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幕后 第602章:源头


    ?任何传染病,都是有源头的,区别在于,你是找到了,还是没有找到。

    找到源头,你就能轻松防御,甚至很开将其扑灭,然后下次它若是再有露出苗头,也能迅速的扑灭。

    如果找不到,又没有克制它的办法,那就麻烦了。

    “好了,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大家累了一天了,都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我们会有一批物资和志愿者到来,到时候,大家的肩膀上的担子就轻松多了。”陆希言道。

    大部分人都散了去。

    “霍医生,你留一下。”陆希言叫住了同样准备离开的霍小雨。

    “陆博士,您还有事?”霍小雨有些疑惑的站在原地问道。

    “霍医生,你在工作中,要多留意一下藤本静香那边,尤其标本的采集资料和研究记录,不管他们怎么样,一定要妥善保管好,这是咱们研究这一次霍乱的第一手资料。”陆希言小声提醒道。

    “你是的担心静香小姐那边?”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藤本静香的手下做事一丝不苟,纪律非常严明,虽然日本人身上多数都有这个特质,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单独嘱咐你一下,跟他们一起工作,一定要留一个心眼儿。”陆希言郑重道。

    “我明白了,陆博士,您放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我懂的!”霍小雨点了点头。

    “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来找我,任何时间都行。”

    “明白。”

    藤本静香出现的太突兀了,而且对这一场时疫表现的很热心,这不得不让他产生一种怀疑。

    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甚至藤本静香的团队还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他也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是现在中日两国处在一方侵略,另一方被侵略的战争状态,因此,他觉得万事小心一点儿无大错。

    吃过晚饭,陆希言总算能坐下来喘一口气,准备把脏衣服洗一下,然后晾晒出去。

    “老师,我帮您洗吧?”巫锦云抱着自己的衣服走了过来。

    “不用,我一个大男人的衣服,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女孩给我洗。”陆希言一边,搓揉,一边说道。

    “老师,这洗衣服本来就是女人干的活儿,您一看就知道是在家不干活的人,还是我来吧。”

    陆希言还不等辩驳一句,自己手上的衬衫就被夺了过去。

    自己怎么就不会干活了,在外求学多年,那不都是自己一个人洗衣做饭,这丫头就是找借口。

    “锦云,这个真不合适,老师自己洗……”

    “陆博士,您这个学生还真是体贴呀!”猛地一回头,藤本静香俏生生的站在他的身后,沐浴后的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幽香,湿漉漉的发梢被风吹起,如同顽皮的小孩子,微微开叉的领口下面一抹雪白。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叫做“诱.惑”的魅力。

    “静香小姐,夜凉,小心别感冒了。”陆希言淡淡的瞥了藤本静香一眼,直接就从她身边错开回自己帐篷了。

    “陆博士,晚上可有时间,我想向您请教一些问题,可以吗?”

    “晚上我还要去巡视病区,没时间。”

    “……”藤本静香望着陆希言远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

    “老鬼同志,我得到一个确切消息,华中方面日军从关东军方面抽掉了一支特殊部队组建了一个叫华中防疫给水本部的部队,这支部队的长官叫石井四郎,这个人虽然只是个大佐,但是在日本军部内部的资料保密级别非常高……“

    “刺鱼同志,那这支部队是干什么的?”

    “表面上是给部队做防疫给供水安全工作的,实际上,这也是一个作战单位,而且保密级别非常高,具体做什么,我还没有搞清楚,而且,方面军内部也禁止谈论与这个部队的相关话题。”方晔道。

    “这个情报很重要,我马上向上级汇报。”老鬼胡蕴之点了点头。

    “判官同志怎么样了?”

    “我现在只知道判官同志已经进入梅龙镇的隔离区了,里面的情况很糟糕,隔离区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又不断有人往里面送,但是他应该还是安全的。”胡蕴之道。

    “只要判官同志安全,我就放心了。”方晔点了点头,“我不能久留,得走了。”

    “小心一点儿。”

    ……

    陆公馆

    “闫磊,先生有消息吗?”虽然很疲倦,但孟繁星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闫磊喊过来询问一声。

    “太太您放心,我们跟先生的通讯是畅通的,一切平安。”闫磊道。

    “平安就好。”

    ……

    忆定盘路,东北小酒馆。

    “舅舅,你说我姐夫他怎么就这么傻,这种事儿,为什么不让别人去,他非要自己过去?”孟浩喝酒了,忍不住冲罗耀祖发恼骚。

    “小浩,你姐夫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不是傻,是有勇气,有担当,咱们这个国家,他这样的人都是宝贝,所以,你记住了,今后记住一点,要好好的保护他。”罗耀祖一边擦拭酒杯,一边说道。

    “什么担当,他要是有担当的话,为什么不想想我姐,他这一去,我姐在家有多担心他,知道吗?”

    “小浩,你喝多了……”罗耀祖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正常人都觉得不理解,可只有这些做出不理解选择的人才是支撑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罗耀祖他明白这个道理,可他也未必能做到向陆希言那样义无反顾,这也是他内心对陆希言这个晚辈敬佩的理由。

    “舅舅,刘友才这个王八蛋翻供了,他把送恐吓信给我姐夫的罪名都认下来了,吴四宝那个混蛋居然逃过了一劫……”

    孟浩真的是喝多了,罗耀祖不得不让他安静下来,不然这小要是撒起酒疯来,估计麻烦会更大。

    “老大,怎么办?”

    “把人送去法捕房,就说孟探长喝多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说。”罗耀祖吩咐道,“从后门走。”

    “为什么不直接送去陆公馆?”

    “他这个样子,让我那侄女看见了,今后晚上就别想着有机会出来了。”罗耀祖道,“还是让他去法捕房醒醒酒再回去好。”

    陆公馆。

    “这个孟浩死哪儿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孟繁星心绪不宁,不由的怒从心生。

    ……

    “督察长,咱们就这样放过吴四宝这个混蛋?”

    “那能怎么办,那个刘友才把所有罪名都扛下来了,恐吓信的事情跟吴四宝没有关系,我们还能继续羁押他吗?”唐锦无奈道。

    “绑架呢,吴四宝虽然不是幕后黑手,可是绑架陆顾问这件案子那是他做的吧?”齐桓义愤填膺道。

    “樊良也认下了,他这种人就是滚刀肉,岂能不知道,如果他不认罪,那死的人一定是他,现在不过是坐几年牢而已。”唐锦道,“何况,我们已经得到我们想要的,如果再撕斗下去,那就是两败俱伤了。”

    “那就让吴四宝逍遥法外?”

    “我原以为,可以利用樊良把藏在我们身边的内鬼给逼出来的,没想到,这一次内鬼居然干脆没有出现,看来,这个内鬼对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唐锦缓缓说道。

    “您不是怀疑程督察吗?”齐桓道。

    “怀疑有什么用,得有证据才行,我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把人给撤了?”唐锦瞪了齐桓一眼道。

    “您可以把他调离政治处呀。”

    “调离,去哪儿?”

    “交通处,您觉得怎么样?”齐桓嘿嘿一笑道。

    “嗯,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虽然不能一劳永逸,但起码可以将这个隐患暂时从我们政治处给排除了。”唐锦点了点头,萨尔礼要是在的话,他还动不了程海涛,现在嘛,就好办多了。

    “齐桓,你小子也有聪明的时候。”

    “多谢督察长夸奖。”

    “去吧,这事儿我得仔细考虑一下,先把老陆交代的事情办了,我可是答应了的,还有‘军师’的人情,哎,欠的人情越多越不好还呀……”

    ……

    “先生。”小乐掀开陆希言的帐篷,走了进来,递给他一张纸条。

    陆希言迅速的看完后,打火机点然后,烧成了灰烬。

    是丁鹏飞传递进来的消息,行动组已经抵达梅龙镇了,而且还是先陆希言一步,他们被分成七八个小组散出去了,全力调查这一次霍乱的起源。

    这谁先第一个得这个病的,那就是源头。

    只有找到源头,予以消灭,才能彻底的控制住这场时疫的扩散。

    丁鹏飞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传出霍乱的村子,而这个村子如今可能已经没有活下来的人了。

    周围附近的村庄的村民也都搬离了,方圆几公里的地方成了一个无人区。

    这个村子距离隔离区也就七八里路,隔离区有一小半的感染霍乱的病患都是附近村子的村民。

    很奇怪的是,这一次爆发的霍乱并非只有一个源头,其他地区爆发的疫情也有相似的地方。

    陆希言随身带了一副上海周边的地图。

    上面标注了用红点将爆发霍乱以及其他疫病的标注了出来,红点越多的地方,说明疫情越是严重。

    综合得到的信息,他发现了一个相当怪异的现象,按照时疫扩散的规律,一般都是以同心圆方式向四周扩散,梅龙镇是一个点,向周边蔓延,距离越远,红点越稀疏。

    但是往北,到了嘉定县内,又出现一个点,同心圆扩散。

    再往北,太仓……

    这就好像是约定好了,每个区域出现一个源头,然后围绕这个源头向四周扩散,而且爆发的时间几乎是同时的。

    太怪了,这样的疫情,陆希言从古今中外的所有文献资料中几乎没有见到过。


重要声明:小说“幕后”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com
Copyright © 2016-2017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