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要做阎罗 第82章:六道众(一)


    秦夜没有动手,对于鬼物他还是个萌新,至今所见的拘魂鬼物,只有曹有道一人。他很想知道,其他鬼物会有怎样的习性。

    一秒,两秒,三秒。

    对方的脚仍然在地面上。

    第四秒。

    秦夜仿佛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头发蓬乱,面目扭曲的肥胖女性头颅,正在隔间上方直勾勾地看着他!

    如果是常人,恐怕心跳都会在这一刻静止!

    这个头颅,被一只手高高举着,隐约可见下方举着它的手指。和秦夜的目光对视,头颅嘴角裂开一个古怪的笑容:“我……找……到你……了!!”

    撕裂的五官狰狞地扭曲在一起,如同胡乱缝在一起的布偶。

    轰!!

    下一秒,老黄刚刚扑出,秦夜的鬼头刀更快,化为一道匹练直冲木门!

    一声巨响,门板化为碎片崩裂,就在门外,一个穿着护理服,踩着白色高跟鞋的无头尸体,一只手提着一只老式录音机,一只手提着自己的头,被一刀劈在了墙壁上。

    “妈的,吓死宝宝了!”秦夜怒不可遏,反手又是一刀:“你妈妈没告诉过你要当个好鬼吗?!”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乱逛吓到花花草草你负得起责吗!”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护理一声惨叫砸在了墙上,明明不高大的身躯,却将墙壁砸出道道裂痕,混杂着血块的墙皮沙沙往下掉落。

    “你……不乖……”然而,护理丝毫没有察觉,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秦夜,猛然咆哮着冲了上来,提着自己的头发,将头仿佛流星锤一样砸了过来:“我罚你不准吃饭!!”

    “咦?你好像对阴差并不心怀敬意,土生土长的野鬼都这样吗?”秦夜横刀一挡,头颅砸在刀身上,如同针扎了一样尖叫飞走。而就在同时,护理右手指甲卡卡变长。身形一弓之下,猎豹一样冲了上来。

    快,好似疾风,空气中都听到了沙沙风声。紧接着,排山倒海的爪影疯狂抓来。

    “有点意思。”秦夜一扬嘴角,苍白的刀身骤然舞做银光圆球,但闻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他身侧墙壁,地面倏然出现无数裂痕,每一道都深及数寸。然而,刀光的银球就好像他的绝对防御,无论护理怎么突破,都无法寸进。

    “刚成为拘魂不久,力量都不会运用。”阿尔萨斯看了十秒,打了个哈欠:“还磨什么?赶紧解决了它。面对同阶鬼物你是绝对碾压,玩这么久有意思吗?”

    秦夜耸了耸肩,刀光骤然一变,如果说之前是密风骤雨,现在就是惊龙出海。随着一片脆响,护理漆黑的指甲寸寸龟裂,尖叫中不断后退,右手疯了一样在面前挥舞。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松开左手的录音机。

    一进一退,洗手间并不大,当数秒之后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只惨白的右手冲天飞起,鬼头刀已经指向了护理鼻尖。

    下一秒,刀光闪烁,笔直拉下!

    “滋!!!”厉鬼爆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大片阴气随着鬼头刀穿过头颅蓬勃而出,而就在鬼头刀将要刺透的瞬间,一阵悠扬的音乐突兀响起。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这是昆曲。

    不知何时,护理厉鬼已经摁下了左手的按钮,随着沙沙的磁带搅动声,一片尖利的女声刹那间响彻洗手间。

    嗡……就在音乐出现的刹那,秦夜陡然感觉耳中轰鸣不已,大脑天旋地转,一声闷哼,差点摔倒在地。

    “这是……”他只感觉天地都在旋转,就像游乐场该死的转转杯玩下来,双腿都在打颤。然而,战斗神经从未松懈,他右手用力一握,赫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松开了鬼头刀的刀柄。

    不好!

    这是脑海中第一反应,身形爆退中,右手护住心脏,低下头左手护住大脑。耳畔只听到厉鬼嘶哑的尖叫,破空声轰然响起!

    阴沟里翻船……他苦笑了一声,这一刻,他已经知道那个录音机是什么了。

    阴器……

    而且品质不低于曹有道的人骨项链,还是诡异的音波攻击,根本防不胜防。

    耳畔一片嗡鸣,就在此刻,只听一声愤怒的“汪!”声,旋转的视野中一道黑影闪电一样冲向护理,咔擦声响,音乐戛然而止。

    “滋!!!”厉鬼仰天尖叫,秦夜眼前的眩晕戛然而止。清醒的瞬间,他身体一弓,箭一样冲上,瞬间握住鬼头刀,用尽全力穿透了护理头颅。

    扑!

    “阿阿阿阿阿!!!”录音机啪一声摔落在地,护理双手抱头,叫声惊天动地。刀尖透骨,护理在尖叫中轰然化作漫天阴气。

    秦夜摇了摇头,长长舒了口气。

    目光所及,老黄正叼着那只录音机,邀功一样朝着他摇尾巴。

    “它咬断了对方的手。”阿尔萨斯沉声道:“品质不错的阴器。六万、功绩点到手。就算没有发现三千万阴气的存在,这次你也赚了。”

    确实是好东西。秦夜背起了录音机,忽然反应过来:“六万?”

    眨了眨眼睛,他立刻蹲下打开录音机,从里面夹出一盒老旧的磁带来。

    很古老,大约是世纪之初才有的东西。上面沾满了黑红的血迹。透明的磁带,用胶布贴着,中间写了一行字:牡丹亭。

    “你是说……这也是阴器?”

    “录音机本身是一件……里面的磁带也是一件?”

    赚大了!

    加上之前奖励的功绩点,一旦兑换,他可是拥有八千块阴灵石的巨富!

    不……再加上曹有道的人骨项链。

    万元富!

    “小阿,八千块阴灵石,够不够修筑引魂台?”

    “足够搭建起一个架子。”阿尔萨斯也有些兴奋:“万事开头难,现在就缺一道东风。”

    找到那个三千万阴气的所在!

    崩溃百年的地府,就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蹲下来,摸着老黄头顶:“老黄,最后一件事,带我去看看这个结界的阵眼?放心,我不会超度你,等本官地府大成,我就给你御笔亲封,作为地府的看门犬,全名刻尔柏洛斯,怎么样?”

    “……容本宫多嘴一句,为什么你取的名字总带着浓浓的国际范儿?而且本宫好像在哪里听过?”

    老黄仿佛听懂了秦夜的话,朝着秦夜身后汪汪叫了两声。紧接着跳到洗手台上,朝着镜子喷出一口黑血。

    秦夜立刻转头,赫然发现,身后灰蒙蒙的镜子上,黑血流过,竟然出现了六个纹章。

    这些纹章很奇怪,仿佛画在镜子上,又好似长在镜子里。

    一为动物,是狼头图腾。

    一为修罗,青面獠牙,三头六臂。

    一为人类,却满脸凄苦,衣着褴褛。

    一为厉鬼,大腹便便,头小身大。

    一为魔鬼,身燃火焰,狰狞无度。

    最后一个纹章还是人类,却仙袂飘飘,凌波虚渡。

    六个纹章排列成圆形,三明三暗。两个人类,一个魔鬼的纹章是暗淡的,而另外三个,却熠熠生辉。

    “这是……”秦夜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狼头图腾……他见过!

    这就是青溪县人偶师用血画的图腾!

    这也是一根刺。在西川,他踢翻了一个恐怖存在的蛊盆,不得已才来到宝安,没想到,在这个未来修行的大本营,竟然也能看到狼头图腾!

    就在此刻,那六个纹章如同被激活,缓缓旋转了起来,下一秒,三道强烈的阴气轰然爆发!

    之前这个捕食区就算厉鬼站在面前,都感觉不到一丝阴气。然而就在他触摸之后,小溪一样的阴气疯狂冲出!不过十几秒,四号捕食区阴气如同黑夜火烛,只要轻轻感受,阴灵满地!

    蜷缩在黑暗中的阴灵,全都瑟瑟发抖,于深邃的黑暗中无声褪去。秦夜如同站立在暴风眼,鬼差服呼啦啦笔直往后扬。额头上冷汗密布。

    咚……心脏也仿佛停跳。就在此刻,阿尔萨斯一声厉喝:“让开!!”

    不用她说,秦夜早就情不自禁地离开了几步。咚一声靠上了背后隔间的木门,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纹章圈。

    栩栩如生,三道喷出的阴气都是拘魂,但是……每一道都比曹有道更强!

    如果仅仅如此,不会让他都有一种心惊的感觉。

    更可怕的是……纹章本身。

    看它们一眼,就仿佛……看到了地狱。

    “竟然还有这种东西……”阿尔萨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竟然他们还没有死!”

    “这……简直不可思议!”

    秦夜深深舒了好几口气,这才沙哑道:“这是什么?”

    沉默。

    许久,阿尔萨斯的声音才好像从牙缝里挤出:“错了……”

    “我们都弄错了……”

    “之前,我们以为这里的结界是政府布置的。但不是……这里的结界……是这些人布置的。”

    封魂球都有些微微颤抖,不知是气还是怕,一字一句地说:“六!道!众!”

    “这是什么?”秦夜捂着胸口,有些喘息地开口道。

    这六个纹章,光是看,带给人的压力就无比巨大,邪魅无比。

    阿尔萨斯恨声道:“六道轮回……只有达到判官职位才知道,在六道轮回下方,全部镇压着一只恐怖的鬼物。每一位都是府君级别!之前单看狼头我也没有想起来,它代表……畜生道!”

    “修罗是修罗道,两个人类一为人间道,一为天人道,大腹厉鬼为饿鬼道,魔鬼为地狱道……三暗代表,天人道,人间道,地狱道的三位鬼王已经被地藏超度,而明亮的代表……”

    秦夜倒抽一口凉气:“它们……从残破的地府中……爬上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要做阎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twxz.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