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319章:拙劣的刺杀(二)


    “先生,她……”

    陆希言一努嘴,闫磊点了点头,抱起那昏迷的女杀手,走过去,打开汽车后备箱,塞了进去。

    “安子哥,你怎么?”

    “梅梅,你不觉的在这个地方,巡捕居然现在才来?”陆希言小声道。

    “巡捕房有人……”孟繁星惊讶的掩住了嘴唇。

    “一会儿我来应付,你不要说话。”陆希言吩咐一声。

    一队身穿法捕房制服巡捕赶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瘦黑的安南人,看领章应该是一个副巡官。

    “怎么回事?”

    馄饨摊子一片狼藉,地上还躺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仰面倒在地上,嘴里插着一个筷子,后脑勺下面还有一滩血迹。

    另外两人哼哼唧唧的,也躺在地上。

    “队长,人已经死了。”一名巡捕上前摸了一下脉搏,跑回去禀告道。

    “把人统统带回去!”那安南副巡官冷冷的下令道。

    “慢着,这位警官,你不下令勘察封锁现场,也不问话,就这样把我们带回去,到底什么意思?”陆希言怒了。

    “巡捕房办案,你一个杀人犯还敢多嘴?”安南副巡官喝斥一声,“给烤上带走!”

    “这手铐你给我戴上不难,但想要摘下去可就不容易了!”陆希言冷冷的一笑,提醒对方道。

    “威胁警察,还没见过你这样的嚣张的杀人犯,等你到了巡捕房的号房,就知道威胁我的下场了。”

    “……”一名巡捕好像认出陆希言来,跑到那安南副巡官耳边小声禀告。

    “不管是谁,只要犯法了,我们就要抓人!”副巡官不为所动,简直要给陆希言三人和老汤四人都戴上手铐。

    哎,忠言逆耳。

    去贝当路巡捕房,他还真不怕,蒙特就是贝当路巡捕房最高长官。

    “带走!”

    “别拉拉扯扯的,我自己会走……”

    ……

    “什么,这个阮福林,他是吃了豹子胆了!”蒙特是被人从被窝里交出来的,一听说自己手下把陆希言当成“杀人犯”给抓了,那还了得!

    “阮福林呢,叫他来见我!”

    “阮副巡官正在审讯室提审犯人?”手下人小心的禀告道,都提醒那个阮福林了,有些人就算是犯了罪,也不能随便乱抓,他倒好,非要抓人,还让人戴手铐,这没好果子吃了。

    谁不知道这陆希言不但是法租界的明星大夫,还是政治处的高级顾问,又是蒙特长官的好友。

    阮福林还真以为自己是跟葱呀!

    想出名想疯了吧。

    审讯室内,陆希言戴着手铐,平静的说道。

    “阮警官,你最好想清楚,你一旦给我用了刑,可不仅仅是脱了这身衣服这么简单了。”

    “陆希言,还是老实交代你的杀人的经过吧。”

    “人是我杀的,但那是他想杀我,我被迫还手,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陆希言认真的道。

    “你骗谁呢,侯天来跟你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你?”阮福林一拍桌子,怒喝一声。

    “是呀,我跟那个侯天来无冤无仇的,我又为什么杀他呢?”陆希言反问道。

    “你,你这是狡辩!”阮福林脸胀得通红,“来人,不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他是不肯说实话。”

    “来,尽管来,我也想试一试巡捕房的刑讯逼供是什么滋味儿?”陆希言呵呵一笑,说实话,他听说在军统的训练中,有刑讯逼供的考验,不过,他自己没有经历过,也很想试一试。

    自己到底不能不能经受住这样的折磨和考验。

    “扒了他的衣服,让他先尝一尝挨冷的滋味儿!”

    “阮头儿,还是别上刑了,万一上面追究下来……”

    “怕什么,他自己都承认了,人是他杀的,杀人重犯,用点儿刑算什么?”阮福林一瞪眼道。

    “我是自卫杀人,不是你说的那种杀人,阮警官,你要搞清楚概念,谋杀是要偿命的,自卫杀人,最多也就坐几年牢,甚至更多的时候是无罪的,你对一个无罪的人用刑,看来你真是不想干了。”陆希言纠正道。

    “还敢嘴硬,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动手,出了事儿,我担着!”阮福林厉声喝令道。

    扒掉大衣,西装,衬衫,领带……

    “陆大博士,你可以忍,也能忍,但是你那如花似玉的太太可就……”阮福林嘿嘿冷笑道。

    “阮福林,你要是敢动梅梅一根毫毛,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陆希言彻底怒了,他真是低估了一些人的无耻和狠毒。

    “到了这里,有几个敢说自己是清白的,给我打!”

    “阮副巡官,我们……”

    “出了事儿,我担着,你们怕什么,不就是一个顾问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阮福林冷哼一声。

    “阮福林,你这个王八蛋!”刚走到门口的蒙特听到这一声,暴露之下,一脚踢开了审讯室门。

    冲了进来,连甩了阮福林两记响亮的耳光。

    “蒙特长官。”阮福林一看清楚来人,顿时吓的不轻。

    “陆,你没事吧,伤着没有?”陆希言不但是他的合伙人,还是财神爷,就算他真的杀了人,他也要想办法帮他摆平了。

    “没事儿,幸亏你来的及时,要不然,我还真是要倒霉了。”陆希言道,“谁给你的消息?”

    “不是你派的人吗?”

    “我的人?”陆希言一愣,孟繁星和闫磊都被带进来了,还有谁知道他被抓进巡捕房了?

    这事儿有些奇怪,不过,他放在心里,不打算深究。

    “来人,把阮福林给我关起来。”蒙特做事也很干脆,直接下令将阮福林给扣押起来,他不傻,敢在自己的辖区对陆希言下手,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否则一个安南巡官儿有这么大的胆子?

    “老陆,这件案子,我在老汤的馄饨摊子吃夜宵,突然被人围住了,想要杀我,领头的被我杀死,还有两个被我们打伤,其余的跑掉了。”陆希言解释道,“我怀疑,这个阮福林已经被人收买了,否则,他一个安南巡官为什么如此针对我,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认定我是杀人凶手,还要对我严刑逼供?”

    “你说的都是实话?”

    “当然,买馄饨的老汤亲眼所言,我还能撒谎?”陆希言道,幸亏有人证,不然,还真说不清楚呢。

    当然还有你受伤的那两个家伙,这也是人证。

    “有人证就好办。”蒙特点了点头,就怕是一家之言,那就不好说了,有不相干的人作证,这就好办多了。

    孟繁星和闫磊都恢复了自由,审她们的都知道分寸,没敢跟阮福林那样乱来,什么问题都没有。

    看来是冲他来的。

    陆希言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搞的对方非要取他的性命这么严重。

    思来想去。

    他最近得罪的最狠的就是那晚在霞飞路巡捕房,扇了那个叫“雯姐”的老鸨十几下耳光。

    难道今晚的刺杀是那个“雯姐”策划的。

    这不是没有可能,“雯姐”通着任文祯,在巡捕房内肯定有关系,手底下也有人,花点儿钱收买一下安南巡捕,不难办。

    除此之外,陆希言实在想不出是谁策划了这么一起拙劣的刺杀。

    从那眉心带瘤痣的汉子带人追赶那女子,他就起疑心了,他所在的街道,一向治安良好,这些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未能惊动附近巡逻的安南巡捕。

    这是怪事儿之一!

    妻儿,那女子虽然步履踉跄,可没有一点慌不择路的感觉,而且,似乎是突如其来的被追赶。

    然后,她们一路跑过来,隔着老远就喊着“先生,太太”。

    这就更让陆希言起疑心了,隔着那么远,光线并不是亮的情况下,她居然能认出他跟孟繁星是一男一女,还直接点名说她们是夫妻。

    就算认清楚男女,在没弄清楚关系的情况下,不应该是喊“先生和小姐”吗?

    以上三点!

    陆希言基本判断,这是一伙儿的,在演戏,要么就是碰瓷儿,要么,就是要对他们三人不利。

    只是没想到这伙人居然要置他于死地。

    看起来,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姐,姐,我姐呢……”孟浩带着人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孟繁星,激动的扯着脖子猴道,“姐,姐你没事吧,谁干的,那个王八蛋抓的我姐?”

    “小浩,别叫,姐没事儿,你姐夫差点儿让人给用刑了!”孟繁星心疼的说道。

    “什么,谁干的?”孟浩气炸了!

    他是从贝当路巡捕房出去的,虽然走的时候只是个小小的华探,可是他人缘还不错的,也交了一些朋友。

    这一次就是值班的巡捕中有一个是他的朋友,看到孟繁星被带回来,偷偷的给孟浩值班的大自鸣钟巡捕房打了一个电话。

    孟浩一听,急了,带了人就过来了。

    “阮副巡官。”

    “阮福林?”孟浩一听,更火了,因为过去在贝当路巡捕房,这个阮福林就跟他不对付,总是找他的岔子,而且还爱在原来的巡长面前告状,蒙特来了之后才好了一些。

    “那王八蛋在哪儿,我削他去!”

    孟浩冲进了拘留室。

    “小浩,别去……”孟繁星伸手想要拦住孟浩。

    陆希言倒是嘿嘿一笑:“别拦着,让他去。”

    “你这不是唆使他知法犯法?”孟繁星一跺脚道。

    “我刚才在里面受到的,就让浩子替我还回来,别担心,他气归气,还是有分寸的。”陆希言道,“走,咱们该走的程序还要是走的,蒙特也好交差。”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