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原来我是妖二代 血裔实习生 457 身陨(卷尾)


    这么一下,又是极道高手的攻击,就算躲开了要害,血骑士依然重伤了。交手近一刻钟,总算重创对方一位主力,但教皇丝毫没有高兴,反而心里一凛。

    上一次,他也重创了血骑士,但结果是对方从容而退,反扑之力甚至让他受了轻伤。

    因为这是个狂怒异能的支配者。

    当场,只要没死,受的伤越重,他会变的越凶,越恐怖。

    留下这种异能的古妖,一定生活在很艰苦很恶劣的环境里。时时刻刻需要搏命,所以渐渐的,进化出越挫越勇的“狂怒”异能。

    教皇抽了一下手,没抽出来,脸色微变。

    血骑士仰起头,那双永远不会褪色的红瞳亮起狰狞的光芒,受这么重的伤,气息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上一层。

    他以身体卡住了教皇,不惜以命搏命。

    龙骑士与他是多年挚友,老格林亦是百战之士,岂会放过此等良机。但最快出手的是佩丝,即便翅膀给人打断了,她还是第一时间疯狂输出,手掌从血骑士后脑探出,啪叽一巴掌印在教皇眉心。

    龙骑士随手,同样是一掌印在教皇的后脑,前后夹击。

    老格林紧随其后,身躯微沉,双拳握在腰间,短暂蓄力后,打在教皇的后心。

    教皇发出痛苦的嘶吼,浑然不似人声,血肉在三股强大的力量中崩溃。

    打到现在,这是爆发出最可怕,最强大波动的一击,四人为中心,地面产生裂缝,向四面八方延伸出长则数十米,短则数米的裂缝。

    骑士战阵在瞬息间崩溃,一道道人影冲天飞起,纸鸢似的被气浪推的飞向远处。这是修为强的,修为弱的当场去世。

    不管最终胜负如何,教廷经过此役,注定元气大伤。不经过一两代人,别想恢复元气。

    “能赢吗?”

    李羡鱼死死盯着交战中央,一颗心提了起来。

    大雕妹看了他一眼:“肯定赢定了呀,教皇就算是极道,这么一下,也得受重伤。而血骑士一方,还可以打很久的样子。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的事逼体质又触发了。”

    李羡鱼一愣,头皮发麻:“乌鸦嘴,你滚一边去,别在这里瞎哔哔。”

    抬脚把她踹一边。

    大雕妹大怒,噔噔噔跑回来,拽着他的胳膊,抬脚丫死踹李羡鱼小腿。

    另一边,血骑士往前疾走两步,旋身,挥剑!

    沉重的雷瓦汀高速切割空气,音爆滚滚。

    这一剑,目标是教皇的项上人头。

    斩中了,此时状态的教皇根本无法躲避,他的身躯和精神力遭到龙骑士、佩丝和老格林三方面压制。

    “成功了?”李羡鱼握紧双拳。

    教皇的气息,终于在此刻出现变化,有一刹那的衰弱。

    这一幕,同样落在那些四散的教众眼中,他们眼中有的带着悲伤,有的带着快意,有的带着怅然。

    不管怎样,教皇终究是他们曾经的精神信仰,是领袖,他统治了教廷一个世纪,在场很多人从年轻时就把这座高山当做人生目标,当做效忠对象。

    这里还有另一层意义,教皇是极道,他们今日屠了一位极道。

    放眼全球血裔界,已经很多年没有极道陨落了。

    教皇面部的血肉瞬间崩溃,被雷瓦汀裹挟着的力量打成肉末,向着一侧四溅飞射。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教皇的脑袋还在。

    这足以把一辆坦克劈成两半的战击,竟无法斩断教皇的脖子。哪怕他的脸几乎破碎成一副骷髅。

    教皇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古怪的笑声。

    脸上血肉重生,但不再是正常人的肤色,而是青黑色的物质,表面凸生出一根根血管。

    教皇仰天咆哮,振臂震开血骑士三人。

    皎皎月光之下,他宛如地狱中爬上来的魔鬼,只剩一具人形,全身皮肤青黑色,一根根血管遍及体表。哪里还有人的样子。

    可怕的气息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另周围的血裔呼吸难受,遍体生寒,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血脉深处的恐惧。

    血脉压制!

    稍远的地方,大雕妹浑身凸起鸡皮疙瘩,双腿发颤,这种感觉很熟悉,不禁想起了与李羡鱼交手时,他那条古怪的左臂。还有皇的宝物,进化之肉,同样给人这种来自血脉压制的压力。

    想到这里,大雕妹忍不住看向身边男人的左臂,尽管他戴着白色蕾丝手套,但她知道,那条手臂是漆黑色的,发威的时候,会凸显出一根根血管,摸到你,你就会爽的咿呀叫。

    大雕妹灵光一闪,惊叫道:“古妖遗蜕,是古妖遗蜕。”

    她求证的目光看向李羡鱼,却发现他脸色呆滞,愣愣的凝视着教皇。

    “是啊,古妖遗蜕。”

    “邪神就是古妖遗蜕。”

    “是你们,原来是你们....”

    三句话,大雕妹只听懂了前两句,最后一句没听懂。

    李羡鱼很惊讶,但又有种如释重负,仿佛拨开了层层迷雾,很多事情在这一刹那,豁然开朗。

    他一直不明白敌人是谁,但见到邪神本尊后,忽然就懂了。

    想通了很多事情。

    原来从万神宫逃出去的,不止龙,还有其他古妖遗蜕。

    遥远的上古时代,那些被镇杀在万神宫的古妖,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其实大部分已经离开万神宫了。

    不,这不需要猜,是早已知道的事实。

    八位古妖,史莱姆和冰渣子手里的古妖遗蜕,以及被他融合的魅惑古妖遗蜕,留在万神宫的只有这三个倒霉蛋。

    前两者被忘尘道长和生父先后带出万神宫,魅惑异能则留在了那里。

    除此之外,两个月前的万神宫之行,包括宝泽在内的血裔们空手而归,这足以说明其他古妖遗蜕早就从万神宫逃脱。

    李羡鱼是个很喜欢钻牛角的人,小时候关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争论,他可以纠结很久,然后去问养父。

    养父说不上来,唯有以理(物理)服人。

    所以他很长一段时间就在想,万神宫钥匙怎么来的,万神宫的存在是怎么被世人知道的。

    不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总得有个“开始”吧。

    现在他明白了,万神宫的存在也好,钥匙也罢,它被世人所知的“开始”,皆来自于这群逃出万神宫的古妖遗蜕。

    生父李无相手里的钥匙怎么来的?支持他打开万神宫的势力又是谁?

    冰渣子的假想敌是谁?

    是古妖遗蜕,是牠们。

    想重炼无双战魂的也是牠们或者是牠,古妖遗蜕的寿命几乎是无限,所以“满清遗老”不在乎生死极限,这也能解释的通。

    如果把一切幕后主使定位为古妖遗蜕,那所有的事都豁然开朗。

    所以李怡韩那个臭娘们是知道敌人就是古妖遗蜕的?

    不然她为什么要怀疑大老板。

    突然崛起、恐怖的晋升速度,是她怀疑大老板的重要依据,如果真是被古妖遗蜕夺舍,一头猪也能起飞啊。

    亏我那么信任你,什么事都跟你说,你反而跟我耍心眼玩心机。

    真是我的好姐姐。

    但同时又产生了许多新的疑惑,牠们为什么要把万神宫的存在泄漏出去,当年清廷寻找万神宫,极有可能就是这群货在暗中引导,推波助澜,原因呢?

    还有生父李无相进入万神宫也是牠们主导的话,那牠们为什么不自己进去。

    答案其实很简单,万神宫里有牠们想要的东西。

    而那个东西,很有可能,已经被生父李无相带出来了。

    难怪他当年宁愿选择一死了之,并且不让祖奶奶和佛头插手,因为他们扛不住,扛不住那些从万神宫逃出来孤魂野鬼。

    血骑士和龙骑士愣住了,教皇的变化让他们震惊不已。

    “战斗还没结束,小子们。”老格林面色平静,似乎早已见识过:“这就是邪神本尊了。”

    嘴里说着,动作没停,沉腰,屈膝,脚下气浪猛的一炸,瞬间爆发出子弹离膛般的速度,只看见他脚下的大地轰的坍塌,人已经不见了。

    教皇被打飞出去,一路翻滚,像一个大铅球砸在地面,砸出无数个坑。

    他原本站着的位置被格林·阿道夫取代,老家伙浑身都在冒蒸汽,脸色呈现不正常的鲜红。一直以来,他用秘法激活了潜力,身体里的血液沸腾,让他的体能短暂恢复巅峰,但同时也对这具苍老的身躯造成极大负担。

    龙骑士血骑士的攻击衔接而上,不给教皇喘息的机会。

    四人翻滚战成一团,教皇应对着三位半步极道巅峰的攻击,再不如之前那般从容不迫,他的气息不断衰弱,青黑色的身躯一次次遭受创伤,一次次修复,他的极道境界渐渐不稳。

    “你们杀不掉我,凭你们这些卑微的生物,也配主宰我的生死?”教皇狂笑着打飞血骑士,任凭老格林的震荡力量加身。

    打了这么久,尽管处在下风,实力下滑严重,气息衰弱,但它终归没有受到致命的伤。

    “教皇真的是恶魔,真的是恶魔啊。”

    “他还能称之为人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主啊,你将一个恶魔放入了人间。”

    “我们该怎么办,他根本是不死的。”

    教众们惊呆了,哗然如沸。

    这和他们想的不一样,他们觉得对手是堕落的教皇,可眼前的怪物,根本不能再称之为人,牠的气息让人心惊胆战,在三位半步极道巅峰的围攻中,牠节节败退却异常的坚挺。

    “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年教皇为什么会败在牠手中。”格林·阿道夫沉声道。

    “很快,我们也会败在牠手中。”龙骑士低声道。

    如果不能有效的杀伤敌人,那么占尽上风也只是一时的。

    而且打了这么久,三人都露出疲态了,尤其老格林,已然油尽灯枯。

    战阵也破了,无法再为他们提供助力。

    这年头,持久力才是王道。

    “死亡如果不可避免,那就坦然面对,只可惜不能为教廷除掉这个怪物。”血骑士看的很开,手里拎着断了一截的重剑雷瓦汀:“我更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古妖遗蜕!”陌生的嗓音传来,是个男人,有一丝丝的熟悉。

    众人扭头看去,穿着短款风衣,脚踏长靴的绝代佳人健步而来。不,不能再称他为绝代佳人了,而是战魂传人:李羡鱼。

    “古妖遗蜕?”血骑士神色复杂的看了他几眼,细细咀嚼,反应过来:“万神宫里的古妖遗蜕?!”

    “是的,牠就是邪神本尊了。我身上有两个古妖遗蜕。”

    不等血骑士等人面露喜色,李羡鱼说:“可惜一个进入深度睡眠,无法唤醒。另一个被我吸收了,转化成了魅惑异能。与这家伙的性质不一样。”

    古妖遗蜕,应该有两种状态,一种是类似史莱姆这样的宠物。另一种就是眼前的教皇,翻身做主人。

    两者间的差距是巨大的,不可同日而语。

    史莱姆一直想夺舍,谁都行,只要是血裔就好。这么简单的要求,上天就是不满足它。

    也是个衰仔。

    从它渴望夺舍这点就能看出,当宠物的古妖遗蜕和做主人的古妖遗蜕,是不一样的。

    “你的血,再来一点。”龙骑士道。

    “我的血只能自愈伤势,又不是猫仙人的仙豆,你们快力竭了。”李羡鱼没好气道。

    能治好伤,和恢复体力是两回事,否则当初在万神宫火神就不会死。

    “杀不死吗?”血骑士皱眉。

    “万神宫里镇了无数年,还是活着逃出来了。”李羡鱼回答。

    眼前的这位古妖遗蜕,不像史莱姆一样刀枪不入,水火不浸,但似乎本质是一样的。

    头铁,杀不死。

    “那你不逃,跳出来干嘛。”血骑士问道。

    李羡鱼不答,而是看向老格林,低声道:“对不起,我的血同样救不了你。”

    老格林受伤严重,再给他打一针,治愈伤势轻而易举。然而格林·阿道夫的问题不是伤势,而是寿命。

    这台老旧的机器已经走到尽头,别看此时气血旺盛,气机澎湃,其实就是最后的余晖而已。或者也可以称回光返照。

    他一直在燃烧潜力,消耗寿命。

    老格林笑了笑,语气坦然:“该打的战,我已经打完了。”

    李羡鱼点头:“剩下的交给我。”

    在血骑士等人不解的目光中,在场上幸存者的注视中,他缓步走向教皇,不,是古妖遗蜕。

    远处,李佩云终于找到了李倩予,他皱着眉,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选择在此时登场。

    找死么?

    “她向着教皇走去了,她想干嘛。”

    “这个女人应该是血骑士一伙的,她,不会是想挑战教皇吧。”

    “喂喂,快回来啊,这么漂亮的女人,死了好可惜。”

    远远躲开的幸存者们,又惊又疑的看着这一幕。对于李羡鱼的行为感到不解,感到茫然。同时暗暗担心,希望她别做傻事。

    “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教皇凝视着李羡鱼:“是魅妖。”

    “原来牠叫魅妖,是,牠在我身体里。”李羡鱼解释道:“但和你的情况不一样,牠被我吸收了,已经彻底陨落。”

    教皇震惊了。

    “万神宫开启了吧?我记得离开的时候,牠还困在里面。”教皇随即恍然。

    “我有两个问题要问你。”李羡鱼说。

    “第一个问题,你认识李无相吗。”

    教皇不作声,微微皱眉。

    看神情,是不认识了。

    “第二个问题,你有同伴吗。”

    “同伴?”

    “比如中国的那条龙。”

    “牠不是早在两百多年前就被屠了吗。”教皇的回答出乎意料。

    李羡鱼想了想,“明白了,不介意的话我再加一个问题,你和那条龙,孰强孰弱。”

    “你是想问,那些隐藏在深水里的古妖,大抵是什么水平。你知道牠们已经从万神宫逃出来了。小子,知道的事不少。”教皇冷笑两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所以我没问最关键的几个问题,比如你们当年想在万神宫里得到什么。”李羡鱼耸耸肩。

    “那群家伙,我自己会把牠们揪出来。至于你,和这些教廷叛徒一起毁灭吧。”教皇语气充斥着威严,宛如高高在上的神,宣判了众人死刑。

    “你已经跌境了。”李羡鱼说。

    教皇现在的状态很糟糕,从极道境界跌落,就像一个人力竭时,打不过一只弱鸡,虽说是暂时的。

    “那又如何。”教皇反问。

    在场的几个半步极道巅峰里,血骑士和龙骑士的消耗比他更大,至于格林·阿道夫,更是强弩之末。教皇的战力在此时此刻,依然是无敌。

    况且他还有一个“不死”属性。这些血脉不纯的人类,根本杀不死他。

    “八十年前,在远东中国,有一位道门弟子,叫做忘尘。”李羡鱼说了一句让教皇莫名其妙的话。

    “所以?”

    “记住这个名字。”

    李羡鱼高举右臂,白光滚滚冲涌,破臂而出,化作一柄剑形气兵。

    白光破开了黑暗,刺的天穹明亮一片。

    纯白色的光芒照亮众人的脸,照亮了他们的瞳孔,众人仿佛身处在气机汪洋里,发自内心的敬畏和恐惧。

    此时的李羡鱼,所爆发出的气息是货真价实的半步极道巅峰,甚至还更强,这一剑,融入了冰渣子所有的气机,以及他自己的气机。

    冰渣子出于某种顾虑,没有来,至于什么顾虑,她没告诉李羡鱼。不过她把自己所有的气机都灌入李羡鱼体内。如同论道大会上得到太爷灌输气机的李羡鱼。

    只不过冰渣子的实力更强,底蕴更深,不会像李竹一样灌输完气机就成一个废人。她现在应该在酒店里养精蓄锐,恢复气机。

    如果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毁灭古妖遗蜕,在李羡鱼的认识里,只有气之剑。

    气之剑本就是忘尘为了压制史莱姆所创的绝学,当日在论道大会上,忘尘的残魂一剑斩灭史莱姆的部分身躯,李羡鱼事后恍然大悟,其实气之剑是可以有效杀伤,甚至消灭古妖遗蜕的。

    史莱姆之所以活着,是因为它早已与忘尘的身体融合,斩杀史莱姆,相当于自杀,所以气之剑只是在克制它。而那部分已经脱离忘尘身体的史莱姆就没这么幸运了,直接被斩灭。

    白光斩落,天地间只剩这耀眼的剑光。

    在这鬼神辟易的剑光中,李佩云木然而立,失魂落魄,听到了自己的心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它碎了.....

    教皇被白光笼罩,撕心裂肺的吼声传来。

    身躯在气之剑的锋芒中消融,嗤嗤直冒青烟。

    “不可能,卑微的蝼蚁,怎么能伤我.....”因为太过惊惧,教皇的声音都破音了。

    “伤你?不,是杀你。”李羡鱼不再保留,全力催动气之剑,耀眼的白光变的刺眼,旁观的众人无法再直视气之剑的光,闭上眼睛,热泪滚滚。

    片刻后,白光渐渐消散。

    教皇青黑色的人形不见踪影,留下地面上一滩浅浅的,微微蠕动的血肉组织。

    夜风吹过,它渐渐归于死寂,细胞活性彻底消失。变的干硬、枯萎。

    结束了!

    ......

    2020年,11月23日。

    教廷众人合力围杀教皇于总部,教皇身陨。此役,教廷损失八位顶尖s级,以及近四百名精英。

    前圣殿骑士团长,格林·阿道夫回归主的怀抱。

    战魂传人李羡鱼,死而复生,助教廷斩杀堕落教皇,一剑定乾坤。

    当晚,妖道传人李佩云狂性大发,追杀李羡鱼而去,两人双双消失。

    次日,世界各国的血裔界听闻消息,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

    是我们今早睁眼的方式不对,还是起床的姿势错误?

    what  are  you  弄啥嘞?

    。搜狗


重要声明: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