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国民的岳父 第四百六十一章 离婚


    说实话,随着驾考改成要在电脑上答题之后,对于农村的老一辈人而言,是真的很有难度。

    毕竟连电脑如何开机都不知道,更别说操作电脑用来考试了。

    “爸爸,明天是不是要去县城给我买新衣服?”一听要去县城,王小颖顿时兴奋的喊了起来。

    王深闻言陡然一愣,心说近段时间忙起来竟然忘了给女儿买过年的新衣服,随即顺着王小颖的想法,乐呵呵的笑道:“没错,就是带颖宝去买衣服的。”

    “嘻嘻。”听到王深的回答,王小颖顿时高兴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邱红梅眼见是这种情况,便应声道:“那就明天一起去吧。”

    随后又聊了一会,王深便走到二楼的房间里把自己的行李放好。

    王小颖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王深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王深刚把东西收拾好,便听到了楼下的车声,走到窗口一看,正是装空调的师傅来到了家门口。

    “嗯?你怎么长的好像电视里的那个大明星?”王深刚下楼走出来,四十来岁的空调师傅看了他一眼后,顿时惊诧的问道。

    “呵呵。”王深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解释。

    一边的王大力也清楚如果王深被认出来,而传到周遭这块的话,很可能会吸引不少的乡邻前来围观,从而会造成不少的麻烦,便找了个借口让王深离开,由他来领着空调师傅在家里装空调。

    不是王深不想和空调师傅交流,而是如若他回家过年的消息传出去的话,绝对会引来很多人围观。

    再怎么说他如今也是大明星,乃是货真价实的公众人物,自然有很多地方不方便。

    如果是平时,老家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王深也不会担心过多的事情。

    可是现在不同,在外的很多年轻人都回到了家里。

    并且不用想也知道,王深在年轻人中的知名度更高。

    再加上回到老家里的年轻人每天大多都是闲的蛋疼,无聊之下若是得知王深就在老家,百分百会围聚而来。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出现,只能提前防范于未然。

    外面天冷,王深没让王小颖跟着,自己一个人跑出去迎着寒风走走。

    尽管外面天寒地冻,然而王深还是别有一番感受。

    毕竟这片地方,装满了王深儿时的回忆。

    曾经,这片田野都是同龄的小朋友,一起在田间玩耍好不自由自在。

    如今沧海桑田,一望无际都是荒废的天地以及零零散散有着灯火的人家。

    王深不由的有些感叹,到了今天这把年纪,曾经的种种再也回不去了。

    从田埂上走回村里,王深径直向杜穗家中走去。

    院门虚掩,王深直接推门进去。

    稍微扫视了一眼,没见到人,并且小卖部貌似也没开了。

    对于杜穗,王深心中是有感情的。

    毕竟小时候没少受其照顾,而王深也不是白眼狼。

    如今有了能力,自然能帮扶的地方肯定是要帮扶的。

    说实话,在王深心中,对比家里的一些亲戚,关系还没与杜穗来的深。

    再怎么说,在王深小的时候,无论是物质还是感情方面,杜穗都对王深有着照顾。

    至于家里的那些亲戚,说真的,王深也就认识姨姑舅等比较近的一类,并且其子女同辈之间完全没什么交集。

    就比如说王深姑爷姑妈家的子女,哪怕对方住在县城里离的不算太远,王深从小到大也没见过几次。

    换种方式说,王深的父母乃是其姑家子女的舅爷舅妈。

    这等亲戚,然而尽管王深姑家的子女已经结婚生子,在王深记忆中,能见到的这些同辈表亲在新年来给他们的舅爷舅妈拜年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试问,连过年这等重大节日的时候都不见过来,显然就更谈不上平时了。

    当然,会是这样,乃是现今社会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那就是王深的姑家乃是在县城比较有头有脸的人物,住的是一两百万的豪宅。

    而王深家乃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此等差距,其中的情况也就一目了然。

    相较之下,每年王深只要在家,都会随着父母一同去拜个年。

    并且,也只是拜年。

    也就是说,仅仅是拜个年,不在那里吃饭逗留,直接离去。

    社会是很现实的,哪怕是亲戚,只要差距太过明显,现实就是摆在眼前。

    ……

    “婶。”王深眼见没人,便喊了一声。

    说真的,王深以前没钱,哪怕他想让身边对他好的人过上好的生活,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现在,他有钱了。

    就算他直接送几十万给杜穗,也不过是他所拥用财富中极其不起眼的一部分。

    别的不说,就说稿费这一点,几十万不过是一个月稿费的十分之一而已。

    试想,王深写小说只是兼职,他的主页是歌手、是艺人!

    只是一小部分王深看不上的一笔钱,却能直接改变杜穗的生活环境,从而使得王深也能舒心。

    试问,赚那么多钱,是为了什么?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自然是想以此改善自身的生活环境以及内心中想要帮扶的那些人的生活环境。

    说实话,对比于家中的那些亲戚。

    尽管王深现在有钱了,在他心中主动想要帮扶的人只有杜穗。

    有道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再者,王深还是念旧之人,肯定不会冷血薄情的对杜穗不闻不问。

    “谁啊?”里屋里传出一个声音,正是杜穗。

    “是我,小深。”王深应道。

    随着王深的回答,紧接着传出蹭蹭蹭急促的脚步声,却是杜穗闻声后快步的从里屋里走了出来。

    “小深回来了啊。”杜穗走出来惊喜的喊道。

    王深闻声看了过去,只见杜穗尽管脸上有着笑容,但是对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明显憔悴了许多。

    杜穗眼见王深直直的看着自己,心知自己憔悴的样子被对方看个真切,神情略微的不好意思,连忙掩饰的说道:“你坐,婶给你倒口水喝。”

    王深点了点头,随意的坐了下来,而后问道:“怎么没看到叔和玲玲?”

    杜穗正在给王深泡茶,闻言后身体明显愣了一下,而后回答道:“玲玲去她外婆家了,至于你叔他他现在在县城里。”

    说完之后,杜穗紧接着笑呵呵的问道:“小深,你现在回来是准备在家里过年吗?”

    王深点了点头,并没有让杜穗岔开话题的紧接着问道:“婶,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杜穗听言一怔,而后假笑道:“我每天呆在家里,能有什么事?”

    王深闻言,看了过去,随后说道:“婶,就算你不说,我在村里问一下就知道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杜穗听言,脸上浮现一抹苦笑,细声说道:“你的心意婶心里知道,只是婶真的没事,你别多想。”

    王深听言,脸上颇为无奈,起身说道:“你不说,那我现在就去村里问一下了。”

    “别。”见到王深起身,杜穗连忙叫住,随后咬了咬牙,方才说道,“你上次回来,不是已经知道你叔进了传销里面认识了好多女人吗?本来你叔出来后我以为这事就过了,也不知怎么里面有一名二十多岁与你叔有着关系的女人也出来了。现在好像正与你叔在市里租着房子过日子,并且你叔好几次都回来跟我闹离婚。”

    王深听完杜穗的讲述,神情微怔,而后问道:“既然如此,那你是怎么想的?”

    “过完年就离。”杜穗咬了咬牙应道。

    王深没有多问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离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杜穗听言应声说道:“开年之后我就在县城里租个房子,找份工作一边赚钱一边照顾玲玲上学。”

    王深闻言微微一叹,随即想了想道:“既然这样,要不你来江海吧?正好我在江海开了公司,到时候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并且也把玲玲接过来在江海念书,这样的话我妈也有个伴,你说怎么样?”

    杜穗一听,神情明显有着意动,而后连忙摇头。

    王深清楚杜穗的顾忌,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住的地方还有玲玲上学的地方通通包在我身上,你只需要带着玲玲过来就行了。到时候和我爸妈做邻居,平日里我妈也有着伴。婶,你是不知道我妈自从去了江海之后,整天都是呆在家里哪里都不敢去,我也担心她闷的慌。所以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你不用推辞了。”

    说完之后,紧接着又道,“至于弄好那些要花多少钱的问题,你同样不用多想,我现在是大明星,身价好些个亿,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赚钱,所以你不用过意不去。”

    王深眼见杜穗还想说些什么,直接摆了摆手,道:“婶,你以前对我好,我心里记得。现在我有钱了,正好能帮到你,你若是再客气推诿,我可就生气了。”

    “再说,你自己都没确定离婚之后的去处,哪怕你自己去找房子,也是各种麻烦各种困难,所以就按我说的办,不用想了。”王深紧接着说道。

    “唉!”杜穗本来由一肚子的话,结果直接被王深全部给堵了回去,而后一股委屈的情感直接涌上心头,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泛了出来。

    这半年里,杜穗一直心力憔悴,满肚子的委屈也没地方倾诉,再加上又被家里的那位逼着闹离婚,整个人已然很是脆弱。

    其实,在发现那些事情的时候,杜穗何曾不想同意离婚。

    可是她一没学历、二没手艺、三没存款、再加上女儿还在念初中等等等等,迫使她不敢离婚。

    因为只要离婚,她就没有住的地方。

    按理来说,可以回娘家。

    可是杜穗已经近四十岁的年纪了,其父母的房子早就是她的那些哥哥弟弟的了。

    也就是说,她去短住几天还行,常住肯定是不可能的。

    至于在外租房,没钱同样寸步难行。

    且不说她手上没钱,就连家中的存款也早已见底,不然也不会在外借钱。

    如今,只剩下这栋老宅还能落脚。

    正是种种顾忌,所以杜穗才咬着牙没有同意离婚。

    只是,人总归是要脸面的。

    在那位回家闹了几次之后,杜穗已然心灰意冷的打算同意。

    至于离婚之后去哪。

    在杜穗的想法中是走一步看一步。

    反正一个大活人,总不会被这些事情难死。

    其实,当王深听到杜穗说那名女子只有二十多岁的时候,心里已经大概了然。

    怎么说呢?

    在农村,杜穗和那位的结合乃是相亲在一起的,谈不上有着刻骨铭心无法割舍的感情,如同就是搭伙过日子的状态。

    再加上那位常年在外,与杜穗聚少离多,自然感情不会很深。

    而且如今杜穗四十岁的年纪肯定是比不上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所以也就那样了。

    至于那位渣不渣这点。

    肯定是渣的不行。

    只不过,这种事还轮不到王深来干预。

    更何况,放眼整个社会,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身为一名外人,王深肯定不会找上门去。

    只会在杜穗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帮助。

    不是王深怕事,而是这种私人之间的事情,他一个外人若是插手去管,会很尴尬。

    当然,如果找机会在暗地里给对方一个教训,这点还是可行的。

    “婶,你别哭,一切有我呢。”王深眼见杜穗哭了出来,连忙起身走过去安慰道。

    “小深,婶又给你添麻烦了。”杜穗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强制让自己止住眼泪的说着。

    “婶,你这是哪里的话?再说,我也是有私心的。我妈不是没人作伴吗?而你又是我妈的好姐妹,正好能一起有个伴。”王深轻声说道。

    哭过之后,听到王深安慰的话语,杜穗没由的感觉很是舒心。

    尤其是当王深主动保证帮她安排以后的生活后,杜穗心底的一颗大石瞬间落下。

    没有后顾之忧,自然心情舒畅了许多。

    而这一切,都是王深带给她的,所以她内心对王深充满了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国民的岳父”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