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办法”


    黎明之剑正文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办法这是琥珀,我的护卫。”

    高文平静的声音响起,也让正怂在后面的琥珀稍微鼓起了点勇气,她抬头看了眼前的三位半人半鹿的女性神祇一眼,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抬手打着招呼:“你们好啊……”

    大地女神盖亚嘴角肉眼可见地抖了一下,脸上挤出来的笑容竟然比琥珀还像哭的,也跟着打招呼:“您好……”

    琥珀一听对方这个“您”字儿顿时就不怂了,整个人跟飘起来似的连眉毛都飞扬起来,高文一眼就瞅到了这货瞬间变化的神色,立刻不动声色地碰了碰她的肩膀:“嘚瑟什么,人家这明显是口误了叫的是你‘身后’那位。”

    说完高文便把注意力又放在眼前的大地女神身上,他干咳了两声引起对方注意,随后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落在对方的脸上,犹豫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要不你们几位先擦擦脸上的血?处理处理头上的伤势什么的……”

    打从刚才一见面他就注意到了三位女神那顺着脸往下流的血,并且瞬间脑补了无数的东西,而且看样子这三位就是这么顶着一脑袋包和半张脸的血跑过来找人的,说真的这一幕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高文自诩此生也算见多识广,但这般清新脱俗的场面那还真是没见过几次,非要寻思一下的话好像也就龙神变成茶叶蛋精这件事的诡异程度能够与之相比但蛋女士那好歹也是个渐变过程,也没有像三女神这样直接顶着二级伤残就跑上门的这么刺激……

    高文不知道的是类似的对话前不久才发生了一次,阿莫恩听见这话之后顿时下意识地扬了扬眉毛,盖亚则显然是个好脾气,她仍然维持着那温和平易的笑容:“这伤口是暗影神力侵彻的结果,只能等待时间推移慢慢愈合,不过请放心,虽然看上去有点严重,但这只是皮外伤,不必在意。”

    高文当场就想说你们几个是不在意了,但旁边看着的人哪能不在意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把这话说出口,因为他总觉得这个话题要继续下去那肯定只能是越来越诡异,而与此同时大地女神的回答也完全证实了他最近一段时间掌握的线索,这让他能强行将注意力放在正事上:“所以……你们果然已经见到夜女士了,你们的伤口也是因此留下的?”

    三女神相互对视了一眼,丰收女神轻轻点了点头:“你果然知道很多东西,阿莫恩阁下说你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智慧和勇敢的凡人,同时也是对神明之事最了若指掌的人,看样子果然没错。”

    “我知道的可能比你们想象的更多,”高文眼带笑意,同时一边开口一边努力无视着眼前三位美丽女士脑袋滋滋冒血的诡异画面,“比如,我还知道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应该并不是完整的‘丰饶三神’你们是丰饶三神的人性半身,对么?夜女士通过某种方法解绑了你们的人性,而你们的神性现在应该还被固定在神位上,以应答机的形式回应着尘世的联系。”

    伊芙终于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在片刻沉吟之后她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们没想到你连这都知道了,那看来我们可以省去很多说明的功夫,直入正题了。”

    “那就直入正题吧,你们来此所为何事?”高文一脸严肃地看着三位女士,“如果我们的猜测没错,在此之前你们应该就已经在尝试与尘世取得联系,这处庭院边缘的那些‘幻影植物’应该就是你们留下的吧?在世间众神中,你们似乎是最早采取行动的三位。”

    “那确实是我们留下的,”春之女神芙洛拉点了点头,“刚才我们已经与阿莫恩阁下提起了这件事正是由于尘世间凡人积极采取的行动,才让众神所受的束缚有了些许松动,而我们姐妹在意识到这种松动的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大胆的尝试。只不过当时这种‘松动’还很轻微,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在神国之外留下些许‘痕迹’而已,又因为幽影界算是尘世与神国之间的缓冲地带,而阿莫恩阁下的力量与我们有着一定的联系,所以我们便选择了这里。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以此来向尘世传达些许信号,让你们知道你们的努力已经有了一定效果,而夜女士的出现……对我们而言也很突然。”

    说到这里,芙洛拉又忍不住看了琥珀一眼,紧接着又飞快地移开视线,一脸认真地看向高文:“按照夜女士的说法,正是由于‘神权理事会’的正确‘操作’,导致众神身上的锁链出现了可供破坏的缺口,祂才能找到机会来介入此事。祂放大了尘世凡人对神权锁链的冲击‘结果’,斩断了我们的神性面与人性面之间的联系。”

    “祂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高文问出了自己始终想不明白的问题,他如今已经能百分之百确定夜女士解决问题的办法就真的是简单粗暴的“手起棍落”,然而这么个简单粗暴到近乎搞笑的办法怎么就能成功切断了众神的神性与人性?考虑到这一切后续的长远影响,这事儿他必须得现在就打听清楚,“祂难道就真的……我说话比较直啊,祂难道就真的是把你们都打了一顿?”

    这一次饶是三姐妹中最沉稳泰然的盖亚脸上都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怪异神色,她嘴角微微抖了一下,努力维持住表情:“从过程上……差不多就是这样,但祂向我们解释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原理祂是在使用一个被称作‘锚点发生器’的起航者设备对我们进行‘切割’。按照夜女士的描述,锚点发生器能针对思潮投影进行冲击,而神性与人性在面对这种冲击的时候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反应。

    “神性会更依循理性和规则来运行,祂会首先尝试维持神职的存续,因此‘保护自身与神位的稳固联系’是神性的优先反应,而人性则有着更丰富的情感,在面临威胁的时候也会有更复杂更激烈的变化,因此‘回避危险减轻损伤’是人性的优先反应。在正常情况下,神性与人性绑定在一起,且后者无法对抗前者,但如今神权理事会已经在这条锁链上凿开一道裂痕,所以锚点发生器释放的强大冲击将足以把神明的两面撕裂开来……”

    高文在旁边听的目瞪口呆,他愣是没想到还能这样,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感叹起航者牛X还是夜女士牛X,想来想去只能说这俩都很牛X,而在惊愕之余他又忍不住念叨了一句:“祂这么解释你们就都信了么?”

    大地女神一时间没有开口,春之女神则有些心直口快:“我们也没办法啊祂打完才解释的,那打都打了……”

    “芙洛拉,不要这么说,”盖亚立刻扭头提醒着自己的妹妹,“夜女士的方法确实产生了效果,不论过程如何,祂对我们的帮助都毋庸置疑。”

    紧接着她又转过头来,看向高文:“另外据夜女士所讲,这个办法祂其实从一开始就很有把握,多年前起航者便是用类似的方法强行将祂从半疯狂状态‘拉’了回来,只不过起航者的技术更加高明,也更具效率,而祂算是把这个办法稍微借鉴了一下。”

    高文忍不住揉了揉脑门,他现在又多了一些对起航者时代那些远古密辛的了解,又多知道了一些当年夜女士被起航者转化为“星图保管员”过程中的真相,但不知为何他竟觉得自己还不如不知道这些,这起码还能在他心中保留一个奇幻瑰丽而史诗般的世界,现在可好,夜女士一棍子下去算是把这些印象给砸了个稀碎,而他还得在这稀碎的世界观冲击下继续跟丰饶三神讨论正事,哦,这个过程中盖亚姐妹还顶着一脸血……

    “不管怎样,从结果上看夜女士是成功了,”高文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心态,“那么接下来祂想做什么?或者说,祂想让你们做什么?又需要我们做什么?”

    盖亚三姐妹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片刻,随后最小的芙洛拉开口打破了沉默:“祂让我们……做好自杀的准备。”

    这个回答让高文瞬间瞪大了眼睛,甚至让旁边始终没怎么吭声的琥珀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哈?你刚才说什么?做好自杀的准备?!”

    而这时候高文脑海中已经念头飞转,大量线索信息在他心中猛然汇聚起来,这些信息曾经浩瀚而琐碎,只隐隐约约勾勒出了某件事背后的逻辑,却从不曾在他面前展露全貌,然而此刻芙洛拉的回答却仿佛一条明亮的线条,瞬间把一切都联系在了一起,他在惊愕中明悟,并意识到了夜女士到底想干什么。

    “祂是不是让你们在神灾爆发的时候对你们自己的神性半身出手然后同归于尽?”他猛然看向三女神中的长姐盖亚,“祂让你们的人性部分获得自由……是为了让你们能用这方法自我了断!?”

    三女神一时间没有开口,卧在不远处始终静静旁听的阿莫恩这时候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这声叹息让高文瞬间反应过来,他扭头看向那昔日的自然之神:“你已经知道了?”

    “是猜到了,隐隐约约的猜测,”阿莫恩扬起头颅,嗓音低缓,“我曾经历过一个神明的所有‘生命历程’,从诞生到强盛,从自由到受缚,从‘陨落’到重生,我比你们都要了解那束缚众神的锁链有着怎样的特性和力量,了解神明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自我了断,这已经是在时间如此紧迫,局势如此危急的情况下夜女士能够带给众神的最大的自由了。”

    他垂下视线,如水晶般的双眼静静注视着高文:“而且,这也是唯一稳妥的办法在抵御魔潮的关键时刻,在尘世各国底牌尽出,工业产能和社会机能都压榨到极限来支撑母星屏障的情况下,来自神灾的额外压力,哪怕只有一点点压力,也将是无比致命的。我知道你还有一些备选方案,高文,你总是会有‘额外的一张牌’,这张牌或许能让这一季文明的存活几率上升一些,但那代价恐怕已经大到了连你自己都不愿意承受吧?

    “而且即便支付了这样的代价,文明的存活几率又能提高到多少呢?即便存活下来了,最后的幸存者们又能把这世界重建到哪一步呢?数量稀少的幸存者真的可以在神灾之后的一片焦土上存活下来么?一场魔潮能持续半年之久,而神灾会在魔潮抵达的一瞬间开始,并在短时间内把整个世界化作焦土,在这长达半年的焦土状态下,母星屏障真能如你计划的那样一直稳定运行么?

    “所以,当丰饶三姐妹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她们已经实现了人性和神性的分离之后,我就猜到了夜女士想做什么。”

    高文轻轻吸了口气,这一刻他却突然想到了自己有一次和琥珀闲谈时随口提到的几句话,当时他和琥珀讨论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在魔潮触发的最终忤逆发生时让凡人们能以最小的代价解决神灾危机,或者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成年礼,而当时他们认真讨论了所有可能的办法,最终却只有一个玩笑般的结论

    期待这种好事,还不如期待众神到时候集体自杀。

    现在,众神决定集体自杀了。

    这个结论竟不是玩笑。

    “夜女士说,成年礼必须由这一季文明的凡人自己度过,祂不属于这个时代,与尘世间的联系过于微弱,能出手将我们的神性与人性分割开已经是她在规则漏洞上最大的突破了,”伊芙一脸平静地说着,“神明的自我湮灭是一种‘干净无残留’的处置手段,不会留下任何外力参与导致的污染泄露或思潮残响,也不会对尘世间造成太大影响,如果我们动手快一些,这甚至不会对凡人信徒们造成太大的冲击只需要一瞬间,他们就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了。”

    “等等,不是……”琥珀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她瞪着眼睛,表情显得很难以接受,“你们就这么接受了?祂说让你们自杀就能解决最终忤逆的问题,你们就……”

    “接二连三的神灾,废土战争,哨兵,逆潮……这些年凡人诸国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盖亚轻轻摇了摇头,嗓音柔和地打断了琥珀,“这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这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们虽然被困在神位上,但我们能通过信徒的眼睛看到世界的变化,我们其实比你们更清楚现在是什么局势。

    “我不知道其他神的情况,但我们姐妹已经认真商量过,如今尘世诸国需要全力以赴来扛过这次成年危机,凡人们已经没有余力来处理神灾带来的压力,那……我们就自杀吧。”



重要声明:小说“黎明之剑”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