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182章:陆判


    听完胡蕴之的解释后。

    老李算是弄明白了陆希言要把他给扣了,这事儿,换谁都得怀疑了,手段虽然有些过激了些。

    可是,站在陆希言的角度,他又能怎么做呢?

    如果,他不扣下胡蕴之,手下郭汉杰等人能同意吗?胡蕴之是现在唯一能够提供线索的人。

    而他还没有固定的职业,固定的住所,一旦他一跑了,谁能找到他?

    非常事,非常手段。

    换作是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何况,陆希言只是限制胡蕴之的自由,并没有任何虐待或者严刑逼供的行为。

    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协助调查。

    问题是,胡蕴之也不知道问题所在,聂二小姐跟小公子的行踪之秘到底是何人所为,胡蕴之本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要是他的话,首先不可能再在“铁血锄奸团”等人面前露面了,更不可能等日本人先知道之后,再跑过来告诉楚泽,这说不通呀。

    而且,老李也清楚,胡蕴之是从延安过来的,到上海之前,那浅野一郎已经失踪多日了,怎么可能跟日本人又勾结呢?

    胡蕴之绝不是泄密之人!

    不是胡蕴之,那又是谁呢?

    按照胡蕴之的说的,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很少,就连谭四,楚泽这些左膀右臂都不知道,就别说外人了。

    “其实,我们如果梳理一下的话,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应该有不少的。”陆希言道,“只是,过去了十年,物是人非,想查的话,已经无从查起了。”

    “哼,你不早说?”

    胡蕴之哼哼一声。

    “首先,荣叔当年是如何收买军警,将孩子从狱中带出来的,经手的军警应该这件事,还有,当时的恐怖形势之下,聂二小姐和小公子是怎么离开上海的,这些都可能留下蛛丝马迹,那个时候,军师又是什么身份?外界又有多少人知道?”陆希言分析道,“事情过去了十年,说实话,许多当事人都不在了,很难查清楚了。”

    “那我这身上的冤屈就岂不是洗不清了?”胡蕴之道。

    “不一定,我想了很久,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们把知道军师真正身份的人列出一个名单来,不管是活的,还是已经作古的,都写出来,一个一个的用排除法。”陆希言道。

    “这个工程有点大了吧?”

    “那不妨缩小范围,知道军师身份的,又知道他有家室,并且还知道他妻室社会关系的。”

    “这范围缩小了。”老李也不由的点了点头。

    “胡先生,这个得你来,另外,我可以让楚泽提供一份名单,我们可以进行交叉对比。”陆希言道。

    “好,我来写。”胡蕴之点了点头。

    陆希言知道,即便是这样,也是如同大海捞针,十年前的事情,当事人都未必记得清楚,何况,有是有消息的泄露只是一个意外,根本无从查起。

    “老李同志,我决定了,既然无法回避,只能先答应了,不过,唐锦这个人跟我接触到的其他军统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嗯,关于唐锦,我们也做过一些调查,除了军统的身份之外,这个人还算是爱国和正义感的。”老李点了点头。

    “老李,陆大夫,你们在说什么?”

    “蕴之兄,你以后要往返香港、上海两地,我给你物色了一个拍档,怎么样?”老李忽然一笑道。

    “拍档,谁,你不会说的是陆大夫吧?”胡蕴之眼珠瞪得老大。

    “没错,虽然陆大夫不是我们的人,但是他身份特殊,做你的拍档最合适不过了。”老李道。

    “陆大夫,你的意思呢?”

    “我没问题。”陆希言微微一愣,有些不太理解老李的安排,为何他刚婉拒了自己加入,现在却又要他跟胡蕴之组成一对搭档呢?

    “蕴之兄,我有一些话要对陆大夫说,请你暂时回避一下,没有问题吧?”老李突然道。

    “好。”胡蕴之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

    “陆大夫,请原谅,前天晚上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其实我们是很欢迎你加入的,只是在孟繁星同志面前,我不得不这么说。”老李道。

    陆希言露出一丝惊愕的表情。

    “其实,陆大夫,你也有秘密没有告诉孟繁星同志吧?”老李问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有关他代替“军师”成为铁血锄奸团以及接受重庆方面招安的事情都没有对孟繁星透露分毫。

    “我能理解你不告诉她的原因,一方面你想保护她,另一方面是你也不想让她为难,对吗?”

    “是的,虽然我现在这个身份是替代别人的,可本质上还是我在做决定,这个否认不了的。”陆希言点了点头。

    “其实你对她隐瞒,对她的工作来说,是相当有利的。”老李缓缓道,“一个优秀地下工作者的成长是需要空间的。”

    陆希言好像摸到了一点儿什么,但一时间还有些模糊。

    “这么跟你解释吧,孟繁星同志这条线非常隐秘,非常重要,可我们又不能安排别的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那样暴露的危险就会成倍的增加,而你不同,你是她的未婚夫,你保护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人会怀疑。”

    “您的意思是,让我加入军统,顺便利用军统的力量来保护梅梅?”陆希言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老李到底是什么人呀,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招数来?

    “除了军统,你不是还有‘死神’小组?”老李嘿嘿一笑。

    “……”

    “能不能告诉我,梅梅她的任务究竟是什么?”陆希言必须要问清楚,否则他心中难安。

    “不能,做我们这行的,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妻儿。”老李道,“这是保密需要,同时也是为了安全。”

    “危险吗?”

    “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有任何危险。”老李道。

    “好,我答应你,为了梅梅,也为了抗日。”陆希言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欢迎你,陆希言同志!”老李伸出右手。

    “我这就算加入了?”陆希言微微一呆,不是说需要介绍人,还有考察期什么的吗?

    “当然,你现在只能算是发展对象,需要经过考察之后,才能算的,不过,由于你的身份特殊,我们暂时不能给你建档,但是你可以取一个代号,作为你在我们内部的称呼。”老李道。

    “好吧,我选个什么代号好呢?”陆希言道,“军师”这个代号不算,那原本是别人的,“医生”是他在死神小组内的代号,不能用了,跟职业相关的不能取了。

    对了,他姓陆!

    这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地府有位判官,也姓陆。

    杀汉奸,除国贼不也是一种惩奸除恶吗?

    “判官,这个代号取的有点儿意思,陆判是一位嫉恶如仇,惩奸除恶鬼神,好,你以后的代号就叫判官了,不过,你还得需要一个身份识别的信物或者密语,方便联络和接头以及身份的凭证。”老李道。

    “这个容我想一想,老李同志,你不着急离开吧?”

    “不着急,我还要在上海待上几天。”老李道。

    “那好,怎么跟胡先生说呢?”

    “这个我来跟他解释吧,我跟他说比较好,也说的更清楚一些。”老李想了一下,揽了下来。

    “好吧,正好我也约了人,这里交给你了。”陆希言大方的说道。

    ……

    “先生,我不明白?”

    “汉杰,我的铁血锄奸冤枉过无辜吗?”陆希言反问道。

    “没有。”

    “那我们有没有滥杀无辜呢?”

    “也没有。”郭汉杰摇了摇头。

    “胡蕴之以前还是咱们人,跟军师也是很好的朋友,你觉得他会出卖军师吗,尤其还是一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陆希言再问一句。

    “应该不会……”郭汉杰想了一下道,“但是那个姓李的来历不明,我们怎么能让他知道胡先生在我们这里,还让他们两个见面?”

    “这个李先生身份特殊,我是为了谭四哥他们才把李先生请过来的,我们现在鞭长莫及,只有借助李先生背后的力量帮我们。”陆希言解释道。

    “你这李先生是什么身份?”

    “延安……”

    “先生您是说李先生是共产党?”郭汉杰惊的差点儿喊出来了。

    “嘘,小声点儿,共产党有什么可怕的,你觉得他们比军统如何?”陆希言反问道。

    “他们是一群理想主义者,廉洁自律,而且言而有信,比起军统来说,他们要光明磊落多了。”郭汉杰道。

    “按理说,距离谭四哥他们最近的应该是军统的人,但如果让军统得知日本人劫走的是军事的后人的话,他们会怎么做?”陆希言问道。

    “他们一旦救了人,一定会控制起来。”郭汉杰想都不想道。

    “没错,戴雨农可不管什么祸不及家人,我们之前教训还轻吗?”陆希言道,胡蕴之原本计划刺蒋,结果让汪兆铭被挡枪了,结果本事一人做事一人当,可最终为此死去的无辜之人有多少?

    这件事让胡蕴之才幡然醒悟,刺杀之类的激进手段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会适得其反,激起对方疯狂反扑,无辜者遭到连累。

    “所以,汉杰,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了。”

    “明白了,先生。”郭汉杰佩服的五体投地,跟共产党合作,借助共产党的力量去接应谭四哥他们,比军统的人要好多了。

    至于军统那边日后怎么解释,其实,那又何须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