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盛唐高歌 854 任职军器监


    郑鹏自己出钱来做新式交通工具?

    李隆基闻言,有些疑惑地问道:“修筑一条路,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爱卿准备用什么办法收回成本呢?”

    “回皇上的话,微臣做这些目的不是赚钱,而是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到时火车可以卖票,慢慢收回成本。”郑鹏斟酌地说。

    高力士有些感叹地说:“老奴年近半百,自问阅人无数,像郑将军这种,实属罕见,或许这才是真君子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的一句话,然而郑鹏却不同,当上高官、成为皇上跟前的红人,偏偏放下身段做一个不入流的商贾,还不避讳地做,都说商贾是逐利贪财之人,郑鹏出人意料自己掏钱补贴下属,花大钱护送阵亡将士的遗骸回老家,还出巨资悬赏敌人等等。

    感觉郑鹏一直活在自己的意愿里,从不理会别人看法,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说不出的洒脱。

    李隆基的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开口道:“难得爱卿不求名利地为大唐百姓着想,朕很欣慰,既然是好事,朕也要表示支持,旨意可以给你,沿途用到属于朝廷的用地,也可以无偿征用。”

    郑鹏一听,心中大喜,看着李隆基似笑非笑的目光,心有所悟,马上问道:“哪微臣要怎么感谢皇上呢?”

    李隆基没有说话,只是干咳一声,一旁的高力士接过话头:“郑将军,你的想法有点匪夷所思,皇上也不能从国库拨取钱款作支持,主要是怕引起争议,影响团结,只能暗中支持,这样吧,到时看看占用多少属于朝廷的土地,按价值折成份子就行。”

    听起来不可能,可看到郑鹏信心满满的样子,有心掺一脚,主要是不想泼熄郑鹏的热情,李隆基想想还是支持郑鹏。

    名士酒坊就是双方合作的成功例子,李隆基每个月都可以分到一大笔钱,而这笔钱不用入国库,直接进入李隆基新设的小金库,这样花起钱来方便多了,不怕那些御史动不动就上奏折。

    李隆基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那些大臣也奈何不了李隆基,但可以不用那么烦心。

    郑鹏干脆利索地说:“微臣可以保证,无论那些地价值几何,皇上的分红不低于四成。”

    跟太子不对付,朝野也有很多妒忌自己的人,弄一个这么大的项目肯定惹很多人眼红,有李隆基的加入,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郑鹏巴不得呢。

    高力士不着痕迹地看了李隆基一眼,看到李隆基并没有反对,闻言点点头说:“那,就依郑将军所言。”

    精明啊,郑鹏说的四成是红利,没说是份子,也就是李隆基替郑鹏说几句话和出一点土地,剩下的事全是郑鹏负责,成本不用出,赔钱不用管,有红利最少能分四成,这可是稳赚不赔的好事。

    看到李隆基的心情不错,郑鹏趁热打铁地说:“皇上,微臣还有二个小小的请求。”

    “说!”李隆基简单直接。

    “皇上,李侍郎跟微臣有赌约,这次收地,微臣觉得李侍郎是最合适的人选,一个李侍郎位高权重,经验丰富,二来李侍郎出身宗室,而长安到洛阳很多是达官贵人、大唐宗室成员的土地,正所谓自己人好说话,让他出面最合适,不让李侍郎偷,也不让李侍郎抢,只是依照地价收地,不与民争利,于国有益,附合当日的赌约的条件,希望皇上能首肯。”

    别看李林甫像一个与人为善的老好人,郑鹏知道这是他没上位前的人设,其实他的权欲很大,是那种嘴里叫哥哥、腰里掏家伙的人,被这种人掂记上,就像被毒蛇盯上,李林甫三番二次针对自己,前面是享受假期,暂时没跟他计较,现在有机会,肯定不能轻饶了他。

    从长安到洛阳,沿途最多就是达官贵人的土地、田庄或豪宅,这些人不会在乎那一点地价,要从他们手里要地可不容易,这是一份讨人厌又得罪人的事,对郑鹏来说,没谁比李林甫更合适,等他得罪一大帮人,天天有人想着怎么给他下眼药,看到他到时还怎么升官发财。

    这件事李隆基还是裁判,知道郑鹏没说错,闻言想了想,很快应道:“赌约是哥奴主动提出,自然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是你们的事,朕没有异议,好了,说第二个吧。”

    郑鹏的这点小心思并没有瞒过李隆基,李隆基一听就知郑鹏要做什么,不过李隆基也没表示反对,一来李林甫长袖善舞,是一个能力事的人,让他出马征地,让郑鹏的计划顺利进展,对李隆基和对大唐都是一件好事;二来李林甫突然放弃中立,突然向太子李瑛靠拢,李隆基心里不高兴,正好趁机会敲打他一下。

    最后一点,在李隆基眼中,郑鹏比李林甫重要多了。

    “谢皇上。”得到李隆基的首肯,郑鹏喜出望外,有了李隆基表态,自己施展抱负之余,还可以借机报李林甫背后捅好的一箭之仇,简直大快人心。

    “行了,说你的第二个请求吧。”李隆基摆摆手说。

    郑鹏不敢怠慢,连忙说第二个请求:“军器监分为旧军器监和北军器监,据微臣所知,军器监的甲坊署和弩坊署都设在北都军器监,而旧军器监只有一个火器署,主要是加工和改良火器,微臣精通火器,皇上也答应微臣不参与军器监的日常管理和生产任务,恳请皇上恩准微臣在长安旧军器监办公,如此一来,也能投身于新交通工具的研究。”

    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军器监有四年前就搬到了北都,也就是太原(后称北京),北都离长安太远,郑鹏刚回家享受了家庭的温暧,还真不想跑到北都走马上任,现在一门子心思就是修建大唐第一条铁路,要是去了北都,一切都成了空谈。

    大唐以繁荣、强盛、开放闻名于世,而它的制度也跟很多朝代有差异,就都志来说,以长安(今陕西西安)为京城(后称西京、中京、上都),作为首都,后又设洛阳为东都(后称东京),太原为北都(后称北京),作为陪都,与长安合称“三都”,690年,因为武则天改国号为周,迁都神都(洛阳),史称武周,一直到705年,唐中宗复辟称帝,才恢复“唐”这一国号,把首都迁回长安。

    李隆基的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还有一点没说,就是留在长安,不妨碍爱卿替郑家开枝散叶,对否?”

    行啊,还没正式上任,就开始撂起了挑子。

    郑鹏听得出李隆基并不是真生气,闻言厚着脸皮说:“皇上英明,微臣的一点小心思也没瞒过皇上的法眼。”

    “罢了,准奏。”

    让郑鹏担任军监器,只是一个过渡,不想郑鹏变懒,李隆基把郑鹏视作福将,肯定不会把郑鹏放在军器监里做其它人也能做轻易做到的事,为了秘密起见,火器署太重要,关乎到大唐的国运,李隆基想来想去,最后还是留在长安,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火器署跟郑鹏很对口,所以郑鹏留长安也就顺理成章。

    可以说一举三得。

    正事终于谈妥,郑鹏跟李隆基又聊了小半个时辰,主要是解释自己做火车的想法,没想到李隆基对郑鹏铺铁轨这件事很有兴趣,拉住郑鹏问东问西,等他大致弄明白,郑鹏的口水都快干了。

    等郑鹏走后,李隆基揉了揉眉头,看着郑鹏画的草图,有些感概地说:“这个郑鹏,什么脑子,怎么那么多奇思妙想,铺固定的铁轨,又说做特制的轮子,这样最可限制保证车的稳定,真是匪夷所思。”

    高力士苦笑地说:“简直就是奇思妙想,让人拍案称奇,老奴自愧不如。”

    郑鹏说了那么多,高力士只听明白一小部分,虽说没弄透彻,但是感觉很厉害。

    “刚开始朕以为他要胡闹,现在看来,好像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力士,你盯紧这件事,有什么进展都要给朕禀报。”李隆基也来了兴趣。

    高力士连忙应下,犹豫了一下,有些好奇地问道:“大家,有件事老奴不知该问还是不该问。”

    “是想问,朕刚才想说兰朵的事,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的事吧?”

    主仆两人一起这么多年,彼此都很了解,高力士一开口,李隆基就猜出他想问什么。

    “大家英明”高力士压低声音说道:“突骑施的兰朵郡主,突然不辞而别,连赏赐都没有领就回西域,所说的理由不能让人信服,派人暗中调查才知她怀了身孕,沿途她还派人偷偷买了安胎药,更能确认这一点,算算时间,正好是跟郑鹏一起埋在地下那个时候,郑鹏不是说无后为大吗,看得出大家想反驳他,可话到嘴边却没说,不知大家有何打算?”

    兰朵走得太急、太突然,李隆基肯定要弄清楚,于是派了不良人暗中调查,没想到兰朵竟然是怀孕了,未婚先孕,估计兰朵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借故回西域躲避一下。

    李隆基摆摆手说:“这件事只是一个猜想,一天没确认,一天都是猜测,看郑鹏的表现,肯定不知道这件事,当事者都对郑鹏保密,肯定有她的顾忌和想法,我们静观其变即可。”

    想了想,李隆基补充道:“让人暗中看着兰朵。”

    “老奴遵旨。”

    李隆基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郑鹏就接到委任的圣旨,巧的是,宣旨的人正是高力士。

    宣读完圣旨,高力士笑嘻嘻地说:“嘿嘿,恭喜郑将军,谢恩吧。”

    郑鹏谢过恩,然后接过圣旨,苦笑地说:“有劳高公公,先进屋喝口热茶吧。”

    高力士欣然应允:“也好,这宅子修好这么久,咱家还没好好看过呢。”

    说话间,高力士随意四处打量,一边看一边点头说:“不错,不错,看得出花费了很多心思,虽说不是咱家看过最气派的管宅子,但肯定是最让人赏心悦目的宅子。”

    一进郑鹏的宅子,高力士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无论是假山、凉亭、树木、花草、石桌石椅等等,彼此结合得那么自然、融洽,好像天生就这样的,看起来就赏心悦目。

    这时郑鹏跟高力士并排走在一起,绿姝、林薰儿、跟随高力士一起来的侍卫都下意识跟在后面,郑鹏压低声音说:“高公公,你这话可不对,最赏心悦目的地方,不是皇宫吗?”

    高力士淡然一笑,同样压低声音说:“皇宫只能说气派,不能说赏心悦目,不瞒飞腾,咱家最喜欢就是看着这些花花草草,可皇宫中不常见,知道为什么吗,花草树木容易藏身,有安全隐患,为了皇上和宫中贵人们的安全,只能舍弃了。”

    郑鹏一想,还真是,皇宫自己也进去多次,除了御花园多些花木树木外,其它地方还真不多见,看起来很气派,但少了一些生气。

    崔二带领那些侍卫下去喝茶吃点心,绿姝和林薰儿知道高力士不是外人,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亲自奉上热茶和糕点请高力士享用,这才退回后堂。

    坐在温暧如春的大堂内,看着装饰考究的环境,闻着怡人的檀香,吃着美味的点心,高力士打趣地说:“美宅美人美食,难怪飞腾乐不思蜀,让你走马上任好像让你上刑场一样,知不知长安每年有多少官员盼得脖子都长了,就为了谋一实缺呢。”

    郑鹏伸伸懒腰,打着哈哈说:“多次出生入死,很多事都看淡了,让高公公见笑了。”

    高力士好像有感触地说:“的确,不同的环境,心境也不同,不怕你笑话,想当初咱家的愿望是能天天吃上面汤就满足,谁料到有今日的成就。”

    武则天坐上帝位后,把李唐宗室子弟、包括自己的儿子都视作威胁她帝位的人,大肆迫害、清算,李隆基生日想喝个面汤,还得老丈人把一件衣裳当了换钱才吃上,主子都吃不上,像高力士这种下人,日子过得更是凄苦。


重要声明:小说“盛唐高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