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540章:病历


    送走唐锦一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阿香,你去开车,丽瑛姐回去。”另外一边,孟繁星也吩咐阿香一声,这么晚了,让蓝丽瑛一个人回去,实在是不放心。

    蓝丽瑛也没有推辞,她也知道,晚上一个女人回家不安全,何况,最近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在跟踪她。

    因此,她的安全不得不防。

    忙了一天,客人都送走了,总算是清闲下来了。

    “梅梅,今天累了吧,我给你捏捏?”陆希言轻轻的手放在孟繁星的肩膀上,给她捏了起来。

    “我还没七老八十呢,行了,无事献殷勤,说吧,什么事儿?”

    “你会说日语吧?”

    “会,怎么了,你不是跟我学过一段时间吗?”孟繁星问道。

    “我那点儿日语也就能在家跟你说说,跑出去说,还不被人笑掉大牙,我是有一件事,得请你帮忙?”陆希言道。

    “左边,用点儿力!”

    “哎,好咧。”陆希言忙左手忙移动一寸,手上的力道也加大了一些,求人帮忙,态度怎么的也要诚恳一些。

    “不错,到底是当医生的,手劲儿就是不一样,说吧,啥事儿?”孟繁星舒服的闭上眼眸道。

    “帮我跟踪一个人,我要知道她跟谁见面,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又不能被她发现。”陆希言轻咳一声道。

    “什么人?”

    “一个女人,叫韩彩英,花名,小牡丹。”陆希言小声道。

    听到是个女人,还有花名,孟繁星立刻眼眸睁开来,闪过一道亮光,转过身来,质问道:“跟你什么关系?”

    “梅梅,你误会了,这女人要真跟我有什么不清楚的关系,我会让你跟踪吗?”陆希言忙解释到。

    “说的也是,你也没这么傻。”孟繁星说完忽然觉得不对,陆希言不傻,她刚才的反应不是恰好说她自己傻了?

    “把这个女人的资料跟我说一下?”

    “韩彩英,女,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朝鲜族人,差不多是两年前从半岛逃亡来到上海……”

    “有生活习惯方面的介绍吗?”

    “有抽烟的习惯,喜欢抽一种美人牌的女士烟。”陆希言早就有准备,走过去,从抽屉里掏出一盒美人牌的香烟,递给了孟繁星。

    孟繁星拿起烟盒放到鼻子底下嗅了一下,然后道:“你点上一根,抽一口我闻一下。”

    “好。”陆希言依言抽出了一根香烟,点燃之后,抽了起来。

    “这个烟的味道比较淡,有一种淡雅的香味,我记住了。”孟繁星道,气味追踪在跟踪过程中是非常厉害的一种能力。

    当你跟丢了目标,而又无法判断目标的去向,空气中留下的气味是最佳的媒介,当然人的鼻子比不了狗鼻子灵敏,但有些人天生的对气味敏.感。

    “战斗力如何?”

    “这个就不知道了,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陆希言道,虽然他要求“死神”小组的成员学习日语,但到目前为止,能数量掌握日语对话和交流的,没有几个,而且如果是男的跟踪的话,更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女的就相对的心理戒备小很多。

    这件事必须得完全信得过的人去做,思来想去,只有妻子孟繁星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我什么时候开始?”孟繁星没有问为什么要她去做这件事,她相信陆希言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等到让她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

    “明天吧。”

    “好。”孟繁星点了点头。

    这也是经过陆希言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他原本的想法是保护孟繁星,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可他并没有意识到,在这样大环境之下,他不可能随时随地的在孟繁星身边,过度的保护反而未见得是一件好事儿。

    孟繁星也是有丰富的地下工作和战斗经验的,如果仅仅让她做一个富太太的话,那她这一切能力就会随着时间而不断退化。

    这若是和平时代,没什么,可这是在凶险万分,危机四伏的上海,他不能太自私了,把孟繁星视作自己的私有。

    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也开始反思自己之前想尽一切办法给孟繁星最大安全的保障是否错的?

    想法是没有错,作为丈夫,保护妻子这样无可厚非,可如果作为一个革命者,一名在敌后工作的战士,他又错了。

    所以,他决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孟繁星各种不太危险的任务,以此来维持或者增强她的能力。

    他的想法得到了老猫和南方局的肯定,除了暂时不对孟繁星公开身份之外,陆希言可以以任何方式给孟繁星下达和分配任务,以配合他完成上级交予的任务。

    5月8日,星期一。

    早上起床下楼,闫磊就过来禀告:“先生,五哥传来消息,钟原报告说,韩彩英从那个樱之花酒屋出来之后,就回了租界她过去租住的房子,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门。”

    “吃饭呢?”

    “叫人送到家里。”闫磊道。

    “送餐的人和饭店查过了吗?”

    “查过了,都是过去她常去的饭店,经常给给她送餐。”闫磊道,“她叫餐都是出门去街角的电话亭打电话。”

    “既然能出门去电话亭,为什么不直接去饭店吃饭?”陆希言敏锐的抓住了这个信息点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或许,她懒得出门吧,女人的有些行为的确难以理解。”闫磊道。

    “不,让钟原对这个电话进行监听,尤其是,韩彩英出现的这个时间点的时候,前后所有的电话。”陆希言命令道。

    “明白。”闫磊答应一声,匆匆去了。

    ……

    “老马,早。”

    “早,先生。”老马抬头招呼一声,现在花园都被他承包了,各种鲜花和绿植,十分漂亮,大清早的,就能看到几只漂亮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这个小花园在老马手中变得生机勃勃,置身其中,那连空气都有一种香甜的味道,十分舒服。

    与花为伴,与草为邻,非常的惬意。

    “老马。我这座小花园请你打理是请对人了,去年,我刚接手这栋宅子的时候,根本没顾上,这些花草死的死,残的残,你看,今年到你手中这么一弄,都活了,昨天还有邻居向我打听呢,我这园子是交给哪个园艺师给打理的呢。”陆希言在花园里稍微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先生谬赞了,我就这点儿本事,也不会干别的,您在我穷苦潦倒之际收留,我是不会去别家的。”老马道。

    “呵呵呵,好,我也不会亏待你的,以后,你的工钱跟小何一样。”陆希言笑笑道,老马孑身一人,之所以来他家,是组织安排,并不是为了钱,但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老马也有自己的生活和人际交往,藏锋小组的经费基本上都是陆希言和胡蕴之负责的,不需要上级提供。

    这样工作就更加隐秘性,不需要上级提供经费支持,没有资金的往来,自然就少去暴露的危险。

    “先生,在你车上的座位下,有一份病例,老猫让我交给你的,让你看一下,如果能够手术,他马上通知那边,把人护送进上海。”老马压低了声音道。

    “知道了,我会尽快看完,给他一个答复的。”陆希言点了点头,上一次说的那个新四军受伤指挥员的脑部弹片引起头疼的伤员的病历资料终于送来了。

    这么久才送过来,说明难度有多大了。

    “拜托先生了,这可是一位战功赫赫的指首长,如果能治好他,一定要治好。”老马郑重道。

    “放心吧,我是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陆希言也保证道。

    车上的座椅垫子下面果然放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厚厚的,应该有不少东西,陆希言抽了出来,悄默声的放进了皮包里。

    麻小五开门进驾驶室,发动汽车,前往广慈医院上班,今天是星期一,应该会比较忙,所以去的早一些。

    上午巡房,门诊,下午还有一台手术,本来安排在明天的,但由于病人病情有些恶化,陆希言决定提前手术。

    一直忙到下午五点钟,才从手术室出来。

    手术当然是相当成功的,他现在亲自操刀的手术,基本上有失败的例子,当然,手术成功不等于病人就一定能存活下来。

    这是两个概念,事实上,手术成功,病人因为感染或者其他情况死亡的还是有不少的,医生也不是神仙,能医不死人。

    终于有时间坐下来看一下那名新四军指挥员的病历了。

    病历并不是完整的了,缺失很少,从七八年前到现在,能保存下来的病历基本上都在这里了,当然,中间有一些缺失,其中有一两年的检查报比较少,最早的x光片已经非常模糊,看不太清楚了,只能通过病历上的文字来大致的判断病人的受伤情况。

    最近一次照射还是在半年多以前,从片子看,还是去年他给新四军弄去的那一台x光机照的,虽然是国外的二手货,但比起国内许多医院的设备强了不少。

    这个病人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这对陆希言来说,那就变得相当棘手了,这种奇迹的病人,一般情况下,除非出现器质病变,到了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需要处置的话,一般是医生是不建议动手术的。

    但是,病人因为这块脑部的弹片影响到了日常生活,甚至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开颅取出弹片的话或许是唯一的选择。

    除此之外,病人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多项指标都不达标,还有其他一些问题,就算到了广慈医院,也需要做一个全身检查才能确诊。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