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217章:有一批军火


    “有一批军火,想不想要?”

    “噗……”

    胡蕴之一口水差点儿没喷出来,他以为陆希言约他出来,是要给他什么情报的,居然说起了军火。

    “多少?”军火,这东西现在比药品还要缺,部队开上抗日前线,没有武器怎么跟日军打?

    “具体数量不清楚,据说可以装备一个团。”

    “上海的地下军火市场我是清楚的,要是把大家的手里的货凑一下的话,别说装备一个团,一个师也不难,这要是哪一家拥有这么多军火那就不多了。”胡蕴之道。

    “一个德国军火掮客,有前科,坐过牢,谭四以前跟他买过军火。”陆希言道。

    “他说的不会是费恩吧?”

    “你知道这个人?”

    “如果你不说这个人有前科,我还想不起来,这个人我听说过,过去曾经风光过一阵子,但是现在几乎听不到他的消息了,你确定他手上真有一批军火?”胡蕴之怀疑道。

    “目前还不能确定,但如果是真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吃下来这批军火。”陆希言道。

    “嗯,如果有,先要搞清楚这批军火都有什么,什么品质,又是什么价格,才能做决定。”

    “放心,我知道的。”陆希言道,“如果真有一个团的军火,我吃不下来的,钱不够的,所以,你得想办法。”

    “行,我知道了。”胡蕴之点了点头。

    ……

    从摩西咖啡馆出来。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来,紧接着一辆辆警车冲上了街道,至东往西,呼啸而去,人群纷纷避让。

    又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案子,这乱世。

    一抬手,陆希言上了一辆黄包车。

    “去广慈医院。”吩咐一声。

    ……

    “医生,医生……”此时的广慈医院急救室是乱成一团,一辆警车拉着一个重伤员过来。

    年纪看上不不是很大,衣着十分体面,但是全身上下七八处伤口,鲜血湿透了衣服,尤其是脑门上一把寒光闪闪的利斧,直接嵌在上面。

    “把最好的医生给我找来,快!”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急吼吼的,眼神通红,仿佛要吃人的模样,“我要你们马上救活他,马上……”

    “曾先生,您先冷静,我们一定回尽全力抢救病人的,请您冷静!”

    “冷静,我怎么冷静……”

    “曾先生,我是法捕房政治处督察长唐锦,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关于少公的遇刺,我们也很痛心,但请您先控制情绪,不要打扰医生的抢救。”唐锦接到齐桓的禀告,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

    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了,汤少川在自己家里遇刺。

    要不是发现的早,估计人早就没了。

    “把曾先生带离这里,封锁急救室,不能让任何记者或者无关人员进来!”唐锦命令一声。

    “马龙呢?”

    “马龙长官去现场了,不过已经确定凶犯了,是三个人,一个是汤家故交之后,叫夏志磐,另外两个是古董店的老板和伙计,怀疑是……”齐桓禀告道。

    唐锦浑身一震,他已经猜到是谁干的了,问题是,他也想不到赵立军下手这么快,还是直接闯入人家家里把人砍了,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这份胆量一般人还真没有。

    重伤的人是汤少川,这消息根本瞒不住,何况是用警车直接给拉到医院的,这个时间,看到的人不少。

    再者说,曾德广突然出现在广慈医院,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汤少川出事儿了。

    没过多久,那些消息灵通的记者们就如同鲨鱼闻到了腥味儿,蜂拥而至,要不是唐锦先封住了进出医院的大门,那场面真有可能失控。

    陆希言是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约胡蕴之出来的,这一回来,看到医院门口聚集了大量的人群。

    还有很多记者,高举照相机,门口还架起了警戒线,所有人都被拦在警戒线外,只留一个通道。

    陆希言微微一皱眉,怎么回事儿,他来广慈医院工作大半年了,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巡捕房把医院都快封了。

    “兄弟,借个火,这发什么什么事儿,怎么巡捕房把医院封了,不让进?”陆希言走过去,轻轻的敲了其中看热闹的人的肩膀道。

    “你还不知道吧,听说有个大人物在家让人给砍了,血刺啦啦啦的,可吓人了,人拉到医院,里面正抢救呢……”

    “大人物?”

    陆希言点燃手中的香烟,道了一声谢,径直走了过去。

    他是法捕房的顾问,又是广慈医院的明星医生,巡捕们自然是认识的,根本没有人阻拦,直接就从通道进去了。

    “老陆……”

    陆希言已经猜到送过来的人是谁了,他还真不想掺和进来,谁曾想,还是被唐锦看到了。

    “唐兄,这么大阵仗,是出什么事儿了?”陆希言可不能装作没听见,只能转过身来,讪讪一声。

    “别跟我装,你能看不出来?”唐锦一张脸都愁成了苦瓜了。

    “真是他?”

    “赵立军化妆成古董商人,伙同汤家一个故交之后,混入汤公馆,用藏在古董花瓶里的一把特制的小斧子,从背后袭击了少公,事后大摇大摆的从汤公馆正门离开,家里的仆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唐锦一边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一边问陆希言要了一根烟,点然后猛的抽了两口。

    赵立军这个计划,陆希言早就察觉了,只是他不能跟唐锦说,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赵立军”的。

    再者说,赵立军什么时候行动,也不会通知他,他也没有义务阻止。

    谁知道汤少川有没有落水?

    起码从现在看,汤跟日本人的关系太暧.昧了,就算说他已经落水当了汉奸,也是有人相信的。

    何况最致命的是,他对自己的行为根本不对外任何的解释,清高自傲,那有时候会致命的。

    “通缉令已经发出去了,全城搜捕。”

    “人怎么样,有几分希望?”陆希言问道。

    唐锦摇了摇头:“送来的时候,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伤的太重,脑门上让人给砍了一斧子,也就是尽一下人事。”

    “那我先去了,有事儿通知我。”陆希言道。

    “嗯,这一次就不给你添麻烦了。”唐锦道,陆希言现在是需要保护的,一个竹内云子就引来那么大的影响。

    “谢了。”

    回到办公室,没过多久,就传来消息,汤少川抢救无效,宣布死亡了。

    这样一起有预谋的入室杀人案,案件非常清晰,案犯也锁定了,几乎不需要花多大力气侦破。

    主犯夏志磐、尚海,从犯王兴国,李阿大一共四个人,现场三个,看店的王兴国也算。

    四人全部在逃。

    法捕房发布悬赏,主犯夏志磐和尚海是三千元,从犯是五百,这是提供线索的,抓到的话,另有重赏。

    这件案子影响牵连很广。

    基本上第二天一早,上海滩所有的报纸都报道了这间入室杀人案,诸多猜测纷纷出炉。

    有推测是日本人收买不成,派人刺杀的,又没有明说,但却有倾向性的指出这是重庆政府所为。

    还有其他的说法。

    但基本上就是这两种可能性了,不是日本人杀的,那就是重庆方面指使潜伏在上海的军统干的。

    第三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双方在舆论上掀起了一方争吵,都在为自己说话,只不过问题的焦点是,谁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汤”落水。

    这也成了一桩悬案。

    汤遇刺身亡,出任伪职的可能性为零,至少也让日本人的“南汤北武”的计划遭到了重大挫折。

    汤公馆摆起了灵堂,前往吊唁的人络绎不绝。

    日本人在他身上下重注,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种人如果真的落水,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重庆方面下令褒奖,并拨付5000元作为丧葬费用,并肩生平事迹记录留存,也算是盖棺定论了。

    当然,这件事不是就这样完结了。

    总有人要为这件事背黑锅的,毕竟死了一个党国元老,军统方面,上海区区长邹淮是首当其冲,赵立军是他的下属,上司给下属背锅,这是正常的。

    当然,这里面只怕也有私人矛盾。

    还有,需要抛出去一个替罪羊,戴雨农不能拿自己的心腹爱将推出去,只能找个个头更大的。

    邹淮被撤职了,在新来的区长到任之前,由赵立军暂代区长之位。

    这对“铁血锄奸团”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好事儿,邹淮这个人还是好说话的,起码合作的态度不错,双方相处还算愉快。

    可赵立军这个人,自恃功高,嚣张不可一世,从他一来上海的动作就看得出来了。

    此人是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格。

    这个时候,陆希言下令“死神”小组全面暂停跟军统上海区的联络和合作关系,但凡在工作中有过接触的人,全部进入静默。

    当然,双方的沟通渠道还是保留的。

    总不能再给日本人挑拨离间的机会。

    对此戴雨农很是不满,可他又拿“军师”没办法,‘死神’小组严格来说不隶属于军统。

    为了自身安全,这么做也无可厚非,谁让军统方面调整人事关系呢?

    另外一方面,赵立军行事嚣张高调,迟早会出事儿,陆希言是不希望被这个家伙给连累到。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