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荆楚帝国 第一百零五章 忧虑


    未改。

    狂风整整了肆虐一夜,直到次日旦明时分风势方才少歇。然而大雪依旧不停,天地间垂着白色雪幕,房屋、道路、树木、田野全都积起了厚厚的雪。一片雪花中,一名五、六岁的童子在雪地中奔跑,穿过树丛、穿过一间又一间屋舍,超某个方向执着的奔去。

    转出闾巷、奔出邑门,一直跑到官道才被一群站在官道旁的邑人堵住。人群密集,矮小的童子看不到官道上的情形,只能听到沙沙雪声、马匹的响鼻声、邑人们的窃语声。无奈中,童子看准一个大人张开的双胯,直接从胯下钻了出去,这才看到官道上的一切。

    身披絮袍羊裘的士卒仰首挺胸,成列成列走在官道上,雪没足踝,他们每走一步都极为吃力。行走的士卒和站在官道旁的大人看到人群里忽然钻出一个不大的童子,不免有些惊讶,被钻了胯下的大人一边摸着自己的蛋一边大骂小竖子,然而童子毫不在意,他小跑的追着官道上士卒,仰着小脸用一种听不懂方言问道:“你等伐秦人否?你等伐秦人否?你等伐秦人否……”

    一个五、六岁的童子追着行军队列瞎跑总是让人厌烦,士卒听不懂方言,摆摆手要他靠后。童子并不畏惧,不但不靠后反而冲前,再想问的时候,身后一名女子大喊了一句‘信儿’,冲上来将他抱着。大军过境,满邑的女子都躲了起来,只有一些童子老人在官道旁纵观这些往大梁而去,伐秦的齐军。女子不算绝色也算是中人之姿,出现在官道旁顿时引起了士卒的注意,只当抱着孩子隐没在人群中,消失不见。

    不自觉间,刘邦看向这名女子,倒不是别的意思,而是他听出这名童子问的是什么。见刘邦死死盯着那名女子,同列的卢绾咳嗽一声,想要提醒。刘邦知道他误会了,道:“此韩语也。”

    “韩语?”卢绾仍然没有听懂刘邦在说什么,这时嘶声从前方传来:“大胜大胜!楚军昨日鸿沟大胜秦人,杀秦人二十万!大胜大胜!楚军昨日鸿沟大胜秦人,杀秦人……”

    “哦……”喊叫的是一名奔走在雪中的讯卒,正在前进的沛师士卒闻声立即欢呼起来。这名讯卒再喊时,一名军吏将他召了过去。

    “如此说来我军已胜?”大学纷飞,次日积雪已不能行车,沛师之将雍勃、齐军之将屈光等将率只能骑在马上往北骑行。他们前日已得知楚军从启封拔营北上,没想到会战已经结束了。

    “未曾也。”讯卒打量着马上的诸人,问道:“敢问屈大夫……”

    “我便是屈光。”屈光骑在马上,他从即墨出发赶往大梁,一千五百多里又是步行、又是乘舟,二十多日的行军人已极度疲惫,但胜利的消息还是让他振奋,双目有神的看着眼前的讯卒。

    “大梁有讯一份予屈大夫。”讯卒打量了屈光一眼,看清了他的高高的楚冠和玄色的朝服,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份飞讯递上。

    “大梁?”大梁去年开始就被秦军围困,飞讯一直不能外传,听到飞讯是从大梁来的,诸人不免多看了讯卒几眼,很怀疑他是秦军的侯谍。“你是何人?”师司马雍齿警觉的问道。

    “司马勿疑,将近黄邑,此乃我妻弟耳。”一个豪杰模样的人不好意思的说话。他身着一件狐裘,脚上却是一双草履。如果当年刺秦的荆轲还活着,定然能认出这是小四公子之一的张耳。

    张耳言来人是他的妻弟,雍齿当即放下的怀疑。在熊荆的命令下,齐军冒险越过楚魏边境进入秦军控制区,驻守麻邑的沛师与齐军一道北上。本来以为会遭遇两三个尉的秦军,谁想秦军连半个尉都没有。双方也为交战,楚齐两军一越过边境,千余名秦卒就逃得无影无踪。

    秦军逃走是好事,但魏地沛师齐军都不熟悉,大军所到之处人人避走,城邑内的官衙也没有一名官吏。好在魏地多豪杰,靠着各县邑的豪杰组织襄助,大军过境饮食帐幕辎重全部无忧。小四公子张耳就是这样与大军同行的。

    两人说话间,屈光已读完了讯文,随后将讯文交给师率雍勃,再对诸人道:“昨日大敖率军大败王贲,斩王贲,杀秦军二十万。鸿沟暴雪,故不能再战王翦……”屈光说话间看向天空,雪不但不止,反而越下越密。他道:“早食至此不过行了十五里,雪若不止,大军今日无法再行。”

    “这当如何?”雍齿没有那份讯,他也知道雪继续下的话全军无法前进。

    “大敖命我等急造滑雪之板,冒雪至大梁与战。。”屈光揖向正与妻弟说话的张耳。张耳见他揖礼连忙回礼。屈光道:“雪若再下,军不能行。讯中言有一计,便是造滑雪之板。”

    “滑雪之板?”谁也没有听过的东西,好在这东西不能描述。

    “一木板耳。”屈光按照飞讯上的描述说道。“高七尺,宽四寸,厚一寸,前端以火煣之上翘……”

    看上起一个很简单的东西,具体描述起来却很是复杂。张耳听了一遍没有听懂,他只知道大军要一个七尺高的长木板,还有两根五尺多高的竹木杆,还要两块皮革将鞋履固定在木板上,还有一些油,他并不清楚这些油要用来干什么。

    木板并不困难,但要六万块之多,这就很苦难了。‘宋无常木’,早在以前宋国的时候,宋地就没有森林大树了,仓促间要六万块木板,唯一能做的就是拆屋。大雪纷飞拆屋、尤其要拆富贵人家的屋舍当然是不可能的,拆穷人家的屋舍也不可能。人家说茅草顶,上面没几根木头。

    “唯有拆戴邑之宫室。”张耳的妻弟戴嘉想到一个地方,立即脱口而出。此时大军已经扎营造饭,士卒大多住在民户里,民户则几户挤在一起,将自己的房舍让出。

    “戴邑之宫室?”雍齿不是本地人,知道戴邑但不知戴邑之宫室。

    “此先君安釐王之别宫也。”张耳解释道。

    “魏王之别宫?”雍齿有些吃惊。既然是魏王的宫室,拆起来就没有那么便当了。

    “战事紧急,魏王别宫亦当拆。至鸿沟后,我必禀告大敖。此战乃列国与秦国之终战,此战战毕,秦人大败,岂惜区区一宫室?””屈光是正朝大夫,六万大军他才是主心骨。他下定决心拆掉戴邑的宫室,诸将并不反对。

    “唯。”张耳当即答应,“弊人即可便使人召木匠至戴邑。”

    大军的位置靠近黄邑,不是前往启封,再从启封至大梁,而是直接顺着丹水至大梁。此处已是人口密集区,附近除了黄邑,还有沙随、牵邑、毫邑、贯邑、葵丘等城邑。民间也有工匠,但工匠够不够,那就不知道了。

    张耳答应完便出了幕府,帷帐掀开的时候,屈光看到了外面的雪密的竟如瀑布,发出一声长叹。这样密的雪,不要说没有滑雪之板,便是有滑雪之板都也赶不到大梁。

    屈光在大梁以南忧虑,另一些人则在大梁以北忧虑。距大梁一百七十里的荣阳,率领十万大军的中尉之将齐褐、景骅也被大雪所阻。

    正午前王贲战败的消息传到了荣阳,得闻这个消息两人面面相觑。蒙恬发明破楚军炮阵后方战术,沙水之战楚军用巫药炸阵,秦军真正与战的只有十万士卒。如今在鸿沟北岸己军选择的战场交战,二十五万一个下午便被十二万楚军击败,完全让人无法相信。


重要声明:小说“荆楚帝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