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588章:和事佬


    “我一直怀疑政治处有一个内鬼,上次计辉,也就是阿辉的死应该就是这个内鬼干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把人杀死的。”等孟繁星从书房出去,唐锦小声说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当然知道,他当初也怀疑过做饭的师傅的养子,但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内鬼能够接近阿辉,而不被发现,这个人至少在政治处有一定的地位。

    除了送饭的水生,接触最多的就是当天的参与审讯和押送阿辉进拘押室的人员了。

    进入拘押室后,除了第一个发现阿辉死亡的狱警,其他人在那个时间段都没有接触到阿辉的机会。

    可是在水生送的晚饭的饭菜中是没有毒的,而且水生是没有能力弄到“氰化钾”这样的剧毒物的。

    所以,这个藏在政治处的内鬼一定不是普通人,起码是有一定身份的。

    “你怀疑谁?”

    “督察室的程海涛。”唐锦道。

    陆希言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他虽然是政治处的高级顾问,但本质上不算是政治处的人,有些内部情况,他也不是很了解,因此很多时候他都不会当面发表意见,这会给政治处的工作带来不好的影响。

    所以,在政治处,除了专业上的建议,一般不会公开发表针对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看法,只有唐锦私下问的时候,才会说。

    “他抽什么烟?”

    “没太注意,应该是三炮台之类的,或者是哈德门?”唐锦摇了摇头,这个他还真没留意。

    “是老刀牌。”

    “你怎么知道?”唐锦一惊,“老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没跟我说?”

    “我是根据阿辉死亡现场的发现的烟头判断的,那经过检测,是老刀牌的香烟。”陆希言道,“袁锐在检验报告里应该有的,你没看到吗?”

    “有吗,我还真没注意。”唐锦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记忆里还这没有发现这一点。

    “我记得在审讯的时候,程海涛就给过阿辉一次烟,后来就没有再给过了,可我在阿辉的囚室发现了一枚烟头,还有,囚室内的木板床被移动过位置,虽然不明显,但是地上的痕迹是瞒不了人的。”

    “你的意思是通风口?”政治处是唐锦的地盘儿,阿辉关押的囚室内的情况,他自然是非常再清楚不过了。

    “应该是了,这个杀人的凶手通过通风口把香烟和毒药一起递给了阿辉。”

    “可是囚是半下沉式的,而且外面就是一条雨水槽沟,一般人别说不知道囚室通风口的位置,就算是知道,想要递进去,也不容易吧?”唐锦道。

    “我后来去外面看过,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对方走之前,把能擦掉的痕迹都擦掉了,连脚印都没有留下,这说明这个人非常了解地形,而且也知道我们很可能会发现通风口传递毒药的可能性。”陆希言道。

    “隔着一条雨水槽沟,他是怎么做到的?”唐锦挠头道。

    “我也想不明白,所以,我也就没说,因为当时也只是分析和猜测,毫无证据佐证这一切。”陆希言道。

    “我怀疑程海涛,是因为这一次在你的绑架案上,我们都人为这是一次有计划和预谋的,所以,一定有人把你当晚的行踪信息泄露给了绑匪,这个人极有可能就出在我们政治处。”

    “所以你怀疑程海涛?”

    “本来我也没有怀疑他,但是他在案情分析会上一口认定泄露信息的人是泰来酒楼的老板吴泰来。”唐锦道,“事实上,吴泰来只知道我们当晚要去吃饭,他并不知道你也会去。”

    “所以,你怀疑程海涛故意把你的注意力往吴泰来身上引,对吗?”陆希言听明白唐锦的意思了。

    “没错,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想着给自己找一个替死鬼,反正吴泰来那个时候已经被我扣押了,你人是在他酒店门口被绑走的,这是事实,他百口莫辩。”唐锦点了点头道。

    “这一招栽赃嫁祸用的挺巧妙的,而且不管吴泰来怎么为自己辩解,你也不会相信他的话。”陆希言呵呵一笑。

    “是呀,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我根本没有对吴泰来提起过那晚的饭局是你做东。”唐锦道。

    “百密一疏,这程海涛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看来,你的怀疑是对的,这程海涛极有可能就是咱们要找的内鬼。”

    “我过去让齐桓查过他,但没有什么进展,这一次我让老曹暗中调查他,希望能有所发现。”唐锦道。

    “要真是他,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是内鬼,当然不能留了,而且跟日本人走的近,公董局也不会允许的,何况这牵涉了命案。”唐锦道。

    “明正典刑,还是悄悄的做掉?”

    “这种事儿,明明正典刑只怕是不行了,只能找个理由悄悄的处理了,事后再给点儿抚恤和安家费,也算是保留名节了。”唐锦道。

    “也好,起码罪不及妻儿。”陆希言点了点头。

    “这事儿我来处理,只是这阿辉怎么中毒死的,我还没有弄明白?”

    “这个简单,我告诉你,阿辉是瘾君子,平时吸食红丸……”陆希言嘿嘿一笑,给唐锦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他死亡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接触他,他怎么就突然中毒身亡了呢,原来是红丸的外面包裹了一层东西,毒药没有立即释放,这个杀人的方法也太绝了。”唐锦惊叹一声。

    “差不多中午了,唐兄,留下来吃饭吧。”陆希言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不知不觉已经过十一点钟了。

    ……

    林世群以最快的速度从家里赶到了塌方的现场。

    “人呢,逃出来几个?”

    “主任,一个都没有逃出来,当时就听得轰的一声,所有房屋全塌下了,就算提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的人也来不及做出反应。”曹慎道。

    “怎么不救人,扒开呀……”林世群气急怒吼道。

    周围一片尴尬!

    这怎么救,都塌了,就算把上面一层残壁断垣和瓦砾清理掉,怎么的至少也要三天功夫,人埋在下面,三天的话就算不饿死,也早渴死了。

    “姐夫,老傅来了。”叶耀新带着一个人挤入了护卫林世群的特工人群中。

    “也文,你怎么来了?”

    “主任,刚刚得到消息,蒙安公司的董事长陆希言博士已经安全回家了。”傅也文禀告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边!”林世群一把抓住妹夫傅也文的胳膊,眼神死死的盯着他问道。

    “主任,蒙安公司的董事长陆希言博士已经安全回家了!”傅也文大声。

    “好,哈哈哈,太好了,天不亡我呀!”林世群闻言,放声大笑起来,对他来说,只要陆希言没事儿,吴四宝的手下是多少他都不在意,塌掉一个宝丽汽车行算什么?

    这陆希言要是命丧在这汽车行地下,那就真是大祸临头了。

    铁血锄奸团,不,“死神”小组的那个“死亡”通知单的威胁可不是只是道上一个传说的谣言。

    他知道,那是真的。

    他都不敢对陆希言生出一丝一毫的杀心,但就怕老头子和吴四宝拎不清这里面的利害关系,真的做了错事,那可就把自己给连累了。

    “姐夫,你笑什么,没病吧?”叶耀新看傻了,刚才还急赤白脸的,这一会儿怎么就变得兴奋癫狂了呢?

    “去,你才病了呢,走,跟我去纪公馆。”林世群收起笑容,一挥手。

    纪云清也得知了宝丽汽车行夜里突然塌方的消息,急的在家里书房里来回踱着步子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吴四宝又被关在法捕房内,他有些后悔接下这个烂摊子事。

    “老爷,浅野一郎先生求见。”忽闻手下人禀告。

    “快请。”

    浅野一郎还未进大门,林世群的车也到了,林世群从车上下来,见到浅野一郎,有些吃惊,但旋即释然了。

    “浅野先生也在。”

    “世群兄好,没想到可以在纪老先生家里遇到你。”浅野一郎微微一躬身,一脸和煦的笑容。

    林世群淡淡的一洒回应,浅野一郎出现在这里,分明是要来摊牌了,整件事的背后果然是日本人操纵的。

    但是却把他和“76”号,还有纪云清都蒙在鼓里了,这日本人给了吴四宝多少好处,才能让他把嘴巴闭的这么严实,还有于爱珍那个女人,想必也是知道内情的。

    “浅野君请。”

    两人在仆人的引领下,一前一后走进纪云清的书房,纪云清看到浅野一郎与林世群同时进来,不由的吓了一跳。

    “世群,你怎么也来了。”

    “我跟浅野先生一前一后,所以就直接跟着一起上来了。”林世群忙解释一声,表明自己不是跟浅野一郎一起过来的。

    “哦,奉茶。”纪云清稍微松了一口气,忙吩咐仆人上茶。

    “纪老先生,鄙人今天来,是想来跟老先生商量一件事的。”浅野一郎坐下来,直接开门见山道。

    “浅野先生,请讲。”对日本人,那怕只是特高课的一个行动队长,纪云清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关于纪老先生跟蒙安公司董事长陆希言博士之间起了一些小小的误会,帝国方面十分的关注,我来的目的是代表方面军希望你们两家能够坐下来谈一谈,化干戈为玉帛,不知道纪老先生意下如何?”浅野一郎危襟正坐,郑重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