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原来我是妖二代 血裔实习生 269 问题永远不大


    ?怎么回事?我没看错吧,丹尘子有两个阴神?”

    “两个阴神是什么操作,丹尘子是一体双魂么。而且两个魂魄都练出阴神了,天啊,太变态了吧。”

    “我就说他的阴神怎么感觉不对劲,逗逼的要死。原来是一体双魂?”

    “太厉害了,不愧是上清派的杰出弟子,两个灵魂都练成阴神,旷古绝今。”

    丹尘子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展露底牌,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把数千名观众都震的不要不要,震惊程度,已经不输那天李羡鱼的双重觉醒。

    李羡鱼的双重觉醒颠覆众人的常识,大家更多的是不可思议,是震撼。而丹尘子的双阴神,则更让人钦佩。一体双魂很罕见,从古至今,能把双魂同时练成阴神的,绝无仅有。至少在大家的认识里,丹尘子是第一个,练出一个阴神已经很难得,何况是两个。

    戒色深吸一口气,默默握紧拳头。

    这就是丹尘子的底牌,原来他的精神力天赋如此可怕。

    如果我和他交手,能不能挡住双阴神的围攻,该如何应对前所未见的双阴神。

    这一刻,戒色才发现自己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强。以前,他虽然把丹尘子看做同级别的对手,然而身为极道传人的自己不可避免的有着些许俯视的心理。

    不只是丹尘子,李羡鱼的强大也超乎他的预料。如果对丹尘子抱着轻微俯视的心理,那面对李羡鱼时,简直就是群主看待小萌新。

    新来的,你女装我都懒得看。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小萌新,竟然逼出了丹尘子的压箱底手段。

    如此看来,自己的那份优越感,简直是可笑。

    “他们可真厉害呢,戒色大师。”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戒色侧头看去,是个亚麻色短发,棕色瞳孔的外国人。

    他有着一张普通的脸,平庸的气质,平凡的身材,是那种丢进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不到的人。

    “你是......”戒色愣了愣,才想起这家伙是谁:“.......”

    但叫不出名字。

    亚麻色短发的年轻人叹口气:“你可以叫我赵鼎,这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

    赵鼎来自加拿大,名字有三节,并且没有中文音译,他是本次论道大会前四强之一。但是所有的舆论里,几乎没有关于他的话题。

    他是个很没有存在感的人,各方面都普通,没有丹尘子和戒色般优秀的皮囊,也没有李羡鱼鬼畜的技能,再加上丧心病狂没有中文音译的名字,他在努力拼搏进入前四强后,关于他的话题却极少极少。

    这是论道大会有史以来,最“低调”的四强选手。

    他刚出场时,裁判念不出他的名字,卡壳半天,然后改口喊:“那个加拿大人,该你上场了。”

    赵鼎就灰溜溜的登场。他给自己取名赵鼎,就是因为不想再被人喊“那个加拿大人”。

    “你好,”戒色点点头:“你中文说的挺好。”

    “我小时候跟着父亲在中国待过几年,后来他投资失败,我又跟他回了加拿大,不过我也学会了中文。”赵鼎看向场上木然不动的两人,又感慨道:“他们真强大啊。”

    “你也很强。”

    “嗯,我这次参加论道大会,就是想扬名的,但即便我进了前四强,也很少有人记得我。”赵鼎无奈道:“我期待与你的战斗,我会全力以赴。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施展异能。”

    李羡鱼和丹尘子即将分出胜负,接下来就是他和戒色的战斗,戒色是中国血裔界的流量小鲜肉,他与戒色战斗,表现突出的话,肯定能在中国获得不小的名气。

    而不是像现在这么惨。

    ......

    东边,最高的一排位置坐着道门各派的掌教、观主,居中的是鹤发童颜的道尊。执掌各派的大佬把道尊拱卫在中央。

    华玉真人微微俯身,看向隔了三个位置的上清派掌教,微笑道:“清虚掌教,贵派出了这么个天赋异禀之辈?一体双阴神,古今未有吧。”

    双阴神,简直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外挂。名副其实的双卡双待,双cpu。

    最重要的,多出来的阴神,相当于另一条命。

    华玉真人问出口,一众道门大佬纷纷朝清虚道人看来。

    清虚掌教面不改色,微笑道:“我上清百年难出一位如此天资的弟子。”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其实破口大骂:我勒个去,丹尘子竟然是双阴神?!

    天地良心,他这个上清派掌教压根不知道这件事,丹尘子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展露过双阴神,包括他们这些师门长辈。

    刚才见到双阴神出世,清虚掌教怀疑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着实被惊的不轻。

    但在众道友面前,他得装出淡定的样子。

    有必要找丹尘子谈一谈了。

    道尊欣慰的笑道:“假以时日,我道门必出极道。”

    道尊对丹尘子给出了最高评价,没有极道,一直是道门心里的痛。破四旧之前,佛道儒三教争锋上千年,而今儒家已成历史尘埃,剩下佛道两教相互较劲。

    八十年前妖道之乱后,道门再也没有极道了。

    七彩斑斓的识海中,两个丹尘子沉默的面对眼前的两个大敌,跳脱话痨的阴神·丹尘子一号,此时皮不起来。

    他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看着对手:“妈诶,本体,咱们是不是走了一步烂棋。”

    丹尘子不说话,面色凝重,他也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前方的对手是一个暴怒、暴食、**三种负面情绪交缠的怪物,张牙舞爪的盯着他们。

    而真正让丹尘子忌惮的,是另一位,她以性感优雅的女性天使形象示人,身段浮凸有致,果体,关键部位打了马赛克似的一片模糊,背后一对黑色羽翼。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她距离传说中的阳神境界只差一步之遥,神圣气息与阴暗气息杂糅。澎湃汹涌的精神力完爆他们两具阴神。

    丹尘子心里泛起疑惑,首先,这女人是什么东西?其次,她为什么会在李羡鱼的识海里。

    女性天使背后,探出一张模糊的脸,得意洋洋的传过来一缕意念:“怎么样啊小老弟,快来打我呀。”

    丹尘子嘴角抽了抽。阴神·丹尘子则气的哇哇叫:“小子,我叫你一声孙子你敢应吗。”

    模糊的人就是李羡鱼,他又传过来一缕意念:“我特么长见识了,还以为你是一体双魂,原来你是神经病,话说你是怎么把分裂出来的人格练成阴神的?骚操作跟谁学的。”

    另外,第二人格怎么跟个逗逼似的。

    一体双魂和精分是不一样的。华阳给他解释过,一体双魂是两个独立的灵魂,千万人里也未必有一个,常常会被当做是精分,但其实不是精分,产生的条件很苛刻。

    首先得是双胞胎,然后必须在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时,其中一个孩子胎死腹中。胎儿三个月之后,便会产生自我意识,双胞的话,两股意识是彼此交缠的,到了六个月,胎儿的脑细胞与成人无异,两股交缠的意识就会分开。进入各自的身体。

    所以,在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的时间段,其中一个孩子胎死腹中,两股交缠的意识就会共同寄宿在一具身体里。这样就形成了一体双魂。

    而精分是一个灵魂,分裂成两个,以其中一个为主,另一个则是附庸。

    还以为你是高大上的一体双魂,原来是个神经病。

    丹尘子纠正道:“精神分裂不是神经病。”

    李羡鱼摆摆手:“意思差不多就行,不用打了吧,我小妈一个人就吊打你俩,何况我还有一个帮手。给你个机会认输。”

    丹尘子皱眉:“你这是作弊,论道大会是自身实力的较量。”

    李羡鱼反驳:“她寄宿在我的识海里,那就是我战力的一部分。”

    丹尘子面皮抽动:“贱人,你怎么不说无双战魂是你战力的一部分?”

    李羡鱼:“我不管我不管,佛头都看不出她在我识海里,你说出去也没用,投降还是挨揍,你自己选。”

    丹尘子深吸一口气:“既然这样,我只好放手一搏。”

    阴神·丹尘子肃然起敬,语气严肃:“本体,要使用那招?”

    丹尘子点点头,看向李羡鱼:“我初入上清派,得到一位隐世前辈的指导,是那位前辈教会了我怎么把第二人格练成阴神,同时,他还教了我一招绝学!”

    “什么绝学。”李羡鱼双腿夹了夹华阳真人的小纤腰,示意她保持警惕。

    “你很快就知道了。”丹尘子说完,阴神·丹尘子便融入了他的体内,两个不同人格合为一体,丹尘子的气息瞬间暴涨。这还没完,丹尘子的阴神忽然化开,变成一团变幻不定的云雾,几息后,这团云雾凝聚成一柄灵巧的飞剑。

    剑气绽破云霄,整个识海都在战栗。

    张牙舞爪的史莱姆默默的缩到华阳身后,在她的羽翼下瑟瑟发抖。

    李羡鱼瞠目结舌,失声道:“怎么可能!”

    ......

    “他俩还没分出胜负?怎么会,丹尘子明明双阴神齐出,李家传人扛得住?”

    “我突然想起来了,李家传人的精神力也超级厉害的。”

    “.....李羡鱼太顽强了吧,妥妥的胜局,被你们这么一说,感觉又不稳了。”

    “这也很正常,这种层次的高手,不会有太明显的短板。”

    观众们一分一秒的焦虑等待中,李羡鱼和丹尘子同时睁开眼睛,双方沉默对视,却没有动手,看起来胜负已经在识海中见分晓。

    “怎么样,谁赢了?”

    “不知道,看他们怎么说。”

    四处都议论声,无数双眼睛盯着擂台上的两人,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

    丹尘子看了李羡鱼一眼,默然转身,离开了擂台。

    整个道长为之一静。

    不是吧,丹尘子输了?

    裁判目光一动,心里暗喜,面上不动声色:“怎么说?”

    李羡鱼叹口气:“我输了。”

    裁判:“......”

    轰!

    声浪炸开,现场观看过世界杯的人对这样的场景不会陌生,当有人气球星精彩射门得分,往往会伴随着这样山呼海啸般的声浪。

    像是能掀开屋顶,分贝高到让人耳鸣。

    群情激昂,热血沸腾,这是论道大会开幕以来,最大的一次欢呼。

    雷鸣般的声音维持了整整三分钟,经久不息,然后,开始有人注意到李羡鱼还在擂台上,好像他才是胜利者,在享受震耳欲聋的欢呼。

    “他怎么还赖在擂台上,接受不了失败?哈哈,傻了吧。”

    “大快人心,丹尘子干得漂亮,失败者快下台去,你没资格站在台上。”

    声浪渐渐平息,众人又把注意力落回李羡鱼身上,搞不清白他还赖在台上干嘛。

    另一边,戒色难得露出笑容:“恭喜,赢了。”

    赵鼎:“恭喜,赢了。”

    丹尘子看了这位外国友人一眼:“好面熟.....施主是?”

    赵鼎心累的叹口气,“你可以叫我赵鼎,对了,为什么他还没下场,该我和戒色大师上场了。”

    他有点迫不及待。

    丹尘子摇头:“他还有事要做。”

    赵鼎和戒色反问:“有事?”

    丹尘子无奈道:“我赢了,但赢的没什么骄傲的。”

    “怎么说?”两人更好奇了。

    “他不是打不过我,只是不想跟我打了,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丹尘子说:“我有感觉,真打的话,输的是我。”

    虽然那位神秘女性天使属于外物,可她寄宿在李羡鱼的识海里,她的威能就是李羡鱼的威能,丹尘子不承认那是李羡鱼的硬实力,但也不否认真的在李羡鱼识海里决战,他输的概率更大。

    可当他露出真正的底牌时,李羡鱼似乎很惊讶的样子,他明显是认出来了,然后他选择认输。

    李羡鱼直言不讳的告诉他,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在识海里与他的底牌硬拼,会两败俱伤,影响他接下来的计划。

    丹尘子望着傲立擂台的年轻人,心里忍不住好奇,他要做什么。

    裁判叹口气,安慰道:“下去吧,你输了,但不要泄气,你今时今日的修为,足够称为惊世骇俗。”

    中年裁判和李无相是同辈,当初李无相在寺修行时,他们打过交道,关系不错。

    他对李羡鱼不可避免的有着天然的好感,毕竟是故人之子。但输了就是输了,你自己也承认了,没必要留恋擂台。

    李羡鱼对着裁判说:“能暂停比赛吗?”

    裁判:“嗯?”

    李羡鱼模仿着某位魔术高手的招牌动作,抬起双手,张开五指,轻轻一压:“诸位,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是时刻。”

    嘈杂的声音稍稍安静,观众们疑惑的看着李羡鱼,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事。

    现场观看论道大会的,有各大家族的家主,有道门的大佬,佛门的大佬,以及血裔界的名宿。在这样一个群雄云集的场合,按理说,是没有哪个年轻人敢乱搞事的。

    李家传人除外!

    毫不夸张的说,历代的李家传人都是血裔界最大的妖二代。

    看到这一幕,雷电法王心里当时就是一沉:“这小子,是不是又要搞事了。”

    少女杀手:“应该是!”

    加藤鹰之指:“这不是很正常吗。”

    李白:“法王,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金刚:“为什么这么问,事逼不搞事,那还叫事逼?”

    喷火娃:“法王你不该对一个事逼抱有期待。”

    雷霆战姬叹口气:“法王,做好全场暴动的心理准备吧。”

    雷电法王:

    深吸一口气,他咬牙切齿:“我不信他还能搞出什么事。”

    这么多名宿大佬在场,李羡鱼不想自觉生路的话,他还有点理智的话,就不可能做的太过分。

    问题....应该不大。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m.无广告词


重要声明: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