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汉当更强 第一百八十章 霸王作风


    “暴秦的狗贼你们听着,你们的粮道已经断了,你们也马上就要没吃的了,聪明的话,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如果再给章邯匹夫卖命,保管你们个个都是死路一条!”

    “暴秦狗贼!你们的粮草已经断了,再打下去死路一条!快投降,赶快投降!投降饶你们不死!”

    “你们的濮阳已经被我们拿下了!暴秦狗贼,你们的粮草运不过来了,想活命赶快投降,否则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家!”

    数十名楚军骑兵在秦军阵地前来回奔驰,类似的喊叫也在秦军阵前此起彼伏,隐约听到了楚军骑兵的喊话内容,秦军将士当然是惊诧万分,继而窃窃私语,低声讨论楚军骑兵故意散播的消息真假。而情况被报告到了章邯的面前后,章邯当然是脸色铁青,知道少帅军终于还是与楚军主力取得了联系,让楚军主力知道了濮阳已经沦陷的重要军情。

    这时,王离也打马来到了章邯的面前,见面后王离也没客气,直接就向章邯说道:“上将军,濮阳失守的消息恐怕瞒不住了,再耽搁下去,我们的军心士气肯定会受到影响,是回军死战,还是不惜一切代价的立即渡河南下,你得赶紧拿一个主意。”

    王离对章邯说话的语气极不客气,原因是王离极不服气靠李斯撑腰才当上大秦上将军的章邯,自与章邯会师以后就没对章邯表露过应有的尊敬,章邯对此也心知肚明,只是为了军队的团结才一直佯做不知。这会也一样,为了尽可能保全军队,章邯仍然没有计较王离的不敬语气,还反问道:“以将军之见,我们应当如之奈何?”

    “坚决回军死战,先杀溃楚贼追兵,然后再渡河南下!”王离回答得很直接。

    “这么做恐怕没用。”章邯摇头,说道:“楚贼已经知道我们的粮道被断,肯定不会再和我们正面硬拼,看到我们回军决战,他们肯定暂时退避保存实力,不给我们决战的机会,时间耽搁久了,其他贼军收到消息南下助战,我们肯定更难全身而退。”

    “那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和楚贼干耗着吧?”王离更不客气,又说道:“要不这样,我们一边分出一军北上驱逐楚贼,一边抓紧时间过河,等主力大队和粮草军需安全撤过了漳水,再把北上的军队撤回来渡河。”

    犹豫了一下,章邯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这样了,烦劳将军你分派五万军队北上,去驱逐楚贼追兵,给我们争取渡河时间。”

    王离一口答应,连礼都没行,立即拍马回阵去调派军队回师交战,章邯则忍气吞声,立即着手安排秦军主力抢渡漳水。

    不一刻,在王离的调派下,长城兵团中的五万秦军便在秦军大将苏角的率领下越众而出,气势汹汹的杀向位于北面的楚军主力。而这一情况被报告到了项羽的面前后,楚军诸将倒是纷纷建议暂且撤退避开秦军锋芒,待秦军主力大量撤过漳水后再实施反击,突袭必须要渡河南下的秦军后队,心中有底的项羽却是断然拒绝,大喝说道:“不能撤,坚决迎战!只有战败了暴秦的北上分兵,我们才能把握住机会,更加重创暴秦主力!”

    喝罢,项羽当即命人挥动旗号,命令不到五万的楚军主力就地摆开有利于进攻的锥形阵,让与自己脾胃相投的英布率军担任锥尖,桓楚和季布二将位居两翼,又不顾众人劝阻,坚持把自己的指挥旗阵布置在了英布的前队背后,位居全军第二队,以此引诱秦军冲击楚军锥尖,也方便率领楚军主力向前挺进。

    秦军的北上速度很快,楚军才刚把战阵列定,苏角率领的五万秦军就已经北上到了近处,结果一看楚军竟然是排起进攻阵型,又看到项羽的帅旗就在楚军的第二队,苏角顿时就大喜过望,喜道:“好,既然楚贼这么狂妄,那我们绝对不能客气!排列方阵,引楚贼来攻!”

    依照苏角的旗号指挥,秦军迅速排列赖以横扫六国的步骑混合方阵,然而还没等秦军排开阵势,更没等苏角以小股兵力引诱楚军主力发起进攻,项羽就已经果断命令擂响战鼓,催动楚军主力大步前进,直接冲击秦军的战阵正面。苏角见了更是狞笑,除了让正面的秦军将士以弓弩压制外,又早早就让两翼之兵做好出击准备,以便随时迂回去冲楚军锥形阵的背后。

    狰狞的笑容一直在苏角的脸上持续,密如飞蝗的箭雨中,正面杀来的楚军将士不断中箭死伤,还没能与秦军接战就已经死伤连连,不过苏角的狞笑很快又变得有些僵硬,因为他很快就发现,秦军的羽箭虽然密集,楚军的前进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还逐渐从小跑变成了快步冲锋,同时在项羽的亲自引领之下,后队的楚军将士也是丝毫不乱,紧随着项羽的帅旗大步前进,义无返顾的直接冲击秦军战阵的坚实正面。

    “别担心,楚贼既然采取攻势,肯定是把精锐材士放在前队,弓弩射不垮楚贼前队半点都不奇怪,等近身战把楚贼的精锐耗光,楚贼就输定了。”苏角这么悄悄安慰自己的时候,楚军的锥尖已然撞上了秦军的战阵正面,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也立即冲天而起。

    改为隶属到了项羽麾下后,得到项羽重用的英布所部就象脱胎换骨了一般,战斗力突然猛涨了许多,换装了上好盔甲武器的士卒个个奋勇彪悍,厮杀时悍不畏死,吼叫着只是拼命冲杀,秦军将士虽然也鼓起勇气奋力作战,却还是在英布军的疯狂冲击下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整齐横队被迫向后弯曲,后面的楚军将士乘机不断跟上,向秦军战阵施加更大压力。

    这时,发现楚军战斗力超过了自己的估计和想象,苏角也不敢怠慢,赶紧催动两翼军队上前,左翼猛攻楚军战阵的右翼,右翼迂回冲击楚军锥形阵的背后。但是很可惜,从左翼出击的秦军队伍却不幸碰上了项羽麾下的另一员猛将季布,不但没能冲垮楚军的右翼,相反还被季布所部杀得人仰马翻,死伤连连,队形迅速混乱。

    迂回到楚军锥形阵背后发起的秦军也好不到那里,虽说他们碰到楚军刘老三所部装备不及英布军那么精良,可刘老三的军队却又是出了名的团结和顽强,同样是死死挡住了秦军的冲击,另外还队形不乱,一边作战一边保持与主力大队共同行动,在项羽的引领下不断向南前进。

    锥尖处的战斗也因此变得更加的惨烈血腥,激战中,楚军将士前仆后继,凶狠的挥舞武器奋力捅杀对面之敌,即便受伤也不肯后退半步,鲜血不断飞溅,士卒也不断倒地,秦军将士虽苦苦支撑,却还是挡不住楚军的锥尖不断向他们的战阵内部挺进。

    可即便是这样,项羽却依然还是不肯满足,仍然还是觉得英布推进太慢,干脆派人到前队联系英布,询问英布所部是否需要暂且后撤,换项羽本人亲自率军冲阵,结果英布一听就红了眼睛,大吼道:“回去告诉前将军,用不着他亲自动手!冲不破暴秦的战阵,我提头回去见他!”

    大吼过后,英布跳下战马,提起长矛直接冲上第一线,还与秦军刚一照面就捅翻了两个秦军士卒,怒吼着冲到了最前面,被英布的勇武激励,本就士气高昂的楚军将士更是疯狂,一个个就象打了鸡血一样,矛捅剑刺斧头劈,不要命的只是把武器往秦军士卒身上招呼,转眼间就在秦军的战阵上撕开了一个缺口。

    见此情景,苏角当然是更加的心惊胆战,为了拦住楚军冲击,一个劲的只是催促军队上前,结果这么做不但没有收到太大的作用,相反还导致秦军士卒不自觉的向楚军锥形阵的两翼延伸,增大了受敌面,后排的楚军将士乘机疯狂捅杀,给秦军士卒增加了更多死伤。

    激战持续,秦军的战阵缺口也越来越大,太阳才刚开始落山,秦军的战阵就已经几乎被楚军撕成了两截,发现情况不妙,苏角只能是赶紧派人回去求援,请求章邯和王离赶紧派兵过来增援,以免自军战阵被楚军割裂后士卒崩溃,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苏角的求援动作稍微慢了些,还没等大惊失色的章邯和王离派来的援军赶到现场,秦军战阵就已经活生生的被楚军撕了两段,左右失去直接联系。然而项羽却不肯罢休,竟然放着已经被撕裂的苏角军不管,又催动军队继续前进,迎头杀向匆匆赶来救援的秦军后队,还命令力战之后体力下降的英布暂且后退,亲自率军担任锥尖,继续冲击来援之敌。

    项羽的疯狂吓呆了秦军将士,看到他的帅旗出现在楚军队伍的最前方,早就习惯了双方主将都躲在背后遥控指挥的秦军将士没有一个不怀疑自己的眼睛看错,而当项羽亲自率军冲到近前时,楚霸王的盖世雄风更是让秦军将士吓破了胆!

    “还有谁?!”

    单手一矛戳穿一个秦军士卒的胸膛,项羽连长矛都懒得收回,直接挑起那秦军士卒的死尸横抡,直接就砸翻了三四个秦军士卒,继而又是一矛刺出,竟然直接捅穿了两个秦卒,抡着他们的尸体左右猛砸,把前方的秦军士卒砸得东倒西歪,筋断骨折,恐惧惨叫不断,“鬼神!鬼神下凡了!”

    被项羽的盖世雄风激励,他身边的楚军骑兵同样个个勇猛无比,吼叫着一个比一个冲杀得更加亡命,就如烈火掠过草原,锐不可挡,而秦军援军本就来不及排列战阵迎战,又遇上了当世第一猛将项羽亲自率军冲阵,溃散得自然远比苏角所部为快,天色才刚微黑,匆匆来援的两万秦军就被楚军杀得土崩瓦解,连求援信使都来不及派出就已经直接溃散。可项羽却还是不肯满足,竟然再次扔下了秦军溃军不管,带着楚军主力继续前进,直接冲向漳河渡口。

    关键时刻,章邯的冷静避免了漳河因为秦军死尸堵塞而不流的厄运,才刚收到援军也被楚军击溃的消息,已经带着直属军队撤过漳水的章邯立即扔下军队,只带少许随从重返漳水北岸,一边命令秦军停止渡河,一边让没有过河的秦军就地结阵,排列起队形严密的数阵保护渡口桥梁,以猛烈箭雨迎击迅速杀来的楚军主力,凭借着此前抢修的防御工事,好不容易才挡住楚军冲击,暂时将楚军逼得暂且后退,这才没给楚军直接冲溃渡口秦军的机会。

    这时天色已然全黑,在没有提前准备火把干粮的情况下,楚军诸将都劝项羽暂时撤退一段距离,让楚军将士可以稍做休息和准备夜战火把,待秦军继续渡河时再发起突击。然而项羽却断然拒绝,吼道:“战机难得,不能后退!就地结阵,看谁耗得过谁!”

    拗不过项羽的狗熊脾气,四万多楚军只能是在距离秦军仅有里许的位置就地结阵,在几乎没有火把照明的情况下继续与秦军对峙,章邯见了连珠叫苦,还没来得及撤过漳水的王离却是火冒三丈,跑到章邯面前说道:“楚贼欺人太甚!我们不能忍让,得主动进攻,杀退这帮得寸进尺的楚贼!”

    “不能冒险!”章邯这次终于没给王离面子,断然拒绝道:“楚贼结阵而战,我军一旦不能迅速冲溃他们的兵阵,被拖入混战,其他的贼军又突然杀来,我们的损失就只会更加惨重无比!”

    “那怎么办?”王离不服气的问道:“这么耗下去,等其他的贼军杀来,我们还不是照样损失惨重?”

    “打仗要用脑子。”章邯冷冷的顶了王离一句,然后才向自己的亲兵吩咐道:“去南岸传令,让我们已经过河的将士把一部分辎重车辆推进漳水上游,暂时阻拦河水!”

    传令兵领命而去,章邯这才冲王离说道:“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吧?先和楚贼对峙,等暂时阻断了河流,我们可以迅速过河,我亲自率军殿后,你带着大队先撤,这样才可以更多的保全我们的将士。”

    没想到章邯还有这么一手的王离闭嘴,也这才对章邯稍微服气了一些,但是很可惜,秦军方面开始动手堵河后,消息才刚被斥候报告到了项羽的面前,项羽就果断命令道:“传令全军,擂鼓而进,正面冲击暴秦军队!”

    “前将军,再等一等吧,我们的援军很可能马上就要到了。”旁边的冯仲劝道。

    “闭嘴!”项羽大喝,道:“暴秦军队已经在动手堵河,等他们暂时截断了漳水河流,我们就没机会歼灭北岸之敌了!进攻!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冲阵!”

    招架不住项羽的淫威,又累又饿的楚军将士被迫无奈,只能是在全靠星月微光照明的情况下再度进击,正面冲击秦军的密集数阵,还硬是顶着秦军的密集箭雨冲到了近处,与秦军展开近身激战。

    这时候,之前溃散的北岸秦军也在苏角等将的率领下重新回到渡口附近,还壮着胆子再次加入战场,与守卫渡口的秦军联手夹击楚军主力,项羽却是毫无惧色,带着楚军主力奋勇作战,耐心等待秦军必须要渡河南逃那一刻。

    这一刻也终于被项羽等到,接近二更的时候,北面远处先是光面渐明,接着火把的光芒也越来越是清晰,证明了已有其他反秦义师正在迅速赶来,虽说最先赶来的只是齐国叛将田安的军队,战斗力不强还只有万余兵力,可是发现这一点后,之前已经被项羽杀破了胆的苏角等部首先慌乱,本就不是很强的攻势立即放缓,无数士卒探头探脑,努力张望漳河目前的水流情况,楚军则立即士气大振,在项羽的率领下冲杀得益发卖力,也把北岸秦军杀得更加的心惊胆战,不敢再和楚军僵持下去。

    终于,田安率领的援军抵达战场场边缘的时候,楚军队伍中立即欢声震天,士气大振下战斗力猛然爆发,秦军阵中却突然齐发一声喊,无数将领士卒拔足就跑,争先恐后的冲向漳水,淌着已经变浅了许多的河水过河逃命,王离根本阻拦不住,也只好在亲兵的保护下冲上浮桥逃命,而之前已经过河的章邯则赶紧指挥直属军队做好迎战准备,以免被楚军乘势又冲溃了南岸秦军。

    战场也因此完全呈一面倒的局势,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楚军将士完全忘记了饥饿与疲惫,凭借着微弱的月光照明,象砍瓜切菜一样的疯狂屠杀秦军败兵,把无数秦军士卒捅死砍死,继而砸成肉酱,河滩上和浅水中的秦军士卒尸体层层叠叠,先是飘满河面,然后又再一次堵塞了已经变浅的河流。然而楚军将士却依然不肯罢休,又在项羽的率领下淌水过河,差点再次击溃了章邯亲自率领的秦军殿后队伍,也逼得章邯被迫提前南撤,这才避开了楚军将士的如潮攻势。

    是日,项羽率领的楚军主力连创奇迹,在兵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也在准备极不充足的情况下,楞是打出了三胜一平的惊人战绩,直将秦军杀得是尸横遍野,血流积洼,漳水一度为之不流,重创了秦军长城兵团的主力,也让先后赶来的反秦联军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楚军所创造的战场奇迹。

    再接着,和历史上一样,无比崇敬的吹捧了一番项羽的盖世雄风后,各路反秦联军的统帅也心甘情愿的公推项羽为反秦盟主,主动表示愿意在项羽的号令指挥下携手反秦,项羽则得意洋洋,稍微谦虚了几句就接受了诸侯劝进,风光无限的坐上了反秦盟主的宝座。

    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至少昨天临阵生病的项伯就站出来提醒项羽,道:“贤侄,不能放虎归山,要趁热打铁,立即发起追击,尽快擒杀章邯匹夫。不然的话,如果让康儿抢在了你的前面,擒杀了章邯匹夫,楚国上将军的位置,可就是他的了。”

    想起已经提前卡在前面的项康,项羽犹豫了一下,说道:“阿弟如果能亲手为叔父报仇,我当然愿意尊他为上将军。不过暴秦军队如果想要撤往棘原,就还得渡过洹水,这个战机我们不能错过,我们也是得立即发起追击。”


重要声明:小说“汉当更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