表现,已经彻底吓住了这个,角蟒族的年轻强者。

    念头转动着,秦宇目光微变,抬头看向前方。

    下一刻,一道平静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某之麾下有眼无珠,冒犯了阁下,还请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条生路。”

    语锋平静,却有丝丝阴寒气息,刹那包裹全身,令人不寒而栗。

    似下一刻,便有亿万牛毛细针刺落,将人魂魄撕裂!

    魔帅!

    心念动,调动深渊魔气为己用,如此手段,绝对没有第二个可能。

    秦宇面无表情,与这气息对峙几息,转身离去。

    呼——

    黑芒一下子微顿在地,大口大口喘息中,周身汗如雨下。他从未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似乎下一刻,就将被毁灭吞噬!


重要声明:小说“祭炼山河”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