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原来我是妖二代 血裔实习生 217 小妈


    早上八点,福州分部,病房。

    华阳坐在床边,屁股底下没有椅子,她悬在半空。默默的凝视着昏迷了一夜的男孩。看的久了,才发现这张过分清秀的脸,隐隐有李无相的影子。而这份清秀,则有几分神似她。

    祖奶奶告诉她,在她消失多年后,李无相心灰意懒,差点要剃度,彻底遁入空门。最后被祖奶奶逼的没办法,为了延续李家香火,无奈娶了一名江南女子,与她有五分相似。而在那个女人怀孕后,他就毅然决然的进了万神宫。

    “就算明知与我有缘无分,你也放不下我,找一个与我容貌酷似的女人代替我的位置。”华阳眼泪又啪嗒啪嗒滴落,那些滑过脸颊的泪水不等落地就消失。

    她伸出手,想抚摸李羡鱼,快触及他脸庞时收回。心里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既有把他错当李无相的错觉,又有他仿佛就是自己儿子的荒诞感。

    祖奶奶:“......”

    她站在落地窗边,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心里颇有点尴尬。

    这些话是她说的,完全是胡诌骗人的瞎话,李无相虽然没有他儿子放浪形骸,但也是个风流的家伙,只是某些原因,他无法真正的放浪形骸,因此就给世上一种“看似花花公子其实是个情深之人”这样的错觉。

    李无相的确深爱过华阳,但这不妨碍他爱自己的明媒正娶的妻子。虽然那个小贱人现在不知道改嫁给谁了。

    这些小秘密祖奶奶都知道,但她不会说出来,就像当母亲的,明知儿子是到处睡女人的渣男,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儿子一边。

    华阳追忆往事,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事情已经过去了,珍惜现在的人才是最重要的。”祖奶奶说。

    “我还有能珍惜的人吗。”华阳走到窗边,与她一起沐浴在阳光中:“多少年了,终于有享受到阳光照射在我脸上的感觉。”

    史莱姆:“杨光照是谁。”

    华阳:“???”

    祖奶奶默默的取出手套,把它罩住。

    华阳看了看隔壁床位上酣睡的翠花,以及李羡鱼的左臂,“它是什么东西,留在李羡鱼身上没问题吗?”

    不久前她还想置李羡鱼于死地,现在已经开始为他担忧。

    “说起来,与万神宫也有关系。记得妖道忘尘吧,它就是妖道从万神宫里得到的宝贝.....应该说是诅咒吧。这家伙纠缠了妖道一生。”祖奶奶道。

    “留着它没问题?”华阳蹙眉。

    “并不是想留着它,就算是我,也无法彻底驱除它。”祖奶奶摇了摇头:“妖道都至死才摆脱的东西,驱除它谈何容易,而且它能吸**气,转化为自身修为,有特殊作用。”

    “终究只是邪魔外道。”华阳好奇道:“你真不知道无相在万神宫得到了什么?他当时已是半步极道,那你应该是极道了。两人联手,都保不住那东西?”

    “佛头阻止了我,再说,天下高手何其多,国内国外,群英荟萃。你都知道的事,无相怎么可能不清楚?他这么做,代表那件东西被人所知后,以我和他的实力,必然无法挡住那些觊觎宝物之人。”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祖奶奶问。

    “找个无主的躯壳,找我师姐和那帮外国人报仇。”华阳恨声道。

    那件事改变了她一生,倘若当年没有遭遇意外,她就不会被镇压三十几年,她不失踪,李无相也许就打消了去万神宫的念头。她和李无相会有一个完美的未来,床上躺着的年轻人就会是她儿子。

    此仇此恨,倾黄河之水难洗。

    祖奶奶欲言又止,蹙着漂亮精致的小眉头。

    见她这般模样,华阳问:“怎么了。”

    祖奶奶摇头。

    “有什么不能说的?”

    “其实也没什么,”祖奶奶叹口气,表情凝重:“你被关了太久,还不了解现在的情况,知道吗,万神宫又要开启了。”

    “这么频繁?”

    “嗯,万神宫的钥匙灵满自溢,这是万神宫在与钥匙相呼应,意味着它即将开启。在这场即将到来的风波中,李羡鱼首当其冲,毕竟李无相是最近一个进入过万神宫的人。而且世人都怀疑李无相的宝贝留给了他儿子。天下人都在觊觎他,要不是我舍身护着,他岂能安然无恙到现在?事实上,李羡鱼已经死过一次,若非他拥有自愈异能,李家早绝后了。”

    “还有这样的事?”华阳悚然。

    “话说回来,这孩子的异能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但肯定和李无相有关。”祖奶奶脸色悲哀,“我本来想请你留下来的,帮我一起护着他,可你有血海深仇要报,我不能自私。虽然他是李无相唯一的儿子,虽然我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当年对你念念不忘,找了个与你酷似的女子。虽然他当年死在我面前,临死前还在跟我说,一定要帮他找到华阳。但这些都不重要,你的血海深仇最重要。”

    “今日故人重逢,我已经非常欣慰,明年清明,李羡鱼还没死的话,我就带着他一起去他爸的坟上,告诉李无相,他至死还牵挂着的女人找到了,让他走的安心,至于他儿子,我会自己保护的。”

    华阳哭晕在窗边,唉声道:“你说的对,他是李无相留下世上唯一的证明,我应该保护好他,不然怎么跟无相交代。”

    祖奶奶说:不不不,你应该去报仇。

    华阳说,您别说了,我注意已定,我是不会走的。

    祖奶奶说,李无相当年没娶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也是我李家的遗憾。

    华阳哭的更伤心了。

    祖奶奶:☆

    ......

    李羡鱼到中午才醒来,恰好是饭点,他是被饿醒的,异能修复身体,耗费了巨大的能量。身体强制唤醒他,提醒该吃东西了。

    病房里静悄悄,翠花蜷缩在隔壁的床上酣睡,床边的躺椅上坐着祖奶奶,她的脚丫子搁在床上,脚指甲不安分的打架,戴着耳机,正在打游戏。

    “祖奶奶?”李羡鱼坐起身,看着病房。

    我还没死,祖奶奶果然没让我失望。

    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住过的病房比过去二十年加起来还多。近期的生活大概可以分三个步骤:任务—危险—住院。

    “醒了啊。”祖奶**也不抬。

    “嗯。”李羡鱼点点头,傻坐了一会儿,脑子渐渐清晰,这才问道:“医院里那具干尸怎么样了?”

    他相信祖奶奶既然救了她,那应该知道所有的事了,不需要他去描述干尸的可怕。

    祖奶奶道:“那是你小妈。”

    李羡鱼:“???”

    “是你爸的老相好。”她说。

    “我爸.....”李羡鱼猛的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亲生父亲,而不是养父:“不是吧?这么巧?还是说我爸当年也有过流jing岁月,老相好遍布血裔界?”

    “你爸那身体,你觉得可能吗。”祖奶奶说:“就是这么巧,我都不敢相信。华阳当年也是血裔界很出名的仙子,道门十大明珠之一,追求者不计其数。后来跟你爸好上了,你爸当年喜欢过的女人很多,但真正想娶的女人就她一个。可是后来她失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算是你爸人生中一大遗憾吧,有缘无分。”

    “我骗她说,你爸当年对她念念不忘,找了个神似她的女人,生了个娃。也就是你妈和你,你记得别拆穿我。”祖奶奶说:“在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之下,她决定留下来帮你。”

    “我算过啦,有了她,你在精神力方面的短板就彻底弥补。再有我护着,修炼方面有史莱姆替你吸**血,遇到危险,还有翠花这个神明异类带你逃跑,妥的很。”

    她简单的把事儿说给曾孙听,讲述她是如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成功为我方增添一员虎将。

    “干,干的漂亮啊,祖奶奶。”李羡鱼被祖奶奶的操作深深折服。

    “华阳是什么境界,有s级吗?”他问。

    “不好说。”祖奶奶想了想,“她的这种状态很罕见,不在五行之中,大概和我一样,都是为了某种目的制造出来的特殊存在。所以不好用简单的境界划分。我对堕天使也不太了解,不过有一点能肯定,从今以后,精神力觉醒者在你面前毫无优势。任何幻术、魅惑、精神冲击,她都可以帮你抵挡,而且她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可怕的精神力强者。”

    “堕天使是什么东西。”

    “我猜和国外宗教有关。”祖奶奶说:“堕天使是精神力领域的武器,没猜错的话,她是国外宗教炼制出来,作为传教武器而存在的。从古至今,世上任何宗教、教派,不管教义怎样的光明正义,它传教的过程总是光暗交织。印度宗教会让信徒服用致幻剂,从而达到神灵降世的假象,通过这种方法传教,增加宗教威严。在我那个年代,白莲教也用过类似的手段。”

    “但那些东西又怎么能和堕天使相比,不管什么宗教,只要能掌握堕天使,就能迅速发展壮大。我是这样理解的,这才是那些外国人炼制堕天使的目的。”

    “那我以后可以创一个咸鱼教,让咸鱼的光辉普照大地。”李羡鱼开玩笑道:“对了,华阳她人呢。”

    “要叫小妈,嘴巴甜一点,反正你会哄女人,把她哄开心了,她就不会离开你了.....我不是指那种哄,她是你爸的老相好,你得注意分寸。”祖奶奶说:“她拿着你的员工牌去档案部了,刚脱困不久,她也有想知道的事情吧,比如师门现在如何了。”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鬼畜?”李羡鱼不服,又问:“直播队呢?”

    “察觉到你有危险,我就把他们打晕了,福州分部的人带走了他们,说要给他们洗脑,消除他们昨晚的记忆。”

    也好,昨晚那段记忆,对普通人来说,是一场终生难忘的噩梦。搞不好可能会疯几个,消除记忆是对他们的保护。

    离开沪市,独自历练快一个月了,算算时间,论道大会在即。

    收获简直丰富,不仅修为大增,还多了神明翠花,堕天使华阳,个个都超能打,就他现在的团队势力,寻常危机都不需要亲自出来,大手一挥,祖奶奶啊,堕天使小妈啊,翠花啊,分分钟解决敌人。

    我虽然自身不坚挺,但我后宫团很硬。

    左手牵着奶,右手牵着妈

    掌纹裂出了一只史莱姆

    把翠花匆匆兑换成坐骑

    李羡鱼开心的差点唱出来。

    这时,病房的门推开,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华阳进屋,看见李羡鱼醒来,眼睛一亮。又想起昨晚她还曾痛下杀手,神色尴尬的站在原地,有些紧张。

    李羡鱼扬起一个阳光的笑脸:“小妈。”

    刹那间,仿佛拨开层层阴云,融融的阳光照射下来,被囚禁了三十年的心,再次被注入温暖。


重要声明: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