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明末好女婿 第569章 齐国公威名传四海


    有了王寅的倾力支持,很多事情便方便许多,比如前去寻找私家造船场的张程凯和和刘能,手中就拿着浙江巡抚王寅批的条子,遇到事情可以借用地方官府的名义。

    把手中的事情处理好,往扬州派出了人手之后,刘能便亲自带人陪着张程凯寻找造船的私家船场。

    二人乘坐一艘开浪船离开了杭州,这种开浪船是福船的一种,头尖尾阔,船身修长,竖有两根桅杆,上面挂着纵帆,可乘载四十多人,速度极快,常被用作明水师中的哨船使用,却是经过王寅从浙江水师中调用。船上除了刘能和张程凯以外,还有近四十人的士兵,都是熟悉水性的士兵,是陈越从亲卫水营中划拨。

    张程凯要寻找可以合作的船场,刘能在护卫协助他的同时,更要探查整个浙江沿海地形,绘制地图,为敌情司监控整个浙江做准备。以后要在浙江这个地段长久的发展,上自官府下到普通的民间势力,一切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浙江沿海海岸线绵长,岛屿星罗棋布,数百条大小河流发自西南的山岭地区,蜿蜒向东流入大海,在河流汇入大海的入口处,有着众多的村浦,而最适合造船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而造船的船场往往非常隐秘,山岭隔绝之下从陆路寻找极难发现,也用时太久,所以众人选择从海岸前往。

    船行八面风,开浪船从杭州出发,顺流而下很快便驶入了杭州湾,沿着南岸向东行驶,便看到海岸上涯石嶙峋、郁郁葱葱。

    小半日的功夫便绕过了三山所,过了观海卫,到了宁波府以东海面,扑面而来的便是星罗棋布的大小岛屿,海况顿时复杂起来。

    造船所在村浦往往非常隐蔽,有着离岛遮掩入海口,若不是熟悉海况的人轻易很难发现,除非你紧靠着海岸行船,可又怕有搁浅的危险。

    好在,一行人中有向导在。

    王庆,宁波沿海渔民,四十多岁年龄,在海上奔波二十多年,祖祖辈辈都是吃海上这碗饭的,其爷爷曾经在五峰船主手下当过海盗,和戚家军干过仗,后来倭寇之乱被朝廷剿灭,其爷爷也命丧黄泉。其父亲也做过海盗,后来同样命丧大海。

    而王庆本人同样吃海上这晚饭,去过倭国跟过开台王颜思齐,在颜思齐手下当一个小头领,后来颜思齐在东番岛时突然暴死,郑一官施展种种手段妄图吞并颜思齐所有手下,很多老弟兄和郑一官反目互相攻伐,而王庆也在反对郑一官的行列。

    然而郑一官的手段不是寻常人能比,很快击败了大多数老兄弟,开始独霸一方,等到受朝廷招安转身一变成了朝廷将领掌握着福建水师之后,老兄弟们再也无法与之抗衡,大多都被当作海盗剿灭。

    王庆侥幸逃了一命,再不敢出现在福建海面,回到浙江老家谋生。

    出惯海的人也干不了其他营生,毕竟干啥都没有海上来钱快。好在浙江沿海走私很多,宁波绍兴等府的士绅明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也大都干着走私的勾当,或依靠舟山海盗,或者干脆自己买船出海。走一趟倭国赚上数万两银子,可比辛苦种地养蚕来钱快的多。

    仗着丰富的海上经验,王庆在浙江也混的很开,在一艘走私船上当舵工,每年走上一趟倭国赚个几十两上百两银子,倒也逍遥快活。海上谋生聚散不定,船员们出海则聚在一起,回来后便各回各家。现下已经是六月份,距离东南季风起还有一点时间,王庆便在杭州逍遥,顺便等着船开。

    刘能到处寻找向导,经人指点找到了王庆。一开始王庆还不大乐意,刘能许诺了每月二十两银子的高薪报酬,然后又亮出浙江巡抚的招牌之后,王庆才算就范。

    王庆引领的第一处地方名叫杨家浦,有湍急的河流从杨家浦入海,在河道与大海交汇之处,有一处数百人的村庄。据说杨家浦人的先祖二百多年前本为南直隶人氏,曾参与过下西洋宝船的设计制造,下西洋壮举结束后官方造船业大面积萎缩,杨家也在裁撤之列,经过多年的流离来到宁波海边,半是打鱼半是造船为生。

    杨家浦有这样的悠久传统,不过由于朝廷海禁缺乏合适的外部环境,所以造船技艺实际上是一代不如一代,在最低谷的时期甚至举族懂得造大船者不过十数人,而且都是靠着祖训、守着造船图谱默记空想,缺乏实际操作。

    直到嘉靖年间前东南海上贸易渐渐盘活,走私商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五峰船主王直崛起海上,走私海商多于牛毛,杨家浦有了外部环境的刺激才又焕发了生机,祖传的造船技能重新激活,还从与回回商人、佛朗机人的交往中学到了海外的造船技艺,那时是杨家浦最辉煌的时代。十来年的时间,建造了上百艘大船,其中不乏四桅、五桅巨舰。

    然而好景不长,五峰船主王直被朝廷诱杀,海商们海贸顿时断绝,摇身一变成为了海盗,以海边贫苦渔民为主力,雇佣倭国流浪武士,开始疯狂的攻击大明沿海,史称倭寇之乱。

    “哪里是倭寇啊,大都是走私的海商跑船的渔民,朝廷禁海,从内陆购买不到货物商品,也买不到粮食补给,无奈之下只能去抢劫。当然其中也有不少倭国武士,不过都是海上各大当家雇佣的打手。

    海盗再厉害也无法和大明的军队抗衡,更何况又出现了俞龙戚虎这样的名将,各大当家的军队先后被打垮歼灭。我爷爷当时跟着的是徐海,随着徐海的兵败命丧黄泉。”

    谈起祖上的往事,王庆唏嘘不已,丝毫不以祖上当过海盗为耻。因为在浙江沿海渔村,几乎家家都有人在海上讨生活,人们佩服的能够乘船征服大海的勇士。

    “倭乱平定之后,朝廷海禁更严,杨家浦这些造船为生的村浦便失去了顾客来源,再加上朝廷控制的紧,有那么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生意,过着紧巴巴的日子。知道最近这二三十年,朝廷控制的力度弱了许多,海上有出现了很多讨生活的好汉,走私的海商也越来越多,这杨家浦的生意才又好转了起来。

    当年我在颜思齐颜大当家手下做事时,就来过这杨家浦,颜大当家好些船只都是这里打造。”

    王庆很善谈,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刘能和张成磊却听得津津有味。

    “他们在这里造船,官府就不管吗?”刘能突然插嘴问道。

    “呵呵,官府到时想管,可海上卫所早就被买通了,而且你知道他们的主顾是哪些人吗?大都是浙江的士绅大族,宁波府四大士绅,哪一家没有走私的生意?”王庆不屑道,“有这些乡绅兜着,地方官府谁敢多事?”

    刘能和张成磊相视一眼,顿时了然了。

    “二位大人的背景深厚,但是做任何事都有规矩,可千万不能乱来。”王庆有些担忧道。

    像杨家浦这样公然给走私的士绅甚至海盗造船的,又岂是善茬?王庆生怕双方起了冲突殃及自身。

    “放心,我们可是公买公卖,一切按规矩办事,该给的银钱不会少给他们。”刘能笑道。

    然而要是公买公卖就能解决问题,世上的事情都好办许多了。

    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杨家浦格外的警惕,江湾交界处便有望风的船只,见到陌生船只闯入立刻迎了过来。现在并非太平时光,浙江沿海的卫所战斗力锐减,已经沦为百姓无异,早就震慑不住舟山群岛众多的海盗。故沿海的村浦家家都有自己的武力。而杨家浦因造船而富裕,更害怕遭到海盗的洗劫,村里便有弓手百名。

    站在船头,刘能看到对方是一艘狭长的单桅鸟船,船上有十来个面目黝黑的渔民。为首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汉子,高声喊着刘能听不懂的吴语方言。好在有向导王庆在,张程凯虽是福建人,却在海上多年没少和浙江人打交道,对方的话也能听懂。

    “他们问咱们哪里来,做什么?我告诉他们来自杭州,想来谈一桩生意。”王庆和那汉子对了一句之后,低声解释道。

    然后那汉子又说了一句什么,王庆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说杨家浦不做陌生人的生意。”

    “告诉他我们的身份,生意做不做由不得他们!”刘能冷笑了起来。

    王庆又和那汉子高声交流了几句,就看到那汉子脸上神色剧烈的变幻着。

    刘能静立着,船上的士兵们都凝神戒备,一旦这汉子执意不肯,刘能不介意杀鸡骇猴。若是连浙江巡抚的身份都震慑不住他们,已经不能再指望什么。

    过了一会儿,便见那汉子一挥手,鸟船掉头了。

    “他在前面带路,引领我们入浦。”王庆解释道。

    开浪船驶入江湾没有多久,便看到眼前出现一条宽二十余丈的河流汹涌入海,刘能乘坐的开浪船除了船帆以外,还有四桨一橹,不管风浪顺逆都能行走,十分灵活。

    跟着对方的鸟船驶入了内河,没多远便看到岸上百十栋房屋组成的村落。更吸引刘能的是右岸上两艘即将下水的新船,随着驶近,但见其船高大如楼,足可容纳上百人,船底尖,船面阔,船头昂而张,船尾高而耸。船尾在甲板之上设三层柁楼,柁楼的周围都是护板,护板之外又设茅竹,坚立有如城墙。

    在距离这两艘福船最近时,刘能忍不住下令停了下来,仔细观看。

    “这是两艘三桅福船,走海的海船大都是这种,装货多,操作简单,只需要十多个人便能操控自如。”张程磊对海船十分熟悉,给刘能介绍道。

    “要是我们能有许多这样的大船就好了。”生于内陆的刘能并未看过太多的船只,长江上行驶的江船更是无法和海船相比,只看得目眩神驰,忍不住道。

    “这船也就普通吧,算不得太大,传闻福建总兵郑芝龙的旗舰是一艘四桅战船,那才是真正的高大如楼,不过和西夷人的甲板船相比,又算不得什么了。”张程磊道。

    “张大人说的是郑一官那狗贼吧,确实,他的旗舰是一艘四桅福船,而且他手底下四桅福船不止一艘,当年我跟着傅春大哥时和他打过仗,吃过好大的亏。”多嘴的王庆在一旁忍不住插话道。

    开浪船继续逆流而上,进入了杨家浦,便看到一个五十余精神矍铄的老人站在岸边相迎,那引路的汉子则站在他身旁。

    “老朽杨公汇恭迎各位官人。”老者满面都是微笑,向着走在前头的刘能和张程磊打着招呼,说的竟然是大明官话。

    “在下齐国公属下刘能,张程磊见过长者。”刘能二人回礼道。

    “齐国公,可是大破满鞑的齐国公陈越吗?”老者还未回答,一旁的那个汉子却惊讶道,原来却是会说官话的。

    “时云,休得无礼!”老者训斥了那汉子一句,然后赔罪道:“犬子乡下粗人,不知礼节直呼齐国公名讳,还望赎罪。”

    刘能二人自然不和他一番见识,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早说是齐国公的人嘛,还说什么浙江巡抚派来的。”那杨时云嘟囔了一句。

    “齐国公大破满鞑,挽救天下百姓,是我大明的英雄。若早知道二位是齐国公的人,老朽早就倒履相迎了。”杨公汇好像读过几年书,颇知道礼节,不停的谦让恭维着。

    引二人客厅就坐,有下人送上茶水,又闲聊了几句。杨公汇这才问起来意。

    “二位大人,不知齐国公有何事情,用得到老朽的尽管吩咐。”

    “来到贵浦自然是为了造船了。”张程磊笑道。张程磊是此行的负责人,一谈起造船的事情刘能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哦,不知要造什么样的船?”杨公汇笑着问道。

    “那两只船不知什么价格,需要用时多久?”张程凯未直接作答,指着不远处的那两艘即将造好的新船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明末好女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