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96章:威胁(求收藏!)


    舒昀的事儿,陆希言觉得自己非常愧疚,如果他早一点把心中的怀疑说出来,也许一条年轻的生命就不会早早的逝去了。

    这个时候说已经晚了。

    哎……

    这个世道,做人做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到办公室呆坐近一刻钟,这才想起来,晚上还有谭四的约会。

    赶紧收拾了准备下班,谭四约了他七点,他得提前过去做准备。

    看到陆希言拎着皮包,手里还拿着大衣,头戴一顶帆布帽子的瘦猴拉着一辆黄包车从他身后过来。

    “先生,侬去哪?”

    陆希言一愣,不仔细瞧,还真认不出来眼前这黄包车夫就是瘦猴,虽然同样是一副瘦瘦的身板儿,可脸上胡子渣渣的,腮帮子微微鼓起,黢黑的皮肤,眉毛都跟之前的不太一样了。

    “巨福路,凯旋歌舞厅。”

    “晓得了,先生,您请上车。”瘦猴老六一口地道的上海话。

    马路对面,一扇窗户后面。

    “他下班了,上了一辆黄包车,那辆黄包车好像在那里专门等他的,要不要跟踪?”井上太郎扭头问坐在沙发上的藤本静香道。

    “你能确定吗?”

    “不太确定,医院门口经常有等活儿的黄包车夫,等活儿和包活儿的很多。”井上太郎道。

    “以他的能力,跟踪的话发现的几率比较大,你以前见过这个黄包车夫吗?”藤本静香问道。

    “没有。”

    “偶发概率的事情,就不要管了,一旦被对方起疑就不好了。”藤本静香淡淡的道。

    “不对,有人跟踪他们,好像还是我们的人。”井上太郎忽然说道。

    “那是特高课的便衣,看起来,他还真是一个香饽饽,让帝国这么多的精英围着他一个人转。”藤本静香道。

    “那这个人的身份……”

    “他现在是法捕房的顾问,特高课那边跟法捕房合作办案,我们的人是监视也是一种保护吧,具体的情况,我需要去打听一下。”藤本静香道。

    “那我们还要不要跟呢?”

    “不必了,画蛇添足。”

    ……

    “陆大夫,有人跟踪。”瘦猴老六可是老江湖了,身后有尾巴,他岂能察觉不到。

    “是日本特高课的便衣,浅野一郎的人,前面找个地方放我下来,我方便一下。”陆希言揉了一下太阳穴,摆脱跟踪,对他来说不算太难。

    “明白。”

    “你要小心,确保自己后面没有尾巴。”陆希言道。

    “好的,陆大夫,你自己小心。”瘦猴老六点了点头,有尾巴,他们就必须分开了,否则,就容易暴露了。

    “喂,蒙特,出来,我请你喝酒跳舞,巨福路的凯旋舞厅,我大概起点左右到,你呢?”下车,陆希言打了一个电话。

    “陆,你怎么想起来请我喝酒跳舞?”蒙特惊喜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我愿意,非常好,我一定到,不过可能要晚一点儿,你不介意吧?”蒙特说道。

    “没问题,我等你。”陆希言挂了电话。

    “老板,给您钱。”陆希言将电话费放在柜台上,一转身,压低了帽檐就离开了。

    ……

    “就这套吧,多少钱?”

    “先生,您真有眼光,这套西服是刚收上来的,一个小开赌钱输掉了,压在了赌场,过了赎回的期限,赌场就便宜处理了,侬先生你给我八十块就可以了。”一家成衣铺内,陆希言挑中了一套褐色的西装。

    “六十。”

    “六十太便宜了,先生再加点儿吧,七十怎么样?”老板一副舍不得的模样。

    “六十。”

    “好吧,好吧,先生一看就是一表人才,日后一定发大财,再来光顾小店撒!”老板最终还是松口了。

    “老板,有试衣间吗,我想试一试?”陆希言问道。

    “有的,有的,从这个小门进去,往里走就是了。”老板手一指道。

    “多谢!”

    换上新买的二手西装,从成衣铺的后门出来,那两个日本特高课的便衣已经被他彻底的甩掉了,这里是法租界,还有谁比他更熟悉这里的街道和弄堂?

    瘦猴老六绕了一些路,确定身后没有尾巴之后,才返回返回巨福路凯旋舞厅,几乎与陆希言一前一后到达。

    “老六,帮我留意一下贝当巡捕房的蒙特巡长,今晚我约了他在这里喝酒跳舞。”陆希言与瘦猴老六进入凯旋舞厅的。

    “陆大夫,你怎么还约了人?”瘦猴老六一呆。

    “放心吧,不会误了四哥的事儿的。”陆希言轻轻拍了瘦猴老六肩膀一下道。

    “四哥在三楼办公室等你。”

    陆希言点了点头,直接上三楼。

    他来过这里,熟门熟路。

    敲门,谭四亲自开门将陆希言迎了进去。

    “陆大夫,你可算是来了。”谭四真是怕陆希言临时反悔不来,那今晚他就要坐蜡了。

    房间里除了他熟悉的丁鹏飞之外,还有两个人,面生,从未见过,一个圆脸蛋,穿长袍,个子不高,眼睛里透着一股子精明。

    另一个则穿西装革履,皮鞋很亮,口袋里还插着一块红色的手帕,大背头,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眼神之中明显带着一股居高临下审视的光芒,让人觉得不舒服。

    陆希言有些不悦,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两个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此隐秘的事情,他居然广而告之。

    不过既然来了,如果就这样离开,只怕是谭四下不来台,他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谭四不值得信任的话,那他只能退出了。

    性命攸关的事情,他居然不提前跟自己商量一下,这算什么?

    “陆大夫,不好意思,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胡大海,胡爷,刚从香港过来,九哥的管家。”

    “陆大夫好。”圆脸的胡大海站起来,一抱拳,行的是江湖之礼。

    “胡先生好。”陆希言也抱了一下拳。

    “这是楚泽,在英商总会工作,同时还担任花旗银行的客户经理,也是军师的助手。”谭四介绍道。

    “楚经理,失敬!”

    陆希言有些疑惑的朝谭四望去,军师的助手,谭四之前不认识吗,还是,他对自己有所隐瞒?

    “陆大夫,我跟楚泽一人负责资金运作,一人负责情报和行动,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们两个是独立的系统,互不干涉。”谭四解释道。

    陆希言明白了,军师的聪明之处,就是将财权和兵权分来了,谭四有兵无粮,楚泽有粮无兵,相互制衡。

    军师一死,这种制衡关系就被打破了。

    楚泽跟谭四是军师的左膀右臂,权力是等同的,谭四可以阻止下面的人见军师,但阻止不了楚泽。

    而胡大海是代表的已故“九哥”的那些帮中的老人。

    这里面关系复杂的很。

    “果然很像,谭四,你从哪儿找到这么一个人,还真是难为你煞费苦心了!”楚泽哼哼一声。

    “楚泽,眼下不是你我争权夺利的时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铁血锄奸团的生死存亡!”谭四怒声道。

    他也忍了很久了。

    “你故意隐瞒军师的死讯,现在又想找一个人来伪装军师,谭四,你到底想干什么,篡班夺权吗?”

    “楚泽,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隐瞒军师的死讯是为了夺回军师十余年来心血,如果没有陆大夫以身犯险,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秋雅那个贱人的真面目!”谭四反驳道。

    “随便找一个人,就把功劳推到他身上,谭四,你当我楚泽是白痴吗?”楚泽反唇相讥道。

    “我看两位的意见还没有统一,不如我先走吧,等你们商量好了再说。”陆希言喟然一叹道。

    “不行!站住!”谭四和楚泽异口同声道。

    “陆大夫,铁血锄奸团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您这一次一定要出手帮我们一次。”谭四恳求道。

    “一个坑蒙拐骗之辈,想一走了之,做梦!”楚泽眼中一缕杀机一闪而过。

    “楚先生,我想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假扮军师,并不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是看在谭四哥的面子上,才答应的,而且,你想留下我,最好考虑一下后果,我不敢保证我会怎么样,但今晚我若是不能从这里走出去,你也没有好下场。”陆希言平静的道。

    “小子,你威胁我?”楚泽怒道。

    “不是威胁,是事实,谭四,这我楚先生大概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陆希言对谭四道,“是你跟他说,还是我自己介绍?”

    陆希言也火了,他也不是没见过大风大浪,连“四哥”称呼也直接变成谭四了。

    “楚泽,我劝你不要冲动,否则,陆大夫的话绝不是儿戏。”谭四知道,陆希言绝不是威胁或者恐吓,凭他现在的身份,真是要出点儿事儿,只怕法租界巡捕房会闹翻天的。

    “你居然是法捕房政治处的顾问?”楚泽呆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陆希言除了是一个医生之外,还跟法捕房有关系。

    “亚尔培路的案子我也参与了调查,虽然我只负责技术勘察方面。”陆希言冷哼一声。

    “陆大夫还救过我的命。”谭四补充道。

    “别以为我愿意掺和你们的事情,要不是谭四三番五次的求我,我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的,楚先生,七点半了,我约了法捕房贝当路捕房的蒙特巡长喝酒,不好意思,失陪了。”陆希言微微一笑,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留下谭四和楚泽四人在房间内面面相觑。

    把蒙特叫来,除了让蒙特给他做挡箭牌之外,也有随时拉他当保护伞的意思,他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多一分准备没坏处。

    事实上,也确实没有坏处,起码现在这个楚泽只怕是胆子对自己怎么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