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42章:翁雄(新书求收藏,推荐票!)


    在重症监护病房待了48小时,索尔转入了高级看护病房,恢复的不错,第二天就通气了,第三天就已经能稍微的进一些流质的食物了。

    当然还以输液补充能量为主。

    “陆大夫,盛主任叫你去病房区?”

    星期一上班,刚到办公室,盛熙元的助理罗惠民就敲门进来了。

    “哦,好的。”

    星期一,除了例会之外,还要巡房和会诊,是最繁忙的一天,陆希言还起了一个大早过来。

    “陆大夫,索尔先生醒过来后听说是你在关键时刻救了他命,一直很想见你一面,表示感谢。”看到陆希言上来,盛熙元已经在做巡房的准备,莫荣、奚梦瑶等实习医生也都在。

    还有两名外籍医生,一个叫普鲁塞,一个叫桑德理,都是广慈医院的外科医师。

    “盛主任,您是主刀大夫,救他的人是您,我不过稍微的出了点儿力而已。”陆希言谦虚道。

    “陆大夫就是谦虚,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索尔先生。”盛熙元呵呵一笑,对陆希言的恭维很是受用。

    索尔的身份不一般,住的自然是高级病房,并且还有专门的看护,一位四十多岁的法籍修女,玛瑞尔。

    广慈医院本就是教会医院,有不少修女,她们都是兼职护士的。

    还有一位是索尔家的管家,微微秃顶,五十多岁的样子,听奚梦瑶小声介绍,叫欧伯曼。

    这位欧伯曼先生对陆希言十分友好,露以微笑。

    “索尔先生,您今天觉得怎么样?”盛熙元关心问道。

    躺在病床上的索尔冲盛熙元点了点头,他已经可以自主呼吸了,但是还必须吸氧,但是精神看上去不错,眼睛也有了光芒。

    “这位是陆希言陆大夫,就是那天在手术室果断处置切开气管,救了你一命的陆大夫。”盛熙元拉过陆希言来到床前,指着他介绍道。

    “索尔先生,您好。”陆希言微微一颔首。

    索尔眼睛里闪过一丝光彩,吃力的点了点头,右手慢慢的抬了起来。

    陆希言走过去,伸手过去,轻轻的握住了他的右手,用法语说道:“索尔先生,你的手术很成功,会好起来的。”

    索尔的眼睛亮了一下,呼吸罩子里嘴巴微微张了张,听不见他说什么,但是从口型应该能分辨出,他用法语回了一声“谢谢”!

    “玛瑞尔,今天索尔先生的体温和血压测量了没有?”

    “已经测量了,盛教授。”

    “好,给我看一下……”

    “血压还有点儿高,体温正常,我看今天的治疗方案跟昨天一样,不做任何删减,你们觉得呢?”

    “同意!”

    “陆大夫,索尔先生说,等他病愈出院,欢迎您能到家里去坐坐?”欧伯曼管家道。

    “谢谢,我一定去。”

    “陆大夫,陆大夫……巡捕房的一位叫翁雄的探长找您。”巡房还不到一半儿,一名小护士气喘喘嘘嘘的把陆希言给叫住了。

    “翁雄?”陆希言想起来了,孟浩好像跟他提到过这个人,那一次他和孟浩差一点儿被浅野一郎设套坑了,那个给孟浩报信儿的包打听曹德亮就是这个叫翁雄的探长的手下。

    盛熙元等人都停下脚步,朝陆希言疑惑的望去。

    “盛主任,对不住,我那边可能有什么事儿,我先过去看看?”陆希言不知道这个翁雄怎么找上门来了,但肯定没好事儿。

    “你有事儿,陆大夫,你去忙吧。”

    ……

    “人在哪儿?”

    “在您办公室……”小护士回答道。

    “谢谢。”

    快步上楼,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坐在椅子上,中等身材,穿着一身灰格子的西装,翘着二郎腿,头发中分,油光锃亮的。

    “哦,这位一定是陆大夫了,久仰久仰!”翁雄一见到陆希言,忙起身占了起来。

    “翁探长客气了,请坐。”陆希言反手关上门,然后走过去,拿起茶杯,放了点儿茶叶,沏了一杯茶放了过去。

    “翁探长,请喝茶。”

    “陆大夫,这喝过洋墨水的人就是不一样,跟您这一比,我这实在是差太远了。”翁雄讪讪一笑。

    “翁探长,你我素不相识,今天来找我,是看病还是有事儿?”陆希言坐了下来,平静的问道。

    “鄙人翁雄,在法租界巡捕房刑事处担任探长。”

    “翁探长,我们还是说正事儿吧,我很忙的,待会儿还要去开会。”

    “好,那翁某就长话短说了。”翁雄眼神微微一眯,“陆大夫,一个星期前,也就是农历正月二十二日的晚上九点到凌晨两点你都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

    “翁探长这是到我这里来查案来了?”陆希言没有正面回答,那天晚上他当然记得非常清楚了,只是没想到巡捕房隔了一个星期之后,才找上自己。

    这效率实在是不敢恭维。

    “一起命案,死了三个人,跟您有点儿关系?”

    “哦,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大夫,死的人当中有个叫董飞的人其最后一个接触的就是陆大夫您,我们还有目击证人可以证明。”翁雄嘿嘿一声道。

    “噢,有这样的事情?”

    “陆大夫,我们巡捕房也知道您是有身份的人,没有证据,直接把您拘传道巡捕房问话的话,不太妥当,所以,希望您配合一下,如实回答我的问题?”翁雄道。

    “翁探长想要知道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干杀人的勾当,再者说,我也没有杀人动机呀。”陆希言道。

    “呵呵,说的是,那天晚上陆大夫好像一个人去了百乐门?”翁雄干笑一声问道。

    “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这没有问题,我们想知道的是,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百乐门?”翁雄嘿嘿一笑,连忙道。

    “大概九点半左右,不到十点钟,我记不太清楚了,当时喝了不少酒。”陆希言装作一副思索的模样道。

    “陆大夫是怎么回去的?”

    “从百乐门回去,可有不短的路程,走回去不现实,就只有叫黄包车了。”

    “陆大夫还记得黄包车夫的长相,或者特征吗?”

    “不太记得了,我喝多了,就报了一个地名儿,上了黄包车,就昏昏欲睡了,再说,天那么黑,哪瞧的清楚?”

    “那陆大夫是什么时候到的家?”

    “是十一点左右吧,具体是多少,还真没留意。”陆希言道。

    “陆大夫,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最近都十分的不太平,您夜里一个人就敢坐黄包车回去,就不怕被人劫财害命吗?”翁雄问道。

    “这不是有你们这些巡捕日夜巡逻嘛,我有什么好怕的?”陆希言道。

    翁雄笑了笑,若是巡逻有效的话,那法租界的治安还会是这样的,眼前这位年轻的医生是不是太天真了?

    还是读过洋墨水的人还真是跟别人的不一样。

    “能问您一个私人的问题吗?”

    “翁探长,您都说是私人问题了,何必开口呢?”陆希言一张嘴就把翁雄的话给堵了回去。

    “好吧,那我就先问这么多,有任何细节方面的情况,我们还需要随时跟陆大夫沟通,还请谅解。”

    “配合巡捕房办案,早日缉拿凶手,也是一个良好市民应该做的。”陆希言平静的回答道。

    “再见,告辞!”

    “翁探长,请!”陆希言起身送了一下。

    “留步。”

    ……

    那晚杀了人之后,把尸体用黄包车拉到长浜路上的荒山坟地,他就料想到这一天可能会出现。

    法租界内黄包车行都被金九的手下控制,这些车夫大多数是苦哈哈,老老实实的,卖力气赚钱,可有些人并不是。

    像董飞这样的,一看就不是靠拉车吃饭的,手上没有老茧,脚底板也是,细皮嫩肉的。

    这种人还出来拉车,要么就是别有目的,要么就是干谋财害命的勾当。

    能够在法租界干这种买卖的人,背后肯定有势力,而且巡捕房内还有他们的人还说不定。

    这是一条产业链。

    他动了人,自然会有人来找他,只不过,对方没有证据,动不了他,换一个普通老百姓,那今天这姓翁的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他唯一的破绽就是在百乐门前,有人看见他上了那个叫董飞的车。

    一个本来被宰的肥羊结果活的好好的,而盯着他的三只“狼”却死了,怀疑“羊”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是这“羊”虽然弱,可背后也许有狮子,那“狼”也就不敢随意造次了。

    “滴铃铃……”

    “喂,是我,梅梅,家里有事吗?”孟繁星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让陆希言感到一丝惊讶。

    “安子哥,巡捕房刚才来人了。”

    陆希言心里‘咯噔’一下,这在法租界巡捕房混到探长的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茬子。

    “他们问的是正月二十二晚上的事情,我说跟你吵了两句,你就发了脾气跑了出去。”电话里孟繁星道。

    “嗯,巡捕房的一位姓翁的探长也过来医院,问的也是同样的事情,还说我跟一起谋杀案有关,这太荒唐了,我一个大夫,只会治病救人,怎么可能杀人?”陆希言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孟繁星多聪明,巡捕房的人一登门,口风一露,只怕是已经听明白了。

    这配合,天衣无缝。

    “嗯,我就是担心他们会去找你,既然跟你没关系,那我就挂了。”

    “好。”

    放下电话,陆希言好半晌都没有回过神儿来,今晚回去,只怕是有的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