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原来我是妖二代 血裔实习生 330 还是原来的配方


    “啪!”

    剑指点在养父的腰上,养父整个人一颤,龇牙咧嘴的回过头来,怒道:“死小子,找死啊。”

    李羡鱼咧嘴笑:“老爸,你最近腰椎间盘特别突出。”

    养父一个头皮削过来:“知道老子腰不好你还刺我。”

    想想不解恨,又削了两个。

    养母扭头看父子俩一眼,眼里含着笑意,老公和儿子总是这样,他们相处的方式与其他父子不同,一个喜欢满嘴跑火车,没个父亲样,恼火起来一言不合就削头皮。

    另一个嘴皮的要死,能毫无心理压力的在父亲面前飙黄段子。当初老房子卖了,净赚几十万,他竟然一脸严肃的提出要养父带他去大宝剑庆祝一下。

    换成别的儿子,坟头草早三丈高了。

    两人倒了茶,返回客厅,李羡鱼跟在养父身后,脸色轻松不少。

    刚才在剑指触碰到养父的瞬间收手,气机收放自如,对他来说不难。养父对此毫无防备,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如果他真是隐藏的血裔,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身边突然出现气机波动,就会本能的产生应激反应。

    就像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身体会做出下意识的反应。

    客厅里气氛一如既往的尴尬。

    冰渣子大马金刀的坐着,跷二郎腿,不看电视不玩手机,偶然瞥一眼弟弟的后宫团。连祖奶奶都暗暗皱眉,这个女人的眼神太让人难受。

    李羡鱼心说,我就知道会这样,以姐姐的性格.....不好意思,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他把茶放在冰渣子面前,冰渣子瞅了一眼,看他:“我们是第一天认识?”

    李羡鱼茫然道:“什么?”

    冰渣子淡淡道:“我只喝茉莉花茶。”

    “不好意思,忘了。”

    “现在记起来也不晚。”

    “好嘞,您稍等。”

    李羡鱼屁颠颠的跑回厨房。

    见状,后宫团的娘娘们纷纷挑眉,冰渣子斜了她们一眼,带着一丝丝的示威。

    李羡鱼端着茉莉花茶出来,“还得加块方糖,你喜欢微甜对吧,这个我没忘记。”

    养父哈哈两声,道:“他们姐弟俩感情很好,从小就这样。”

    三无表示不同意这个说法,并一本正经的说:“他看起来像个奴才。”

    空气又陷入死寂!

    养父面皮一抽,这个女孩怎么回事,一见面就拿我女儿名字开刷,现在又嘲讽我儿子,不是开做客的,是来找茬的吧。

    养父在心里疯狂吐槽。

    冰渣子嘴角一勾。

    李羡鱼用力瞪了三无一眼,人艰不拆好嘛,说透了我也会尴尬的。

    李羡鱼容忍冰渣子的糟糕性格,原因很多:一,主要是从小就习惯了,不管rbq还是小奴才,都得从娃娃抓起。

    二:冰渣子心高气傲,眼睛长在头顶的,她把李羡鱼培养成小奴才,更像是一种认可,一种接纳。愿意给她当奴才的汉子从小到大加起来茫茫多,她瞅都不瞅一眼。

    三:养父母对他有养育之恩,生恩不如养恩,这份情很大。

    别说是小奴才,就算冰渣子哭着喊着说: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当我的rbq。

    李羡鱼也会满脸微笑着在床上躺好,等着冰渣子临幸。他时刻做好了当童养夫的觉悟.....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踩到狗屎了呢。

    面带微笑的坐下,拿出手机,把祖奶奶她们拉入群聊:“我试过我爸了,他应该不是血裔,当然.....也不排除演技。但我觉得,我养父母是不会害我的。”

    他怀疑养父母,只限于他们知道生父的秘密,或者万神宫的宝物,但瞒着自己。而不是认为他们会伤害自己。

    养父母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喂大,真要图谋不轨,有太多的机会。而且生父的遗嘱做不得假。

    华阳:“确定吗?”

    她用的是翠花的手机,翠花现在老老实实的趴在她大腿上,当一个安静的美母猫。身份是华阳同学养的爱宠。

    干一行爱一行:“确认,他的身体素质绝对不是血裔,身体里也感受不到气机,这一点你们应该深有体会。冰....我姐姐身上也没气机波动,对吧。”

    雷霆战姬:“你这昵称.....要不是知道你姐的名字,我还没联想到。”

    干一行爱一行:“调侃而已,她老是欺负我。”

    雷霆战姬:“的确,把你当小奴才一样使唤,看着就来气。”

    祖奶奶:“嗯。”

    华阳:“嗯。”

    三无:“嗯。”

    后宫团and李羡鱼:“??”

    三无:“我不嗯,会显得我特别不合群。”

    你本来就不合群.....众人心里吐槽。

    三无就像个小透明,李羡鱼和后宫团们常常会忽略她。

    祖奶奶:“不过你刚才在厨房试探你爸的时候,你姐有个动作很奇怪。”

    李羡鱼猛的挺直腰杆,下意识的看了眼冰渣子绝美的脸蛋,深吸一口气:“说说看。”

    雷霆战姬:“你试探你父亲的刹那,她手里的遥控器掉了。”

    干一行爱一行:“小妈?”

    华阳:“没有精神波动,可能是巧合【苦笑】但是我们进来的时候......”

    她顿了顿,没说下去。

    倒是她们进来的时候,冰渣子的情绪波动很激烈。那股子敌意谁都看得明白。

    干一行爱一行:“我爸和我姐都是普通人,没有气机波动,气血也不旺盛。刚才在门外,我一直打量我爸的神色,华阳小妈你有注意他的情绪波动吧。”

    华阳:“看到我们的刹那,你爸精神波动挺剧烈的,第二次开门后,就恢复了。”

    祖奶奶:“这么说,你爸真有问题咯。可惜我真的想不起来他这号人了。”

    祖奶奶对此颇为遗憾,她心高气傲,一般人入不了眼,养父一个普通人,那么按照她的性格,就算见过也未必会记下来。

    雷霆战姬:“我觉得是看到咱们那么漂亮才精神波动剧烈的吧。”

    李羡鱼略一思考,默默捂脸:“总感觉战姬你真相了。”

    这时,养母端着一盘盘的菜出来,招呼众人:“吃饭了。”

    众人收了手机,各自入座,冰渣子放下遥控器,默不作声的离开客厅,进入洗手间。

    “咔擦”门锁上,她洗了把脸,抽出几张面巾纸擦干净脸庞,镜子里,映出她冷艳绝伦的脸。

    一米七的个子,在女生里无疑是高挑的,脸型不是瓜子脸,也不是鹅蛋脸,但任何人看了她的脸都会觉得完美。精致的五官挑不出瑕疵,这点其实很不同寻常了。

    乳挺腰细脸蛋俏,气质冷艳如霜,但不清冷,有着一股子咄咄逼人的高傲。

    在外头的鬼畜弟弟看来,这是冰渣子和太素师姐最大的不同。

    “一群贱人,抢我的东西.....”她握紧拳头,手心的面巾纸烧成灰烬。

    “他起疑了,小奴才从小心机深的很,幸好我有准备。”

    “实力晋升在预期之中,没让我失望,两年,我们最多只有两年时间了。”

    “我现在还不能暴露,谁先暴露谁先死,呸,阴沟里的臭老鼠,真能藏。”

    打开水龙头,冲干净手里的灰烬,回到客厅对面的餐桌,冰渣子瞧见自己位置隔着一碗饭,七分量,嗯,是小奴才盛的,心里顿时舒服了一点。

    养母的菜一如既往的平凡,做菜水准很差,十几年了一丁点长进都没有。吃惯了宝泽豪华大餐的众人勉为其难的吃着。

    饭桌上,养父夸夸其谈,竭尽所能的充当润滑剂。儿子带回来的几个女同学有点奇怪,一开口就嘲讽人的面瘫女孩;始终微笑却不冷不热的道姑;明明年纪最小气场却最强且与女儿一样,带着一股子傲气的泪痣少年。也就那个长腿女孩比较和善,会对他微笑。

    自己这边,性格惹人嫌的问题女儿不必说,老婆其实也是个文静过分的人,做不来热情的招待。也许就是这个性格,当年浪子一般的自己才会爱上她。儿子今天也有点奇怪,默不作声的吃饭,心事重重的样子,竟然让当爹的孤军奋战。

    幸好养父在国企混了多年,活跃气氛这种事信手拈来,他知道几个女孩跟儿子都关系匪浅,便挑着他童年时的糗事说。

    李羡鱼小时候喜欢玩火,点个火,然后蹲一边看着,就能收获无限的满足。养父母发现几次后,严厉警告他,本以为他就此收敛。

    没想到有一天夜里,他偷偷摸摸的躲进洗手间,掏出花零花钱买的白蜡烛,点燃,觉得不满足,又把牙刷和牙杯点燃,尤觉不满足,竟然把干毛巾也丢进火力烧起来。

    原本一根蜡烛的火光,被他烧成一团篝火,塑料烧焦的臭味弥漫到卧室,把养父养母惊醒。夫妇俩以为着火了,吓的够呛,披上外套冲出门,顺着味儿来到洗手间,看见儿子蹲在篝火边,抱着膝盖,一脸的满足,恰如童话里爱火柴的小男孩.....

    这件事最后以李羡鱼被养父吊起来打了一顿,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到天明告终。

    “从小就这么变态....”雷霆战姬看了李羡鱼一眼,心里嘀咕。

    真不愧是鬼畜传人啊。

    祖奶奶和华阳也忍不住笑起来。

    翠花窝在李羡鱼脚边,用厚厚肉垫拍了拍他,表示自己的不屑。

    李家从来不养宠物,养母也不喜欢猫啊狗啊的,就找了个盘子,给翠花舀了点饭,浇一勺肉汁,当做她的午餐。

    翠花生气了,一巴掌就把盘子打翻,骄傲的走到一边。此时正委屈的蜷缩在李羡鱼脚边。

    她终于知道李羡鱼为什么不让它化成人形,因为餐桌刚好坐满人.....再加上她只吃鱼不吃饭,硬让她吃饭,她反而会难受,李羡鱼还是很了解她的。

    华阳也不用吃饭,可她必须出场,要试探养父。

    “我这对子女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养父哈哈笑着:“他姐当时还说:玩火,有眼光。反正这个弟弟做什么事,她都偏袒着,从来不觉得他有错。”

    李羡鱼夹菜的筷子顿了顿,“我去上个洗手间。”

    他搁下碗筷,离开客厅,厕所在走廊尽头,边上是姐姐的房间。

    李羡鱼小心翼翼的打开姐姐的房间,蹑手蹑脚的关门,打开了一度成为他心理阴影的衣柜。

    拉开衣柜里的抽屉,里面折叠着一条条款式、颜色各异的胖ci,与当年款式单衣的少女胖ci不同,姐姐长大了,种类也多了。

    愣愣的望着这些胖ci,李羡鱼陷入沉思。

    万妖盟的“皇”拥有生父从万神宫带出来的神物,如果他是父亲,有这样的东西必然会交给信得过的人,未必是有能力保护它的人,而是最不显眼最容易被忽视的人。

    他觉得这个人选很有可能是养父,你想,大家都不觉得李无相会把宝物留给儿子,因为把宝物留给交给普通人收养的婴儿,既害了儿子也害了兄弟。

    当年要是把他交给佛头养,反而会惹人怀疑。

    有了这方面的联想,李羡鱼立刻觉得万妖盟的“皇”和冰渣子有点像,尽管看不清脸,看不清身材,眼睛也因为红瞳失去了原本的色彩,而且血裔界高冷的女人太多太多,但作为一个朝夕相处二十年的合格舔狗,我舔了你二十年,你什么味道,我能闻不出来?

    这种没有根据的猜测,基于直觉,不能武断,所以这趟回家,不但要试探养父,还要试探冰渣子。

    关键是,皇为什么要给他觉醒肉块,有这么好的东西,没理由给他一个敌人,总不能是手滑吧。

    如果那个皇是冰渣子呢,如果是她,一切就合理了,身为女王姐姐座下第一舔狗,他有权利或者女王的福利。

    “华阳小妈没探知到冰渣子的精神波动,也有可能是她的精神力比华阳小妈更强,完美的掩饰住了。而皇就有那样的能力。”李羡鱼心想。

    生父死的时候,她才蹒跚学步,如果皇真的是她,那养父就逃不掉了。养父不是血裔,冰渣子是血裔,可能是利用觉醒肉块觉醒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姐姐和养父都是普通人,没有气机波动,气血之力不旺盛,当然不排除有特殊手段隐藏。

    仔细想来,其实皇的气质与姐姐有些许差别。

    冰渣子没她霸气。

    最后还有一个疑问,皇是冰渣子的话,那天见到自己,为什么不坦诚相告,只要表明身份,根本不需要这么打,他可以从中调解,让万妖盟和宝泽冰释前嫌。

    非要掐起来的话,二十年的姐弟,我会不帮你?

    “你是不是皇,马上就知晓了。”李羡鱼捡起一条胖ci,放在鼻子边闻了闻。

    没有异味,没有皂角的香味,反而是一股淡淡的壁橱味儿......嗯,这条胖ci被冰渣子冷落很久了,早就没有味道。

    “得找她不久前刚穿过的。”李羡鱼连着换了几条胖ci,终于在第五条的时候,找到了。

    “多么诱人的香气,不仅让我想起了青涩的少年时期......但和觉醒之肉的腥香完全不同。姐姐不是皇?”李羡鱼心里一松。

    他把胖ci覆在脸上,深呼吸,深深呼吸。

    啊~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时隔多年,终于又体验到姐姐的味道了,莫名的叫人感动。

    胖ci的味道对他有种致命的吸引力,李羡鱼怀疑自己有特殊癖好,衷情姐姐的小胖ci。

    而且,修炼闻香识女人技巧后,他的嗅觉愈发敏锐,对这股香气愈发迷恋,陷入其中就难以自拔。

    这时,他耳廓一动,听见了走廊里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咦....脚步声,有人过来了。】

    【我应该马上把胖ci放回原位,并立刻躲起来。】

    【再闻几秒,就几秒。】

    【快,快停下啊,我不要再被关进衣柜里了啊,我会身败名裂的。】

    【再闻一会儿,就一会儿】

    【不行,我要克制。】

    【啊....真香】

    “擦咔!”

    门把手拧动的声音,来不及了,门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