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明末好女婿 第1000章 被迫


    北面阻击的军队大败,明军正在衔尾追杀,黄河对岸,明军集结数百艘渡船,正试图强渡黄河。对朝邑的袁宗第来说,即将陷入明军两面夹攻,朝邑和大庆关再不可守。

    袁宗第知道,若是继续打下去的话,自己剩下的这两万人也将全军覆没。所以,他不得不率军撤退,把黄河渡口拱手让出。

    吴平率军到达朝邑时,顺军已经撤退数里。

    “总兵,咱们追吧!”军中部将纷纷请令追杀,吴平却摇头拒绝。

    “对顺军保持威逼之势即可,没必要赶尽杀绝!

    吴平遂下令,在朝邑驻兵修整,接应河东的余枫部渡河。

    余枫部五万北伐军,再加上整编的山西兵将近十万人,想靠着渡船过河需要太多时间。

    于是,军械司一干人等开始搭设浮桥。以百十艘渡船横在河面上,船与船之间以绳索相连,上面铺设木板,便成了简易的浮桥。

    这样的浮桥不甚牢固,恐怕连一次大水都无法经受,不过用以通过河东的明军还是没有问题。

    不过即便如此,从搭建浮桥,到十万明军全部通过,也足足用了五日时间。

    所有明军渡过黄河进入陕西境内,和吴平的大同军合兵一处,向着潼关方向开始行军。

    而此时,潼关的李过已经得知袁宗第的败报,整个人处于挫败沮丧之中。

    原本以为,凭借潼关黄河天险能够把明军挡在山西河南,谁曾想等来的却是接连的败报。

    虽然李过手下还有近十万大军,还有着潼关天险在手,可是既然明军已经渡过黄河到了河西,很快就能杀到潼关背后。若是那样的话,等待自己的将是被明军包围,就只有全军覆没一途。

    所以,潼关已经不可再守!

    李过当即立断,下令撤退,退出潼关,向西安府撤退。为了防止明军追击,留下了大将贺珍把守后路。

    闻听顺军撤退,陈越立刻下令对潼关展开强攻。而此刻的潼关仅剩八千守军,主力已经撤退,仅剩下的这些军队军心早已动摇,面对绝对优势的明军攻击,根本无力抵抗。

    而此时的贺珍,也对顺军的前途心灰意冷,趁着明军攻势停歇之时,派人来到明军阵前请降。

    既然贺珍投降,李奕率领所部兵不血刃的进入了潼关,关中的大门彻底打开。然而,陈越却一点也不高兴。

    “王爷,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张煌言忍不住问道。

    陈越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顺军投降的着实太快了些。”

    张煌言有些不解:“投降不好吗,省得将士们厮杀。”

    陈越道:“若是顺军走投无路都选择投降,咱们的计划还如何进行?”

    张煌言这才明白过来,微微一笑:“王爷,这好办。”

    ......

    贺珍的部队没有怎么抵抗便全部投降,所以八千军队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明军收缴了降军的武器,把他们悉数看押在潼关南侧的野狼谷内。

    贺珍因为是将领,待遇稍好一些,有一个窝棚可以栖身。

    日已黄昏,从潼关关城方向飘来阵阵饭香,明军正在开火吃晚饭。而野狼谷内,却是一片凄凉,八千俘虏除了身上的衣服,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潼关方向流口水。

    “娘的,官兵没把咱们当人看,连一点吃的都不给!”终于,有俘虏骂骂咧咧的道,引得一片附和。

    “算了,咱们既然投降,就要有俘虏的觉悟。被饿上几顿总比吃刀子要强!”贺珍不耐烦的道。身为降军,还想着有好的待遇,这不是白日做梦吗!

    在贺珍的压制下,降军们才勉强安定下来。

    夜晚降临,大部分降军进入了梦想,却也有不少人饿的辗转难眠,士兵王扎根便是其中一个。

    王扎根本是南阳农民,家里贫的很,从生下来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当李过带着顺军残兵从荆州北上路过南阳时,为了吃上饱饭,王扎根毅然投了顺军。

    他身材很高很瘦,活着的唯一意义便是为了口吃的,从来除了吃以外啥事都不想,为了口吃的什么都肯干,被其他顺军士兵称为“吃货”。

    如今,这个吃货被明军营地方向传来的香味勾得心痒无比,根本难以入眠。

    终于,他爬起身来,借着寂寥的月色,向着明军营地方向摸去。

    途径躺着的顺军俘虏,却没人愿意理会他,都他娘的俘虏了,没有人愿意管闲事。

    一路强忍着饥饿,王扎根渐渐爬近了明军营地,却一下子止住了把身子躲在树木石头的阴影中,因为他看到距离明军营门二十多步,有两个明军暗哨在值岗,而在明军岗哨的身前,一堆已经熄灭的篝火还有火星在闪烁,一阵阵扑鼻的香味正从火堆传来。

    王扎根贪婪的呼吸着,从传来的香味判断,应该是烤鸡的味道,这两个明军岗哨应该在吃鸡!

    口水顿时从他嘴巴里流了出来。悄悄地摸起一块石头,向着明军岗哨摸了过去。

    近了,更近了,已经能够听到明军岗哨在窃窃私语。

    “唉,这些顺军降兵真可伶啊,临死前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一个明军岗哨叹道。

    “可怜啥!要是让他们吃饱了肚子再想杀哪有那么容易?就是要饿他们几顿,饿的奄奄一息就没法反抗!到时让他们自己挖上大坑,再往坑里一埋,一了百了。粮食还是留给咱们吃为好!”另一个岗哨冷笑道。

    王扎根不禁倒吸了口冷气。他虽然贪吃,可却并不傻,当然能听明白明军话里的意思!这,这分明是要把全部俘虏杀掉的意思啊!

    这一刻,他心中生满了恐惧。再也不敢去找吃的,下意识的转身就要逃,逃的远远地,好躲过明军的屠杀。

    然而,逃了一段距离,他一下子又止住了脚步,不行,军中还有好些同村的亲属,还有好些叔伯兄弟也在军中,自己不能一走了之,必须回去报信。想到这里,他调转脚步,向着野狼谷狂奔而去。

    “你说的可是真的?”王扎根回来之后,把偷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同村的几个兄弟,然后很快便迅速传开,同样传到了贺珍耳中。贺珍大惊,立刻命人把王扎根喊来,严厉盘问道。

    王扎根畏惧的看着贺珍,连连点头,把事情的经过结结巴巴的说了一遍。

    “贺将军,这就是一个吃货,平日里傻不拉几根本不会说谎。”贺珍的副将知道王扎根,轻轻对贺珍道。

    贺珍点点头,脸色非常难看:“看来是真的,狗日的明军没打算给咱们留条活路啊!”

    “贺将军,咱们不能再等了,趁夜逃吧!这野狼谷虽然地形险恶,但另一面还是有条羊肠小道,咱们小心一点逃出去还是有可能的。”副将建议道。

    贺珍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武器已经被明军收缴,便是想反抗也没有办法。好在得知消息及时,还有可能逃出去!

    既然决定要逃,再不敢耽搁,贺珍当即传令,命令手下士兵不许大声喧哗,若是让明军知晓己方的计划,恐怕再没有机会逃出。

    生死攸关,所有顺军俘虏都明白轻重,在贺珍的带领下,向着谷内另一侧的羊肠小路行去。

    害怕明军察觉,根本不敢点火把,只能趁着月色前进。凄凉的月光照在大地上,影影绰绰的根本看不太清,不时有顺军俘虏摔倒在地,却不敢发出痛呼声。

    为了不让明军察觉,贺珍干脆下令,所有士兵口中衔着根木棍,木棍的两端用绳子绑到脑后,这样便能保证不发出声。

    越往谷内,道路越是崎岖,这种山路便是白天也很难行,更别说晚上了,只能手脚并用爬着前进,不时有士兵失足滚落山谷,却连一声痛呼都无法发出。

    滚落山谷的声音接二连三,走在山道上的顺军降兵人人心惊胆战。可是,夜里走山路虽然危险,却总比死在明军屠杀之下性命丢掉要好。

    贺珍带着亲卫走在队伍最前面,听着身后不时滚落山谷的声音,他心里沉重至极,等到逃出山谷之时,还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人。这一刻,贺珍心中充满了懊悔,若是知道会有现在这个下场,还不如真刀真枪的和明军厮杀一场,也比现在这么窝囊要强。

    天明时分,张煌言亲自带着百十骑兵直入野狼谷,看着空空如也的山谷,脸上露出了微笑。

    “留下一些人,看看有没有顺军俘虏留下来。”张煌言随口吩咐着,策马返回了潼关。

    “王爷,咱们的计策生效了,顺军俘虏已经逃了!”张煌言对陈越禀告道。

    陈越叹道:“以后恐怕再也没有顺军愿意投降了吧。不过这样一来,咱们杀俘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

    张煌言道:“西域太过遥远荒凉,若不如此,顺军又岂会甘心背井离乡远赴西域?只有断绝他们所有的路,他们才会被逼按照咱们的计划行事。”

    陈越微微一笑:“我没有怪沧水你的意思。行大事者本就不拘小节。”

    ......

    袁宗第率先撤退到了西安府,接着李过也带兵回到了西安,整个西安府城顿时一片惊恐。

    明军从东北两面杀来,连李过和袁宗第的大军都无法阻挡,顺军的形势已经非常危险。

    这种形势,比之当初李自成在北京被八旗兵击败退回陕西时还要危险的多。

    毕竟当年,顺军还控制着襄阳四府之地,便是关中守不住还能经武关退往南方。而现在,襄阳是明军地盘,有郝摇旗带着重兵镇守。即便能够击败郝摇旗又能怎样?湖广江西是大明腹地,西军早已溃败,往南是举目皆敌。

    留在西安和明军决战?连拥有潼关和黄河天险之时都无法阻挡明军,区区西安城墙又能撑得了多久?西安城内的顺军虽然还有十多万,可两路明军加起来总兵力足有二十万之多,不论是兵力还是战斗力都远在顺军之上。所以,一旦明军兵临西安城下,等待数十万顺军军民的恐怕只有覆亡一途。

    战,战不胜,逃,又逃往哪里?此刻,西安城内的顺军高层,对前途充满了悲观绝望。

    不过陈越担心的顺军会投降之事并未出现,因为顺军高层都是些意志坚定之辈。

    如李过,如高一功、袁宗第、刘体纯,都是李自成麾下的悍将,都曾随着李自成寇行天下十多年,征战了大半个大明,所以,哪怕已经如此绝望,这些人也不肯投降。

    打不过,逃就是了,往南往北往东都无处可逃,那便往西!

    只是经过一番商议之后,顺军高层便做出了撤离西安向西撤退的决定。

    十多年来,这样的撤退他们进行过无数次,早已轻车熟路。

    当然,顺军中也不乏像贺珍这样,对前途充满绝望想投降朝廷者。毕竟从关中向西,是非常荒凉的陇西甘凉,越往西,人口越是稀少,土地越是荒凉。

    然而没有几日,贺珍便带着数千残兵从潼关一路逃回,带回了明军杀俘的消息。于是乎,再也没人敢生出投降的心思。

    几十万军民陆续撤离西安,向着凤翔府方向而去。李过带着一支军队负责断后。

    探马如飞而来,报告明军出现的消息。东面的临潼,北面的富平,都出现了明军大队。

    “放火!”李过冷冷的喝道。随着他的话,顺军士兵们把手中的火把纷纷扔向屋顶,无数的房屋被点燃,无数的浓烟在西安城上空飘荡。

    最后看了占据了一年的西安城一眼,李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这一离开是否还有机会回还。

    “我只是想提醒权将军,若是交战不利,可带军向西,渡过大漠之后,另有一番天地。这个世界很大,除了大明中土以外,域外还有无比广阔的土地,以权将军之能,征服异族在域外建立自己的国度应无问题。”不久前和陈越谈判时,陈越临别前的话语突然在李过脑中回响。难道,自己真的会被逼的远赴异域不成?

    ps:一千章了,撒花庆祝一下!

    .com。妙书屋.com


重要声明:小说“明末好女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